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僧

贫僧

作者:时镜

状态:连载中

连载章节:102、污泥总是莲花国

更新时间:2023-01-17

剧情简介:

《贫僧》是由作者时镜编写的一部小说,目前正在连载当中,主角是,小说的故事主要讲述了
他为我开了闭口禅,毁了不坏身,破了空色戒。我却一心要偷他守的三卷佛藏,还一走了之,陷他背了不该之罪……
裴无寂,你说,我这个人怎么能这么坏?
沈独这样问。
分明伤怀的话,说来却一脸无情与淡漠,好似不曾为天机禅院那僧人动心。
于是裴无寂觉得自己被剜了心。
他回答他:
你是妖魔道之主,你把万魔踩在脚下,你是心狠手辣的沈独——你本来就这么坏。
备注:
1、还是我最好的那一口攻;
2、文荒自产粮,只供自己开心,古早狗血味,20来万字,不接受一切写作指点;
3、洁你妈,滚;
4、HE。

内容导读:

始料未及。

沈独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一番道歉,竟没引来半点回忆。而且刚才僧人看他的眼神,与上一次看他道歉时的眼神……

太相似。

他终于知道那种不大舒服的感觉来自哪里了。

这眼神,太通透。

平日感觉不出来,是因为平日他邪念隐隐在里,对方眸眼通透,也没觉得有什么;可真等到邪念虚伪都冒出来的时候,他那般的通透,便会让人觉得浑身不自在。

分明是全副武装,可在这眼神之下,完全是一种被扒光了看的感觉。

更要紧的是,如果不敏锐,还半点没有察觉。

因为这秃驴给人的感觉实在是太好,太让人舒服。沈独甚至觉得,若非他对他的不搭理表现得如此明显,他都无法分辨出他的好恶。

“这秃驴,即便不是声名远扬如善哉这等高绝之流,在天机禅院中,怕也不该是什么简单的人物……”

对天机禅院,他始终不了解。

和尚一走,他眉头就全皱了起来。

那一幅春兰图被普通的陶瓷镇纸压在案上,墨迹未干。

沈独也没管了。

他走到了桌旁,端起那粥来看了一眼,又看了那寒酸的咸菜一眼,终是气笑了:等他能走的那一日,定要叫这秃驴好看。

念头转了又一圈,他到底还是将心底那荒谬又恼怒的戾气给压了下去,老老实实端了粥搭着咸菜吃。

大鱼大肉多了,就当清粥小菜开开胃。

沈独嘴挑,但某种意义上来说,并不是不能吃苦。生生死死都见过了,这点又算得了什么?

搁碗后,他出门看了一眼。

昨天被放在屋檐下的那一碗白米饭,果然已经被僧人收走了,屋檐下空荡荡的。只有前面不远处的泥地上,还留着竹筷插出来的印子。

人在竹舍中,竹舍在竹海间,竟有遗世之感。

他掐算了一下,距离六合神诀的反噬发作,只剩下十五天。

该做点准备了。

没继续看屋外的风景,也没出去走动晒太阳。沈独重新走进了屋内,将先前柜子里的外袍给拉了出来。

血迹已经被洗了干净。

衣袍上一些刀剑划出的口子,也被用暗针一针一针仔细地缝了,从正面竟不大看得出破损的样子。

但伸手一捏,袖袍下依旧略厚的。

“嘶啦”,他用力一撕,便在袖袍内侧撕出一道小口来,里面竟是缝着一张压得薄薄的香皮。

一半紫褐,一半雪白。

若是江湖中有识货之人见了,必定能认出这是传说中千金难得的“幽识香”,而且是南北两香都有。

幽识香乃是一种奇香,焚之无色无臭,可却能为幽识鸟辨识。

一旦将香点燃,附近若有幽识鸟,便会闻香而来。

自数百年前发现这奥秘之后,江湖势力便多制此香,豢养此鸟,以用于特殊时的传信。

只是香树难长,弱鸟难久。数百年之后,天下竟已经很难再找到幽识香,便是连幽识鸟都不剩下几只。

妖魔道里有,也是下面行路的富商孝敬。

沈独得了此物之后,只当养着玩,以备不时之需,却没想过,自己真有要用上的一天。

他轻轻用指甲将那一层香皮起了出来,将其按着颜色的不同,分成了两片,小心地卷了起来。

于是成了小拇指粗细的两条,皆只有五寸长。

一者紫褐,一者雪白。

紫褐的是南香,雪白的是北香。

盖因幽识香南北皆长,略有差别;幽识鸟南北皆有,所识之香亦因地域而异。南香不引北鸟,南鸟不识北香。

所以,在沈独的手上,这两香就有了不一般的用途。

紫褐的南香所引来的幽识鸟,可以带着信,飞回妖魔道;雪白的北香所引来的幽识鸟,则能携消息,飞向蓬山。

幽识鸟速度极快,来往这两地,也不会超过五天。

这便是他的“救命稻草”了。

只不过,若用不好,或者一念之差,点错了香,引错了鸟,喊错了人,怕是这“救命”就变成了“夺命”。

“一个是正道,表面上杀我不能后快的死对头……”

沈独手指轻轻点了一下那支白香,想起了顾昭那仙气飘飘、负手而立的姿态,又移向了旁边的紫香,想起了裴无寂那不动声色、心机深沉的脸庞。

“一个是邪道,很可能暗算我、背叛我的旧心腹……”

难选。

实在是太难选了。

这时候,他才觉出了那种孤独:全天下有这么多、这么多的人,妖魔道上他登高一呼,万人俯首,可又敢信谁?

就连这千挑万选、思虑再三之后剩下的两人,也充满了不确定的危险。

心里面,莫名生出了一种倦怠。

他随意折了窗外一截小竹,将这两根香用纸卷盖了,一道放入了细细的竹筒内,然后收入了袖中藏起。

没搞清楚外面的情况,他不会贸然点香。

要知道,点错了,等着他的,就一个“死”字。

归根到底,还是要上天机禅院看看。

昨天没跟着那和尚进去,是因为在气头上;今天没跟上去,是觉得这大白天、大中午,直接跟上去未免胆子太大。

要一不小心跟丢了,天知道会不会被人发现。

所以,在收好了香之后,沈独便去周围走了一圈,试图看清楚不空山附近的地形,以为他日做准备。

然后赶在那秃驴回来之前,才回了竹舍。

只装作一副一下午都没出去过的模样,坐在书案后面读经书。

不知道的,怕还以为他沈独从此要改信佛了。

可即便是如此,让人瞧不出半分破绽,僧人也没搭理他。

来送了饭就走。

还是那一碗白粥,那一碟咸菜,变都没变一下。

就这样一连五天过去。

任沈独明里暗里,好话说尽,甚至纡尊降贵跟他谈自己对某一段经文的心得体悟,对方也无动于衷。

连眉眼都没多动一下!

吃肉没有,喝酒做梦!

每天中晚两顿,准点送饭,清粥小菜。

沈独没吃出什么清心寡欲,淡泊名利,反倒是吃出了一肚子的邪火,嘴里发淡,眼睛发绿,见着那死秃驴就恨不能提剑给剁了!

可偏偏还得忍着。

你问为什么?

能为什么?还不是因为不空山上那一座大阵!

五天过去,他自然小心翼翼地跟了那和尚五个晚上。基本都是他人前脚走,他后脚就跟上。

本以为轻而易举就能探出行走的路线。

可真的跟了五夜,还夜夜都跟丢之后,沈独就觉得有些邪门了。

今天是第六夜,距离六合神诀的反噬已经只有十天。

他功力已经恢复了一半。

做各种事情,自然是比先前更游刃有余,也多了几分自保之力;可伴随功力一起涨上去的,还有那一股邪躁之意。

这几天,那僧人虽是个哑巴,说不出话,也不会跟他表达,可沈独觉得……

自己这两天看他的眼神,绝对不很对劲。

因为他心底的念头就十分不对劲。

可以说,留给他的时间不是很多了。

但今夜,绝对是个绝好的机会。

天公作美,白日竟然下了一场大雪,盖了满山,甚至压折了这山上不少的树枝。地面上厚厚的一片,都是雪。

且临近这傍晚时刻,雪已经停了。

这也就意味着,人从雪上走过,会留下脚印,并且短时间内不会被新雪覆盖。

几天来,沈独都是追到一半人就丢了。

可今天……

他就不相信,在老天爷都帮他的情况下,他还进不去!

僧人端来的那一碗热粥,他没碰。

一双漂亮的丹凤眼,在昏黄的灯光之下,有一种幽暗到摄人心魄的光彩,只这么定定地注视着窗外。

僧人离去的背影,已经越来越小,终于上了山道。

“呼啦!”

这一瞬间,沈独想也没想,身形如鬼魅一般,直接掠出了窗外!

他轻得好似一片鸿羽,腾跃在竹海之中,脚尖偶尔落在雪上,竟是半点痕迹都没留下。

跟了几天,他也算熟门熟路了。

前面的一段路几乎想都不用想便掠了过去,上了山道约莫三息之后,就再次看见了僧人的背影。

月白色的僧袍,在幽暗中有些模糊。

可这满山都是白雪,有荧荧的雪光从地上映照出来,竟将那月白给染了,好似一片雪似的纯白,几乎要与这满山的雪融为一体。

不疾不徐,安然前行。

山道上也铺满了雪。

他脚步过去之后,厚厚的雪上,便留下了两行格外清晰的脚印。

见此情况,沈独那薄而冷的唇畔,顿时便挂上了几分微凉的笑意,越发屏气凝神,心无旁骛地跟着这一串脚印上去。

不空山上,山道岔路极多。

到得此山七成高位置的时候,死秃驴转过了一片堆起的高大的山石阵,隐约有石块转动的声音传来,便一下没了影子。

往日便是如此。

沈独一连追了五夜,夜夜都在这里卡住,转过去就看不见人影了,地上脚印凌乱,也无从中辨认出他走的到底是哪个方向。

但今天这雪,实在帮了大忙。

人虽没了影子,可地面上清晰的脚印还在。

他谨慎地在旁边等了一会儿,没见僧人回转,也没见周遭有人,才一下闪身出来,踩在僧人留下的脚印上,一步一步穿行在这乱石阵中。

眼前石影重重而过,只让人觉得眩晕。

可在踩出第二十七步的时候,便忽然一片清明。

沈独定睛一看——

天机禅院,已在面前。

这里应该是后山。

从他这个角度,只能斜斜地看见前山高大山门的一角,天王殿两侧高高耸立的钟鼓楼,在深墨蓝的天幕上留下对称的暗影。

一座座佛殿,一重重地叠着,庄严肃穆。

白雪盖了金色的琉璃瓦。

禅院的各处却都点着灯。

昏黄的灯光照着那画满神佛的墙壁,刻满经文的经幢,也照着镂满莲纹的雕窗,还有院中那几树叶片小小的菩提。

整座禅院,都给人一种奇异的安定之感。

每一个细节,都藏着满满的禅意。

后山那一片,都是普通僧人居住的禅房僧舍。

但没有围墙。

那身穿月白僧袍的和尚,出了石阵之后,便从后山的台阶走了上去,路过了那一片禅房,却没进去,反而朝着更里面进去。

“奇怪,这秃驴不回僧舍,要去干什么?”

沈独瞧见了,有些好奇。反正对这禅院也不熟,挑个人跟着,先摸摸这地方的情况,倒是刚合适。

心念闪动间,便收敛气息,跟了上去。

他轻功已到而登峰造极之境,轻而易举就上了屋檐,踩着屋顶那琉璃瓦上的积雪,悄无声息,缀了上去。

一路穿行。

过了有大半刻,僧人才从道中折转,上了台阶,进了一座大殿。

沈独伏在旁边一座大殿的屋檐上,远远地瞧着,几乎是下意识地就想要靠过去探探。可正待要起身时,目光一抬,却是陡然一惊!

殿门上悬着一块有些陈旧的匾额。

周遭的光线太暗,所以透出几分模糊。

可他是什么目力?

只这一瞬间,已经看清楚了刻在上面的三字大篆——

千佛殿!

全文阅读倒序↓
102、污泥总是莲花国
101、裴无寂:夜尽间天崖
100、顾昭:江湖一梦
99、第99章 无忧花开
98、第98章 岸在何方
97、第97章 苦海回头
96、第96章 围杀
95.第95章 奔赴
94.第94章 舍利
93.第93章 蓬山
92.第92章 无所惧
91.第91章 死蝶
90.第90章 朽木为琴
89.第89章 情相悦
88.第88章 难眠
87.第87章 剖白
86.第86章 诳语真言
85.第85章 答案
84.第84章 新规矩
83.第83章 神诀大成
82.第82章 血溅五风口
81.第81章 半开兰
80.第80章 莫回首
79.第79章 生死佛藏
78.第78章 殿外
77.第77章 娄璋
76.第76章 武圣后人
75.第75章 醒了
74.第74章 佛心罪
73.第73章 夜谈
72.第72章 夜宿禅院
71.第71章 慧
70.第70章 爱你是真
69.第69章 轻狂是假
68.第68章 善哉
67.第67章 逼上禅院
66.第66章 问答
65.第65章 启程
64.第64章 仁者
63.第63章 端倪
62.第62章 大局定
61.第61章 光风霁月
60.第60章 不择手段
59.第59章 应战
58.第58章 赌约
57.第57章 天下会
56.第56章 玄鹤生
55.第55章 雪鹿剑
54.第54章 池饮
53.第53章 无伤
52.第52章 天水盟
51.第51章 剑庐行
50.第50章 新功法
49.第49章 旧竹林
48.第48章 祖师西来意
47.第47章 不空山来信
46.第46章 无情
45.第45章 骚
44.第44章 狼与狈
43.第43章 剪除羽翼
42.第42章 疯
41.第41章 爱而不得
40.第40章 冬灰
39.第39章 杀伐
38.第38章 乖
37.第37章 道主
36.第36章 重归妖魔道
35.第35章 裴无寂
34.第34章 睚眦必报
33.第33章 越界
32.第32章 武圣传说
31.第31章 来去间
30.第30章 沈独旧事
29.第29章 糖
28.第28章 蓬山第一仙
27.第27章 不空山前
26.第26章 闭口禅开
25.第25章 梦一场
24.第24章 小自在天
23.第23章 顾昭的回信
22.第22章 梅落春近
21.第21章 舍身渡
20.第20章 忘忧水不忘忧
19.第19章 发作
18.第18章 惊为天人
17.第17章 初次交手
16.第16章 夜中人
15.第15章 燃香
14.第14章 戒律
13.第13章 心花
12.第12章 僧衣如雪
11.第11章 荒谬的想法
10.第10章 幽识香,千佛殿
9.第09章 众开我不开
8.第08章 恶念
7.第07章 天机阵,慈悲心
6.第06章 不愿渡
5.第05章 吃肉还不够
4.第04章 二十七日
3.第03章 六合神诀
2.第02章 哑僧人
1.第01章 旃檀香幽
展开全部
用户评论
其他喜欢看的
蛋蛋小龙仙:师父,徒弟掉啦
洪荒之鸿蒙大道
开局成为诸葛大力同桌
榻上欢:邪王强宠腹黑妻
我成了六零后
这个游戏不简单
暮芸汐东方翊
黄金瞳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
海贼之幻兽种批发商
掌欲诸美
霸道总裁很专情
夺心少爷太难缠
天运医仙
武魂圣皇
重生王妃要复仇
娱乐圈第一神婆[重生]
天才宝宝:爹地,我要妈咪
创世神是怎样练成的
逆世魔女:强宠天才妃
重生西游之天蓬元帅
海贼之文斯莫克家女婿
砂隐之最强技师
逆几率系统
重生后我成了自己的情敌
影帝非要跟我回家
从宝莲灯开始的聊天群
高维穿梭者
豪夺索爱:狼性总裁太高冷
成亲后王爷暴富了

©Copyright 2010-2023 土豪小说(www.yeziwx.com)
温馨提示:土豪小说所有的内容(文章、图片、评论)等所有内容,全部由网友上传发布并更新,属于网友个人行为,土豪小说只负责内容的审查,无法判定内容是否存在侵权等行为,如有内容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及时与我们联系,联系邮箱:mysummarya@gmail.com,我们将在1-2个工作日之内进行处理,敬请谅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