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春之令

暮春之令

作者:海青拿天鹅

状态:连载中

连载章节:85|3.25

更新时间:2023-01-16

剧情简介:

《暮春之令》是由作者海青拿天鹅编写的一部小说,目前正在连载当中,主角是,小说的故事主要讲述了
架空汉朝,和亲公主去世,大龄未婚女史归汉的故事。3月25日晚六点开坑,欢迎跳坑!!

内容导读:

打定主意之后,徽妍回到家中,便告知母亲,她要去一趟长安。

“才回来,怎总往外走?”戚氏讶然,有些不高兴,“今日都不曾陪我,又想着去长安。”

“也并非立即要去,我过两日才去。”徽妍笑嘻嘻地搂着母亲,“母亲,长姊昨日与我说,甥女们都很是想念我。几日前我回到长安,不知长姊一家都在,堪堪错过。昨日长姊与我说起,俱是可惜不已。”

戚氏听着这话,面色稍好,却又道,“我也许久未见外孙女,想看便让你长姊带过来。”

“长姊乃一家主母,带着甥女们过来,总要小住半月,一来二去,整月不在家,姊夫如何是好?母亲昨日与长姊约定,寿辰时她们来看你,便等到寿辰再看。我想看甥女简单多了,几日便罢,谁人也不麻烦。”说着,徽妍笑道,“母亲,我见你的巾帼旧了,昨日在县邑看了许久也不见有合意的锦料,此番去长安,正好给你挑选些。”

戚氏被她哄了一番,终于露出笑意。

“你去一趟匈奴,嘴倒是比你长姊还厉害了。”她无奈道。

“再厉害也比不得母亲。”徽妍笑眯眯地奉承。

********

王萦也闹着要去看小甥女,戚氏与她僵持一番后,无奈,只得让她跟着徽妍一道去长安。

路上,王萦比去县邑的时候兴奋多了,一路上唧唧喳喳说个不停。

“这些年去过长安么?”徽妍问她。

“去过。”王萦说,“长嫂回母家时,总带上我。母亲回去过两三次,也会带上我。”

“你还记得以前的家宅么?”

“记得啊,我上次与长嫂路过,还看到东墙那棵杏花开花了,枝头伸了出来。”

徽妍笑笑。

马车沿着徽妍来时的道路,一路驰向长安。还未入城,周围已经变得繁华,连乡野中也不时有热闹的驿站和食肆。

王缪一家住在的宣里,屋宅只有从前旧宅的五分之一大。

她的长女和次女虽见过徽妍,但毕竟是幼年,对徽妍只有模糊的记忆。见面时,她们对徽妍都有些拘束,对王萦却是热情,见了礼就热热闹闹玩到一处去了。

让徽妍惊讶的是,她的弟弟王恒也在这里。

王恒今年十八岁,排行第四,站在徽妍面前的时候,足足比她高出一个头。

“二姊!”他笑盈盈地行礼,已然是个英俊的青年。

徽妍喜出望外,忙将他左看右看,“你不是在雒阳求学么?怎来了长安?”

“他要任郎官了。”王缪笑道,“徽妍,你可还记得父亲的好友司马侍郎?他的次子司马楷如今是尚书承,举荐恒做了郎官。”

“司马楷?”徽妍愣了愣,心忽然像被什么触了一下。

司马楷,父亲好友司马邕的次子。想到那个人,徽妍的思绪似乎就被带回到了从前那些无忧无虑的日子。

徽妍三四岁的时候,如果问她谁是这世上最美好的男子,她会回答是门前卖香糕的小贩;而她十三四岁的时候,再问这个问题,她会又羞涩又毫不犹豫地说,是司马公子。司马楷大徽妍三岁,徽妍第一次见他的时候,是她十岁那年,他跟着父亲到府里来做客。司马楷穿着一身白袍,俊美的脸,瘦削的身形,仿佛神祗般出尘夺目。徽妍记得自己那时,眼直直地盯着他看了好一会,直到母亲提醒她快行礼,才回过神来。

从那以后,徽妍明白了什么叫做心肝乱跳,什么叫喜欢一个人。

两家常常来往,每次司马侍郎来,徽妍总会首先看他身旁是否跟着司马楷。但司马楷很少来,反而有那么几次,徽妍在宫学里遇见了他。徽妍很害羞,揣着自己的小秘密,唯恐被他看出来,装冷静,装淑女,面色平静地与他行礼。司马楷却自然大方,露出笑容,跟她说话,问她近来家人如何。

“……文王之什曰,‘大姒嗣徽音,则百斯男。’”司马楷曾微笑地对她说,“徽音乃美誉,徽妍乃美姿容,女君此名甚妙。”

徽妍当时觉得,这简直是这辈子所听到过的最有学问、最美妙的话语。

他曾说过他想做尚书,徽妍那时心想,那就让我做尚书夫人吧。

可惜,没等徽妍长到及笄之年,司马楷就定了亲,徽妍被选入册的那年,她在司马楷的婚礼上眼巴巴地看着他与新妇交拜,在家哭了几天,心碎一地。

当年的那些心思,她谁也没有说过。出塞之后,一切都是别样天地,少女时的旧事也在王庭的生活中被渐渐忘却。现在王缪提起来,往事重又在徽妍心中勾起。

“司马楷?”她笑笑,“我记得他曾随司马侍郎到府中做客,长姊与我还去过他的婚宴。”

“是啊。”王缪道,说罢,叹一口气,“可惜,他新妇几年前去世了。他带着一双儿女,独身至今。”

独身?徽妍看着她,愣住。

**************

姊弟团聚,亦是喜事。待周浚从府衙里回来,王缪索性让仆人们置办了筵席,众人欢聚一堂,各叙前事。

王恒的性情一向开朗,从小就是个说起话来停不住的。见了徽妍,更是滔滔不绝,把在雒阳求学和长安求官的事说个不停,眉飞色舞。

“好啦好啦,顾着说也不用饭,不是早就说饿了么?”王缪笑斥道。

“我在吃。”王恒抹抹嘴,又转头对徽妍道,“二姊,你知道我要配到何处么?”

“何处?”徽妍将几片肉夹到他盘中。

“我要去做车郎!”

“车郎?”王萦好奇地问,“车郎可就是护卫在车旁的那些?”

“正是。”

王萦撇撇嘴:“我等乘车时也有家人跟在车旁,你还不如回家来好了。”

众人大笑。

王恒面红,着急道,“你这小童懂什么,车郎护卫的可是陛下!寻常家中的车岂可比得。”

徽妍笑罢了,问,“车郎可是郎中属下,你何时去?”

“后日。”王恒吃一口肉,再喝一口酒,满足地说,“二姊,你可知举荐我的是何人?是司马兄!”

“知晓了,我早同你二姊说过了。”王缪插嘴道。

徽妍莞尔:“如此看来,司马公子可是个好人。”

“是啊!”王恒笑嘻嘻,“他昨日来引我去拜见了郎中令,说将来若有难处,可去找他。”

徽妍看着他,抿唇而笑,低头轻轻啜一口酒。

*****************

宴罢之后,徽妍与王缪坐在室中说话,谈到王恒察举为郎的事,亦是欷歔。

“若父亲不曾受过,恒何须他人举荐,郎中府的人自己就会上门来求。”王缪叹口气,“我等众兄弟姊妹,长兄与你都是生在了好时候。长兄像恒这么大时,已经受父亲恩荫去了太学,你十二岁也入宫做了侍书,恒和萦却无这般福气。”

徽妍道:“长姊莫盯着好处,长兄后来被牵扯,孑然一身,我则更甚,远走匈奴,老大方归。”

“就是。”周浚从外面踱进来,听到这话,附和道,“我早说过你长姊,莫总往从前计较,荣辱富贫,想得了多少?”

“也并非计较,”王缪道,“只是今夕有别,看在眼里,心头终究难平。母亲身体不好,兄长独力支撑许久,已是难为。家中如今境况你我都知晓,兄长去年想让恒贽选为郎,可打听贽选所需家财之数,将田宅卖尽也不够,只得作罢。还有你和萦,将来出嫁也要嫁妆。兄长知道你有些财物,可他不想用你的。那日回家,兄长还与我说,让我等在京中问问可有人要买地。”

说到钱财之事,徽妍的心动了一下,咬咬唇,道,“此事,我倒是有些主意。”说罢,她将自己那日在县邑市集中看到素缣的事说了一遍。

“长姊,姊夫。”徽妍道,“此物在匈奴及西域甚受喜爱,而卖到匈奴时,价已加倍,往西域则更贵。我想到长安去,寻求销路,若可卖到胡地去,获利颇丰。”

此话出来,周浚和王缪皆露出讶色。

“你要经商?”王缪面色犹疑,忙道,“徽妍,工商乃是贱流,你一个闺秀,怎好去做?”

周浚道:“上回你说想为家中寻些增财之路,我说可到府衙中去向府吏求教,你可去过?”

“去过,”徽妍道,“那日碰巧府吏告了假。”

王缪想了想,道:“徽妍,王氏从祖辈起就是士人,你若觉田土不好,卖掉去换良田便是了,何必经商?”

“买地乃守富之途,且年景不定,遇得灾年,富户亦捉襟见肘。”徽妍说着,转向周浚,“姊夫在平准府,亦当知晓,若有致富,最好还是经商。”

周浚若有所思,却是不说话了。

“此法,其实倒是不错。”过了会,周浚道,“自从匈奴休战,西域商路通顺,许多人靠着贩货发了家。缯帛等中原之物,胡人甚爱,有的卖价甚至过原价百倍。”

徽妍听得此言,知道是有门路了,心头一喜。

再看向王缪,她仍踌躇不定,少顷,心烦地挥挥手,“莫看我,你二人一个是平准府官,一个是和亲女史,见识都比我多,我岂说得过尔等。”说罢,却又不放心地叮嘱,“徽妍,经商总要资财,你虽有些,可千万不可都投进去。天下发家的人是有许多,可赔尽家底的人也不少。”

徽妍放下心来,笑道:“长姊放心,我知道轻重。”

周浚是家人中为数不多的头脑精明的人,熟悉商贾之事,得他认同,徽妍振奋不已。不仅如此,有一事,徽妍还是要求他帮忙。

她知道自己不可能亲自把货贩到胡地,在匈奴的时候,她见过各式各样的商旅,也听人说过商旅经营之事。自己要想把素縑卖出去,还须得借助商旅之力。长安商旅众多,徽妍需要周浚替她寻个门路。

周浚听她提出之后,沉吟片刻,道,“商旅之事我倒是不熟,不过可替你问一问。”

徽妍想得没错,周浚这个姐夫,看着就不像安分之辈,果然门路通达。

第二天,他就领了个商人过来,见了徽妍的面,满脸堆笑,恭敬不已。

“小人赵弧,拜见女君。”他行礼。

周浚微笑道:“赵公专走西域行商,在长安乃是数一数二,十分了得。”

“不敢不敢。”赵弧笑道,“小本生意罢了,周公莫笑。”

货栈?徽妍愣了愣,看着赵弧,客气地颔首,让仆人取食招待。三人坐在堂上,徽妍说了本意,赵弧满面笑容地听了,并不表态,只时不时地说“女君所言甚是”之类的话。

说了好一会,赵弧如厕,徽妍忍不住问周浚,“姊夫,此人可靠么?”

周浚道:“他家的货栈,在长安小有名气,专做缯帛,每日都有商旅来买货。”

徽妍皱皱眉,她其实并不想找货栈。将货卖给货栈,卖去胡地二三倍的利钱就都给他们赚取了,自己却不过得些残羹。

周浚看出她的心思,语重心长,“你还未入行,未知深浅,眼界放远些。从长安道胡地,危险重重,许多人的货在路上遇了闪失,血本无归,卖给货栈反倒保险。徽妍,你一个女子,何必趟那水深火热。退一步说话,也且试探试探,有益无弊。此人从商多年,心机多,你防着些,说话只说三分便是。”

徽妍知道姊夫说的是道理,应一声。

周浚还有些公务,与二人说了一会话,先走一步。

徽妍继续与赵弧说起贩货之事,赵弧道,“不瞒女君,往胡地贩素縑的人又许多,小人的货栈之中,每日都要出上百匹。女君的素縑,未知品质如何,可否予小人一观?”

徽妍让侍婢将自己买的那匹素縑取出来,交给赵弧。

赵弧细细看了看,脸上没什么表情,但看了又看,翻来覆去。

徽妍也不急,拿起茶杯,喝一口水。

赵弧看完,瞅瞅徽妍,面上仍旧一团和气,“此縑,想是京畿所出?”

徽妍得过周浚的叮嘱,笑笑,道,“皆同乡妇人所织。赵公如今看了,未知如何?”

赵弧目光闪了闪,道:“小人在市井谋生,受周公照拂,承情许多。今日周公来找小人,告知女君之事,小人自当倾力相助。只是不瞒女君,此縑虽也好,但比起小人平日卖往西域的缯帛,并不出挑。”

商人讨价还价是本能,徽妍料到会有此番,不以为意地笑了笑。

“未知赵公之意如何?”她问。

赵弧语气慷慨:“女君乃赵公亲戚,这般,女君所有素縑,小人都买下,每匹七百钱,如何?”

徽妍听着,几乎要笑出来。这赵弧真是满腹的好主意,每匹七百钱,只比她的进价高出七十钱,还是看在了周浚的人情上。

赵弧似乎看出她的心思,道,“女君,此价不低了。当下缯帛市价便宜,六百钱一匹比比皆是。女君就算每匹只赚五十钱,一百匹也有五千钱,这般轻松又厚利之事,何处寻去?”

徽妍颔首,看着他,微笑道,“此事且容考虑,听闻赵公在市中有货栈,可否一观?”

************

不知是看在周浚的面子上还是真的对徽妍的素缣有兴趣,赵弧听得徽妍说要看货栈,犹豫了一下,但没有推辞。

禀报了王缪之后,徽妍登车出门,一路到了长安的交道亭市之中。

赵弧的货栈就在街口,开得挺大,人来人往。徽妍看到好些拉货的马车牛车停在门前,民伕背着货物,鱼贯出入,内内外外都是人,其中有不少一看就知道是胡人。

见赵弧回来,许多人纷纷行礼。赵弧瞧了瞧徽妍四处张望的样子,神色间有几分得意,“女君请看,小人这货栈虽小,却是做惯了胡地生意的。内里货物应有尽有,光素缣就屯有上千匹。”

徽妍打量着,对赵弧点点头,笑道,“赵公名不虚传。”

“……这些不行!”这时,一个粗声粗气的声音传来,却见是个满面虬须的大汉,胡人打扮,一看就知道是个商旅头目。他将几匹锦推回给店里的掌事,“这般货色,比上次的还差,不如不要!”

掌事道:“眼下也只有这些,这价也不能少了。你那商旅,反正去也是去,多带些货肯定只赚不赔。”

“多带了也须得别人肯要才是,不要不要!”那人道。

掌事还想跟他理论,赵弧招手让他过来。

“店里素縑还有多少?”赵弧问,“还收能收素縑么?”

管事道,“素缣还有许多,不缺,不过百十匹还是可收。”

徽妍早已经打定主意不与赵弧买卖,不过介个由头来看看这些货物进出之所,听得此言,微笑地对赵弧道,“实不瞒赵公,我受乡邻所托,这素缣须得卖到九百钱,七百钱实低了些。”

赵弧听得此言,知道是做不成,拱手笑道,“此价,只怕小人无能为力,女君还是问问别家。”客气一番,赵弧让店内的仆人好生招待徽妍,行个礼,自顾忙去了。

徽妍将店内四处看了一会,看完了,也转身离去。

路过门边时,她忽而有人在急促地说着什么。

“……这么多货,骆驼不够,载不完……”

“再去多买些,西市有骆驼,多买三头。”

“钱都买了货,还要去买路上的糗粮,哪有那么多钱……”

徽妍看去,却见是方才与掌事理论的那个胡商,正与同伴说着话。那胡商眉头紧锁,嘴里嘀哩咕噜的,似乎在说要去找谁借钱。

心中灵光一闪,徽妍走上前去。

“冒问二位,尔等的商旅,是要去胡地么?”

二人看着徽妍,都愣了愣。

因为他们说的是匈奴语,而徽妍说的,也是匈奴语。

全文阅读倒序↓
85|3.25
84|3.25
83|3.25
82|3.25
81|3.25
80|3.25
79|3.25
78|3.25
77|3.25
76|3.25
75|3.25
74|3.25
73|3.25
72|3.25
71|3.25
70|3.25
69|3.25
68|3.25
67|3.25
66|3.25
65|3.25
64|3.25
63|3.25
62|3.25
61|3.25
60|3.25
59|3.25
58|3.25
57|3.25
56|3.25
55|3.26
54|3.25
53|3.25
52|3.25
51|3.25
50|3.25
49|3.25
48|3.25
47|3.25
46|3.25
45|3.25
44|3.25
43|3.25
42|3.25
41|3.25
40|3.25
39|3.25
38|3.25
37|3.25
36|3.25
35|3.25
34|3.25
33|3.25
32|3.25
31|3.25
30|3.25
29|3.25
28|3.25
27|3.25
26|3.25
25|3.25
24|3.25
23|3.25
22|3.25
第21章 诘问(上)
第20章 比箭
第19章 议亲
第18章 寿筵(下)
第17章 寿筵(上)
第16章 如释
第15章 问意
第14章 夜月
第13章 采选
第12章 择婿
第11章 路遇
第10章 推辞
第9章 甲第
第8章 素缣(下)
第7章 素縑(上)
第6章 家宴
第5章 偿债
第4章 归田
第3章 问对
第2章 觐见
第1章 暮春
展开全部
用户评论
其他喜欢看的
女总裁的全能兵王
超品圣手
诡妻
绝世武神
乡野小神医
娇医有毒:王爷别乱来
美女董事长老婆
龙血战神
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最强灵武系统
诡夜阴缘
最强特种兵之狼牙
不败剑神
透视小毒医
错入豪门:老公别碰我
傲世丹神
毒宠万兽太子妃
毒宠佣兵王妃
萌匪王妃:爷,劫个色!
休夫
农门娇长媳
抢来的老公
再世倾城:毒后戏邪皇
农家俏闺女
重生之不死不灭
略过岁月去爱你
娇妻归来:宝贝叫爹地
情慕南雨敬深秋
再婚甜妻:总裁宠不休
亲爱的别走

©Copyright 2010-2023 土豪小说(www.yeziwx.com)
温馨提示:土豪小说所有的内容(文章、图片、评论)等所有内容,全部由网友上传发布并更新,属于网友个人行为,土豪小说只负责内容的审查,无法判定内容是否存在侵权等行为,如有内容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及时与我们联系,联系邮箱:mysummarya@gmail.com,我们将在1-2个工作日之内进行处理,敬请谅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