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切换语言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

航天方面的人走了以后,陈牧第一时间去联系了陈少波。

这一段时间,陈少波意气风发,和半年前相比,整个人都不一样了。

没办法,半年前他为了接手父亲的厂子,苦苦挣扎,就是为了让厂子能够活过来,继续经营下去。

那时候,工厂原本在国外的订单基本上全都丢失,金融危机的余波让他们家吃尽苦头,他的父亲就是因为受到了这个事情的刺激,熬不下去病倒的。

陈少波只能想办法跑国内的市场,希望能打开一条新路。

可是国内和国外的情势完全不同,它们可以说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市场,不论对产品的质量还是价格上,都有着不一样的要求。

因此陈少波只能说是徒劳无功,束手无措。

说白了,就是产品不对路。

直到陈牧帮了他一把,以技术入股的方式把钢化玻璃的专利技术交给他,经过这半年时间的努力,终于让厂子真真正正的起死回生。

可以说,半年前他有多绝望,现在他就有多春风得意。

不仅厂子做起来了,父亲的病情也渐渐好转,正在恢复,一切都向着好的一面变化。

接到陈牧的电话,陈少波非常热情,一来也不问陈牧有什么事情,就主动汇报起了厂子的情况。

“现在国内各个省都有我们的省级代理了,上个月我去藏地谈了最后一家,终于把全夏国都拿下了……”

“前两天我到北默哀参加了一个产品交流会,反响也很好,好多大的厂商都来询问我们的产品情况,讨要一些规格数据,看起来国外市场也大有可为……”

“还有欧洲那边,下个月也有一个展销会,我们这边正在准备,回去参加……”

陈牧静静听着,他能听得出自己兄弟现在干劲十足。

好一会儿后,陈少波终于说完,这才笑着说:“一来就和你说了这么多,你不会觉得我太兴奋吧?呵呵,我这就是太兴奋了,平时也不知道跟谁分享,只能和你说了。”

“挺好的,我就知道你能干好。”

“说吧,你给我打电话肯定有事,什么事儿?”

陈少波语声变得认真起来。

他的性格还是比较偏沉静的,以前在大学的时候就这样,寝室里几个人里他的话最少。

陈牧想了想,觉得还是直接说好了,所以也不藏着掖着,很快把事情说了一遍。

陈少波听完,在电话那头没有立即说话,而是沉默着。

陈牧又道:“这件事情从长远来说,对我们还是有好处的,生产出来的产品如果能应用于航天工业,足以说明我们的实力,会是一个很好的宣传点。”

微微一顿,他接着道:“当然,前期可能需要一笔投入,不过这一点也能解决,具体就是刚才我说的,他们愿意帮助我们从银行贷款。”

陈少波沉吟了一会儿后,说道:“那行,这事儿听你的,我们接了。”

“真的?”

陈牧有点意外,没想到陈少波这么轻易就答应了。

“这还能有什么假的吗?”

陈少波说道:“他们之前也联系过我了,不过那时候我们厂子的经营还没走上正轨,我觉得太冒险了。

现在不一样了,厂子现在已经开始盈利了,做一条高端产品的生产线,对我们的品牌提升是有好处的。

而且,他们还愿意帮我们筹集资金,这样的好事儿要是不答应,我是不是太傻了?”

陈牧原本还以为陈少波是很难同意这事儿,他打电话之前都想了好几个说服陈少波的理由,可没想到到头来一个也用不上。

他很快和陈少波说定了这事儿,就挂断了电话,准备再和西山省姚兵、瞿云两人沟通一下,黏合剂和钢化玻璃就都能定下来了。

他想得好好的,先难后易,陈少波这边是难的,难的都搞定了,姚兵、瞿云那边就容易了。

基本上,他觉得只要通知一声就行,姚兵和瞿云听到他的这个消息,分分钟会觉得是喜讯,毕竟他们俩做黏合剂的项目,原本就是准备冲着名声去的,赚钱反倒是次要的。

可是让他没想到的是,容易的这边居然出事了。

“项目的事情得缓一缓。”

电话那头,姚兵一来就语声沉重的这么说。

“姚哥,这是怎么了?你是不是出什么事儿了?”

陈牧熟知姚兵的脾性,平时有点大大咧咧的,说话风趣诙谐,很少有像现在这样消沉的时候。

所以一听姚兵的语气,陈牧下意识觉得姚兵这边是不是出什么事儿了。

姚兵轻叹一声:“不是我出什么事儿了,是老三。”

“三哥怎么了?”

陈牧好奇:“之前阿娜尔和三嫂视频通话,正巧三哥也在,我还和三哥聊了几句呢,感觉他状态挺好的呀,这是出什么事儿了?”

姚兵道:“老三他们家被人坑了,损失惨重。”

“啊?”

陈牧怔了一怔,有点回不过神。

姚兵又说:“事情是这几天才爆出来的,前天老三跑到我这里来喝酒,把事情和我说了,看他那样子……啧,挺惨的,感觉他们家这是要败了呀!”

“这么严重?”

陈牧皱了皱眉,连忙关切的问道:“三哥有具体说是怎么一回事儿吗?”

姚兵说道:“喝酒的时候,我也问他,可他什么也没说,就是一个劲儿的喝闷酒,我原本想着他心情不好,先陪他喝酒调解调解,其他的以后再说,所以就没多问了,准备第二天等他酒醒了在慢慢说,可没想到昨天他一醒过来,他家里电话就来了,他二话不说丢下我走人,到现在电话都一直关机,完全找不到人。”

微微一顿,他又接着说:“这一次老三肯定是遇到难关了,做了兄弟这么久,从没见过他这个样子,我看着都心疼……唉,明天我准备过去陇城看看,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帮得上忙的,也不枉我们这么多年的一场兄弟。”

陈牧沉默了一会儿,说道:“姚哥,你等等我,我今晚就订机票,明天也过去望西省,和你一起去陇城。”

讲真,陈牧说出这话儿来,是有些冲动的因素的。

要帮忙其实也不用他跑这一趟,只要姚兵去了陇城,有什么事情和姚兵联系,就能了解清楚了。

可陈牧就是忍不住这么说,一半是因为和瞿云的情谊,另一半则是受到了姚兵的感染。

兄弟嘛,有今生无来世,谁能没有点热血?

姚兵听了也很感动:“好兄弟,有心了,那我就等你过来再一起走,你到时候把航班号给我发过来,哥哥去机场接你。”

“好!”

两人挂断电话。

陈牧想了想,觉得还是得和李少爷说一声,平日里大家都玩得好,这事儿得告诉李少爷。

电话打过去以后,李少爷听完陈牧的话儿,沉吟一下后说道:“我和你们一起去,不过明天下午才行,我这边还有点事情要先处理好。”

“可以!”

……

第二天,陈牧和李少爷一起赶到了泰元。

他们和姚兵汇合了一起,才一起又驾车往陇城去。

傍晚的时候,终于到了陇城。

整座城市,万家灯火,看起来繁华、温暖,和之前来的时候没什么两样。

不过时过境迁,一切又好像有点不一样了。

“联系上三哥了吗?”

李少爷问了一句。

姚兵无奈的摇摇头:“老三的电话一直关机,打不着。”

“还有什么其他办法联系三哥吗?”

李少爷眼珠子转了转,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问道:“三哥之前身边一直跟着的那个女秘书呢?”

姚兵苦笑一下:“那是老三留在身边玩玩的,早就丢一边了。”

“(⊙﹏⊙)”

陈牧和李少爷都无语。

转过头,李少爷问陈牧:“三嫂那边呢,阿娜尔联系上了吗?”

陈牧摇摇头:“没呢,阿娜尔说三嫂也失联了。”

“这事儿闹得呀……”

李少爷想了想,继续问:“那还有别的办法联系上三哥吗?”

姚兵显然一直都在想这个问题,闻言立即说道:“我们直接去瞿家的老宅吧,先去那里打听打听,说不定能找到老三的下落。”

也只有这样了。

联系不上人,就找地方。

所谓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大概也就是这么个道理。

上一回来陇城,瞿云还领着他们在瞿家老宅转悠了一圈,讲解了里面很多的历史。

不得不说,瞿家老宅是陇城保存最好的老宅院了。

陇城里的老宅院不少,不过瞿家有钱,花得起翻修宅院的钱,因此整个宅院基本上算是整个陇城老宅院里的标杆,算是古迹一流。

平时一个星期里,总有一天会对外开放,接待人参观。

不过也只接待500人,绝不会多。

陇城不大,车子很快来到了瞿家老宅前。

让他们有点意外的是,今天瞿家老宅前面,居然停了很多车。

这些车子全都不简单,虽然里面跑车不多,可是劳斯莱斯、宾利之类的就不下十辆,看起来壕无人性。

三人下了车,径自往瞿家老宅里走。

刚到门前,就被人拦下了。

姚兵说道:“我是来找瞿云的,麻烦你帮我通知一下,让他出来见我。”

那人摆摆手,挺不客气的说:“今天里面在开会,你要找人就明天再来。”

姚兵皱了皱眉,正要说话,没想到就在这时候,有人在身后招呼了一声:“姚……姚大哥?”

姚兵转过头一看,等看清楚那人的脸,目光不禁一亮,说道:“瞿峦,是你,那巧了,我来找老三,你知道他现在在哪里吗?”

那人走过来,点头说:“姚大哥,三哥现在就在里面,你找他跟我进来。”

说完,他对着之前拦路的那人摆了摆手,就径自领着姚兵、陈牧和李少爷等人进门了。

那人把姚兵他们三人领到一处偏厅,说道:“姚大哥,你们在这里等等,我进去找找三哥,让他们来见你。”

微微一顿,他又补充一句:“家里出了点事儿,有些乱,里面大人们正在开会……嗯,姚哥,你们千万别乱闯。”

姚兵点点头:“好!”

那人说完,转身就出去了。

等人走后,姚兵给陈牧、李少爷解释:“那小子叫走瞿峦,是老三的堂弟,性子比老三混得多了,在家里就是个不折不扣的纨绔二世祖,不事生产,整天吃喝玩乐……嗯,之前我来陇城,老三招待我,正好遇见他,所以就认得……还别说,这小子性子虽然混,可人却不是坏人。”

陈牧和李少爷静静听着,没说话。

能联系上瞿云,那就足够了,他们关心的也只有瞿云。

现在他们只想见见瞿云,了解一下瞿云的情况,还有就是看看能不能帮得上忙,仅此而已。

三个人都不说话,主要是没啥好说的,也没心情闲聊。

过了一会儿,脚步声响起,门很快被推开了。

瞿云从外面走了进来,看见姚兵、陈牧和李少爷,整个人都顿了一顿。

里面的三个人也都看向瞿云,他们都看得出来,瞿云的样子显得有些憔悴。

没怎么打理的头发、油油的脸、通红的眼睛、拉杂的胡须……都让人能感觉得到,瞿云这几天过得并不怎么样。

“你们……你们怎么来了?”

瞿云回过神,挤出一抹笑容,很勉强。

陈牧和李少爷都没反应过来,不知道该说什么,倒是姚兵直接过去按着瞿云的脑袋,揉了一下他的头,说道:“你小子干嘛电话关机,害得老子白白担心了这么久,这要是不亲自过来看一看,怕是连睡觉都睡不踏实。”

这么一个简单却又有点粗暴的动作,就好像让原本横在空气中的一层薄膜给消弭了,瞿云歪了歪头,解释道:“我回来后就一直呆在这里,来不及充电,手机已经没电了。”

陈牧也问:“那三嫂呢,怎么联系她也没联系上?”

瞿云说:“那我就不知道了,她不在这里,好像她们学校组织郊游,她也去了。”

“……”

姚兵、陈牧和李少爷都有些无语。

他们这着急忙慌的大老远跑来,难道就跑了个寂寞?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

用户评论

©Copyright 2010-2021 土豪小说(www.yeziwx.com)
温馨提示:土豪小说所有的内容(文章、图片、评论)等所有内容,全部由网友上传发布并更新,属于网友个人行为,土豪小说只负责内容的审查,无法判定内容是否存在侵权等行为,如有内容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1-2个工作日之内进行处理,敬请谅解。 版权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