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戚之妻

权戚之妻

作者:长沟落月

状态:连载中

连载章节:谢蓁蓁番外

更新时间:2023-01-24

剧情简介:

《权戚之妻》是由作者长沟落月编写的一部小说,目前正在连载当中,主角是,小说的故事主要讲述了
沈沅上辈子所嫁非人,最后中毒身亡。重活一辈子,她想,她再也不要招惹李家人了。但没想到最后她还是招惹上了,而且还招惹了个更厉害的。那个人,他弄死了自己的未婚夫。但她又不得不嫁给他,因为自己全家锒铛入狱的时候,他将她抵在墙上,沉声的说:“嫁给我,我就答应救你全家。”

内容导读:

常嬷嬷只以为沈沅这是舍不得随身带的那许多东西被水匪给抢走了,就劝道:“这都什么时候了?有什么东西比性命更要紧的呢?姑娘,您就听老奴一声劝,咱们赶紧的下船去,再遣人去报官。等官兵来了,这些水匪自然就会全都被抓的。”

沈沅摇了摇头:“这些水匪这样的猖獗,只怕这里的官兵都是管不了的。而且现在外头都是水匪,咱们若出去,总是会撞到几个。只怕没等下船,咱们就会被他们给抓住了,那样反倒危险。”

而且最重要的是,她心中是相信李修尧能解决掉这些水匪的。于是她就冷静的吩咐着站的离门最近的青荷和青竹:“将门关起来。搬了桌子和椅子抵在门后,咱们暂且只在屋中待着,等稍后局面控制住了咱们再出去。”

青荷和青竹现年都只有十三岁,早就被外面的血腥局面吓的面如土色了。不过听到沈沅说的话,她们两个人还是急忙就关上了门,又搬了桌子和两把椅子来牢牢的抵住了门。

外面不断的有兵器相接的声音,纷乱的脚步声,还有惨叫声传来。不过很快的,这一切声音就都停止了。

青荷性子急,忍不住,颤着声音就问沈沅:“姑娘,咱们现在可不可以出去了?”

总是待在屋中不出去,想着外面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场景,自己倒要把自己给吓个半死,索性不如现在就出去看看外面到底是个什么情形呢。

沈沅没有回答,而是走到船窗边,谨慎的往外望。

就看到船板上横七竖八的倒着许多水匪的尸首,也夹杂着个别没有成功跑下船的水手尸首,而李修尧的软剑正架在一个水匪的脖颈上。

那个水匪就是那个大当家的。李修尧垂眼无声的看着他,目光冷然犀利。

站在一旁的齐明这时就问道:“公子,现在怎么办?”

李修尧出手迅捷如电,刷刷几声就挑断了大当家的手筋和脚筋。然后他反手一个利落的还剑入鞘,沉声的吩咐着:“留他为活口,去报当地官府。”

就算是水匪,可死了这么多人,还是要报当地官府知道的。

齐明应了一声,转身就往船下走。

躺在地上的那个大当家这时却是痛呼出声,又扯着嗓子对李修尧高声大骂各种粗话。李修尧皱了皱眉,然后弯腰倾身,徒手在脚边躺着的水匪尸首的衣服上撕了一块布条下来,回身就将这块沾染了猩红血迹的布条塞到了大当家的口中去,堵住了他的嘴。

做完这个之后,他直起身来,目光在中舱那间紧闭着门的舱房处扫了一眼。

方才激战的时候他眼角余光看到船上的船家和水手都争着跑下了船去。也有几个粗使的婆子和丫鬟都跑了下去,不过那位姑娘倒是一直都没有跑走,甚至面都没有露一个。

也不晓得她这到底是一早就吓破了胆,瘫软在舱房中连跑的力气都没有,还是她相信自己,觉得他能摆平这些土匪,所以只镇静的在房中等着局面稳定下来。

不过他随后又有些自嘲的笑了笑,大家不过萍水相逢,初次见面,她如何就会相信他?只怕她还是吓破了胆,连跑的力气都没有。

他心中正想着要不要过去敲门,告诉那位姑娘已经没事了,可以出来了,但猛然的就看到岸边有许多人手中擎着火把走了过来。同时人声鼎沸。

心中微凛,李修尧的右手就又放在了腰间软剑的剑柄上。

这时就听得一阵脚步声,是齐明去而复返。

齐明面上满是喜色,高兴的说道:“公子,我刚下了船,正要找人打听县衙在哪里,忽然就见前面有一队官兵走了过来。我过去问了问,才晓得先前跑下船的船家去报了官,知县就遣了一队衙役随同船家来了。”

李修尧听了,这才将按在剑柄上的右手收了回去。

而这时船家已经领着那队衙役上船来了。

到处都是明晃晃的火把,照见船板上到处都是横七竖八躺着的尸首和鲜血,水面上还漂浮着许多中箭身亡的水匪尸首。

前来的衙役们都吃了一大惊,一齐抬头看着背手站在前方的李修尧。

就见这位年轻人气度从容,甚至他身上穿的那件青绢箭衣上面连一滴血都没有沾上。

领头的衙役姓王。当下他上前一步,口气极不敢置信的问着:“这些水匪都是你一个人杀的?”

李修尧只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王衙役倒抽了一口冷气,只觉得眼前的这个人简直就不是人。

要知道这些水匪极是凶悍,困扰他们很久了。知县老爷组织全县的兵差进行了几次围剿,但都损失惨重,一点用都没有。但现在,这些凶悍的水匪就被这样一个看上去也不过二十岁的年轻人一个人给剿杀掉了。

王衙役的心都在打颤。他对着李修尧的态度就越发的恭敬了起来:“请问您贵姓大名?是哪里人氏?”

这样的人若是能留在安德,往后还怕什么水匪?什么匪都不怕的了。

李修尧看了他一眼,只简短的回了一句:“免贵姓李。”

其他的他就没有再多说了。

王衙役也不以为意,一边吩咐着手下的衙役将所有的水匪尸首,还有那个还活着的大当家都抬回县衙去,一边又同李修尧说道:“还要劳您大驾,随我去县衙见一见知县老爷,将今晚的事都说一遍。”

这也是理所应当的要求,李修尧没有拒绝。

王衙役又回身问站在他身后的船家:“你这船上可还有其他什么人?都要随我一同去县衙,将今晚的事都同知县老爷说清楚。”

船家垂手恭敬的回道:“小的这船上还有一位要到京城去的姑娘和她的几个丫鬟婆子。”

王衙役就问着:“那位姑娘现在何处?”

船家伸手指了指中舱:“那位姑娘自从在常州上了小的船之后就一直住在中舱那间舱房里的。”

王衙役见船家指的那间舱房现在门关的紧紧的,就叫了旁边的一个衙役前去敲门。

那衙役应了一声,走过去抬手敲了敲门。

李修尧这时也抬眼看着那里,背在身后的右手食指轻微的动了动。

就听得吱呀一声轻响,有个穿着秋香色比甲,眉眼生的清秀的姑娘走了出来,目光望了一望船板上站着的许多人,然后她转过头,轻声的说着:“姑娘,您请出来吧。”

随后众人就又见一位姑娘走了出来。

她穿了一件水蓝色撒花缎面的长袄,白绫裙子,外头又披了一件雪青色的素缎披风,瞧着极是素净。不过她现在微垂着头,众人看不清楚她的相貌。

王衙役上前几步,抱拳说道:“劳动姑娘了。不过依照规矩,今晚在船上的人都要去县衙一趟,同知县老爷将今晚见到的事都说一遍。”

因为见对方是位年轻的姑娘,所以王衙役说话的声音不由的就较平时轻了两分。

“官爷客气了,这是应当的。”

沈沅屈膝对他行了个礼,声音平静的说着。

李修尧听她声音平静,整个人看起来也很镇定,心中就想着,看来刚刚她并不是被吓破了胆。

这时又见沈沅抬起了头来。

其时月光明亮,火把的光也照的到处明晃晃的,所以李修尧立时就看清了沈沅的相貌。

他心中微微一惊。

是她。

而王衙役和他身边的那些衙役看着沈沅双眼都已经发直了。

这样容色绝丽的一个姑娘,可真是生平未见。

过了好一会儿王衙役才回过神来,说出来的话较刚刚越发的轻了下去。简直就怕声音稍大了些就会吓着眼前的这位姑娘一样:“请姑娘随我下船去县衙。”

沈沅点了点头:“有劳官爷。”

她一眼都没有看李修尧,只是跟在王衙役的身后就往船下走。

沈沅可是清楚的记得,在上辈子她未嫁进李府之前她是从没有见过李修尧的。也是嫁给了李修源的第二日,她在李府认亲,这才第一次见到李修尧。

而现在,她心中想着,李修尧又怎么可能会认得她?于他而言,她只不过是一位萍水相逢的陌生姑娘罢了。又或者,他会觉得她这个人很好心的答应让他上船,载他到京城?

这样不得罪他总归是好的。

到了县衙之后一切事情都很顺利。

知县欣喜于水匪都被剿杀掉了,将这事上报,上头必然会奖赏他的。他原有心想要留李修尧在他县衙做个捕头,但在得知李修尧原是聊城的参将,接了吏部文书去兵部报到的事之后,他反倒立时就从堂上走了下来同李修尧行礼。

参将的品级是高于知县的,而且现在李修尧进京,品级肯定会再升。

随后知县又问了沈沅的家世。自然今夜发生了这样大的事,按照规矩,船上的人都要说清自己的身份。沈沅没有法子,也只好说了自己的家世。

待得一切都问清楚之后,知县下令将水匪头子关进了死牢,只待上报上头,拣个日子就要处斩。而对于李修尧和沈沅,知县则是遣人去雇了马和轿子来,亲自送他二人回船。

全文阅读倒序↓
谢蓁蓁番外
谢蓁蓁番外
尧哥前世番外
尧哥前世番外
完结(下)
完结(上)
暗自庆幸
京郊山斋
京郊山斋
万事皆定
纷乱之夜
联手合作
大厦将倾
大厦将倾
处置小鸾
处置小鸾
担心以后
温馨日常
误会澄清
生下孩子
生下孩子
临盆在即
临盆在即
阵痛发作
彼此关心
彼此关心
尧哥赌气
尧哥赌气
兄弟对决
兄弟对决
往日之事
往日之事
滔天之怒
一别两宽
孤家寡人
孤家寡人
与君和离
撇清关系
撇清关系
心中强大
心中强大
反复思量
反复思量
激动万分
激动万分
夜半相见
掉马在即
掉马在即
怀有身孕
追悔莫及
一只香囊
得偿所愿
得偿所愿
一日三秋
一日三秋
直面蒋氏
直面蒋氏
彼此欢喜
初次争执
一箭双雕
除夕烟火
除夕烟火
心迹忽明
心迹忽明
亲自送饭
身份真假
通房丫鬟
两相对比
雪夜对弈
雪夜对弈
不容拒绝
三日回门
温暖怀抱
温暖怀抱
描花样子
描花样子
购买盆景
购买盆景
心中得意
温馨相处
慢慢试探
慢慢试探
共进晚膳
婚后相处
婚后相处
处处维护
处处维护
新婚次日
新婚次日
至亲之人
夫妻独处
夫妻独处
大婚之日
大婚之日
沈沅出嫁
旁敲侧击
旁敲侧击
忍气吞声
忍气吞声
迫不及待
迫不及待
平安回来
平安回来
准备聘礼
准备聘礼
相思之情
相思之情
半路拦车
半路拦车
变数横生
变数横生
当面询问
当面询问
下聘前夜
下聘前夜
婚事初定
扑朔迷离
扑朔迷离
贼喊捉贼
贼喊捉贼
英雄救美
英雄救美
双喜临门
父亲大婚
父亲大婚
婚事初提
婚事初提
李家夫人
飞蛾扑火
飞蛾扑火
回报一二
尽心尽力
尽心尽力
姨娘下场(二)
姨娘下场(一)
姨娘下场(一)
沈澜下场
沈澜下场
精彩好戏
以牙还牙
欠债还债
事情败露
当头棒喝
到府求见
尧哥吃醋
恍惚再见
抽丝剥茧
抽丝剥茧
平和相处
意外相见
意外相见
暗通书信
暗通书信
续弦人选
一起避雨
尧哥归来
尧哥归来
弃车保帅
沈溶事发
沈溶事发
如意算盘
如意算盘
暗中下火
暗中下火
薛家玉树
欲盖弥彰
搜集证据
忽然心动
前世贵妾
前世贵妾
千钧一发
撞破定情
上元灯节
处置冯妈
人赃俱获
设下圈套
故意为之
新年除夕
续弦之事
挑拨离间
挑拨离间
反间之计
反间之计
收买眼线
掌家之权
掌家之权
水落石出
水落石出
东窗事发
大战序幕
病故内情
永昌世子
永昌世子
前世丈夫
沈家旧宅
彼此交心
怀疑之心
姐妹对峙
姐妹对峙
追问原由
追问原由
绵里藏针
绵里藏针
沈潇之悲
沈潇之悲
尖锐言语
尖锐言语
请君入瓮
珍珠反击
背后谗言
背后谗言
寺内相遇
寺内相遇
不速之客
嫁妆之争
嫁妆之争
珍珠事件
珍珠事件
惩治丫鬟
惩治丫鬟
三个目的
三个目的
好意解劝
怀孕之事
心中生疑
姐妹之争
姐妹之争
各方势力
各自心思
各自心思
再见尧哥
再见尧哥
宋氏公子
弟弟沈泓
弟弟沈泓
修补隔阂
修补隔阂
首次交锋
做贼心虚
做贼心虚
母亲之死
母亲之死
昔日旧院
昔日旧院
冰释前嫌
冰释前嫌
彼此交锋
彼此交锋
父女相见
父女相见
回府初日
回府初日
强势回归
强势回归
庶妹沈澜
庶妹沈澜
完美解决
完美解决
遭遇水匪
遭遇水匪
琴音相通
琴音相通
昔年恩情
昔年恩情
沈沅回京
沈沅回京
展开全部
用户评论
其他喜欢看的
云倾北冥夜煊
变身武娘
亿万甜宠娇蛮妻
爱染情丝千千缕
苍灵至上
玉都自强王者贺枫王湘云
我是大玩家
修真弃少混花都
末世之青璃空间
庶女当嫁,一等世子妃
嫡女当嫁:一等世子妃
侯门娇女:一等世子妃
校花的金牌保镖
炮灰太轻狂:帝尊,不约
超强鬼神系统
从骷髅岛开始横推万界
武帝仙尊叶辰
仙路何方
邪王独宠:神医废材妃
这医生太懂我了
都市之修仙霸主
大汉从吹牛开始
末世之主宰虚空
修罗天帝
最强保镖俏总裁
梦回大明春
诸天祖师模拟器
明朝假太监
天下无敌从读书开始
天道投注站

©Copyright 2010-2023 土豪小说(www.yeziwx.com)
温馨提示:土豪小说所有的内容(文章、图片、评论)等所有内容,全部由网友上传发布并更新,属于网友个人行为,土豪小说只负责内容的审查,无法判定内容是否存在侵权等行为,如有内容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及时与我们联系,联系邮箱:mysummarya@gmail.com,我们将在1-2个工作日之内进行处理,敬请谅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