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切换语言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

昙阳观位于太仓城西南,乃王世贞为仙师所建道场。

代表当代最高审美的王盟主,出手自然超凡脱俗。只见这座粉墙黛瓦、斗拱飞檐的道观,竟设在一座湖心岛上。要想上岛,需得先敲响渡口的云板,若有缘者便可由观中道童撑船前来摆渡上岛。

湖面上荷花接天、白莲摇曳,悬挂着风铃的小船划过水面,洒下串串悠扬的铃声,光这个仙气逼人的登门过程,便让人尘心尽洗,不自觉便将那些俗心杂念收敛起来。

待上得岛来,只见岛上万节修篁,含烟一壑色苍苍。山门外奇花布锦,石径旁瑶草喷香。有丹顶白羽的仙鹤和梅花鹿悠闲的漫步期间,也有垂髫的道童在侍弄药田,好一派仙家洞府的景象。

因为王世贞、王锡爵皆已抛妻弃子,长住在这观中,聆听仙师教训,日夜侍奉仙师。是以不用通禀,便带着赵昊直入观中,然后两人让小道童去请仙师见客,自己则回去住处,挽起道髻、换上道袍芒鞋,还煞有介事的各拿个拂尘在手里。

看到堂堂文坛盟主和翰林学士这副做派,谁敢怀疑昙阳子这位人间仙师的含金量?

赵昊心说不愧是文学大家,当代顶流,要问包装技术哪家强,还得到太仓找二王啊。只要烘托做得好,大水萝卜也能当成千年人参卖呀。

然而跟着两人进去澹泊殿中,他又被正主吓了一跳。

好家伙,只见一个穿着羽衣的年轻女道士,竟悬空一尺坐在‘抉真余芬’的匾额下,两手中还飘着一朵白色的莲花。

加之她身周香烟缭绕,身后又有七彩斑斓的霞光映出,怪不得人人见之顶礼膜拜,这也太惊人了吧?!

赵昊却差点笑出声来。好家伙,遇上同行了。这跟当年老爹初到昆山时,为了帮他镇住那起子士绅,自己玩的装神弄鬼那套,大有异曲同工之妙啊。

二王已经对这等神奇景象司空见惯,只毕恭毕敬鞠躬的向师父行礼。

王世懋却是头一回见到这种场面,不由自主就纳头便拜,却被赵昊一把拉住。

“别忘了自己的身份。”赵公子的声音依然温和,却多了一丝不可违逆的威严,足够提神醒脑。

“是……”王世懋猛然想起,自己可是江南集团的董事啊!就是见了神仙也不能跪啊。

不过赵公子也没做出什么让主人难堪的举动,非常客气的向昙阳子行了拱手礼。

昙阳子含笑看座后,王世贞便给赵昊和王世懋搬来两个蒲团,请两人在堂下盘膝就坐。

王锡爵向昙阳子介绍了赵昊的来意后,昙阳子便微笑着搁下荷花,又凭空变出几个白瓷水杯,表演了一个空杯来水,让王锡爵用托盘给两位客人上了茶。

王世懋看得目瞪狗呆,端起茶杯来呷一口,小声对赵昊道:“这仙水真好喝,仙师真乃神人也。”

赵昊真想问昙阳子一句,你丫会空盆来蛇吗?不过他得自重身份,还是忍住了。

~~

接下来一个时辰,双方又进行了深入浅出且令人愉悦的交流。

不得不承认,昙阳子的形象仙气逼人,声音亦十分空灵,所讲的理论虽不高深,却非常切中人心。尤其是那些困于名、拘于利、倦于官、圉于教条者,可以从中得到很大的解脱。

简单说来,昙阳子的理论就是四个字‘恬澹无欲’。她说人生的苦痛多源于欲望,随着欲望的消除,苦痛自可随之消除。从充斥现实烦恼的俗世中,抽身进入自我的精神世界,一切爱憎烦恼以外境待之,‘毋预灵台事,五载当自有’。

意思是,只要认真修行她的‘恬澹之法’,五年就可以筑基成功。

这又引起王世懋一阵惊叹,只用五年就能成为修真者,那还有什么好犹豫的,加入呀,拜师呐,修成神仙啊!

期间昙阳子还又露了一手‘神符显字’,用水喷在无字的黄符纸上,顿时显示出一道符咒来。她现场制作了两张,赠给两位客人,说将其贴在书房中,可以清心凝神,外邪不侵。

王世懋这下是彻底上了套,要不是赵昊在一旁,怕是又要纳头便拜,恳请仙师收下自己为徒了。

“这下服了吧?”王世贞小声对赵昊道:“我原先对师父也是将信将疑,但亲眼见了她‘空中传纸’、‘黑衣人送物’、‘褐衣媪转物’等诸般神奇之后,终于相信师父有超强的法力了。”

“厉害。”赵昊点了个赞。

“怎么样,拜师吧?”王锡爵又提出邀请道。

“这个么……”赵昊故作沉吟片刻,方道:“我想跟仙师单独聊聊,请教一些比较私人的问题如何?”

“怎么,是不是名额不够?”王锡爵小声道:“谁让你老婆孩子那么多呢……”

“呵呵……”赵昊不置可否的尴尬笑笑。

昙阳子也露出理解的微笑,挥挥手示意弟子和道童都退下。王世懋也识趣的退了出去。

澹泊殿中,便只剩下赵昊和昙阳子两个。

“赵施主有什么问题,只管提吧。”昙阳子依然悬在一尺高处,没有一丝丝改变。

“也没别的,我就挺好奇的。”赵昊指了指她搁在膝边的拂尘,笑道:“仙师能把你的拂尘借我一观吗?”

那长长的麈尾如瀑般垂在地上,煞是好看。昙阳子却变了脸色,有些生硬道:“不行。”

可能觉得自己的反应过大,她又解释道:“此乃本座本命法器,任何人都不能触碰。”

“呵呵,仙师难道不知道,人类有个劣根性,就是别人越不让动的东西,他就越想动动试试吗?”赵昊撑着双膝缓缓站起身来。

昙阳子勃然作色道:“休得无礼,你就不怕本座一个雷殛了你?”

见赵昊要上前,她伸手一指赵昊,便听咔嚓一声雷响在殿中炸开,倒真把他吓了一跳。

“这次只是警告,再不退下,就没这么便宜了!”只见昙阳子十分威严道。

然而这一声雷响,可捅了马蜂窝。只见一条人影倏然挡在了赵昊身前,在殿外待命的护卫也飞快涌了进来。

王世贞王锡爵几个想跟着进去看个究竟,却被赵昊的护卫挡在了殿门外……

“你以为人多就有用了吗?”看着转眼冲进来几十条全副武装的凶汉,昙阳子冷笑连连道:“在本座面前,人再多也是一群蝼蚁,我可是八百地仙之师,哈哈哈……”

只是这笑声听起来,似乎有些色厉内荏。

“希望我抽完这根烟,你还能笑得出来。”被那个谁和一众护卫挡在中间的赵昊,也懒得跟她废话了。他伸手接过蔡明递上的香烟,点着了吸一口,做了个开始搜查的手势。

特科的搜查员们,便开始对这间大殿进行地毯式搜索。搜查的重中之重自然是昙阳子本身,而且因为她怎么说也是公子的大侄女,那个谁还特意给她配了几个健硕的女搜查员。

“你们不要欺本座现在法力不足,待几天后我白日飞升,会让你们都化为齑粉的!”看着一步步逼近的几个悍妇,昙阳子强忍着恐惧威胁道。

“省省吧姑娘,”那个谁叹了口气道:“所有保卫处人员都经过严格的政审,不信怪力乱神是最起码的要求。”

话音未落,便见两个女搜查员,一左一右将昙阳子拎小鸡似的拎了起来。

失去她宽大道袍的遮掩,一个方型的木头椅面便出现在众人眼前。那椅面与地面间的支柱,并不在其正下方,而是在其左侧一角,正好被那拂尘的麈尾挡住。

昙阳子坐下后,用宽大的袍子盖住椅面,用拂尘挡住支柱,看上去就像悬浮在空中一样。这种障眼法虽然简单,但视觉效果奇佳,四百年后三哥们还乐此不疲的用来展示自己的法力。殊不知,这都是人家小姑娘玩剩下的。

昙阳子宽大的道袍里,可不止藏着这点秘密。没想到她这么瘦,身材还挺好的……这句划掉,改为她道袍里还藏着各种各种变戏法的道具。

比如绑在她右手手腕上那根长长的竹签子,这样插住那朵莲花挑在手上,两手装模作样的上下翻动,看上去就像莲花飘在手上一般。

还有两个白瓷杯,那是她表演隔空取水的道具,其实也是很简单的障眼法。用宽大的袖子遮挡观者视线,将空杯换成装水的杯子罢了。

以及那喷水写字,是事先用明矾水在黄符纸上写好的,喷上水自然就显出字来。

她怕穿帮,还在身前摆了一圈的香炉,用烟雾缭绕的效果来干扰观者的视线。加上她手法纯熟,心理素质过硬,而且戏法层出不穷,居然一直没漏过馅。

此外,魔术师怎么可能没有助手呢?她身旁的屏风后还藏着从小一起长大的丫鬟,方才的雷声就是丫鬟抖动一块薄薄的铜皮发出的……

待将昙阳子的牛黄马宝全都捣鼓出来,赵昊把烟头丢进她给自己的那杯水中道:“你这孩子,不是从小研究佛道,是从小研究怎么变戏法吧?”

昙阳子面红耳赤哭道:“呜呜,你们这么多人,欺负我一个女孩子……”

“别哭了,再哭叫你爸进来了!”赵老师祭出了请家长大法。

别说,还真灵。昙阳子一下就不哭了……

ps.不好意思,今晚还是得一章,家里真的出了大事,最近请多包涵。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

用户评论

©Copyright 2010-2021 土豪小说(www.yeziwx.com)
温馨提示:土豪小说所有的内容(文章、图片、评论)等所有内容,全部由网友上传发布并更新,属于网友个人行为,土豪小说只负责内容的审查,无法判定内容是否存在侵权等行为,如有内容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1-2个工作日之内进行处理,敬请谅解。 版权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