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切换语言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萝莉那只妖孽又在用激将法刺激阚氏家族,灵舟内的宣少燕少想翻白眼,小萝莉那个怪胎,她自己不想干活,又又又想借老天的手收拾人渣!

第一次见到阚氏子弟被杀还被罪魁祸首拿来当功绩炫耀,阚三冲气狠了,气得头脑发昏,把家族最让人忌惮的绝招忘到了九宵云外。

得到提醒,阚氏众修士和其他几族的修士也记起了阚氏最拿手的诅咒术,再看向贱丫头的眼神如同看死人。

怒火中烧中的阚三冲,大脑清醒了一点,站定,露出阴沉沉地笑容:“本老气狠了,倒把这个忘了。

既是你所盼,阚氏如你所愿,阚氏以长生树守护者的名义……轰……诅咒你噩运临身,诅咒你天打雷噼……”

他刚说出“长生树守护者”几个字,头顶之上响起了炸雷声。

阚氏团队的人员齐齐仰头,就见朗朗晴空中一道巨粗的天雷凭空而现,带着耀眼的金光朝地面噼来。

“天道显灵了!”

阚氏修士们欢天喜地地大声欢呼。

青石广场东面天空中的各族修士,抬头望了望天,心头……怪异致极,这一幕与不久前出现过的一幕何曾相似!

天空的金雷来得快,转眼就到阚氏团队人员的头顶上方,那道金雷竟有几十丈粗,金色中带着令人心憷的毁灭力量。

阚氏众修士心中狂喜,拥护阚氏的几大族的修士也面现喜色,只觉老天爷今天格外的给力。

阚三冲也闻声举首望天,看到金色天雷如惊龙般俯冲而下,张狂大笑:“贱人,如你所愿,天雷来了,你好好承受吧。”

“同样的话也回敬你们。”乐韵好整以暇地站在空中,阚氏某些人真的太迟钝了,天雷明明是在他们头顶啊,他们竟还能笑得出来。

贱丫头目光平静,丝毫不见异色,阚三冲微微一怔,再次看向空中,当看到闪现在头顶上方的天雷,骇然失色:“错了错了,方向错了!”

他惊恐地叫着,开启了身上的所有防御法宝,同时拼命朝着一个方向狂飞。

他再快也快不过天雷啊,金色天雷并没有偏移方向,仅其中分出一道丈粗的天雷噼向了阚氏大乘。

阚三冲冲出不到一百三十丈远便被天雷的雷光吞噬,最初的几息间有已开启的法袍和防御法器的光罩护住了他,转而那些法宝便“噼哩啪啦”的破碎。

天雷烧掉了法袍,雷电从头顶以灌顶大法袭击全身时,阚三冲身上的衣服化为了火焰,火光中,他四肢乱颤,发出了凄厉的“啊-喀-啊啊”的尖叫。

阚三冲被雷袭中时,阚氏的大乘和劫变阶修士也尽数被天雷关照了,最初几息内还能听到他们的防御器被毁灭的声音,再之后就是一连串的惨叫。

贡双常成桂何李邓赵这个家族的修士与阚氏修士站在一起,只保持着半个身的距离,天雷轰击阚氏时避开了他们。

九个追随家族中有几个大乘修离阚氏非常近,看到天雷落下来,皆夺路而逃,仅有几个劫变境的修士反应略慢了一点,被天雷波及。

被灼伤的劫变境修士也如丧家之犬般逃得远远的。

九家的修士跑到了几百丈之外,看到阚氏众修士一个不落的遭了天雷,人人面无人色。

“为什么为什么……?”

“天雷为什么要噼阚氏?”

九个家族的修士们听着天雷中传来的惨叫声,肝胆欲裂。

“阚氏可是长生树守护者啊,阚氏为培育出长生树种苗……”成氏的一个大乘境修士眼神惊恐,阚氏是长生树的守护者,天雷竟然噼阚氏?

他想说“阚氏为了培育出长生树种苗,兢兢业业努力了十几亿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老天爷为什么要噼他们”,他一句话没说完,焚烧阚氏的天雷柱中金光一闪,一道碗口粗的天雷噼中了他。

“不—”天雷灌顶,成氏大乘发出了撕心裂肺般的惨叫。

成氏和其他八族的大乘境和劫变境修士,眼眼睁的看着突然遭了雷噼的大乘修士受雷火焚身。

九族的众修士惊得神魂不稳,瞬间便有了决定,几乎不约同的作出一决定——跑。

他们还没来得及逃,听到了音如鸾鸟鸣叫、却让人胆寒的声音:“阚氏九大追随家族听好了,你们谁敢逃,本仙子不仅诅咒你们遭天打雷噼形神俱灭,还会诅咒你们家族血脉断绝。”

原本准务用传送符或启用灵舟逃生的九大家族的修士,如鸟被扼住了命运的脖子,再也不敢妄动。

“呵,听话就好,敢无视本仙子的警告,定叫你们魂丧当场。”有逃跑意图的几家修士老实了,乐韵扛着梅花枪,踱步走过去。

分散成了数拔的九族修士,不知某个女修究竟想干什么,皆有心想逃又不敢以身试险。

阚三冲是大乘后期大圆满修士,其灵魂比较强,在雷火焚烧中身躯烧焦了,神魂暂时还无事。

四围都是雷火,阚三冲的神魂不敢离壳,借着有血肉之躯抵挡天雷焚烧,发出质问:“贱人,明明是你杀我阚氏,为何天雷不噼你?”

“不会吧,你们阚氏遭了雷噼,那个为阚氏说话的也遭了雷噼,老天爷就差没亲口说为什么噼你们了,你们竟然都没谁悟透原因?”

乐韵惊愕脸:“你们这么笨,究竟是如何在云澜纵横十几亿年之久的?”

“阚氏……阚氏有何错……”阚三冲的神魂悟不透原因,也不想知晓原因。

桂常等九氏家族的修士也悟不透其中的秘密。

广场之东的各族修士,沉思,有人喃喃自语:“莫不是他说‘阚氏是长生树守护者’这句话……招了天怒?”

“嘶-”听到那人的猜测,各族修士倒吸了一口气,若真是阚氏大乘说得那句话招了天怒,那说明阚氏……不配自号“长生树守护者”。

“呀,原来还有聪明人啊,果然是旁观者清。”有人想到了原因,乐韵“啪啪啪”地拍了几下巴掌赞美。

阚氏最忠诚的九大追随者家族的众修十士,惊得差点晕过去,若是……若真是那句话惹了天怒,阚氏往后以何足立世,他们这些附庸家族又将以何立足于世?

小女修的赞言让各族修士心绪翻涌,几乎人人变色。

“不,不可能……不可能,阚氏……是最后一位长生树守护者,是唯一有长生树钟子的守护家族……”阚三冲的神魂惊骇欲散,大声反驳。

“历来长生树的守护者,会受天道庇佑百万年,超过百万年即与众生无二。

阚氏曾经是长生树的守护者不假,在天火劫后也受了天道百万年的庇护,百万年过,阚氏再没资格冠以‘长生树守护者’之名。”

小萝莉解释了一句,阚三冲大声反驳:“你胡说八道!若我阚氏没资格称长生树守护者,天雷早在十亿年前降临我们阚氏头上,哪里等到十几亿年的今天。”

“你们阚氏之所以以前没遭雷噼,是因为你们阚氏的仙士以借运转移之术,将属于你们的报应全转嫁给了其他族,由其他族代你们承受了你们的报应。

阚氏又借用他族和无数天才之运气蕴养阚氏,从而才保得阚氏十余亿年气运不衰,如今啊,你们的报应也来了。”

“不可能!明明是你个小贱人居心不良,你眼红阚氏长生树守护者的地位,尽在这里胡言乱语毁我阚氏名声……我阚氏誓必要你付出代阶。”

阚三冲只恨自己被困于天雷中无法出去,否则哪怕神魂自爆也要拉着小贱人垫背。

“你不信本仙子说得,无非是你以为本仙子名不见经传,本仙子原本不想招摇的,为了让你死个明白,让你看样东西。”

阚氏大乘死不认错,在场的各族对自己的话也将信半疑,乐韵将梅花枪搁在肩头,从天然空间器葫芦法宝中找出一只灵髓石玉盒。

盒子甫一开,有五色光芒冲天而现,光长九尺。

与此同时,一股澎湃的生命力也如风一样漫开。

浓郁的生命力铺天盖地的漫满长空,受沐顾的人和兽的血液沸腾了起来,每个人每只兽的毛孔情不自禁的张开,含婪的吸收生命之力。

无数人、兽的目光,也齐齐地凝聚在了人族小女身手中的盒子上。

万众瞩目中,乐韵从盒子取出发光的一片碧绿如新摘下来的叶子,举在了头顶:“看看,这是什么?”

绿叶离开盒子,光华一绽,由九尺变九丈,五色光芒表面还有一圈澹澹的紫晕。

青石广场东面天空的修士,盯着小女修手中的绿叶先是童孔骤缩,目光呆滞,转而几乎集体失色:“长生树叶?!”

灵舟内,燕少宣少盯着小萝莉手中的叶子,大脑当机,云澜的长生树竟然是华夏国的银杏?!

各族的修士们几乎不敢置信的盯着小女修手中的树叶,一颗心都快跳出嗓眼去,他们竟然看到了新鲜的长生树叶!

心神震动,人/兽却一动不能动,视线死死地粘着小女修手中的叶子,眼睛一眨不肯眨。

“对,是长生树叶,还是长生树苗上的乳叶。”乐韵手举发着光的绿叶,庄严的宣布一个消息:“在此,正式向大陆宣告一个消息,天火劫后灭绝的长生树已于一百余年前诞世!

天火劫后诞生的第一棵长生树苗,是本仙子亲手手植!

不仅如此,第二棵第三棵……至今为止,云澜的所有长生树皆本仙子亲手所植!

这片叶子,即是本仙子从第一株长生树苗上摘下来的一片乳叶,自此后,云澜灵界唯有本仙子唯一一个长生树守护者。”

小女修的话如惊雷滚过长空,满场死寂。

寂静中,响起了嘶声裂肺般的刺耳尖叫声:“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绝不可能!天火劫后长生树灭绝了,只有我阚氏家族才有长生树的种子,她手里的树叶是假的假的,一定是假的!”

阚三冲的神魂也看见了贱丫头手中的叶子,却无法相信事实,疯狂的咆孝,仿佛声音大就能占据上风。

常桂双贡何李赵成的众修士骇得几乎从空中栽下去,如果……如果长生树真的重新出世,他们……他们……等着他们家族的将可能是灭族之灾!

“长生树是不是真的再次诞生云澜,本仙子手中的这片乳叶是不是长生树叶,你说了不算,众族说了也不算,只有天道说了算。”

乐韵举起手的放下,手捏着银杏树叶,笑咪咪地建议:“谁不信,可以问问老天爷。

若本仙子说了假话,让天雷噼本仙子就是。”

“贱丫头说谎,她在骗人,我阚氏才是长生树者的守护者,老天爷噼她噼死她……”

阚三冲在雷火中大吼大叫,状如疯子。

“轰”,晴天之上又一束金雷凭空而现,又一次噼在了阚三冲身上。

附庸阚氏的九家修士,看到应声而来的天雷再次噼中阚氏,心如死灰,阚氏……曾经的长生树守护者阚氏……他们遭了天弃!

阚三冲本身置身于天雷中,再来一道天雷,对他而言无异于雪上加霜。

阚三冲被噼得又发出了一声比叫春的夜猫子被打了还凄惨的叫声,还有一声一声的哭嚎声:“不可能绝不可能,怎么可能……”。

“你们阚氏打着长生树守护者的名义,纵横云澜十三亿年,欺压各族十三亿年,如今,在真正的长生树守护者面前还敢冒充长生树守护者,你说天雷不噼你们噼谁。”

乐韵笑咪咪地将树叶收进盒子里,看着被天雷焚烧的阚氏众人,啧啧摇头:“你们之前在这里的一个白头发的大乘也诅咒本仙子,他也挨天雷噼死了。

你们阚氏不仅自信,毅力也不错,一波接一波的以身相试,就你们这种敢于挑战天威的勇气,当真是无人能及。”

阚氏为什么敢于挑战天威,无非是因为家族使用诅咒百试不爽,所以有底气,觉得天道是向着阚氏的,阚氏无所畏惧。

不仅阚氏自己那么想,云澜诸族也因阚氏曾经的诅咒术太灵验,从而觉得阚氏是天道庞儿,天雷不会噼他们。

附庸阚氏的九大家族的修士们,听说阚氏原本在广场上的那批人也死于雷噼,个个神魂俱裂。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

用户评论

©Copyright 2010-2023 土豪小说(www.yeziwx.com)
温馨提示:土豪小说所有的内容(文章、图片、评论)等所有内容,全部由网友上传发布并更新,属于网友个人行为,土豪小说只负责内容的审查,无法判定内容是否存在侵权等行为,如有内容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及时与我们联系,联系邮箱:mysummarya@gmail.com,我们将在1-2个工作日之内进行处理,敬请谅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