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途

生途

作者:金丙

状态:连载中

连载章节:第44章 番外一(中)

更新时间:2023-01-22

剧情简介:

《生途》是由作者金丙编写的一部小说,目前正在连载当中,主角是,小说的故事主要讲述了
屠路Ⅱ—生途他在死水中踽踽独行,无欲无求。后来掉落了一颗小石子。很久很久以后,他捡起她,任由涟漪变成骇浪。糙男和少女。非日更,勿催。慢热,勿急。收藏一下专栏吧,新坑早知道:

内容导读:

河上,周焱孤立无援,恐慌地喊着“救命”,脑海再次闪过片段,犹如上次潮水来时,半截身子落在水里——

漆黑的河,脏水灌入耳鼻,船只离她越来越远,那些声音也渐渐消失。

她会死在冰冷陌生的江河之中。

没人会来救她了。

周焱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拍打着水花,身体慢慢往下沉,河水没过下巴、鼻子、耳朵,即将没过头顶,最后一刻,她仿佛见到两米高台上,橘色的光影一跃而下,一秒的瞬间,冲破江水,笔直朝她而来。

后背一紧,她被人提出水面。

周焱剧烈咳嗽,呛出一口一口的水,用力抓住对方的手臂。

对方却用力一甩,说:“松开,我怎么游?”

李政把她脖颈一掐再一勾,托起她的头,朝石梯游去,距离远,他又带着人,速度越来越慢,咬牙使尽了力气,费了半天功夫,终于碰到了石梯。

手里的人被他往上一托,立刻咳了起来。

李政扶着台阶,喘了一会儿,才手臂一撑,出了水面,坐了上去,一米多宽的浅灰色台阶,很快就淌满了水,晕成了深灰色。

耳边的咳嗽却渐渐变了调,压抑了几秒,像有什么要冲出来,到了爆发的临界点,“哇”的一声。

李政气还没喘匀,一时反应不过来,侧头看向边上的人。

浑身下上淌满水,头发乱成了水草贴着脸,深灰色的短款修身t恤掀起了一小截,腰身尽露,周焱却浑然未觉。

整整十五天,她每次只用擦擦眼睛,没让一滴眼泪有机会流下。

整整两年,她背着一只边角都磨破了的书包,只在最初的三个月里,躲在没人的地方哭过五回。

现在,她真的受不了了。

周焱抱着双腿,埋下头,旁若无人,声嘶力竭。

空空荡荡的衡通码头,远处停着几艘货船,望不见对岸,城市地带,天上看不见星星,只有月亮倒映在江面。

微风一过,月亮跟着轻晃,眼看就要散开。

可始终散不开的,月亮又回到了江面上。

周焱擦了擦眼睛,再抹了一把脸,听见边上的人问:“好了?”

周焱侧头看去,这人浑身湿漉漉地躺在一滩水上,仿佛度假一样自在。

“……好了。”话一出口,喉咙都有点疼了。

李政突然下了水,踩着水中的台阶,说:“下来。”

“……嗯?”

李政伸手:“下来,教你游泳。”

周焱愣了下。

她不动,李政就伸手等着,即使满身的水还在往下滴,他也不见得多狼狈,耐性十足。

许久,周焱才把自己的手放了上去。

宽大的手,指腹微有薄茧,温暖又大力,将她拽下了水。

***

高珺跑回了旅馆,手机不知丢哪儿了,手上只攥着一个挂坠。

满头大汗,她一刻不停地往四楼冲,冲到了蒋博文门口,她刚要敲门喊他,那一串求救却突然堵在了喉咙口。

她该怎么说?遇到了两个打劫的,周焱掉了河,她怕死的逃了回来?

如果周焱已经死了呢?

高珺脸色苍白的往后退了一步,呆了一会儿,她慢慢下了楼。

找旅馆老板,找那个男人,他们也能去救周焱。

高珺在三楼过道口站定,看着红色的地毯,竟恍惚觉得看见了血。

她要怎么说?说她一个人逃了回来,她见死不救?

如果周焱真的……死了呢?

她要承担怎样的后果?

汗水从额角缓缓滴落,高珺苍白着脸,扶着墙,走回四楼,拍开门,听见同屋的王洁抱怨了一句,她也没有理,重重地倒下了床。

***

码头。

周焱踩在水中,心里慌了慌,仰头说:“我从来没游过。”

“所以才教你。”李政说,“再下去两步。”

水位上涨过,台阶下的深,周焱跟着李政再走两步,河水已经没过了她的大腿。

李政说:“把头伸进水里,先学憋气。”

周焱看了他一会儿,见他面无表情,她抿了下唇,用力吸了一口,把头往水下一埋。

耳朵露在空气中,听见李政说:“能憋多久就憋多久。”

周焱攥紧了那只大手,闭紧眼,抿着唇,数着时间,3秒……5秒……7秒,到顶了。

周焱出了水面,嘴里“噗”了两声。

李政说:“再来。”

周焱再次埋下去,这次憋了9秒。

李政说:“再来。”

连续四次,到了第五次,李政说:“到了水里吐气,慢慢吐。”

周焱深吸一口,浸入水里,试着吐了一下,马上就出了水面。

李政说:“下去,10秒钟。”

周焱又埋了一次。

反反复复,她能在水里坚持15秒。

李政说:“这回睁开眼睛。”

周焱熟练地重复之前的动作,这次埋进了水里后,她尝试着睁开了眼。

五官有种奇异的感觉,她在水下,看见了和自己交握的大手。

就近在咫尺,在这江河之中,她忘记了时间,不知道握了多久。

周焱“哗”一下出了水面,抹了一把脸。

李政说:“下水。”

“下水?”周焱不动。

李政朝河水点了点:“下啊。”

周焱握紧那只大手,小心地下了一步。

踩空。

“啊——”周焱惊叫。

李政一把扶住她的腰,拍了下她的大腿,说:“顶着台阶,胳膊往前伸。腿给我蹬起来。”

周焱做不到。

李政手上用力,把她的腰一提,双腿一抬,说:“蹬!”

周焱僵硬地蹬了起来,好几次扑到水里,李政又把她一捞,反复做了几十次,李政抱着她转了个方向。

周焱抓着他,说:“太快了,我不敢!”

李政站在水里的台阶上,说:“快什么快,松开,放松身体!”

周焱整个人泡在水里,怎么都放松不了,李政托起她的胳膊,教她蛙泳。

“给我蹬腿。”

周焱蹬了两下。

李政扶着她的腰:“胳膊动起来,欣欣怎么游泳没见过?”

周焱回想着欣欣的姿势,刨了两下。

李政笑出声:“别学那狗刨!”

周焱脸一热:“怪不得我看她姿势那么难看。”

李政又是笑,重新矫正了她的姿势,“把我当浮板……对,就这样。”

周焱两手向前拨,腿往后蹬,姿势渐渐像模像样,好像游泳也没这么难,江水凉凉的,泡着也很舒服。

等李政微微松开手,她却立刻漏了馅,抱紧他说:“别放!”

李政顿了下,拍拍她:“继续。”

周焱又被他扶着腰,练习起了蛙泳的姿势,可一旦李政有松手的迹象,她却立刻慌了起来。

几次下来,李政说:“歇会儿。”

周焱松了口气。

两人又坐到了石梯上,周焱低头拧了拧衣服,新t恤新短裤,才刚穿上,就成了这样。

李政摸了下口袋,打火机不见了,烟盒成了皱纸,他往边上一扔,问:“怎么掉水里的?”

周焱顿了会儿,才说:“碰到了打劫的。”

“打劫的?”

“两个打劫的,其中一个把我甩水里了。”

“样子记不记得?”

周焱想了想,摇了下头,当时太慌张,光线也暗,样子竟没记住。

李政也不再多问,似乎并不好奇她一个人大半夜跑来这儿的原因。

过了会儿,李政问:“休息够了?”

周焱站了起来,准备继续照之前那样练习,李政却一动不动,说:“下去。”

周焱来握他的手。

李政一躲,说:“下去,自己游。”

“自己游?”周焱一愣,“不行,我不会。”

“试都没试过就说不行?”

“行不行我自己有数,我还要再练练。”

“浪费时间。”

李政用了老一辈最传统的方法教授周焱——一脚把她踹下了河。

“啊——”尖叫声入了水,周焱四肢乱扑,毫无章法。

李政把她提了起来。

周焱怒道:“你疯了啊,我说了我不——”

李政轻轻一推,说:“刚才怎么教你的?胳膊呢?腿呢?”

周焱觉得自己快要死的时候,又被人捞了上来。

她呛出水,用力甩开对方:“李政——啊——”

又一次被人推了下去。

江水钻进她的五官,周焱恐惧难抑,浮都浮不上来,身体越来越往下。

“哗”一下,她再次被捞了上来,双脚刚站稳,她恨恨地打了过去:“你神经病!”

李政躲了下。

周焱又打:“疯子!”

“畜生!”

“你有毛病!”

“神经病!”

双腕被人一握,周焱愈发地恨,连踹李政数脚。

李政把她一抱,两人打到了地上,周焱恨疯了,顾不得后背疼,又抓又拍,李政抓着她的腕子,两人又扭起来。

湿答答的衣服被蹭开了,露出了肚脐,一点一点往上。

李政按了上去,一只手挡开她的爪子,腿压制住她的,克制了力道。

周焱挣扎开,又拍了上去,李政抱着她翻了个身,踢开她踹来的脚,应付着她毫无章法的扭打。

又翻了个身,李政搂住她的腰,压着她,将她双腕一把抓住。

湿衣服已经蹭到了文胸上方。

李政瞪着她,喘着粗气。

周焱不甘示弱地回瞪,也喘着气,鼻尖闻到一股淡淡的酒味。

两人胸膛起伏间,贴得愈发紧密。李政伏下|身,鼻尖贴着她,一滴水缓缓地渡到了她的鼻头。

他呼吸加重,手已用力搂到了周焱的后背,指尖碰到了文胸扣。

周焱浑身一僵,紧张地连气都不敢喘,半天才开口:“李……”

轻弱的一声,刚说了一个字,压在她身上这人,就又往下一分。

看不清彼此,双唇能感受到对方的温度,只要一动,就将越界。

一阵微风吹来,吹开了江心的月亮,远处的柏树上,知了在叫,夏夜如此躁动。

许久。

李政问:“还打不打?”声音低沉,不似平常。

周焱偏过头,“……起来。”有点发颤,不细听,听不出来。

李政松开她,坐了起来,周焱也起了身,把衣服往下拉,遮严实了,低头说:“回去了。”

“唔……你先上去。”

李政又下到了水里,滚得满身都是沙子泥土,他泡在江里洗了洗。

周焱上了岸,拧了拧衣服和长发,满手不光是水,还有沙土。

她低着头往坡上走,走到柏树边上,回过头。

那人还泡在水里。

周焱踢了踢脚边的石子,按住树,抠了抠树皮。

柏树年岁有点久,树身粗壮,树皮也不太好抠,她看向系在树上的牌子,轻声念出来:“冀柏树……”

“传说很久以前有个秀才,平常乐善好施,开办了一个学堂,不收一文钱,教出的学生大半都有了出息。”

坡下,李政浑身滴水,边走边说:“后来结发妻子病逝,他一蹶不振,快死的时候,来了个会医术的老媪,带来了一帮小乞丐,让他们在学堂里自学,秀才每天听着这帮小乞丐错漏百出的读书声,心下不忍。老媪开始替他医治,秀才很快病愈,回到了学堂上。”

李政上了坡。

周焱问:“后来呢?”

“又过了十年,小乞丐们都有了出息,老媪说要回去了,秀才不舍,老媪告诉他,可以到衡通镇南门江边的柏家找她。”

“过了一年,送走了最后一个小乞丐,秀才找来了衡通镇南门江边,问了个老翁,老翁带他过来,说江边没有姓柏的人家,到了这里,他们只看见了一棵柏树。老翁很惊讶,说这棵柏树已枯死多年,现在树顶却抽出了新枝叶。”

“柏家就是柏树,后来这棵树,就被叫做冀柏树。希望的意思。”李政站定周焱边上,说,“走吧。”

全文阅读倒序↓
第44章 番外一(中)
第43章 大结局+番外一(上)
第43章 (第二更)
第42章 (第一更)
第41章
第40章
第39章
第38章
第37章
第36章
第35章
第34章
第33章
第32章
第31章
第30章
第29章
第28章
第27章
第26章
第25章
第24章
第23章
第22章
第21章
第20章
第19章
第18章
第17章 (第二更)
第16章 (第一更)
第15章
第14章
第13章
第12章
第11章
第10章
第9章
第8章 (第二更)
第7章 (第一更)
第6章
第5章
第4章
第3章
第2章
第1章
展开全部
用户评论
其他喜欢看的
女总裁的全能兵王
超品圣手
诡妻
绝世武神
乡野小神医
娇医有毒:王爷别乱来
美女董事长老婆
龙血战神
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最强灵武系统
诡夜阴缘
最强特种兵之狼牙
不败剑神
透视小毒医
错入豪门:老公别碰我
傲世丹神
毒宠万兽太子妃
毒宠佣兵王妃
萌匪王妃:爷,劫个色!
休夫
农门娇长媳
抢来的老公
再世倾城:毒后戏邪皇
农家俏闺女
重生之不死不灭
略过岁月去爱你
娇妻归来:宝贝叫爹地
情慕南雨敬深秋
再婚甜妻:总裁宠不休
亲爱的别走

©Copyright 2010-2023 土豪小说(www.yeziwx.com)
温馨提示:土豪小说所有的内容(文章、图片、评论)等所有内容,全部由网友上传发布并更新,属于网友个人行为,土豪小说只负责内容的审查,无法判定内容是否存在侵权等行为,如有内容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及时与我们联系,联系邮箱:mysummarya@gmail.com,我们将在1-2个工作日之内进行处理,敬请谅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