酱油女官

酱油女官

作者:天如玉

状态:连载中

连载章节:第32章 后记

更新时间:2023-01-21

剧情简介:

《酱油女官》是由作者天如玉编写的一部小说,目前正在连载当中,主角是,小说的故事主要讲述了
一入幕僚深似海,从此节操是路人。落魄民女求饭票,摸爬滚打成一品女官。交来使,平水患,除贪乱,定江南。平步青云也就算了,还染指了摄政王!看清楚,是摄!政!王!国民男神有没有!摄政王抚额:“都说女子无才便是德,爱卿,你真真是……太缺德了。”

内容导读:

天还未破晓,钟声敲响,百官整齐而列,按序步入大殿。

庙堂高肃,殿额巍巍。原本气氛就沉静冷然,再加上四周投过来的异样眼神,文素原先就有些发软的膝盖简直都直不起来了。抬头去看摄政王的背影,却是一如既往的挺拔沉稳,好似泰山崩于前也会面不改色一般,这才叫她慌乱的心平静下来。

“皇上驾到——”

福贵例行的高呼声后,小皇帝萧翊一身明黄朝服缓步走来,虽然年纪小却是有模有样。

百官尽皆拜倒,文素并无官衔,只好随萧峥站在了外侧,谁知萧峥根本不用行跪拜之礼,倒叫她愣了愣,反应过来后才慌忙跟着其它人拜下去。

虽低垂着头,却忍不住心中好奇,文素悄悄抬眼去看小皇帝的模样,谁知这一看却惹来一阵怒喝:“大胆!女子无状!胆敢窥视天颜!”

在场众人俱被这怒喝声惊了一惊,转头去看,可不就是脾气火爆的首辅大人。

文素被这一声吼得莫名其妙,呐呐的转头看向萧峥,却见后者毫无表示,看来是在等着她自己的反应。

她叹了口气,恭恭敬敬的跪着,语带惶恐的嗫嚅道:“民女出自乡野,从未步入过皇宫,今有幸得见天颜实乃三生有幸,因一时难掩兴奋而失了礼,却并非有意冒犯,还望陛下明察。”

小皇帝闻言不禁笑了起来,“原来是没见过世面,罢了,朕恕你无罪便是。”

“谢主隆恩。”文素瞄了一眼萧峥,见到他对自己满意的点了一下头,心中舒了口气。

刚才这件事无非是要给自己个下马威,可是她认得很清楚,朝堂之上的主子是皇帝陛下,而不是首辅大人,所以要示弱也是对着皇帝。

丁正一眼见自己被无视了,心中很是不悦,捻着胡须半眯着眼打量了她一圈,故意道:“怎的不是昨日那个女子?摄政王又有新人选了?”

萧峥微微一笑,不冷不热的道:“本王倒是不介意让那女子再来,不知丁大人可介意?”

四周响起一阵窃笑声,丁正一花白的胡子一抖,干咳了一声,不做声了。

短短一个来回,文素已然摸清套路,今后这朝堂之上,她可以跟摄政王配合着唱唱双簧什么的,她示弱,王爷逞凶。

天下无敌啊!

仿佛有感于她的心思,萧峥忽而瞥了她一眼,勾了勾唇,而后转头对玉阶上的皇帝拱手道:“陛下,有关青海国来使一事,本王已经选定人选作为大梁第一位女官,此人便是文素。”

随着他轻轻转身,手指精准的指向身侧的文素,所有人的视线便随着他的动作齐刷刷的落到了文素的身上。

“哦?”小皇帝故作深沉状,“此女有何特别之处?”

萧峥淡淡道:“无特别之处,只有一颗为国效力之心。”

“嗯?”皇帝有点莫名其妙,四周一片嗡嗡的讨论之声,似乎对此颇为怀疑。

“陛下觉得这还不够么?”萧峥的手缓缓摸上腰间扣带……

“啊,如此足矣,足矣……”皇帝微笑点头,表示自己此时此刻真的十分的满意,甚至还对文素笑了一下。

于是文素忍不住往萧峥的腰间瞟了一眼,虽然这是十分失礼且猥琐的……

“那陛下看给她一个什么官职比较合适?”

“王爷稍慢!”眼见就要谈到正题,丁正一又忍不住了,“虽然陛下和王爷都觉得此女十分适合,但毕竟是件大事,还是慎重些为妙,若是此女胸无点墨,届时只会贻笑大方吧。”

萧峥眸光一扫,“丁大人有何提议?”

“自然是要测试一下。”

萧峥的声音沉了下来:“本王府中原有七名女幕僚,如今只剩两人,丁大人觉得本王会留个胸无点墨的在府中?”

丁正一不紧不慢的捋了捋胡须,“那是摄政王府内的事情,朝上的人都没有见过,谁知真假?今日当着陛下的面试一试才见分晓。”

文素抽了抽嘴角,敢情丁老爷子以为她是摄政王故意放水留下的?她倒是希望能被摄政王给不见光的潜规则一下呢,就是没可能。

眼见躲也躲不过,文素干脆主动站了出来,对丁正一行礼道:“那就请大人赐教吧。”

“不是老夫考你。”丁大人傲慢的扫了她一眼,转身朝自己身后做了个请的手势,“让博古通今的左都御史王大人来考考你好了。”

文素晕厥,前面还加了个“博古通今”,对付她一个女子,用得着这么较真么?

现在她明白傅青玉为何昨日会发飙了!

其实丁正一说的也不无道理,反正摄政王也没什么异议,甚至连珠帘后的李太后都忍不住往前探了探身子,小皇帝便也乐得看个热闹,抬手对王定永招了招,“王爱卿便出来考一考文素吧。”

王定永躬身称是,朝文素走近了一步。

文素一见他这刚正不阿的模样便面露担忧之色,这表情自然惹来众人的不屑。

嗤,女子就是女子!

王定永倒是没什么特别表情,他虽不赞成女子当官,但还不至于那般看不起女子,甚至还对文素拱手行了一礼,方道:“敢问姑娘平日都读些什么书?”

呃,唐代传奇,宋朝话本算不算?

文素心里滴溜溜转了一圈,眼神扫向萧峥,只见他十分淡定的摇了一下头。

“唔,其实民女读书并不多,烈女传什么的倒是读过一些,四书五经只是略有涉及罢了。”

闪烁的眼神再配合着吱吱呜呜的语气……

众人皆对之鄙视以望,你个不上进的东西!!!

王定永却点了一下头,“这些倒是女子该读的书。”

文素舒了口气,还好摄政王摸得透彻!

“那么再敢问姑娘,对于新政一事,如何理解?”

文素又瞄了一眼萧峥,后者不置可否,毫无表情。

“呃,这个嘛……其实民女对新政还不甚了解,只是觉得朝廷既然需要民女,民女便不该推辞罢了。”

王定永一愣,“不甚了解?那你要如何应对来访的青海国使臣?”

文素羞涩一笑,朝上方的小皇帝福了福身,“陛下圣威浩荡,定不会出什么乱子,再说了,不是还有摄政王和诸位大人嘛!”

萧峥忍不住转头看了她一眼。好个伶俐通透的女子,只一句话便将所有的功劳都推给了皇帝和诸位大臣,既不得罪人也显得自己庸而不拙。

而他最意外的还是文素处处不忘将皇帝摆在首位。这样的细节,有些大臣可能都注意不到,她却掌握的恰到好处,不是刻意逢迎,只是极其自然的说出口来,便让人觉得是发乎真心。

这点从小皇帝满意的笑容里便可看出。

真是叫人好奇,这个女子究竟是从哪里学来了这般透彻的察言观色之道?

“依哀家之见,此女可用,虽无大才,但有摄政王亲自调教,当不会有差错才是。”

李太后自垂帘后将萧峥对文素满意的表情看的清清楚楚,为免再上演刚才那幕摸腰带逼皇帝的戏码,还是干脆先发话得了。总之出了问题也算摄政王的!

“母后所言极是,朕亦有此意。”小皇帝及时的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王定永觉得在大势所趋之下,选个遵守妇德的女子倒也不错,于是也点头表示同意。剩下的丁正一等人面面相觑了一阵,咬牙点了点头。

萧峥抬手对皇帝行礼道:“既如此,便请陛下给文素个官职吧。”

皇帝“嗯”了一声,正在垂首思索该封个什么官职给她,就听丁正一大声插话道:“陛下不如就封她个御前执笔女官吧。”

耳侧似有阴风扫过,萧峥幽幽转头,眼神阴沉的盯着他,“丁大人,需要本王提醒你这本就是个女子的官职么?”还是内宫女子的官职。

“……”

皇帝斟酌着道:“那……不如封为国子监学正吧。”

萧峥沉声道:“想必青海国使臣并不愿看到大梁的第一位女官是个九品官。”

皇帝只好换了一个,“那么……国子监五经博士?”

“那也才八品。”

“要不就翰林院检讨?”

萧峥默然不语。

“翰林院修撰?”

萧峥仍旧沉默,抬手整了整衣襟,手指若有似无的滑过腰间扣带……

“啊,朕想到了个不错的官职!”小皇帝瞬间开窍,笑眯眯的看向文素,“且封卿为户部郎中吧。”

“陛下英明。”萧峥展颜微微一笑,转头对文素使了个眼色,后者便欣欣然拜倒了下去,“谢主隆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小皇帝一个劲的笑,心里却在滴泪,你去谢皇叔的扣带吧!!!

今日的朝堂几乎只处理了文素一人的事情,待出了宫门已经是日上三竿。

文素紧随着萧峥的步伐,小心翼翼的询问:“王爷,户部郎中是几品官儿啊?”

萧峥闻言忍不住笑了一下,“正五品。”

文素脚下一顿,心里一阵激荡。

一上来就是正五品,接下来还得了?

天啊地啊,她就要平步青云了啊啊啊啊啊……

“对了,本王还有件事要问问你。”登上马车之后,萧峥将文素兴奋魂游的思绪给拉了回来,“本王看你处事圆滑,张而不扬,可是有人指点过你?”

文素眨了眨眼,黑白分明的眼珠闪过一丝茫然,摇了摇头,“并无他人指点,这些不过是民女过往生活中积累出来的罢了,若一定要说指点的话,民女此生只有一位老师,便是家父。”

“哦?你父亲教了你很多?”

文素笑了笑,“王爷没听说过父母乃是子女最早亦是终身的老师么?”

萧峥神色微暗,“本王从未听过这话。”

关于父母,真是遥远的回忆,遥远到约等于无……

萧峥的表情怔忪,是文素从未见过的任何一种,仿佛一切掌控于鼓掌之间的强悍王者一下子变成了懵懂茫然的少年,那双深如幽潭的双眸宛如被什么生生打破,搅出深底的一丝澄澈。

电光火石间,被这表情惑住的文素忽而明白了尤物与摄政王之间的联系。

王爷,您真的是个尤物啊!

文素悄悄随摄政王上朝的第二日,傅青玉便被一道圣旨册封为翰林院修撰。终于有机会可以报效国家,她心中的欣喜自是难以言表。

傅青玉是个知恩图报的人,接了圣旨没多久便换了衣裳,恭恭敬敬的要去答谢摄政王的提拔之恩。然而去了摄政王的书房却发现根本没人,她四下在府中随意逛了一圈,却意外的发现萧峥跟文素在一起。

午后阳光斜照,洒在湖心亭中两道相对而坐的身影之上,一人表情淡淡的说着什么,另一人便恭敬的在旁侧耳倾听。

傅青玉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文素,再也没有平日的大大咧咧,表情专注的样子微带深沉,突然给人感觉有些高深莫测。

也许是眼前的画面太过宁静美好,一向不着调的文素此时竟与俊逸风流却冷然世外的摄政王看上去十分的协调。

傅青玉眼角微感刺痛……

待走近几步,两人隐约的交谈声落入耳中:

“若是对方问到你平日的职务,你可视情况夸大一些。”

“可是王爷,对方会不会有什么刁钻古怪的问题啊?”

“放心,再怎么还有本王在。”

“有王爷这句话,民女就放心了。”

“记住,以后不可再自称民女,要称下官,你现在是堂堂户部郎中了。”

“啊,是是是,下官倒给忘了……”

户部郎中?

傅青玉错愕的看着亭中的文素,她居然也做了官?

不对,刚才他们在说的话题是……

傅青玉瞬间反应过来,脸色苍白一片。

她居然被放弃了,原来她在摄政王眼中,能力竟还不如文素……

亭中的两人仍在继续热烈的交谈,在远处那道人影踉跄而去后不久,文素抬头,无奈的叹了口气。

萧峥淡淡瞥她一眼,“刚才为何不停下谈话,你不是要瞒着她的么?”

“瞒得了一时,瞒不了一世。下官与青玉如今都有了官职,远的不说,就是即将要到的琼林宴也是铁定要碰面的。”

萧峥点了一下头,“没错,只是你为何又要叹息呢?”

文素摊手,“我是替青玉叹息,位置被我这种人抢了,委屈她了。”

“话也不能这么说。”萧峥的视线自她脸上扫过,落在波光粼粼的湖面上,“文卿并不比她差多少,无须妄自菲薄。”

文素一怔,白皙的脸上微微闪过一丝红晕,“谢王爷夸奖。”

从小到大,跟着她那个性子软弱的爹,向来都只有受欺负的份,外人且不说,就是族人也是经常将她一阵奚落甚至羞辱,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这样夸她,还真有点不习惯。

两人正坐着,亭外传来赵全刻意压低的声音:“王爷,平阳王来了。”

萧峥闻言抬头看去,就见萧端一身白衣,风采翩翩的朝湖心亭走了过来,看到文素在,还心情很好的对她打了声招呼:“呀,文大人也在啊。”

文素眼皮一跳,直觉得就想逃。

老实说,自从被他耍过一回之后,基本上平阳王在她心里的定义便是一根随时会变成蛇的井绳。于是当即起身匆匆行了一礼,告辞离去。

萧端潇洒的掀袍坐下,看着文素的背影笑的诡异,“走这么急,我什么还没说呢。”

“你要说什么?”萧峥一手端茶,一手以杯盖拂去茶叶,问的漫不经心。

“没什么。”萧端眼珠轻转,笑眯眯的看着他,“叔叔与侄儿对弈一局如何?”

萧峥微笑着颔了颔首,“可以。”

出了湖心亭,沿着特地用鹅暖石铺就的蜿蜒小道走入花园,文素的心情变的轻松起来。

正是一年中最美的光景,园内繁花似锦,争奇斗妍,珠红点翠,旖旎一园春光。

假山叠水处,有道淡紫色的身影端坐在一块大石上,十分醒目,文素尚未走近便已看见。

她心中有些奇怪,这花园可不是人人都能进来的,就是王府中的下人和禁卫军也只能在外守着。而眼前这人应该不是王府中人,怎会坐在此处?

待走近,她又愣了。这竟是个孩子的背影,紫袍金冠,正襟危坐的好似身处于金銮殿上。

也许是为了应和她这想法,那孩子忽而转过头来,精致的眉眼让文素心中大惊,下一刻已然拜倒在地。

“参、参见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文爱卿平身吧。”小皇帝的声音一本正经。

文素起身,小心翼翼的问道:“陛下怎会独坐于此?”

“朕来找皇叔,平阳王已去传话,朕左右无事,便在此稍作休息。”

平阳王?文素暗暗皱眉,刚才见他那样子,不像是去传话的啊?

呃,他不会是故意要放皇帝陛下的鸽子吧?

文素眼珠滴溜溜直转,暗暗盘算着要怎么稳住皇帝。

“文爱卿从何而来?”

“下臣……下臣随意走了走,刚好来到此处。”总不能说是从摄政王那儿来的吧?

小皇帝点了点头,“那便陪朕说说话吧。”

文素躬身称是。

原本以为要文素陪着也就是打发个时间,谁知坐等右等也不见萧端回来,皇帝有些坐不住了。

“哼,朕乃九五之尊,到了这里居然被晾在一边了!”

文素赶忙安慰:“陛下息怒,摄政王定然是被什么急事拖住了身,应该不消片刻便会来迎驾了。”

“那萧端呢?他难道不该来向朕禀明一声么?”

“这……”文素苦恼,平阳王这么做,可真是给她出了个难题。

“哼!”皇帝忽然冷哼一声,站起身来。

“陛下,”文素惶惶,“您这是……”

“朕要亲自去找皇叔,倒要看看他在忙些什么?”

“使不得啊,陛下!”文素忙不迭的堵在他身前,“陛下,这种事情怎么能让您千金之躯去做?还是下臣去吧。”

“不用,朕偏要自己去!”小皇帝毫不领情,拂袖越过她朝前走去。

文素无奈,只好赶紧跟上。

再这么遮掩也无济于事,等看到湖心亭中那对弈的二人时,皇帝的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点。文素心中也骇然到了极点。

这下真是糟糕了。

“好得很,朕还以为皇叔在忙什么,原来是这个!”皇帝咬牙切齿的转身,忿忿离去。

“陛下……”文素赶忙追了过去。

到了花园出口,皇帝忽然自己停了下来,转头盯着紧跟而至的文素,眼神凌厉,“文爱卿,朕问你,当日在朝堂之上,你所言可是出自真心?”

嗯?什么意思?

文素迅速的将她当日在朝堂上的话过滤了一遍,放心的回道:“起奏陛下,确实字字出自下臣真心。”

“那好,朕再问你,这大梁是朕的,还是摄政王的?”

文素心中一颤,蓦地睁大了双眼,“陛下,您……这是何意?”

小皇帝眯了眯眼,“朕在问话!”

“呃,是……”文素悄悄抹了把汗,稳住声音道:“所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大梁自然是陛下您的。”

“很好。”皇帝的脸色终于缓和下来,朝她点了点头,“除去刘珂,众臣之中唯有你如此明确的回答朕,朕心甚慰。”

文素刚松了口气,就听他接着问道:“那么,你再说说,朕要如何才能胜过摄政王?”

“……”文素有挖坑把自己埋了的冲动。

“说!”

“唔,下臣以为……”文素干咳了一声,快速的想了一圈,凑近他低声道:“待数十年后,陛下正当盛年,摄政王已然老去,那便可以轻易胜过他了……”

皇帝闻言登时眼神一亮,“没错,朕比他年轻!”

文素默默扭头,的确,陛下您真的是太年轻了……

好一番抚慰,终于送走了皇帝。文素拖着虚软的步子走到后院,便看见摄政王衣袂当风迎面走来,平阳王已不知去向。

“听闻皇帝来了,文卿可有瞧见?”

文素耷拉着肩膀,“王爷,陛下已经回宫了。”

“哦?”萧峥眸光微微一闪,前后联系了一遍,心中已猜到大概。

“那陛下可对你说了什么?”

作为摄政王府的女幕僚,文素很清楚自己的定位,她是摄政王府的人,自然不能欺瞒摄政王。“陛下问下官大梁是他的,还是……您的。”

萧峥似毫不惊讶,抱起胳膊道:“那文卿是如何回答的?”

“下官……据实回答。”

萧峥不置可否的一笑,“那本王若现在问你大梁该由谁做主,文卿又当如何回答?”

文素头冒冷汗,“下官认为……目前来说自然是王爷适合做主,不过将来……就要看王爷将陛下向何处引导了。”

幽深的目光扫过她微垂的双目,萧峥不置可否勾了一下唇角,转身朝后院走去。

周身压力顿减,文素忍不住喘了口气,看来这饭是越发的不好混了啊。

晚间回到院落,无半点灯光,一院清冷。

文素抱着忐忑的心情推开房门,只看到朦胧中有道身影独坐在桌边,好似一尊雕塑。

“青玉?”

“嗯。”

文素松了口气,还肯搭理自己,总还不算太坏。

走到桌边,点燃烛火,傅青玉沉凝的面容在灯下一览无遗。

“青玉,我……那什么,你都知道了吧?”文素一面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她的脸色,一面努力的搜索着委婉的词句准备表达事情经过。

“嗯,都知道了。”

一时无言,两人沉寂许久,傅青玉忽然摇头笑了一下,“想必摄政王如此安排自有道理,是我太过重利了,只要能为国效力,又何必在意是何官职呢?”

“诶?你想通了?”

傅青玉点了点头。

文素大喜过望,素质高就是好沟通啊!

最近文素又有那段时间准备测试时的烦闷感了,因为摄政王这段时间总在给她上课,关于如何接待青海国使臣一事,已然进入最后的准备阶段。

傅青玉前些日子已经去翰林院报到,开始正式作为大梁历史上第一位女史官出入大内。文素对此十分羡慕,实际上她更希望跟傅青玉对换一下,挑大梁什么的,还真的不适合她,她只想混吃等死啊……

不过凡事有利也有弊。

好歹文素现在也是个五品官,虽然还没有自己的府邸,摄政王也十分礼遇的单独于王府内辟出了一处院落供她居住,更不忘派了两名侍女以供其差遣。

为了以示公平,傅青玉也几乎享受到了同等的待遇,不过她知晓自己这是沾了文素的光,心中多少有些不是滋味。而更让她不舒服的是就地理位置上来说,文素的住处离摄政王居住的西阁接近不少,而她却离得较远。

事到如今,傅青玉不得不正视一件事情——她似乎对摄政王怀了不该怀的心思。

其实这点从她看见文素与摄政王同坐于湖心亭中的一幕时便感觉到了。

如今回想,她当时的失落甚至妒忌的原因恐怕不只是来源于自己能力的被否定,而是察觉到了摄政王眼中重视的人根本不是自己。

不过正为了即将到来的琼林宴而烦恼的文素对此是毫不知情的。此时的她刚刚起床拉开房门,正垂头丧气的听着侍女喜鹊给她汇报接下来的日程安排。

当然都是摄政王安排的,无非是宫中礼仪、青海国风俗以及一些客套的外交措辞等学习内容。

枯燥啊……

洗漱完毕,用了早饭,文素一路耷拉着脑袋朝萧峥的书房而去,经过后花园时,却忽而停下了步子。

她看见了平阳王和兵部尚书陆坊。二人正半隐于一人多高的小树之后,絮絮叨叨的说着什么。

这本不是什么稀奇事,稀奇的是这二人此时所说的话题。

他们居然在讨论摄政王的婚事!!!

好劲爆的消息啊!

文素当即蹑手蹑脚的走近了几步,拉长了耳朵去偷听。

“以下官之见,如今只有首辅和太傅两家的千金堪配王爷,毕竟论身份和势力,也只有这两家最为适合。”

萧端抱着胳膊,神色淡淡,“叔叔与首辅丁正一不合又不是一日两日了,这么看来,岂不是只有太傅家的千金最为适合?”

陆坊点头,“平阳王爷所言极是。”

“那女子人品相貌如何?我叔叔这般的人物,可不是什么庸脂俗粉都配得上的。”

“那是自然。”陆坊话音蓦地一顿,猛然转头看向文素的方向冷喝了一声:“谁在那里!”

文素吓的一哆嗦,人已经被发现了。

“哟,是文大人啊。”萧端平淡的神情瞬间敛去,变的极为和颜悦色。

相比较文素对他的忌讳,他对文素倒是十分的友好,且大有越来越友好的迹象。据文素的不完全统计,摄政王对她每礼遇一分,平阳王就会对她更加友好三分。

这不,昨天还送了一套上好的文房四宝给她呢。

喜鹊当时给她传的话是:“姑娘,平阳王爷说赠友当赠所需之物,礼虽轻情意却重。”

彼时文素除了被那一个“友”字给惊到了之外,还十分的沮丧。

友啊,我所需的是钱啊……

“原来是平阳王爷,呵呵,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文素觉得这样尴尬的情形下,除了讪笑之外已经没有什么可做的了。

萧端朝陆坊摆了一下手,示意他先离开,接着便一路笑眯眯的朝文素走了过来。那一身白衣衣袂当风,乌墨的发丝随风招扬,阳光下那张精致的脸简直要晃花了文素的眼。

“文大人这是要去往何处?”

“呃……去、去见摄政王。”文素觉得现在提到“摄政王”三个字都很不自然。这可是刚才被他们谈婚论嫁的男主角啊。

可能是看出了她神情间的异样,萧端朱唇微勾,露出一丝意味不明的笑意,“文大人,你听见什么了?”

“没有,没有,我什么都没听见。”文素头摇的如拨浪鼓一般。

萧端眸色沉暗,抿唇轻笑,“本王信你便是,快些去吧,别耽误了正事。”

文素连声称是,草草行了一礼便迅速离去。

踏上回廊时,赵全正在门口四下张望,见她过来,赶紧迎了上来,“文大人,您总算来了。”

“嗯?赵护卫有事?”

“是有点事儿……”赵全转头看了一眼书房的门,手拢在嘴边刻意压低声音道:“可不可以麻烦您待会儿进去给王爷唱支江南民歌?”

“哈?”文素的声音蓦地提高,吓了赵全一跳。

“嘘——小声点儿,文大人,属下是认真的。”

赵全的神情的确不像是开玩笑,可是这也太奇怪了吧?没事叫她唱什么歌啊,她看上去像是那么抽风的人么?

“好了,好了,文大人快些进去吧,总之全都拜托给您了。”赵全见文素一直默不吭声,干脆将她一路推进了书房,然而关上了门。

文素莫名其妙的怔愕了一瞬,呐呐的转头看向书桌之后的摄政王。

萧峥被她突然的闯入吸引了视线,正在看着她,四目相视,彼此都有些困惑。

“呃,参见王爷。”过了一会儿,总算反应过来的文素朝萧峥行了官场上的礼节。

“嗯。”萧峥淡淡的应了一声,招手示意她走近,“文卿来得正好,本王正在为一事发愁。”

文素赶忙上前,“敢问王爷所忧何事?”

“江南科考已然结束,如你所言,的确没有多少士子前去应考,不过萧峻却并不罢休,如今他恼羞成怒,居然勒令江南各世家必出一名学识最高者入其伪朝供职,否则便要屠其满门。”

“什么?”居然还有这样的事情?文素惊讶的无以复加,这简直堪比秦始皇焚书坑儒的暴行了!

沉默了一瞬,她皱着眉道:“那如今江南必然已是人心惶惶了。”

“没错。”萧峥重重的叹了口气,闭了眼,抬手轻轻捏着眉心。

文素见状,突然有些明白过来刚才赵全话中的意思了。想必是见摄政王太过忧心才会想到让她唱民歌吧。

连这个点子都能想到,真是不容易。

“王爷,其实依下官之见,此事也是有利有弊,您还是莫要太多虑了吧。”

“哦?如何有利?”文素忽来的一句话让萧峥立即睁开了双眼,目光灼灼的盯着她。

“下官认为,江南世家大族已然历经数朝不倒,个中缘由多半来源于甚少参与皇权相争,大有置身事外之意,如今吴王这一举动却是将他们不得不推向了陛下和王爷这一方,他日待收复江南,这百年难撼的各大世家也便有了可以打通的缺口。”

房中久久没有回音,萧峥细细回味了一番文素的话,看向她的眼神里带了一丝激赏。

这些日子以来,他发现文素根本是个外粗里细的人,可能是生活的环境不同,很多问题她能站在不同角度去看,便能看出常人无法看到的一面。

作为一个在江南出生长大的人,江南的情形她最清楚,然而清楚是一回事,能透过现象看到其本质,也极其不易。

萧峥觉得眼前的这块璞玉在经过稍微的打磨之后已然开始绽放光彩了。

也许是摄政王看着自己的眼神太过专注,文素不禁红了红脸。

许久过去,见他仍然没有移开视线的意思,文素终于还是决定接受一回赵全的提议,干咳了一声,打破了这尴尬:“呃,王爷,不如……下官给您唱支小调解解乏吧。”

未等萧峥回过神来,软软的歌声已经响起,带着一丝赧然,声音不高,却极其舒缓,叫人心生惬意……

待一曲唱完,萧峥忍不住唇边漾出了微笑,“文卿的歌声极美,本王似乎已经见到杨柳轻垂河岸,小桥流水人家,他日若得了闲,一定要去江南好好走走。”

文素陪笑,眉目间的羞涩微微褪去。

正要告辞离去,忽而想到一件事,她又极其小心的询问了一句:“王爷,那您……还讨厌江南女子么?”

萧峥登时愣住,“什么?”

“王爷,各部上疏的奏折送到了。”

门外赵全的声音打断了两人的对话,文素不好再停留,便退了出去,不过与赵全擦身而过之际还接收到了一记他微带感激的眼神。

看来她唱的再低还是叫他听到了,真是丢脸!

萧峥在她出门之后疑惑的看向赵全,“你可知她刚才的问话是何意?为何要说本王讨厌江南女子?”

赵全眨了眨眼,多日来已经习惯由糕点将二人联系起来的他当即得出了一个结论:“想必是怕王爷讨厌她吧,依属下看,文大人是爱慕王爷您才会这样呢。”

萧峥惊愕的睁大了双眼,半晌之后才似呢喃般从唇间挤出一个音节:“哦?”

文素觉得,这世上最诡异的事情莫过于与一个王爷交朋友。

就说现在吧,好不容易从繁琐的学习任务中脱身去逛了一趟户部,还被平阳王给一路跟着。

马车辘辘而行,文素的心情如同这车辙,微微颠簸起伏,看着萧端的神色也有些苦恼。

“王爷最近似乎很悠闲啊。”

萧端笑,“本王何时不悠闲?”

“……王爷的封地平阳竟没什么事情么?”

萧端又笑,“本王封地那些官员是做什么吃的?”

“……”唉,文素默默抱头憧憬,下辈子也让我做个皇室子弟吧!

“好了,到地方了。”似乎是看出了文素的痛苦,萧端忽然于半路叫车夫停车,施施然掀开帘子朝下走去。

文素跟着探出头看了看,见到路边有间豪华酒楼,二楼窗边依稀闪过一道熟悉的身影,好像是兵部尚书陆坊。

原来是来会友的,不会又是为了讨论摄政王的婚事吧?

文素心里八卦了一番,脸上却是摆出一副欢送的神情,好言好语的将萧端送下了车。待萧端风姿绰约的朝酒楼里走去时,她又像是怕他会反悔一般,当即招呼车夫快走快走赶快走!!!

少了一个王爷跟自己挤车,那感觉是相当的惬意啊。文素半躺半坐,微眯着眼养神,脑海中却在思考着即将到来的琼林宴该如何应对。

谁知不久这安逸便被打破。文素只听见外面的马匹发出一阵惊慌的嘶鸣,下一刻马车已猛的停了下来。似乎有什么人撞到了车辕,发出一声闷哼,而后响起了车夫的叫骂声。

文素掀开帘子去看,此时已经快到摄政王府,早已离了闹市,周围很安静,车边却很突兀的站了一个人。

那是个中年男子,白白胖胖,一看就是个养尊处优之人,不过胡子拉渣,头发也很蓬乱,衣着倒很华贵,只是已经很脏了。浑身上下除了那张脸还算干净之外,实在叫人有些看不过去。

见马车一停下,那人也不顾旁边车夫的喝骂,伸手就扒住了车门边沿,问文素道:“这可是摄政王府的马车?”

文素愣了愣,能认出摄政王府的马车,看来的确是个有来头的,于是干脆也不做遮掩,点头道:“正是。”

那人一听就来劲了,双手一撑就要往上爬。看着他挺胖,动作倒是敏捷的很,三两下就跳上了车,还顺势就要往车厢里钻,被车夫一把扯住才没得逞。

“大胆!摄政王府的马车你一个臭要饭的也敢随便乱爬!”车夫推推攘攘,要不是那人死扒着车门,就要被推下去了。

“放肆!你敢推本……我?!”

那人怒喝了一声,一下子挥开车夫,像只泥鳅一样哧溜一下就钻进了车厢,文素赶忙后退才免于跟他撞个正着。

“呃,阁下是不是太冒失了?这可是摄政王府的马车?您还是下去吧,我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文素也是见他可能有些身份才没直接赶人,不过对于他的行为,心里也是有些不高兴的。

“什么?你敢说我冒失?”中年男子似乎又想发火,上下打量了一番文素又忍了下来,咳了一声道:“你且叫马车继续往摄政王府驶就是了,我有事要找摄政王。”

文素狐疑的看了看他,眼神忽而扫到他袖口,微微一怔。

听说当年崇景帝给每个儿子都赏了一块玉佩,每块玉佩上正面刻该皇子的名字,反面刻该皇子的生辰八字。摄政王的腰间便挂着属于他的那块,且从不离身。平阳王也有,不过是承自其父皇长子。

而眼前的这人,袖中便揣着这么一块相似的玉佩。

于是文素惊悚了。

如今崇景帝的儿子们已所剩不多,在京的也就只有摄政王一人了,剩下的还有七位,全都将势力聚集到了江南江东等地,唯吴王马首是瞻。

那便是七王之乱,造反啊造反。

换句话说,文素可能现在就是跟一个造反的王爷同处一车之中……

好在她平时观察仔细,不然忽略了这个细节就糟了。

可是现在知道了又有什么用?人已经上车了啊。

文素真想抽自己一巴掌,刚才干嘛不赶他下去!

车夫还在等文素的吩咐,她也不知道来人究竟是何意,是否会对自己不利,只好暂时按兵不动。

“嗯?怎么了?你倒是叫车夫赶车啊!”

这人不仅脾气暴躁,还是个大嗓门,也不知道怎么溜进京城来的。

文素想了一下,问道:“不知阁下何人?找王爷有何事?”

“我为何要告诉你?你又是摄政王的什么人?”说到这里,那人像是忽然想到什么,又上上下下将她仔细的瞅了个遍,接着眼神忽而一亮,“我知道了,你莫不是退之府上的侍妾?”

“退之?退之是谁?”

“摄政王啊,萧峥,字退之啊。”

文素倒吸了口气,没错了,没错了,能直呼摄政王的表字啊,肯定是位王爷了……

“说啊,你到底是不是他的侍妾?”

侍妾……

文素额头滴汗,我长得就像个做小的么?

不过这样也好,免的节外生枝,还不如就顺着他的话说好了。

“嗯,小女子的确是王爷的侍妾,姓文。”

帘外车夫的手几不可察的抖了抖。

“啊,那就好,那就好。”那人顿时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在怀里摸索了一阵,摸出一只翡翠扳指递给了她,“既然是退之的夫人,那就是自己人了,不知你是否见过我?”

文素见到那扳指,眼神当即一亮,成色那个叫足啊!

不过她可不敢接,反贼的东西,谁敢要啊?

“这个……小女子未曾见过阁下,敢问阁下是……”

那人朝门边看了看,往她跟前凑了凑,一手拢在嘴边低声道:“我是蜀王啊。”

早就有心理准备的文素毫不惊讶,只是有些无奈。

于是蜀王殿下惊讶了。

不愧是摄政王身边的女人呐,不简单啊,看来要打起精神才行。

然而一脸平静的文素其实正悄悄的在心里数数。

跟着吴王反叛的六位王爷分别是:齐王、赵王、魏王、广阳王、广陵王和……蜀王。

妈呀,没错了啊,就是个反贼啊!

再次经过确定无误,文素顿时有些哆嗦的看向他,“蜀王殿下……怎么会在京城?”

王爷啊,江南风景秀美人更美,您没事跑回来作甚啊?

“呵呵,弟妹不用如此惊慌,本王来找退之是有意投靠的,只是没想到遇上了退之的枕边人,那么接下来还希望弟妹能替本王多多美言几句才是啊。”

诶?文素一愣,是来投诚的?不过……您能不能收回那句“枕边人”啊?

你才是摄政王的枕边人呢,你们全家都是他的枕边人!!!

“弟妹,怎么说啊?”见文素一直不给回应,蜀王晃了晃手中的扳指,又腾出只手从袖中摸了一只金簪子出来。

文素大囧,王爷您准备的好齐全呐,真不知道你这一路是怎么混过来的,居然没遭贼?

真神奇……

“呃,蜀王殿下不用着急,小女子人微言轻,还是待到了王府再说吧,一切皆有王爷做主。”

蜀王的脸色难看了起来,尴尬的笑了笑,缩回了手。

说话间摄政王府已经到了,文素一马当先跳下马车,对车夫使了个眼色,提起裙角率先冲进了府邸。

蜀王殿下拖着臃肿的身子挪下车,被车夫领着走进了门,下一刻便被他招呼来的几个家丁给围住了……

文素一路冲冲冲,冲到摄政王的书房,根本来不及对守在外面的赵全禀报一声就撞门而入,惊得里面萧峥诧异了半天。

“文卿何事如此惊慌?”

文素上气不接下气:“王爷,蜀、蜀王来了,他说来、来投诚……”

“你说什么?”

萧峥惊讶的站起身来,车夫已经领着几个家丁押着蜀王闹腾腾的朝书房而来。赵全在外看的清清楚楚,“王爷,看样子的确是蜀王。”

“确实是蜀王,下官可以作证。”稍微缓过来的文素当即举手保证。

萧峥眼神闪了闪,又稳稳的坐了下来,沉声道:“将他带进来。”

文素忙退到了一边。

“退之,退之,你怎么如此对待三哥啊……”蜀王殿下人还未进门便先嚷嚷开了,嗓门越发的大了。

待到了门边,萧峥一眼看到他这落魄的模样,皱了一下眉,挥手遣退了一干人等。

蜀王不满的瞪了一眼转身离去的几个家丁,再转过脸来时,瞬间变成了一副笑眯眯的模样,“退之……”

文素恶寒,一个大男人至于发出这么肉麻的声音么?

然而萧峥却面无表情,只是冷冷的看着他。

蜀王脸色一阵青白,终于还是咬了咬牙,掀了衣摆跪倒下来,“罪臣参见摄政王,摄政王千岁千岁千千岁。”

“来人自报名目。”

“罪臣……蜀王萧崎。”

“萧崎?”萧峥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丝嘲讽的笑意,“可是崇景帝第三子萧崎?”

“是,正是。”萧崎额头微微冒汗,心里直觉得不妙。

“既然是大梁皇室子孙,又为何要沦为反贼,试图颠覆大梁千秋基业?!”

萧崎的身子一抖,慌忙抬头分辩:“退之,十七弟,三哥当初也是受人蛊惑啊,如今已然知错,万望十七弟大人不记小人过,放三哥一条生路吧……”

萧峥静静的盯着他,默然不语。

突然现身,江南必然是出了什么变故,他自然不会这么轻易就松口。

萧崎见他一直不做声,心里越发慌乱,只好一个劲的朝旁边的文素挤眉弄眼,小声道:“弟妹,你倒是帮本王求个情啊……”

“弟妹?”萧峥听到他的话,瞬间愕然,转头看去,正对上文素哭笑不得的脸。

这误会大发了。

王爷,下官不是有意的啊……

全文阅读倒序↓
第32章 后记
第31章
第30章
第29章
第28章
第27章
第26章
第25章
第24章
第23章
第22章
第21章
第20章
第19章
第18章
第17章
第16章
第15章
第14章
第13章
第12章
第11章
第10章
第9章
第8章
第7章
第6章
第5章
第4章
第3章
第2章
第1章 楔子
展开全部
用户评论
其他喜欢看的
我不成仙
鬼医神农
神棍小村医
快穿攻略男神都有病
你的爱如星光
乳娘的诱惑
奇迹的召唤师
重生八零媳妇有点田
心肝肉
奈何流年枉情深
九死丹神诀
至高主宰
秘密的森林
我是特种兵
极品狂医
他的偏执欲
都市小医仙
继承者驾到校草闹够没
异数定理
重回八零盛世农女
捧杀
清穿皇妃要娇养
全能快递员
明帝国的崛起
猛犬老公宠妻过急
新婚夜的雷人规矩爷我等你休妻
快穿女主不当炮灰
明王首辅
江太太恃宠而骄
千亿盛宠闪婚老公超能干

©Copyright 2010-2023 土豪小说(www.yeziwx.com)
温馨提示:土豪小说所有的内容(文章、图片、评论)等所有内容,全部由网友上传发布并更新,属于网友个人行为,土豪小说只负责内容的审查,无法判定内容是否存在侵权等行为,如有内容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及时与我们联系,联系邮箱:mysummarya@gmail.com,我们将在1-2个工作日之内进行处理,敬请谅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