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在你身边

我一直在你身边

作者:顾西爵

状态:连载中

连载章节:后记 因善得缘

更新时间:2023-01-18

剧情简介:

《我一直在你身边》是由作者顾西爵编写的一部小说,目前正在连载当中,主角是,小说的故事主要讲述了
这世界如同一框时序轮转的风景,而他在框外,不知身处何处,今夕何夕。他只知道,有个人,他今生必须去遇到。
众人眼中的傅北辰,是真正当得起“谦谦君子,温润如玉”的人,无论家世还是品格,都堪称完美。只有傅北辰自己知道,他的灵魂并不完整。
破碎而悠长的梦境让傅北辰意识到,那梦是他不愿忘记的前世记忆,梦里有刻骨铭心的她。
直到程园园出现,只一眼,他已心起波澜。
他甘愿有生之年,为她豁出性命,承她所有灾祸。
他用温柔编织了一张无形的网,不动声色地包围了她的生活。
“我没有吻过别的人。”
“也没有想过别的人。”
“只有你,我想白头相守。”
无论前世,还是今生,我想一直在你身边。

内容导读:

节假日的火车站最能让人深刻地体会到中国的人口之多。尤其是在菁海市这种著名的旅游城市,假期里总有川流不息的人群。

当程园园脖子上挂着小皮包,满头大汗地拖着行李箱,从火车站密不透风的人群中杀出一条出站的路,历经千辛万苦终于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时,小皮包里传来了手机铃声。

一看是程胜华,程园园赶紧接起,在嘈杂的人声中不由自主地提高了音量:“喂,喂,叔叔。”

“园园,你到了吗?”

“嗯,我刚到。”

“好的,我的车停在东广场的肯德基门口。你现在在哪儿,我过去接你?”

“不用了,叔叔。您不用过来,这里人太多,还是我过去找您吧。”

接下来程胜华说了句什么,因为周围过于嘈杂,园园根本没听清。反正前面过马路就是肯德基了,于是她匆匆说了一句“我马上到”就收了线。把手机收好,园园直奔肯德基而去。

此时,一辆白色越野车因为堵车缓缓停在了园园的右前方。园园恰好偏头看去,只见那车内风挡玻璃下方摆着一朵手掌大的芙蓉石莲花,而车里的人,园园只看到了一点侧影——男子身着白衬衫,拿着手机在打电话,手指纤长白净,温润如玉。这真是她平生见过的最漂亮的手了!园园的目光在那只手上停驻良久,直到那辆车驶出了她的视线。

“清风抚晚竹,离情映明月,痴迷红尘相思苦……”不知哪家店里放了这首歌。轻悠舒缓的歌声,跟当下这纷纷攘攘的环境很是不符。园园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拖着箱子继续走。

而就在那一刻,白色越野车里的男子从后视镜中看到了园园的背影。他略一愣怔,眉间稍稍蹙了蹙,仿佛岫岚微动。

“嘟嘟!”前方的车子已经开出很远,他才在后面车子的喇叭声中踩下了油门。

园园到了路口,看到对面就是肯德基,正准备穿过马路,突然有只手伸过来抓住了她的手臂。园园吓了一跳,转头一看,更是一惊,眼前的人正是她最不愿见的人——胜华叔叔的独子,程白。

程白比她年长两岁,五官分明,清俊挺拔。园园还记得自己刚到城里上中学,寄住在他家时,在作文中那样形容过他——小白哥哥就像一幅水墨山水,当他站在人群里,仿佛是一溜儿地摊货中夹了一件国宝。

只怪当时年少,见的世面少,才会被表象给欺骗了啊。

“读了四年大学,连红绿灯都不会看了吗?”程白的声音不大,却如武侠书里高手的传音术一般,凝成一股线,直直地冲击着程园园的耳膜。

在他说完这话的时候,路对面的红灯才跳到了绿灯。这时候,程白松开手,转而接过园园拉着的行李箱。当他还要拿她挂在脖子上的小皮包时,园园终于回过神来了,条件反射般退后一步,同时脱口而出:“不用了。”看着程白的手悬在空中,她赧然地火速拿下小包拎在手里。

程白看了她一眼,没有说什么,而那一刹那,园园却觉得,他眉间那种“煞气”更浓了,好在他很快向马路对面走去。园园低着头瞪着程白的脚后跟,跟着他穿过马路,心里不停地碎碎念:这次又要在你家借住一段时间,我也不想的呀!还有,之前我妈妈明明在电话里说,你已经去H大附属医院实习了,那医院不是每天都人满为患的吗?怎么还有空来接我这种芝麻绿豆的小人物……

园园想起昨天,毕业典礼刚结束,就接到妈妈的电话,得知奶奶突发脑溢血到市里住院了,她火急火燎地买了火车票赶回来。幸好她寝室里的大部分东西在上半年都已经陆续搬回家了。

两人一前一后过了马路。园园见到程胜华时,程胜华还是一如既往地亲切待她,仿佛他们真的是一家人。园园心道:即使胜华叔叔说过,她爸爸和他一起当兵时对他有救命之恩,他把她当亲生女儿,可她到底不是。

三个人上车后,程胜华跟园园聊天,程白坐在副驾驶座上始终没有参与话题,一直在玩手机,一副置身事外的模样。园园搞不懂他今天为什么来,她努力不去看他,但自己跟他那些年的“点点滴滴”却如泉水一般涌上心头……这人,是真的不喜欢她,还总拿冷脸吓唬她。而她因妈妈一直嘱咐她寄住在别人家里要乖,要听话,所以无论他对她态度多差,她也不敢告诉家长,只能自己默默消化。

园园忆往昔,无限惆怅,不禁喃喃道:“那可真是一段消化不良的岁月啊。”她下意识地在“消化不良”四个字上加重了音量。

前面的程胜华“嗯”了一声,问道:“园园说什么?”

“没、没什么。”

终于到了程家。程白先行下车,将后备厢的行李拎进了屋。园园跟程胜华进去的时候,看到她妈妈戴淑芬站在客厅里。程家的客厅很大,装修风格倒是简约,没有太多的色彩,墙面是白色和棕色的配搭,家具材质也多是原木或皮质。

戴淑芬跟程胜华连连道谢:“又麻烦你了,大哥。”

“弟妹,你就别再跟我客气了,都是一家人。”

园园上去叫了声“妈”,然后说:“我先去房间整理行李。”

园园熟门熟路地上楼,在阔别了四年的房间前站定,她的行李箱就靠在房门口。隔壁房间的门虚掩着,透过窄窄的门缝,只能看到一点衣橱,看不到程白,但她却知道他就在里面……她刻意放轻了脚步,打开自己的房门,将行李箱拖了进去,然后小心翼翼地关上了门。

二十平方米左右的房间,简单温馨的装修,放着床、衣柜、书桌,还有一张米色的单人小沙发,小阳台上有几盆吊兰,可能因为天气热,又没人打理,叶子有些蔫蔫的……一切都是她当初走时的模样。虽然大学这四年,每年寒暑假她都会随妈妈来这里问候胜华叔叔,但这间房间,她确实是四年都没有进来过了。

园园倒到床上,咕哝道:“回到这里,惹不起,又躲不了,唉。我一定要努力工作赚钱,给妈妈减轻压力,有了钱就不会再给胜华叔叔添麻烦了。至于程白……”这时,有人有节奏地敲了三下门,园园霍然转身面朝大门,“是谁?”

“我。”带着点低沉味道的年轻嗓音,是程白。

园园一时间有些仓皇,“什么事?”

结果对方直接开门走了进来,园园大惊失色地坐起身,“你、你要干吗?”

只见他将手上的一盒药扔到了床上。园园一看,是健胃消食片。

看着扔下东西就离开的人,园园无语。如果告诉他,她要消的是他,不知他会扔什么给她?

之后的晚餐,程胜华关照家里的用人朱阿姨做了六菜一汤。在饭桌上,程胜华又宽慰满脸忧愁的戴淑芬:“弟妹,伯母住院期间,你就放心在这里住下。我每天去公司,顺路送你到医院。那边有护工在,你也不必太操心。”

“谢谢你了,大哥。”

园园看了一眼妈妈,感觉妈妈虽不至于尴尬,但也略有些局促。她心里明白,妈妈一直不愿劳烦别人。这一次,如果不是奶奶必须到市里的大医院治疗,而他们家在城里举目无亲,经济情况又捉襟见肘,妈妈是绝对不会同意住到胜华叔叔家的。一如当年,妈妈其实不大愿意麻烦胜华叔叔接她到市里读中学……园园想着想着,一不留神就卡到了一根大鱼刺。

“你这孩子,吃鱼就不能小心点?赶紧吞口饭试试。”戴淑芬焦急道。

园园刚要动筷子,就被程白起身抓住了手腕,“吞饭不可取,一不小心可能会刺穿食道。”

园园一听,吓得脸都白了。

程胜华担心道:“要不要去医院取出来?”

在厨房忙碌的朱阿姨听到园园被鱼刺卡住了,赶忙倒了一小碗醋出来,戴淑芬接过,递给园园说:“先把这醋喝下去看看。”

程白刚要说什么,园园已经拿过戴淑芬手里的碗,硬着头皮吞了一大口呛鼻的醋。然后,园园要哭了,鱼刺还在。

程胜华起身说:“还是带她去医院吧,我去车库先把车开出来,弟妹你去拿下医保卡,然后带着园园出来。”

园园反射性地摇头,但程胜华已经走了。当园园看到妈妈也走开的时候,她无助了。让她无助的源头,鱼刺跟程白各占一半。

程白走到她身边,园园是坐着的,所以她微微戒备地仰视着他。当程白微凉的手指轻轻扣住她的下颌时,园园瑟缩了一下,想撇开头。

“不想去医院,就让我看看。”

园园确实不想劳师动众地去医院,可是……

程白轻轻地抬起她的下巴,“张嘴。”

园园张大了嘴。

程白眯着眼道:“能看见鱼刺,你忍着点。”他说着拿起一双银筷子,伸入她的嘴里,园园马上闭上了眼睛。此刻的程白近在咫尺,他身上的味道,清清甜甜的,像雨后的栀子花香。园园想到了自己老家古镇上的老房子。她爸爸当年在院子里种了一方小叶栀子,每当春末夏初,朵朵小白花盛开,花香四溢,雨水一打,更是沁人心脾。突然的一阵刺痛让园园眉头紧

锁,然后她就感觉到程白松了手。

“好了。”

园园睁开眼,就看到他把筷子放回了自己的碗边……是他的筷子?亏他还是医学硕士,高才生呢,懂不懂卫生?园园心里一阵别扭,赶忙起身跑去了玄关处的卫生间。

程白转身,看到了拿着包愣在楼梯边的戴淑芬。他顿了一秒,便若无其事地对戴淑芬说:“园园没事了。我去叫我爸回来。”

戴淑芬一听,点了点头说:“好。”

晚上,程园园窝在房里的布艺小沙发里玩手机。阳台上的门敞开着,晚风吹过,带来丝丝凉爽。

园园在微信朋友圈里发了条自己被鱼刺折磨了的消息,结果短短十分钟里就获得了一大片“赞”。

唉,这年头果然不能跟人分享自己的不愉快啊,因为那只会让别人愉快,自己更不愉快而已。

园园回想起给她挑鱼刺的程白,又是一阵回肠九转,“我以后再也不碰鱼了!”

这时楼下传来一声猫叫,程白家养猫了?园园好奇地跑到阳台上张望,试探性地说:“鱼,鱼……”

结果,那不知躲在哪一处草丛里的猫又“喵呜”了一声。这下园园乐了,饶有趣味地还想开口说“鱼”时,眼角瞟到旁边的阳台上有道眼熟的人影立在那里。她当即就傻眼了,一急之下差点咬到了舌头,“你、你还没睡?”

程白清清淡淡回了一句:“月色撩人,岁月静好,你还没丢人现眼,我怎舍得去睡?”

园园心说,看吧,看吧,我就知道,之前的那些“帮忙”都是虚情假意装模作样做出来的吧?“体贴”一词真不适合程白。程白这人,在外人看来,他客气有礼,但在园园看来,则是十足的冷酷无情之人,说话还恶毒得要命。看着那道转身回房的背影,园园心里极其复杂地想:在你见不到我的那些日子里,你不得天天睡不好?

全文阅读倒序↓
后记 因善得缘
番外二 焚心
番外一 平生不懂相思
第25章 正是一年好时节
第24章 往事知多少
第23章 埋藏千年的真相
第22章 惋惜与信任
第21章 我们回不去了
第20章 鸳鸯谱
第19章 男神女神
第18章 陌上人如玉
第17章 历史遗梦
第16章 喜欢你
第15章 玉壶春瓶
第14章 谁的相思比海深
第13章 只是亲人
第12章 他的秘密
第11章 神秘的送药人
第10章 葬礼
第9章 家学渊源
第8章 画中人
第7章 既已相逢
第6章 为你洗手做羹汤
第5章 回不去的少年时光
第4章 重逢还初识
第3章 浮梁采访去
第2章 瓶与梦
第1章 相见应不识
展开全部
用户评论
其他喜欢看的
顾云黛赵元璟
洪荒之六耳逆天
花都猎人
这里有妖气
疯狂心理师
重生之超级游戏大亨
法医狂妻护娇夫
学霸,你女票又抓妖了
我能回档不死
六格神装
魔法制造者
大道争锋
我成了二周目BOSS
蜜妻有点甜:吻安,总统先生!
流氓仙厨
阴缘劫:我的债主不是人
冷情总裁惹不起
木叶养猫人
紫薯精的美漫之旅
植物制卡师传奇
极品纨绔高手
回到六零年代
全装战姬
神级基地
云倾北冥夜煊
变身武娘
亿万甜宠娇蛮妻
爱染情丝千千缕
苍灵至上
玉都自强王者贺枫王湘云

©Copyright 2010-2023 土豪小说(www.yeziwx.com)
温馨提示:土豪小说所有的内容(文章、图片、评论)等所有内容,全部由网友上传发布并更新,属于网友个人行为,土豪小说只负责内容的审查,无法判定内容是否存在侵权等行为,如有内容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及时与我们联系,联系邮箱:mysummarya@gmail.com,我们将在1-2个工作日之内进行处理,敬请谅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