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切换语言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

继闻校长之后,在顾沈两家人心惊胆颤的注视下,穆璇玑走了出来。

她站在云倾面前,直视着女孩子乌黑清冷的眼睛,“薄小姐,闻校长说的,也是审判庭想说的。”

云倾看着这个无论何时何地,都温柔如水的女孩子,等着她的下文。

穆璇玑笑起来,“除此之外,我还想有一个问题。”

“你……可曾怨恨过?”

云倾忽然收了笑容。

坐在她身边的薄砚人与薄迟寒,视线都在一瞬间忘了过来。

不止他们再看,其他人也都目光炯炯地看了过来。

薄家的悲剧,与云倾的身世,早就人尽皆知。

因此,所有人都清楚,穆璇玑这句话代表的意思。

薄家当年满门被屠,京城从上到下,所有人集体装聋作哑,没有任何人,提过一句薄家的死。

更没有一人,说要为他们报仇!

薄家灭门之后,京城各大世家,趁机瓜分了薄家的势力,再次雪上加霜。

薄修尧失踪,云缈死亡,云倾受了将近二十年的迫害与虐待,未曾得过一丝善待。

这样的血海深仇,辛苦人生,谁敢说若是自己经历了这些,心中会不怨恨?!

沈家人紧紧地盯着云倾,等着她的答案。

只要云倾表现出,一点点怨恨的意思,那审判廷与后面的人,必定不会在支持她。

毕竟,一个心中对所有人都带着怨气的人,一旦坐上研究院院长,谁能保证她不会寻仇?!

云倾看着穆璇玑温柔通透的眼神,笑着说,“自然是怨的。”

现场众人具都一愣,紧接着盯着云倾的眼神,都变得十分匪夷所思。

显然都很意外,云倾竟然会承认自己的怨恨。

放在其他人,这个时候,哪怕心底在恨,表面上不都应该说自己不怨吗?

沈家人脸上浮现喜色。

沈薇立刻道,“穆大小姐,你都听到了,云倾怨恨我们所有人,让这样的人上位,岂不是将所有人都置于危险之中?!”

穆璇玑似乎没听到沈薇的话,盯着云倾,微微皱起了眉。

迎着满室神色各异的注视,云倾淡声道,“所以我不是回来报仇了嘛?“

“那些曾经欺我害我之人,如今死的死,废的废,都得到了应有的惩罚。

“各大世家瓜分了我薄家的势力,我此刻不正在讨债吗?”

云倾清冷的视线,环视四周,一一扫过那些趁火打劫的世家掌权者,眼神又冷又黑。

“我会将他们夺走薄家的东西,尽数讨回来!”

“这会让这些人,每一个都付出代价!”

那些被云倾眼神扫过的人,只觉得自己好像被某种强大又恐怖的生物俯视着,一个个骇的脸色泛白。

云倾冷冷一笑,“至于我薄家满门灭绝的事情……这笔血债自然也是要讨的。”

“那些害了薄家的仇人,我迟早会将他们揪出来,以他们的血,祭奠薄家所有英灵!”

穆璇玑听完云倾的答案,顿时就笑了,“恭喜你,薄院长。”

说完,穆璇玑转身,走到高台上,拿起笔,同样在上面画了十笔。

审判庭从来都是上下一心。

并且内部人员身份神秘,除了在外行走的穆璇玑,其他的从不暴露在人前。

所以,穆璇玑的这些票,沈家同样不敢提出质疑。

沈家只是一个小小的世家而已,怎么敢去质疑,掌控着真正实权的审判庭?

沈薇眼看着闻校长与穆璇玑,一瞬间就将云倾的票,拉回了一半,被骇的摇摇欲坠。

她不敢质疑穆璇玑,于是就将矛头对准了云倾,“云倾,你在说谎,你不可能只恨那些人的……”

“你恨六区,恨北冥家,恨云家,你分明就是恨所有人……”

“你也想报复我们每一个人……”

云倾看着沈薇惨白癫狂的表情,没有温度地笑了笑,“沈小姐,你说错了。”

沈薇在她玩味的注视下,莫名发起抖来。

云倾慢条斯理地说道,“有件事情,诸位都弄错了。”

没等在场之人发问,云倾已经说了下去,“我最初得知真相的时候,的确是怨恨过那几位的。”

现场诸人都怔住了。

谁都知道,云倾口中的那几位,指的是谁……

毕竟,他们当年若是肯出手的话,凭借着薄家的势力,绝对不会落到那般惨烈的结局。

迎着满地死寂,云倾缓缓地说道,“可是后来,我大伯,我公公,他们都告诉我,这是薄家自己的选择。”

“无论是我父亲,还是我的祖父,大伯,小叔叔,薄家所有的男儿……都是自己选择了奔赴战场。”

“不是没有人帮助他们。”

“而是他们拒绝了援手。”

云倾微微一笑,眼神却冰冷,“不是所有人都跟在场诸位一样,厚颜无耻的。”

“这个国家,多得是英雄。”

云倾轻描淡写的几句话,宛如一记记响亮的耳光,重重地抽在现场那些世家的脸上。

顾煜城挪开了眼神,无法直视云倾的脸。

沈宴蓦地闭上了眼睛,脸色一片灰败。

作为子孙,他们不能去指责父辈的过错。

但一旦这些血淋淋的真相白摆在台面上,哪怕是沈宴,都没有脸面,去为自己的家族辩解。

也根本辨无可辨。

对比薄家人,无论是顾家人,还是沈家人,在家国大义面前,永远都得矮一头。

云倾看着一干人阵青阵白的脸,脸上笑容不变,

“诸位怎么就不动脑子想一想,如果当年真的是北冥家失约,才导致薄家满门被灭,我大伯怎么可能同意,北冥夜煊上薄家提亲?”

“如果真的是六区几位放任薄家被灭,我大伯怎么会与姬叔叔与傅叔叔关系这般好?”

“过去这么多年,我堂兄病毒缠身,活的那么艰难,但除了对待仇人,他可曾说过一句,怨恨那几位的话?”

“从来,做下无耻之事,残害國家英雄,令家族沾染上污点的,只有在场诸位而已。”

一地死寂。

云倾说痛快了,轻笑一声,慵懒地往后靠了靠。

之前京城一直有一股流言。

说她为了自己的爱情,不顾北冥家失约,害了薄家……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

用户评论

©Copyright 2010-2021 土豪小说(www.yeziwx.com)
温馨提示:土豪小说所有的内容(文章、图片、评论)等所有内容,全部由网友上传发布并更新,属于网友个人行为,土豪小说只负责内容的审查,无法判定内容是否存在侵权等行为,如有内容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1-2个工作日之内进行处理,敬请谅解。 版权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