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在一六二九

迷失在一六二九

作者:陆双鹤

状态:连载中

连载章节:七九四 各方

更新时间:2023-01-16

剧情简介:

《迷失在一六二九》是由作者陆双鹤编写的一部小说,目前正在连载当中,主角是,小说的故事主要讲述了
你!
没错,就是你,看看你自己,你能做什么?你会做什么?
把你丢到公元1629年,大明崇祯二年,那个李自成和皇太极的年代,你能生存吗?
没有金手指,没有主角命,完全靠自己的专业和知识,你能生存吗?
唯一幸运的是,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你的背后,有一个集体,一个现代人的集体。
来,试试看吧。

内容导读:

明崇祯二年,公元1629年,在明朝历史上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年份。

就在这一年,陕西延安府米脂县,一个原名李鸿基的男人放弃政府军身份,转而投奔了更有前途的土匪队伍,从此走上最终覆灭整个大明王朝的轰轰烈烈英雄路……他在历史上留下的名字,叫做李自成。

而就在这同一年,从来不被明朝正式承认的满清政权亦有大动作,八旗军绕过明朝花费巨资与无数人力修建的东北宁远—锦州防线,从蒙古草原方向侵入内地,短短一月之内连破关城,历史上第一次侵入了明朝腹地,并直接包围首都北京。明军完全无力对抗,首都附近,连同山东等地都遭到极为惨重的劫掠,人口和财产损失不计其数。而这次入侵造成的另一后果,便是大批明军高级将领的死亡,其中就包括了明朝东北地区最高军事长官袁崇焕。

明朝从此一蹶不振,一步一步走向灭亡。

…………

作为一个历史爱好者,庞雨对这段历史并不陌生。但当他从那位李教授口中听到关于这个年代许多更加翔实细致,网络上不大容易看到的史料时,心中还是感到莫名震撼。

李明远教授——就是船上年纪最大的那位老先生。原北京大学历史学系教授,虽然不是专攻明史专业,对这一块也远比起他人更熟悉得多。老人家退休以后业余生活比较枯燥,前不久才刚学会利用网络,就一时兴起想模仿年轻人自助,带着老伴儿一起出来玩夕阳游,连路线都刻意选择的“驴友推荐”……现在可好,赶上最时髦的穿越游了。

不过当老人手中拿到那张破烂的告示纸时,脸上呈现出的表情却很古怪,既有旁边大多数人正常的惊恐和茫然,却又带了几分不可思议的热切,甚至可以说是狂热……庞雨有点理解老人的想法,研究了一辈子历史的人,突然能够亲自置身于属于过去的历史时段,世界上还有什么比这更令人着迷的?

就是庞雨自己,回想起以前在学校里学习过的中国建筑史,此刻心里也有这么一丝丝的期待。

“……明清北京故宫建筑群,除秦始皇陵外中国最大的一件文物……没准儿还能搞个实地测绘什么的。”

当然,庞雨很清楚,在这个时代,想要自由自在的在北京故宫里面闲逛,可比他以前……或者应该说是将近四百年以后?那要更加困难得多。后者只需要掏钱买门票即可,而前者,除非跟着李自成或者八旗军打进北京城才有可能……哦,对了,还有一种方式,但那要自残……

“嘿,又在想什么呢?”

老外杰克不知从哪儿忽然冒出来,反倒把庞雨吓了一跳。这位老兄恐怕是所有人中受冲击最小的,直到现在,他还一直觉得这是所有中国人联合起来跟他这个老外开玩笑。

“不得不承认,庞,你们真得把我吓住了——天,就连那位老先生居然也加入这个游戏,我还一直觉得中国人缺乏幽默感呢。”

“是不是游戏,你亲自去看看就知道了。”

庞雨有气无力的回答道。从刚才开始那位李教授就坚持要亲自去看看,不仅仅是他一个人,其他很多人也抱持相同想法。这很正常,这么荒谬的事情,不是亲眼看到谁都不会真正相信的。

想要亲自去证实这消息的人们自发组织成了一支队伍,那位“老马”同志再次担任了向导。杰克决定也跟去看看,不过当他询问庞雨是否要一起去时,却得到了否定的回答。

“不,我不想去。”

庞雨看着杰克那奇怪的表情,主动解释道:

“因为我相信那张告示上的年代是真实的,自从我早晨在那边沙滩上醒来之后,很多奇怪的迹象,只有穿越才能说得通……没必要进一步证实了。事实上我觉得现在有很多更重要的事情,远比去看热闹重要。”

“哦……那为什么不劝阻他们呢?”

杰克随手朝那边熙熙攘攘的队伍一指,庞雨则苦笑一声:

“你认为我们能劝得住?”

杰克无言了,大多数旅游者这时候都站在了那边的队伍里,乱糟糟闹哄哄的,很多人脸上还带着莫名兴奋的表情,有些还带了数码相机。就连杰克自己,犹豫片刻以后也还是跟着一起去了。

电筒,头灯,或者干脆拿出手机照明……这支乱糟糟的队伍很快出发了。庞雨看着他们消失在丛林深处,摇摇头,回头一瘸一拐往船上走去。

在船上却居然遇到解席,两个人都吃惊不小。

“你没跟过去看?”

两人同时问出这句话,然后又同时笑了。解席摸出一盒香烟,庞雨本想说自己不抽烟,但转念一想,还是接过并打着火。

两个男人靠住船栏杆,看着夕阳下逐渐模糊的丛林,同时吐出一缕缕淡淡的烟圈。

“感觉你适应得很快啊,我还以为就我一个人接受了老马的说法呢。”

解席先开口,也不等对方回答,就自顾自继续说下去:

“老马和我一样,以前也当过兵,炮兵。他说话做事向来都很靠谱,我信任他。”

“哪怕是这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不可思议从昨天晚上就开始了,昨晚那道蓝光之后,我本来也想上甲板去看情况的,但却发现指南针在疯狂转动,身边携带的所有电子器件都出了故障,当时就觉得不对头,就没出去,也让队员都不要出去,反而把门锁紧。”

“哦,那和我的习惯相反呢,我遇到这种情况肯定要去查个明白的。躲在被窝里等危险上门不符合我的性格。”

庞雨笑着评论道,而解席则不以为然的摇摇头:

“那是因为你只有一个人,我一个人也无所谓。但我是领队,我要对团员们负责。”

庞雨点头表示同意。

“不错,领队要考虑的事情更多……到底是做经理的人啊,感觉很有领导气质的样子。”

解席哈哈一笑:

“不敢当不敢当,个体户而已,其实也就是带着一帮年轻人共同创业。不过跑营销确实挺锻炼人的,大风大浪见得多,遇事自然冷静了。呵呵,看你年纪也不大,很稳重啊,一点都不慌张。”

“我?我今年三十三了,在江苏某高校设计院,担任建筑设计工作。平时喜欢看杂书,这类穿越书也看了不少,只是从来没想过自己会亲身来体验一下。”

解席转过头看看他,摇摇头笑了:

“三十三了?就比我小两岁?看不出来。不过从行事上倒能感觉。”

庞雨摸摸自己的脸,自嘲一笑:

“没办法,天生娃娃脸,出去跑业务客户总觉得不放心,每次都要找个老教授压阵……干建筑这行,从最初在一块空地上做简略规划,一直到最后楼内装修的详细布置,要安排的东西太多,建筑师的逻辑性和条理性就必须要强;按部就班,一点也急不起来,所以又要求有耐心……有耐性,有条理,就是我现在这个样子了。”

两人对望一眼,都呵呵笑了。在社会上闯荡这么多年,人总要学会在夸赞别人的同时,也要适当吹嘘自己……

“说起来,其实我觉得昨晚如果早点上甲板去,反而不一定是坏事。”

庞雨忽然转移话题,解席抬起眉毛:

“怎么说?”

“昨晚那道蓝光,很明显,应该是某种时空转移现象。而当时在甲板上的船员和旅客,应该是没能转移过来,仍然留在我们原来那个时空了——否则肯定有人能游上岸,就像我一样。”

解席考虑片刻,点点头:

“……有道理,那么多失踪人口,不可能一个人都游不上来,老黄船长他们游泳很厉害的……这些话你最好去跟领航员小黄再说一遍,他现在正在伤心呢。”

解席把手中烟头用力在栏杆上按灭,弹出一个漂亮弧线落入水中,转身走向后舱。

“小黄那边就麻烦你了,我去跟那两位战友谈谈。想要在这里生存下去,没枪不行。”

而庞雨则依然站在原地,慢吞吞抽着仍然剩下一半的烟卷。

“生存……是啊,要生存。”

把半截烟卷熄灭,刚要随手扔掉,转念一想又放回到口袋里,庞雨亦转身离开。

领航员的名字叫黄晓东,是海南本地人,高中毕业后没能考上大学,就跟老爸上船作了水手。年轻人到底脑子灵,虽然没受过高等教育,却完全靠着自学和实践摸通了船用雷达这件高科技电子设备——庞雨来找他的时候,黄晓东正拆开雷达外壳在作检修,他依然以为是雷达出了问题,导致“琼海207”号轮迷航。

靠着近十年跟客户打交道的经验,庞雨最后终于使得黄晓东相信:他们落到现在这种处境并非雷达的错误。

另外,他也成功解开黄晓东的心结,让他不必再为自己老爸的失踪而烦恼:

“照你说的,你父亲连琼州海峡都能横渡,怎么可能在岸边淹死。这时候他肯定早游上岸了,不过不是咱们这年代的海岸。很可能他也正在为你伤心呢——对他们而言,我们连同这艘船才是真正的失踪者。”

“那,庞哥,有什么办法能让我爸知道我们没事?”

“哦……你找个瓶子写一封信埋下去,指望三百多年之后有人能把它挖出来交给你家老爸……理论上是这样。”

小黄高中毕业不过两年,还只是个大孩子,庞雨一番话果然让他破涕为笑。

“那我顺便埋点东西不就成古董了。”

“这主意不错,回头我也去找点青花瓷器,找个隐秘地方埋起来,等着以后回家的时候去挖。”

庞雨苦笑,却还不得不顺势把这玩笑话继续下去,然而黄晓东却忽然住口,沉默了许久才再次抬头:

“庞哥,我们还能回家么?”

庞雨也沉默了许久,最终很严肃地回答:

“不知道,但我想既然有时空通道能过来,就应该也有时空通道能回去,自然界总是守恒的。”

…………

同样的问题,稍后,当庞雨和解席再次碰面的时候,却是由庞雨提了出来。

解席皱着眉头考虑半天,却给了他一个相反地回答:

“不清楚,我大学学的专业不是物理,但我知道‘人不可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

“时间流动永远只有单向性么,那如何解释我们遇到的事情?”

解席哈哈笑了:

“兄弟,别犯轴,这里可没人能解释……咱们还是谈点实际的,我跟那两位战友谈过了。”

解席简单介绍了情况:那两位军人都是武警,隶属海南省东方市人民检察院的,负责押送一名犯罪嫌疑人连同罪证到广东,因为时间紧迫而临时买了这条船的船票。他们手里有两把五六半自动,连同枪刺一套都全的。

因为枪械的敏感性,解席也不好多加询问,不过据观察,他们恐怕没带多少子弹,毕竟国内这种环境,就算军警出任务也不可能带大量子弹。

“最多四到五个弹夹,我看他们就背了一条武装带。”

解席分析道,不过最让人头痛的还不是子弹问题。那两位军人开头根本就不信所谓穿越到明朝之类的鬼话——肯定,换了谁都不信的。好在解席做了多年营销,公关说服能力还是很有一套,费尽唇舌,又用那张告示作证据,才勉强让两位军人半信半疑。但就算这样,他们也依然拒绝离开后舱,仍坚持履行他们的任务。

“我靠,还有这种榆木脑瓜子?”

庞雨禁不住抱怨起来,但解席却一边摇头叹息,一边却又感叹:

“我能理解。换了我还在部队,肯定也是这样。你到底没当过兵,军队就是军队,军令如山这句话不是白说的。”

庞雨耸肩,他对军队并没有什么概念,生平最接近军队的一次经历是高中入学军训。在当地某驻军营地待了一星期,每天就是走队列,直到最后一天才摸到一次枪打了一次靶,但打靶时训练班长一屁股坐在他背上,压住他以后才允许扣扳机的。每个人都这样,庞雨也能猜到原因——无非是怕有哪个二百五回头扫一梭子。

所以庞雨对枪械并没什么爱好,远不象眼前这位解席同志一提到“五六半”就两眼放光。他们这批人现在需要的是生存,又不是想要推翻明朝,有枪固然好,没枪也没太大关系。

甚至,他都已经开始考虑计划:能否用海外商贾的名义在当地取得一个合法身份,语言方面可以让黄晓东出马,用海南的方言应该可以和本地人顺利对话了。

两人商量了一会儿,主要还是讨论如何尽量不要引起太大的注意。明朝政府对于老百姓的管理实在太严格了,自秦汉以来,中国所施行的所有制度中,保甲制度大概是其中最为完善的一部。

“我们不可能在明政府的管辖之下生存,谁受得了那种制度啊。”

这一点上,庞雨和解席完全取得一致。他们都是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的一代青年,习惯了社会主义大家庭的温暖,还在羡慕着人家外国的民主自由呢,怎么可能忍受比旧社会还落后的封建制度。

更何况,今后几十年可正是天下大乱的时候。农民起义,清兵入关,扬州十日,嘉定三屠……这段历史光在书上看到都已经足够渗人了,更不用说去亲身经历一遍。

所以最好办法,还是拍屁股走人。琼海207号只是搁浅,并没有损坏,而且它搁浅的地方就是后世红牌港所在,水文条件本来就不错。在这边沙滩附近建一个临时营地,花点时间把船弄回到水里去,然后想去哪儿就去哪儿,这才是最聪明的办法。

至于反清灭明,建立伟大的穿越帝国……嗯嗯,等写小说的时候再考虑好了。

“大陆是绝对不能待的,就算跑到台湾也不安全……就算我们能顶住荷兰人和郑成功,还有康熙大帝他老人家。”

对照着解席那幅世界地图,庞雨的手指头在上面一块块划过。

“欧洲也一样乱,美洲大陆还不错,就是太远,我们的船不知道能不能横跨太平洋。”

“吨位上应该可以,当年哥伦布环游世界时的两条船,好像分别只有五百吨和四百吨,我们的船比那大多了,而且我们有完整的世界地图……不过,琼海207上没那么多柴油,补给也不够。”

“也许可以……装几面帆上去,或者把燃油锅炉改成烧煤的?”

庞雨提出一系列构想,虽然有点异想天开,却也终究是条路子。解席为此专门去把机修工老郑请了来,这位老大爷技术不错,对船上所有机器设备和它们的大小毛病都了如指掌,但就是特别爱睡懒觉,无论昨晚那神秘奇特的蓝光,还是今早搁浅之后的一系列变故,都不能影响到老郑准时休息的好习惯。

在听到这些莫名其妙的改造要求以后,老郑用一种讥笑的眼光看了看眼前两人,缓慢而坚定地摇了摇头。

“改机器肯定不行,内燃机跟烧煤锅炉根本是两码事,而且现在的机器多娇贵啊,你就算用菜籽油都可能破坏油路。加个帆改成机帆船大概可以,不过就算加上了,你们谁会操作风帆?而且这种铁壳船多重啊,风帆少了根本带不动,多的话,到哪儿去找布料?又要有多少人去伺候它?”

一连串问题把庞雨和解席这两个航海小白打得哑口无言,两人无奈之下只好继续看地图找出路。

美洲大陆看来暂时去不了,不过澳洲倒是可以考虑。通过世界地图可以很清楚地看到,澳洲和南亚次大陆之间有一连串的小岛屿,其中有个文莱还是以产石油而著称。“琼海207”可以沿着东南亚诸岛屿慢慢南下,一路上应该可以获得补给,甚至油料。

至于澳洲历史上的主人英国,在这个年代还没发达起来,眼下盘踞在南海群岛,也就是所谓香料群岛的主要力量是葡萄牙和西班牙,而这两个国家的势力,从历史上看,都没到达过澳洲。

到后来眼镜男吴南海也加入了他们的讨论——这位兄弟也没跟出去。他是福建某农业科技大学的学生,还是个研究生,这次来海南就是为了做毕业调研,考察海南岛当地农作物种植情况。

在听到穿越消息以后,这位书呆老兄的第一反应居然是回到船舱,检查和统计他先前收集的各类农作物种子,看看有哪些是适合在当地种植的——他已经准备好在海南岛上开农场了。

一帮人正讨论的热烈之际,忽然听到外面传来巨大喧闹声。几人同时跑出舱去,却看见沙滩那边一片混乱,一大群人正乱糟糟从树林里面跑出来,正是先前集体去“探查情况”的旅游者们。

“一帮傻逼,肯定是给人打了。那么一大帮子人过去,人家不把我们当倭寇看才怪。”

解席很没有同情心的嘲笑了一声,庞雨也跟着嗤笑一声,刚才就已经预料到这种结局,所以也不奇怪。

很快,大部队全都爬上了船,有些人还受伤了,满头满脸的血看起来颇吓人。于是那位好心的杰克医生又满世界跑着帮人包扎。这位老兄人高马大,在刚才那混乱中倒没吃什么亏,还背回一个腿上中箭的倒霉蛋,这时候那位兄弟正趴在甲板长凳上喊得惊天动地,屁股上高高插着一根箭杆,一抖一抖的。

庞雨上前看看,那箭做得很粗糙,都不太直。箭头上没倒钩,拔出箭来倒没什么麻烦,怕的是破伤风。幸好杰克医生的药箱里面还有破伤风针剂,赶紧拿出来注射。

甲板上一片乱哄哄,有几个女生还在那呜哇呜哇的哭,带队过去的老马则正和解席说着什么,脸上一片焦急,庞雨过去大致询问了一番,听到一个很不好的消息。

那位老李教授,还有其他一些女性旅游者,都被当地人抓住了!

全文阅读倒序↓
七九四 各方
七九三 赌
七九二 烟尘之中
七九一 亡命冲锋
七九零 淡定
七八九 稀里糊涂
七八八 最好的机会
七八七 塔防
七八六 张世泽
七八五 炮兵王武
七八四 浪涛
七八三 开火
七八二 小插曲
七八一 前哨战
七八零 战争机器
七七九 八里桥
七七八 当年故智
七七七 曹督公的忌讳
七七六 纸上谈兵
七七五 敌人的装备
七七四 天命
七七三 刺杀
七七二 来了
七七一 见面
七七零 纷至沓来
七六九 大好前途?
七六八 找爹的
七六七 二里地
七六六 侦察连
七六五 着急的王介山
七六四 主力
七六三 防御策略
七六二 报应
七六一 居庸关下(四)
七六零 居庸关下(三)
七五九 居庸关下(二)
七五八 居庸关下(一)
七五七 朝廷的反应
七五六 应对策略
七五五 京师的混乱
七五四 犹豫
七五三 千里迢迢
七五二 书信
七五一 大优惠
七五零 阮郑
七四九 新的麻烦
七四八 赵立德的策略
七四七 判决
七四六 船长
七四五 意料之外的劳动力
七四四 酒话
七四三 庄园(三)
七四二 庄园(二)
七四一 庄园(一)
七四零 扶墙而出
七三九 亲人再聚
七三八 房地产业的兴起(三)
七三七 房地产业的兴起(二)
七三六 房地产业的兴起(一)
七三五 新规矩与舆论战
周末出门,更新延迟一天
七三四 议会的作用
七三三 螺丝钉
七三二 新琼州(五)
七三一 新琼州(四)
七三零 新琼州(三)
七二九 新琼州(二)
七二八 新琼州(一)
七二七 向南
七二六 陈涛的婚事(七)
七二五 陈涛的婚事(六)
七二四 陈涛的婚事(五)
七二三 陈涛的婚事(四)
七二二 陈涛的婚事(三)
七二一 陈涛的婚事(二)
七二零 陈涛的婚事(一)
七一九 新的合作(七)
七一八 新的合作(六)
七一七 新的合作(五)
七一六 新的合作(四)
七一五 新的合作(三)
七一四 新的合作(二)
七一三 新的合作(一)
完本感言
七一二 移交与撤离(下)
七一一 移交与撤离(上)
七一零 解席的复仇之战(六)
七零九 解席的复仇之战(五)
七零八 解席的复仇之战(四)
七零七 解席的复仇之战(下)
七零六 解席的复仇之战(中)
七零五 解席的复仇之战(上)
七零四 双赢
七零三 余波
七零二 大开眼界(下)
七零一 大开眼界(中)
七零零 大开眼界(上)
六九九 铁杆(下)
六九八 铁杆(中)
六九七 铁杆(上)
六九六 进击的毕老头(下)
六九五 进击的毕老头(中)
六九四 进击的毕老头(上)
六九三 女人当家(下)
六九二 女人当家(中)
六九一 女人当家(上)
六九零 职业选手上场
六八九 仪式
六八八 战后的谋划
六八七 突袭(下)
六八六 突袭(上)
六八五 肖朗的决断(下)
六八四 肖朗的决断(中)
六八三 肖朗的决断(上)
六八二 冯博士的信
六八一 儿童营(下)
六八零 儿童营(上)
六七九 确定
六七八 低调与奢华
六七七 车中谈话(下)
六七六 车中谈话(上)
六七六 各自的对手(下)
六七五 各自的对手(中)
六七四 各自的对手(上)
六七三 君前奏对(下)
六七二 君前奏对(上)
六七一 实质性问题(下)
六七零 实质性问题(中)
六六九 实质性问题(上)
六六八 还是谈钱吧
六六七 钓鱼
六六六 棋逢对手(下)
六六五 棋逢对手(中)
六六四 棋逢对手(上)
六六三 颜好,一切都好!
六六二 胡雯的努力
六六一 画楼
六六零 女婿们(下)
六五九 女婿们(中)
六五八 女婿们(上)
六五七 投诚者
六五六 难民(下)
六五五 难民(中)
六五四 难民(上)
六五三 疑惑(下)
六五二 疑惑(上)
六五一 一步到位(下)
六五零 一步到位(中)
六四九 一步到位(上)
六四八 技术升级(下)
六四七 技术升级(中)
六四六 技术升级(上)
六四五 新老朋友见个面
六四四 路上
六四三 入京
六四二 夜谈
六四一 抵达
六四零 福利
六三九 进贡(下)
第一卷 六三八 进贡(中)
六三七 进贡(上)
六三六 京城四方(下)
六三五 京城四方(中)
六三四 京城四方(上)
六三三 决断(四)
六三二 决断(下)
六三一 决断(中)
六三零 决断(上)
六二九 郑大将军与心灵鸡汤(下)
六二八 郑大将军与心灵鸡汤(上)
六二七 在码头上
六二六 分兵
六二五 女王的牌局
第一卷 六二四 船上的戏班
六二三 这里的船队慢吞吞
六二二 几乎
六二一 操典的作用
六二零 骑兵(下)
六一九 骑兵(中)
六一八 骑兵(上)
六一七 死线(下)
六一六 死线(上)
六一五 让子弹飞(下)
第一卷 六一四 让子弹飞(中)
第一卷 六一三 让子弹飞(上)
第一卷 六一二 旅顺口(下)
第一卷 六一一 旅顺口(中)
六一零 旅顺口(上)
六零九 在广州(下)
六零八 在广州(中)
第一卷 六零七 在广州(上)
六零六 断流
六零五 不速之客与有关部门
六零四 肖朗的谋划(下)
六零三 肖朗的谋划(上)
六零二 北上
六零一 震撼
六零零 说服(下)
五九九 说服(上)
五九七 以退为进
五九七 解惑
五九六 小魏的疑惑
五九五 表决
五九四 分析
五九三 新的战略?
五九二 造反?
五九一 御书房中(下)
五九十 御书房中(上)
五八九 老麻烦与新问题
五八七 好运的缘由
五八六 飞来的桃花运?
五八五 婚姻大事(下)
五八四 婚姻大事(中)
五八三 婚姻大事(上)
五八二 钱阁老的新建议
五八一 贵客临门(下)
五八十 贵客临门(中)
五七九 贵客临门(上)
五七八 开业大吉(下)
五七六 开业大吉(中)
五七五 开业大吉(上)
五七四 乐不思蜀
五七三 临时工
五七二 餐厅闲话
五七一 邂逅
三六十 特殊安排
五六九 撤军(下)
五六八 撤军(中)
五六七 撤军(上)
五六六 待遇变更(下)
五六五 待遇变更(中)
五六四 待遇变更(上)
五六三 河口之战(下)
五六二 河口之战(上)
五六一 郑家兄弟
五六十 决战之前
五五九 自寻死路
五五八 迪亚戈的自信
五五七 战与和
五五六 对手的目地?
五五五 回家吃饭!
五五四 历史的巧合?
五五三 鸡毛蒜皮
五五二 补办与通融
五五二 新的目标
五五一 吕宋的战后
五五十 吃亏与占便宜(下)
五四九 吃亏与占便宜(中)
五四八 吃亏与占便宜(上)
五四七 情理之间
五四六 钱谦益的反击
五四五 温体仁的攻击
五四四 苏小姐的忽悠
五四三 分赃?
五四二 李代桃僵(下)
五四一 李代桃僵(中)
五四十 李代桃僵(上)
五三九 临时性占领?
五三八 阿德的策略
五三七 ……余波
五三六 喜讯
五三五 宣传手段
五三四 我们只是在修营房……而已
五三三 好大一根胡萝卜(下)
五三二 好大一根胡萝卜(上)
五三一 吴南海的心事(下)
五三十 吴南海的心事(上)
五二九 我们的时代!
五二八 “推荐”
五二七 作茧自缚的陈涛
五二六 二陈的商业计划
五二五 “喜庆”的红色
五二四 乔迁之喜(下)
五二三 乔迁之喜(中)
五二二 乔迁之喜(上)
五二一 大扫除行动
五二十 新基地
五一九 咱们要自力更生!
五一八 尚未结束的战争
五一七 受降仪式
五一六 瓮中捉鳖
五一五 并不浪漫的海上战斗
五一四 这一夜(下)
五一三 这一夜(上)
五一二 夜袭
五一一 战俘营(下)
五一零 战俘营(中)
上架感言
五零九 战俘营(上)
五零八 马尼拉防御战(下)
五零七 马尼拉防御战(上)
五零六 与史某人的约法三章
五零五 琼海出击
五零四 白燕滩的慌乱(下)
五零三 白燕滩的慌乱(上)
五零二 各方的援兵
五零一 卷土重来的西班牙
十月,感谢大家了!
五零零 威海(下)
三十日,求月票!
四九九 威海(上)
开个单 求票!
四九八 收徒风波
四九七 学徒
四九六 新动力
四九五 宅男!
四九四 市容
四九三 福利分房
咋又被拉下啦?
四九二 车与路(下)
四九一 车与路(上)
四九十 衣食住行(下)
问一声,还有票不?
四八九 衣食住行(中)
十月二十日,求月票
四八八 衣食住行(上)
四八七 阿德的实在话
四八六 培训
四八五 夜谈
四八四 又一位名人?
四八三 临高女校(下)
四八二 临高女校(中)
四八一 临高女校(上)
第八百一十六章 恶战(求推荐票)
四八十 广州模式
四七九 小胖子的庄园
四七八 同行来了
双倍时间到了,请求月票支持!
四七七 南洋北洋?
关于十月份的承诺
四七六 再度出马的老解
四七五 关于短毛“年贡”的说法
继续求月票
四七四 把大市场开到北京去!
十月五日,差距小了,可还是最后一位
四七三 好像……忘了皇帝的那份儿?(下)
十月四日,不知道能不能追上一两位
四七二 好像……忘了皇帝的那份儿?(上)
双倍月票期间,多多支持!
四七一 两船果蔬引起的故事(下)
最后一个小时了
四七十 两船果蔬引起的故事(中)
最后一天了。
四六九 两船果蔬引起的故事(上)
四六八 关于“暴兔子”计划的结局……
四六七 鸡有点困难,换成兔子行不?
紧急通知
四六六 “让每家每户的锅里都有一只鸡!”
四六五 一六三三年的春天
四六四 张氏兄妹的决定(下)
四六三 张氏兄妹的决定(上)
四六二 冲击(下)
四六一 冲击(上)
四六十 球场闲话(下)
四五九 球场闲话(上)
四五八 选举(下)
四五七 选举(上)
四五六 全体大会(八)
四五五 全体大会(七)
四五四 全体大会(六)
四五三 全体大会(五)
四五二 全体大会(四)
四五一 全体大会(三)
四五十 全体大会(二)
四四九 全体大会(一)
四四八 假日(下)
四四七 假日(上)
四四六 回家
四四五 小误会
四四四 妹子来了(下)
四四三 妹子来了(中)
四四二 妹子来了(上)
四四一 班师
四四十 临别赠礼
四三九 名义问题
四三八 关于交还登州府的谈判
四三七 交换
四三六 述职报告
四三五 陈涛的日记(下)
四三四 陈涛的日记(上)
四三三 “重建”海南岛
四三二 胡大妈的手段
四三一 新移民(下)
四三十 新移民(中)
四二九 新移民(上)
四二八 快速帆船
四二七 暗战
四二六 交流与麻烦
四二五 友谊赛
四二四 迟到的第二舰队
四二三 战后的山东
四二二 昭雪
四二一 海边营地(下)
四二十 海边营地(上)
四一九 各人的工作
四一八 老杰克的建议(下)
四一七 老杰克的建议(上)
四一六 招待会(下)
四一五 咱们的地盘!
四一四 南海局势(下)
四一四 南海局势(上)
四一三 京师(下)
第六十五章 交心
四一一 京师(上)
四零九 第二次碰面
四一十 反叛的终结
四零八 功败垂成
四零七 攻城(下)
四零六 攻城(中)
四零五 攻城(上)
四零四 不服气的辽军与可爱的川军(下)
四零三 不服气的辽军与可爱的川军(中)
四零二 不服气的辽军与可爱的川军(上)
四零一 特立独行
四零零 郁闷的行营
三九九 邻里之间
三九八 看热闹的代价?
三九七 老解的新观点
三九六 奶奶的,终于开始讲道理啦?
三九五 扣帽子?
三九四 下马威?
三九三 刺猬
三九二 你撤咱也撤!
三九一 忽如其来的“援军”
三九十 老大,有人抢怪!
三八九 擒贼当擒王
三八八 北纬的应对
三八七 拼命了!
三八六 交涉
三八五 老马的绝技
三八四 近战操典
三八三 进攻!进攻!
三八二 关于找死和等死的小小差别
三八一 Give they some color to see see!
三八十 作一块绊脚石!
三七九 新的形势
三七八 被改变的历史
三七七 乘胜追击
三七六 纳降
三七五 走马取登州(完)
三七四 走马取登州(十)
三七三 走马取登州(九)
三七二 走马取登州(八)
三七一 走马取登州(七)
三七十 走马取登州(六)
三六九 走马取登州(五)
三六八 走马取登州(四)
三六七 走马取登州(下)
三六六 走马取登州(中)
三六五 走马取登州(上)
三六四 定策
三六三 三套方案
三六二 北上途中(下)
三六一 北上途中(上)
三六零 福威(下)
三五九 福威(上)
三五八 军议(补)
三五七 军议(下)
三五六 军议(中)
三五五 军议(上)
三五四 老解的诗
三五三 宫装丽人
三五二 招安(下)
三五一 招安(中)
三五十 招安(上)
三四九 家乡的景色
三四八 钱谦益的策略(完)
三四七 钱谦益的策略(下)
三四六 钱谦益的策略(中)
三四五 钱谦益的策略(上)
三四四 来自北京城的消息
三四三 要打硬仗?
三四二 北纬的经历(下)
三四一 北纬的经历(上)
三四十 试探
三三九 琼州府的未来(下)
三三八 琼州府的未来(上)
三三七 药
三三六 胡大傻结婚记
三三五 祥瑞三兄弟……
三三四 海军的新要求
三三三 新设备
三三二 关于物资和人员的准备……
三三一 关于穿越人物的知识储备……
三三十 回北京(下)
三二九 回北京(上)
三二八 朝争
三二七 两千名家丁?!
三二六 宅男们的碎碎念,以及大陆布局
三二五 意外的要求(补)
三二四 意外的要求(下)
三二三 意外的要求(中)
三二二 意外的要求(上)
三二一 短毛军的秘密?
三二十 劳逸结合
三一九 唇枪舌剑(五)
三一八 唇枪舌剑(四)
三一七 唇枪舌剑(三)
三一六 唇枪舌剑(二)
三一五 唇枪舌剑(一)
三一四 路线方针(下)
三一三 路线方针(上)
三一二 检阅
三一一 周晟的再次提议
三一十 四大寇?
三零九 比试?
三零八 夜谈
三零七 露一手
三零六 “非正式”的代表团
三零五 “三不”原则
三零四 不对劲?
三零三 “水太凉”
三零二 大明的使者
三零一 留守人员
三零零 意料之外的投靠者
二九九 消息
二九八 僵持
二九七 时间点
二九六 开导
二九五 指导员?
二九四 指责
二九三 收获
二九二 东路军
二九一 内幕消息
二九十 补充
二八九 还是要考!
二八八 开科?
二八七 新.大明琼州卫!
二八六 碰头会与后援团
二八五 裂痕
二八四 隐忧
二八三 新希望
二八二 民兵
二八一 提案(下)
二八十 提案(中)
二七九 提案(上)
二七八 舒中的婚事(下)
二七七 舒中的婚事(中)
二七六 舒中的婚事(上)
二七五 真相
二七四 缘由
二七三 战后事宜
二七二 “大捷”(下)
二七一 “大捷”(上)
二七十 说服
二六九 劳军(下)
二六八 劳军(上)
二六七 良民?
二六六 打劫
二六五 关于发帖的报酬
二六四 喜剧.惊悚剧.以及悲剧
二六三 检阅
二六二 ……旗飘扬
二六一 血色旗飘扬
二六十 射!当然射!
二五九 火龙!火龙!
二五八 黎明(下)
二五七 黎明(上)
二五六 收获
二五五 摸摸你的头……
二五四 前进,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二五三 登陆
二五二 撤退
二五一 合流
二五十 魔鬼与幽灵船?
二四九 徐总工的巧克力
二四八 第二回合
二四七 来来回回
二四六 夜
二四五 第二次较量:步兵
二四四 第一波较量:炮兵
二四三 开火!开火!
二四二 来临
二四一 主帅
二四十 老臣之心
二三九 会师
二三八 军队建设
二三七 备战
二三六 信心
二三五 一级战列舰……琼海!
二三四 十七世纪的特洛伊?
二三三 王尊德(下)
二三二 王尊德(上)
二三一 战争的脚步
二三十 我叫T!
二二九 来自地狱……
二二八 六个人的攻城战(下)
二二七 六个人的攻城战(中)
二二六 六个人的攻城战(上)
二二五 善后之策
二二四 枪声
二二三 世上没有桃花源
二二二 马尼拉(下)
二二一 马尼拉(中)
二二十 马尼拉(ng)
二一九 海ng精灵
二一八 飞来的**报?
二一七 私人信件
二一六 撤销
二一五 周千户的建议
二一四 弄巧成拙
二一三 炒作
二一二 海ng梁山?
二一一 黑吃黑
二一十 短毛的报复(下)
二零九 短毛的报复(ng)
二零八 意外状况
二零七 路遇
二零六 强力党
二零五 看来是太闲了……
二零四 历史的惯ing?
二零三 猎物?
二零二 聪明的信使
二零一 梦幻级武器
二零零 优势
一九九 提醒
一九八 新的提议
一九七 差别待遇
一九六 “规矩”
一九五 甲方乙方
一九四 财大气粗
一九三 大客户!
一九二 郑氏(下)
一九一 郑氏(中)
一九十 郑氏(ng)
一** 宛如梦幻
一八七 代言人
一八七 多花了三五吊……
一八六 海军!海军!
一八五 小间谍
一八四 特殊战线
一八三 大忽悠
一八二 通报会
一八一 点将
一八十 战与和
一七九 军事会议
一七八 舟中闲话
一七七 别了,大明天使(下)
一七六 别了,大明天使(中)
一七五 别了,大明天使(ng)
一七四 王进士的心路历程
一七三 严打
一七二 自强女的魅力
一七一 大市场
一七十 听证会(下)
一六九 听证会(ng)
一六八 玫瑰盛开(下)
一六七 玫瑰盛开(中)
一六六 玫瑰盛开(ng)
一六五 短毛的生意经
一** 第一次集体ng访
一六三 新任总经理
一六二 商业合作,正式开始
一六一 我们有了新的拳头产品!
一六十 一些“小”问题
一五九 短毛的官府……
一五八 发工资啦
一五七 “朱大头”银元
一五六 又一件惊喜
一五五 信仰和路线
一五四 支部建在连ng
一五三 惊喜
一五二 领导gn部来视察?
一五一 不可理喻
一五十 天使来啦
一四九 签名与情报学
一四八 凯恩斯·林
一四七 青天高三尺!
一四六 张申岳的决心
一四五 路线问题?
一四四 看俺们那温柔的一刀
一四三 终于打开了局面啊!
一四二 我们失去……我们得到
一四一 不知腐鼠成滋味, 猜意鸳雏竟未休?
一四零 酒后闲话
一三九 严老头儿的决意
一三八 敲大户(下)
一三七 敲大户(中)
一三六 吃大户
一三五 旧例
一三四 孪生机构和钉子户
一三三 十七世纪的防暴警
一三二 威风凛凛的新部队
一三一 所谓**
一三零 新制度
一二九 关于妹子的对话
一二八 解大爷的桃花运?
一二七 应酬?原来俺们都是乡巴佬
一二六 作为占领军的觉悟和计划(下)
一二五 作为占领军的觉悟和计划(ng)
一二四 忽如其来的礼物
一二三 赤膊ng阵!老解发威了
一二二 商业谈判?碰ng一个厉害的
一二一 我们的来历(下)
一二零 我们的来历(ng)
一一九 一堆麻烦事(下)
一一八 一堆麻烦事(中)
一一七 一堆麻烦事(ng)
一一六 接触
一一五 漫长的一ri(下)
一一四 漫长的一ri(中)
一一三 漫长的一ri(ng)
一一二 海ng龙王?
一一一 lu脸
一一零 做人不要太嚣张
一零九 在船ng
一零八 中秋夜话
一零七 新式武器
一零六 底线,原则,以及行动计划
一零五 谋划
一零四 矛盾的爆发
一零三 公主的眼泪
一零二 拳头产品
一零一 对探子们的区别对待
一零零 大明官场的动向
九九 应酬……
九八 大大小小的**们
九七 **与请客吃饭
九六 还是娱乐好
九五 武器与战术——适应的才是最好的
九四 枪械问题
九三 我们的军队我们的连!
九二 战略规划
九一 蒸汽机与柴油
九十 新概念农庄
** 雇佣合同
八八 委员会的建立
八七 管理体系
八六 宣言
八五 杀ji给猴看
八四 思想**工作——我们的大杀器
八三 俘虏交接
八二 一群十三姨……
八一 真正的有钱人!
八十 “大炮一响,黄金万两”
七九 住宿安排,以及两位船长的初次会面
七八 关于未来的打算
七七 较量!明朝千户官退伍侦察兵
七六 千户官的疑惑
七五 大明朝的第一起强制拆迁
七四 战俘问题
七三 终于知道了……谁才是真正主角
七二 这个女人不寻常
七一 战利品,以及……俘虏
七十 同样的白旗,不一样的下场
六九 咱们的大杀器
六八 一边倒的大海战
六七 接舷战,谁说女子不如男!
六六 开战的理由?看你不顺眼
六五 还没开打,战利品已经到手了
** 来打酱油的荷兰人?
六三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六二 这就是战争,他**该死的战争!
六一 时代的碰撞(下)
六十 时代的碰撞(ng)
五九 程县令的哀的美敦书?
五八 前进!坦克
五七 意外频发
五六 夜袭与*扰
五五 前哨战,斥侯对斥侯
五四 挖坑!挖更多的坑!
五三 绑架了两位观察员
五二 ri来临
五一 挖坑的技巧
五十 战前准备(下):可俺们有机械化
四九 战前准备(ng):俺们没有王八气
四八 作战代号:桶狭间
四七 战术计划
四六 总动员!团结就是力量!
四五 战争起因:狗拿耗子的荷兰人!
ng架感言
四四 吴南海的宝藏
四三 情报战线
四二 一个明朝小知识分子的心路历程
四一 决策与领导?这年头谁都不傻!
四十 分歧
三九 老解的野望
三八 没有钢筋?照做混凝土!
三七 强敌
三六 火炮!火炮!
三五 革命队伍里混进了太子党!
三四 送礼要送在点子上!
三三 终于理解了中宣部啊
三二 春晚的效果
三一 扶贫支教,以及侦察兵
三十 乌龟流布局&DP规则?
二九 现代化的谈判手段!
二八 黎族姑娘
二七 男人们的幻想
二六 女孩子们的勇气
二五 想当官?杀人放火受招安!
二四 关于造反的理论性分析
二三 大学教授V明朝县令
二二 “短毛”
二一 水电站
二十 新年期望
十九 第一次经济危机及其解决之道
十八 发哥周董的王八气
十七 关于俘虏的新问题
十六 建设展开
十五 凌宁的郁闷
十四 化学组的诞生
十三 209mm!超级大迫
十二 军队的萌芽
十一 关于俘虏的问题
十 反思
九 狂暴战士与急救学
八 祸不单行
七 靠!突然袭击!
六 我们地精有炸药!
五 最有用的人才
四 女王的会议
三 造反!攻城!
二 大明朝?
一 初到贵境
展开全部
用户评论
其他喜欢看的
被你劫持的心
借你情火如烈焰
情云蔽月爱深藏
你的爱恋甜如蜜
小农妇的田园生活
异世厨妃
女皇独傲此江山
田园美如画
天才毒医妃
一世强卫
战龙在都
我的高冷总裁老婆
重生地球仙尊
归都强者
王牌都市
神眼狂少
财运无双
悬壶相师
神品灵瞳
王爷,心有鱼力不足
七零之悍妇当家
三国之蜀汉中兴
阴阳禁忌
绝世符神
剑起风云
与天同兽
叔,你命中缺我
九龙拉棺
对不起,我不等你了
曾有相思似海深

©Copyright 2010-2023 土豪小说(www.yeziwx.com)
温馨提示:土豪小说所有的内容(文章、图片、评论)等所有内容,全部由网友上传发布并更新,属于网友个人行为,土豪小说只负责内容的审查,无法判定内容是否存在侵权等行为,如有内容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及时与我们联系,联系邮箱:mysummarya@gmail.com,我们将在1-2个工作日之内进行处理,敬请谅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