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陵台

青陵台

作者:青枚

状态:连载中

连载章节:第三十八章 树欲静而风不止

更新时间:2023-05-23

剧情简介:

《青陵台》是由作者青枚编写的一部小说,目前正在连载当中,主角是,小说的故事主要讲述了
她本是后宫最受宠的嫔妃,三千宠爱在一身。然而风云突变,雷霆雨露夹杂而来,她一夜之间痛失全部,眼睁睁看着一场腥风血雨在自己的面前展开。

内容导读:

薛婵想,难道这种事情也是有轮回的不成?

少年时仰仗继母,虽然是住在自己家中,却与寄人篱下没有什么不同。那时的她渺小如同一粒芥子。当年那个家里真正的主人是继母崔氏,和她的女儿崔霞。而自己,就像附着于崔霞身上的微尘,卑微得甚至连提都没有人愿意提起。

直到那一年在满面征尘的薛珋从边郡回来。他已经成为立下赫赫战功的郎将,足以令继母崔氏用尽所有手段讨好取悦,而与他并肩而立的那个清贵年轻将领苏子奉更是让已经出嫁的崔霞百般拖宕迟迟不肯回婆家去。

事情变得像是在梦中一样。卑微的薛婵因为苏子奉的垂青而突然身价大增。那一年她已经十七,继母迟迟不为她说亲,本是想让她在家里多呆几年帮补家计,却阴差阳错成全了苏子奉。而早早嫁入士绅家的崔霞只能痛失高攀的机会。这微妙的变化人人明白,却没人会说出来。薛婵一样不会主动提及,但崔霞在苏子奉面前的每一个眼神,每一次娇羞垂首,她都清清楚楚看在眼中。那一刻,她心中隐隐有一丝报复般的快意。

后来的事情变得不可掌握。苏子奉成了皇帝,卑微的薛婵成了华嫔。本来入宫那日起便已经与继母崔氏和崔霞毫无瓜葛了。不想三年后的一夜……薛婵记得很清楚,就是中秋前的那一夜,皇帝像是无意间提起了旧事。

“你的继母崔氏……”皇帝搂着她,一边亲吻她因意乱神迷而涨的通红的面颊,一边淡淡地说。

”怎么?”她必须要很努力才能收敛心神听明白他的话,“自进宫后就没跟她联系过。”

“我知道。”他的手向下,停留在她的胸口,手指如弹琵琶般拂过她微颤的身体,激得她一声惊喘,迎合他的手掌。“她死了。”他像是在说一个不相干的事,却小心观察着她的反应。

愣了一下,薛婵不由自主闭上眼,一阵悲伤涌上来。继母不曾厚待她,却也不曾虐待过她。那些年,如果没有她的抚养,自己也长不大。人非草木,多少自然有情。只是这消息来得太突然,让她有些猝不及防。他的手仍在身上游走,她却失去了兴致。缓缓挣脱他的怀抱,薛婵翻过身朝着墙躺下。

皇帝的手在她肩上体贴抚慰着,并不因她突如其来的拒绝而不悦,这让她多少有些安慰。“朕当年也跟她打过不少交道,吃过她好几顿饭。算是故人吧。”皇帝试图安慰她,声音也变得惆怅起来。

“陛下是如何得知这消息的?”毕竟是她的亲戚,消息却由他口中说出,难免令人感到疑惑。

落在她肩头的那只手顿了一下,薛婵感觉到他翻身坐起。身边突然就空了,不,是心里,因为突然有了一种不祥的感觉,而变得空了。

“陛下!”当她试图扳过他的脸遭到拒绝时,不安因他的不肯面对而扩大。

“阿寤……”皇帝拉住她的手,却不肯去看她,“是你姐姐告诉我的。”

脑中短暂的一片空白。“我没有姐姐。”她脱口而出的同时眼泪已经不受控制地冲了出来。

并非她敏感或是疑心重,只是她太过了解这两个人。十几年姐妹,她比任何人都清楚崔霞旺盛的嫉妒心,早在当初她的目光在苏子奉身上打转时,薛婵就已经清楚,她绝不甘心这样的结果。而皇帝,薛婵对他的了解正在告诉她,选在这个时刻提起这件事,突然叫她阿寤,还有他不肯面对她的背影,无一不在说明一件事:他的愧疚。

薛婵笑了起来。他是皇帝啊,他要做了什么事才会感到愧疚呢?抑或,她应该为他的愧疚而感激涕零,毕竟,他多少心怀愧疚的。

入宫三年,她已经学会了如何在皇帝留宿别的嫔妃宫中时不积郁成狂,也学会了告诫自己以后还会有无数女人占据他身边的位置。但是她还没有学会去面对他的背叛。

“背叛?朕背叛你?”皇帝对她的指控感到不可思议,火冒三丈地揪着她的领子反复地问:“朕背叛你?朕不过是往后宫添了个崔美人。这叫什么背叛?朕早跟你说过,朕不是你一个人的丈夫,这后宫之中,四妃九嫔三十二美人,你都要去嫉妒不成?朕临幸她们中的任何一个就是背叛?薛婵,你也不照照镜子,看看你是谁!”

“陛下可以临幸任何人,所有人都可以,只除了她。”

皇帝暴跳如雷:“为什么?!”

“因为……”她张了张嘴,想说因为崔霞也爱着苏子奉。但话却说不出口。皇帝不喜欢她提苏子奉,不喜欢她拿他和苏子奉比,他的胸怀可以容纳九州万民天地世间一切万事万物,他富拥天下,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只除了苏子奉。苏子奉不属于他。

“到底为什么?”皇帝再次追问。

薛婵闭了闭眼,艰难地咽下到了嘴边的话,“因为她已经嫁过人了。”

皇帝冷冷盯着她,突然放开手。“借口!”他说着,起身抓过挂在一旁的衣服穿上,“你就是嫉妒。你跟朕的那段过去里有她。你可以接受朕临幸别的嫔妃,因为她们没有经历过苏子奉。而崔霞有。”他怒气冲冲系好腰带,突然掐住她的下巴,强迫她看着自己的眼睛:“别以为我不知道,阿寤,你嫉妒崔霞,是因为她也认识苏子奉。”

仿佛突然被赤身裸体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守护在心底最深的秘密被突然揭开,薛婵直觉地想要否认,却在他怒气勃发的冷笑中无法动弹。

“朕给你所有的恩宠,给你最好的照料,朕能给你的都给了,你却还不满足?你最好给我弄明白,这世上没有苏子奉,从来就没有。”

他猛地放开她,转身就向外走。

薛婵不顾一切地追上去,死死搂住他的腰:“陛下,你要去哪里?”

皇帝冷淡地扯开她的手,将她推开。用的用的力量之大,令她重重摔在地上。“朕去治你的病。”

“陛下?”她顾不得疼痛,不可置信地追问,像是不相信他的冷酷。

皇帝冷笑:“你也好,崔美人也好,你们都是朕的女人。”他盯着她,倒退到门口,“你是该醒醒了。”

皇帝绝尘而去,再不回转。次日中秋,秦固原送来了那杯绝情酒。又过了两日,皇帝最后一次踏足玉阶馆,却是来告诉她薛珋阵亡的凶信。

如果追溯回去,一切都与崔美人有关。没有人明白当薛婵在太液池畔遇到那个正要去侍寝的崔美人时,是多么地肝肠寸断五内俱焚。

当年是在崔霞不甘仇视的目光中接受苏子奉的聘礼的,如今,轮到她用不甘仇视的目光目送她去上他的床。这就是个轮回啊。

那一夜薛婵早早便上了床。只有当帘幔将她与整个世界隔开,才能让自己细致去体会遭百蚁噬心的痛苦。被斩绝了情,从此韶华虚度的惶恐,只有在这痛苦中才能稍微消退,让她感觉到自己仍然活着。无声消亡在后宫之中,或是活在炼狱般的痛苦之中,她选择后者。

那一夜她梦见了苏子奉。她曾在梦中无数次见到苏子奉,却是第一次与他温存。他的脸上还带着边关冷月留下的粗粝,他的手因为长年握剑而生了一层薄茧,那是一双军人的手,强壮有力,不容置疑。她想,这才是真正的子奉,那个人,一定只是占据了他的躯壳。

苏子奉修长的四肢缠绕着她。他的胸膛宽阔坚硬,像烙铁一样滚烫,当他将身体压在她的胸口时,那瞬间的火热让她几乎无法呼吸。身体的深处有欲望奔流叫嚣,他的吻霸道渴切,她在他怀中瘫软成泥。

从梦中醒来,心跳犹自失速。薛婵大口喘息着,试图平息身体的潮热。她突然明白,自己的身体渴望已经注定再得不到的东西。

这一夜从崔美人身上滚落后,皇帝披衣信步出了天极殿。

此刻万籁俱静,寒风凛冽,他站在天极殿的白玉台阶上,看着远处天际一弯冷月悠悠出神。秦固原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他身后,轻手轻脚为他披上一件鹤尾氅。

“你还没睡呢?”皇帝不用回头也知道身后站的是谁。

秦固原答非所问:“崔美人还在。”

皇帝明白他的意思,点了点头:“随她去。天亮再让她走吧。”

一边说着,一边缓步下了台阶。秦固原寸步不离地跟上,“陛下现在要去哪儿?”

皇帝站住想了想,“去书房吧。”

观海亭夜里并没有拢火,冷得有些让人呆不住。皇帝一边往手心哈气,一边皱眉:“怎么这么冷?”

“奴婢这就去生火。”秦固原说着就要走,却被皇帝叫住。

“算了。略坐坐就走吧,别麻烦了。”皇帝说着,不意瞥见窗外似乎有人影闪过,喝道:“谁?!”

秦固原已经闪身追了出去。皇帝听着外面的动静,秦固原的声音十分意外:“殿下?”

皇帝又好气又好笑,招呼:“鸿恪,你给我进来。”

果然被秦固原押进来的,正是皇长子鸿恪。

“这么晚不睡觉,到处乱跑什么?”皇帝看着秦固原端着火盆进来,慢悠悠地问。

“儿臣……”鸿恪一本正经地说了这两个字, 突然嘿嘿一笑,蹭到皇帝身边,在他脚榻上坐下,仰头望着皇帝:“孩儿睡不着。”

鸿恪是皇帝的嫡长子,自幼教养严格,皇帝对他也少有亲昵。在鸿恪的记忆里,父亲总是严厉冷淡地。然而这一晚,也许是冷月的辉光反衬,也许是那盆炭火搅动了心底的温情,也许只是即将远行的儿子出于对父亲的孺慕,他平生第一次无视皇帝身为帝王的威严,而只是把这个男人当做自己的父亲,对他作出了以前从来不敢做的亲昵举动。

皇帝垂目看了他一眼,并没有对这越轨的行为多加斥责,反倒不由自主地轻轻抚上儿子的头顶,“为什么睡不着?”似乎是嫌此刻父子间的气氛太过柔和,他不能自已地追了一句:“定是日里淘气闹得。”

“才不是呢。”鸿恪不以为然地说,“孩儿看着这月亮,就忍不住想边郡是什么样,想着想着,心就飞到那儿去了,就怎么也睡不着了。”

皇帝凝视着儿子,突然想起了当年的自己,心中最柔软的地方被触碰,语气又缓和了不少。“别让你母亲担心。”

“她……”鸿恪无奈地摇头,“即使今夜不担心,往后总是要担心的。一夜,和一千夜,有什么区别呢。”

“没良心!”皇帝忍不住骂他,面上表情却仍然和善,叹气,“儿行千里母担忧……”

鸿恪扑哧一声笑出来。

“你笑什么?这话很可笑吗?”皇帝有些不悦,板起脸来。

“非也非也。”鸿恪笑得合不拢嘴,“今日见到华嫔娘娘,她也说了这句话。父皇,这些娘娘里面,华嫔娘娘最像您。”

提到华嫔,皇帝不禁冷笑。想起了下午从观海亭的窗户看出去,恰好看见鸿恪与她边走边说的样子。“你今日跟她嘀嘀咕咕说了些什么?”

“不就是这些话嘛。华嫔娘娘嘱咐孩儿要保重,要体谅母后。”鸿恪一边说,一边偷偷打量皇帝的表情,见他似乎没有什么表示,也不像是生气了的样子,松了口气,试探地说:“父皇,虽然孩儿不知道华嫔娘娘犯了什么错,可她人真是没有坏心的。”

“什么意思?”

鸿恪腆着脸笑:“孩儿的意思,父皇若是不生她气了,便饶了她吧。”

皇帝盯着鸿恪死死看,半晌才压下心头的怒意,淡淡一笑,“是她让你这么说的?”

鸿恪对皇帝的怒气毫无察觉,不以为然:“父皇还不知道她那个人,怎么会对孩儿说这些呢。她是那么倔强的人,受再多苦,也都自己忍着,面上都不会表现出来,何况让孩儿一个小辈知道。”

“那你又如何知道她受了许多苦。”

鸿恪叹息:“她哥哥死了啊。父皇您就是她唯一的亲人了。可是您不理她了,她就一个亲人都没有了。她心里一定十分苦,只是不说罢了。”

皇帝瞧着他,忽而冷笑:“你倒是很会怜香惜玉啊。”

全文阅读倒序↓
第三十八章 树欲静而风不止
第三十七章 荷心无放
第三十六章 藤萝洲前映荻花
第三十五章 禄命悬在天
第三十四章 蜂儿不解知人苦
第三十三章 依楼似月悬
第三十二章 恐惊天上人
第三十一章 昨夜西风凋碧树
第三十章 空谷有佳人 下
第三十章 空谷有佳人 中
第三十章 空谷有佳人 上
第二十九章 长恨此身非我有 下
第二十九章 长恨此身非我有 中
第二十九章 长恨此身非我有 上
第二十八章 尊前飞下 日边消息 下
第二十八章 尊前飞下 日边消息 上
第二十七章 竹深不知处
第二十六章 岂曰无衣 与子同袍 下
第二十六章 岂曰无衣 与子同袍 中
第二十六章 岂曰无衣 与子同袍 上
第二十五章 心悦君兮君不知
第二十四章 碧海青天夜夜心
第二十三章 虚舟不系物 下
第二十三章 虚舟不系物 中
第二十三章 虚舟不系物 上
第二十二章 我寄愁心与明月
第二十一章 不知心恨谁
第二十章 山有木兮木有枝 下
第二十章 山有木兮木有枝 上
第十九章 天霜河白
第十八章 彼君子兮 不素餐兮 下
第十八章 彼君子兮 不素餐兮 上
第十七章 清风不相识
第十六章 高楼当此夜
第十五章 高唐愁赋
第十四章 云厚燕衔泥
第十三章 胭脂不染三更梦
第十二章 团团清影双双伴
第十一章 园林渐觉清阴密
第十章 置之死地而后生
第九章 率土之滨 莫非王臣
第八章 东风暗换年华
第七章 谁谓荼苦 其甘如荠
第六章 暝色入高楼
第五章 同病相怜
第四章 生忘形 死忘名
第三章 蓬莱梦远
第二章 咸阳古道音尘绝
第一章 雷霆雨露 皆是君恩
楔子
展开全部
用户评论
其他喜欢看的
女总裁的全能兵王
超品圣手
诡妻
绝世武神
乡野小神医
娇医有毒:王爷别乱来
美女董事长老婆
龙血战神
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最强灵武系统
诡夜阴缘
最强特种兵之狼牙
不败剑神
透视小毒医
错入豪门:老公别碰我
傲世丹神
毒宠万兽太子妃
毒宠佣兵王妃
萌匪王妃:爷,劫个色!
休夫
农门娇长媳
抢来的老公
再世倾城:毒后戏邪皇
农家俏闺女
重生之不死不灭
略过岁月去爱你
娇妻归来:宝贝叫爹地
情慕南雨敬深秋
再婚甜妻:总裁宠不休
亲爱的别走

©Copyright 2010-2023 土豪小说(www.yeziwx.com)
温馨提示:土豪小说所有的内容(文章、图片、评论)等所有内容,全部由网友上传发布并更新,属于网友个人行为,土豪小说只负责内容的审查,无法判定内容是否存在侵权等行为,如有内容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及时与我们联系,联系邮箱:mysummarya@gmail.com,我们将在1-2个工作日之内进行处理,敬请谅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