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处风景如画

何处风景如画

作者:林笛儿

状态:连载中

连载章节:第58章 番外(5)

更新时间:2023-01-22

剧情简介:

《何处风景如画》是由作者林笛儿编写的一部小说,目前正在连载当中,主角是,小说的故事主要讲述了
爱情是一种态度,人生是一道风景。金融男邢程觉得自己是一棵树,为了寻找一块肥沃的土壤,让自己成为云端上的风景,他选择忽视暗恋着自己的秘书画尘。留美医学博士何熠风觉得自己并不是超人,无法拯救全人类,能够守护在自己深爱的画尘身边,就是美丽的风景。于是,他弃医回国来到了画尘的家乡滨江。

内容导读:

真难得,印学文在圣诞夜还想着工作。何熠风觉得真像一个黑色幽默。

车身内的空间狭窄,印学文的音量又大,阮画尘想装着什么没听见都没办法。她把脸别过去,不让何熠风看到她脸上放大的笑意。

打开车门,呼呼的冷风刮在脸上刺刺地痛。

是家西点店,店名叫“简单时光”,铁艺雕花的大门,上面应景地挂了一个圣诞花球。推开门,飘入耳中的是轻快的美国乡村歌曲《老橡树上的黄丝带》,空气里浮荡甜滋滋的糕点香,画尘嘴角情不自禁上扬。冬夜听这首歌,太幸福了。

店内有地暖,温度很适宜,从寒冷到温暖,何熠风的镜片上立刻蒙上一层白雾,他摘下眼镜,从大衣口袋里拿出手帕。

站在一边的画尘悄悄呵了呵手,踮起脚,朝他的头发摸去。就在她快得逞时,不早不晚,何熠风抬臂捉住她的手,一扳,“干吗?”

“不是假发吧!”画尘问道。

冷眸一深,他牵着她的手走向里面的卡座。

“哇!”穿着女仆制服的店员嘴巴张得大大的,都看傻了,是那种羡慕的傻。

这家店刚开张不久,没来得及宣传,店里的客人不算多。但是,不多的客人,也都精心修饰过,男的英俊,女的靓丽,看着就是郑重约会。今年流行糖果色,女子们身上衣服的色彩都非常鲜艳。画尘脱下羽绒大衣,里面是黑色的银行工作服,正正经经,胸前还别着工作胸牌,往这一坐,很煞风景。看着菜单上的西点介绍,画尘什么都不计较了。

“我要这个,还要这个,再来两杯伯爵红茶。”她咽咽口水,指着菜单对店员说道。

好识货。一款叫做缘份,是店里的招牌点心。朗姆酒,巧克力和核桃仁做成蛋糕坯子,配上纯正的奶油和黄油,加上片片橙子。一点都不搭的几样物品,凑到一起,淡淡的微酸的奶油香和略有苦味的巧克力,让舌尖享受无尽美味,可不就是缘份么?

另一款就叫简单,普通的三明治,翠绿的生菜,嫩黄的鸡蛋,鲜艳的火腿,雪白的奶油,光色泽就已是诱人。

“先生呢?”店员问何熠风。

何熠风眼中、耳中,只有画尘一个,其他万物皆是背景。

“其他不要了,多给我们两只盘子。”阮画尘扬起脸,嫣然一笑,露出一口白白细细的牙,店员忽然想起一个许多年前在书上看到的形容:齿如编贝。

仿佛知道他们又饿又冷,茶和点心上得都非常快。店员还贴心地送了两碟新样品让他们试吃。

三明治一分为二,蛋糕一分为二,分别放入两只空盘。一盘推给何熠风,一盘留给自己。阮画尘先喝了口茶,再吃一口蛋糕,眼睛闭起,嘴巴抿着,专注地感觉着“缘份”的美妙。“好吃哦!”她告诉何熠风,接着,又叉起一块三明治放入嘴中,“啊,这个也好吃。”

何熠风的胃下意识地痉挛了下。

他在国外六年,即使做中餐非常不方便,他尽量不吃三明治,不碰蛋糕。从前,他吃太多,吃到胃排斥。

从前······并没有什么刻骨铭心的事发生,可是每一个节日,每一次季节变化,每一件大事、小事,他都记忆犹新。

画尘倒是吃得非常香,手机搁在桌边,吃两口,看一眼,仿佛在等什么重要的电话。盘子都见底了,它也没响。画尘短促地笑了下,一半自嘲,一半寂寥。如墨般的发丝在柔和的灯光下飞起一道光晕。

何熠风只是把伯爵茶喝完了,味道纯正,也不是他喜欢的。现在,他爱喝黑咖啡,味觉并不美妙,但能刺激神经。

突然,画尘在桌下轻轻踢了踢他的脚,嘴巴往左挪了挪。他看过去,左侧坐着一桌情侣,隔着一张桌子,都嫌距离远,两人挤在一张椅子上。女子长得一般,男子,不知为什么剃了个大光头。

他收回目光,责备地瞪了瞪画尘。

画尘撇嘴,清澈的黑瞳中满是认真,以只有他听到的音量:“那不是剃的,而是谢顶。你要引以为戒。”

这样的姿势,这样的话语,在别人眼中,会觉得他们是非常熟稔的关系,有着千言万语都不用说出口的默契。实际上·······

“阮画尘,你就没别的话对我讲吗?”按捺不住,在心口徘徊又徘徊的一腔烦躁还是脱口而出。

这似乎是今晚何熠风第一次叫她的名字,画尘凝视着他,隔了很久,云破月来般笑起来,从身后拿过包包,翻出钱包,朝他晃了晃。“今天,我来买单。”那眼睛是朦胧的,又是清澈的,像淡雾下的水面。

他没说话,沉默才是最高贵,最安全的。

路上已积了薄薄一层雪,走过,留下一行行脚印。

画尘在“简单时光”前和何熠风说再见。恰巧有辆出租车送客过来,没等他说话,急急走了,像飞一样。

何熠风只看到她黑色的羽绒大衣一摆一摆在前面,背影很模糊。他突然想起一件事,自己没有她的联系方法,她也没问他的。当然可以找许言问,但是那太笨拙和刻意。

心情自然就差了。

他不知站了多久,感觉冻得知觉都要消失了,才打开车门。一缕清雅的香气在他周围缠绕了一下,然后散去。腊梅花。这种香,在国外是闻不到的。冷冷清清,若远若近。应该是画尘在上车前从路边摘的。香气渗透肌肤和呼吸,心一寸寸沉淀、安静。

何熠风去了酒吧,因为印学文说有公事。

酒吧气氛很热辣,入目白花花的一片,是女人裸露在外的肩和背。数九寒天,这样的穿着,不敢恭维。到处都是彩带,气球,音箱里传来的音符,砸得耳膜嗡嗡作响。酒吧布局有点别致,主人像是摄影爱好者,四周的墙壁挂着世界各地的风景照。光线,角度,内容,都不错。

印学文的包间在楼上,服务生替何熠风打开门。灯光昏暗,酒味呛鼻,依稀看到沙发上坐满了人,男多女少,桌上的酒瓶东倒西歪,零食、小吃,一堆。

最先迎上来的是印学文,穿件衬衫,最上面三个扣子松着。他很洋派地和何熠风拥抱了下。“鸣盛总监何熠风,这是真正的海归精英。不像我,假冒伪劣。”。

印学文有一点好,他知道自己某个地方蠢,而他善于把这样的蠢演绎成一种谦虚,反而成了美德,让别人想讥讽都没机会。

印学文的父亲印泽于,是很想儿子成才的,不然也不会起这么风雅的名字。偏偏印学文,文也学不好,武也学不好,倒是学坏很容易。印泽于眼看着印学文高中想毕业都难,一狠心,把他送去了加拿大。印学文英语别提有多烂,却也活了下来。回国时,手里捏着一张大学文凭。那所大学,非常神秘,就是加拿大人都很少知道。

印泽于无力追究,只得自己手把手地带。印学文是独子,翼翔迟早是要留给他的。现在的印学文和以前相比,算是懂事一点。这次滨江机场升级,翼翔参预投资,就由印学文负责。

沙发上的人起哄地拍了拍手,招呼何熠风坐下。何熠风落坐,有个男人站了起来,朝何熠风笑笑,“打个电话,失陪下。”端正的眉眼,高大,有型,肩膀宽宽的,黑色的西服无比熨贴。

“荣发的副总,叫邢程。”印学文替何熠风倒了杯酒。“翼翔贷款的事,他帮了大忙。今天,他是贵宾。”“你是我的朋友。”印学文加了一句。

朋友,就代表是同一个等级。贵宾,再尊贵,也是一客人。没有什么需要联系时,就是一路人。

何熠风淡淡地抬了下眼,难怪觉着眼熟,原来和画尘穿的一家制服。连副总着装上都这么严苛,荣发的规矩不小。

“怎样,很漂亮吧?”印学文喝酒非常猛,酒量又大。与何熠风碰了下杯,自己一仰脖,把杯中的酒喝了个尽。“都是为新增的国际航班招的,个个会说外文,美得冒泡。”印学文说的是坐在对面的几个女子。他目光绕了一圈,倏忽一下,又迅速地收回,无线电波似的。

即使灯光明亮,何熠风觉得空姐们看着就是一个模子铸出来的。一式的制服,一式的发型,笑起来,嘴角上扬的弧度是一致的,讲话都在同一个频率。要辨别,只能靠胸前的工牌。

“你找我什么事?”包间里的光线和声音,还有气味,都太丰足了,如果不喝酒,安静地坐着,所有感官都难以忍受。何熠风坐了没有一支烟的功夫,就觉得整个人都木了。

印学文已经有点微醺,意识勉强清晰,“真要谈工作?”

何熠风放下酒杯。印学文赔着笑,“好吧。翼翔的航空杂志,以前做得非常一般,这不,现在上了一个大台阶,那么航空杂志的品位也要跟上来。这事我想拜托你。哦,有个人,你要打听下,舒意,出过几本旅游方面的书,听说人在滨江。他给《中国民航》和《南方航空》都写过文章。”

何熠风哦了一声,这个场合实在不适合讨论这么重要的一件事,他又端起酒杯。

邢程从外面进来了,包间内的气氛又热闹了起来。大概是响应印学文的号召,个个争先恐后地和邢程喝酒。

邢程轻松而简单地应对着,看不出是高兴还是不高兴,既不冷落谁也没有和谁特别亲近。无意间遇上何熠风的目光。那眼睛里的内容他读不出来,只是黑白分明,好像不经意地把什么都看在眼里了。

邢程低下眼帘,摇晃着酒中的冰块,手腕上的脉博快速地跳动。不是第一天认识印学文,却从来没有看到他这般在意一个人,或者讲讨好一个人。邢程原以为讨好这样的事,印学文这样的富二代,永远不会懂。即使向荣发贷款十二个亿这么大的事,印学文的口气也是居高临下的。突然就像被针扎了一下,醒来了,看着眼前的一切怎么都有点迷茫。

“看到一熟人,我去打个招呼。”印学文不知看见了谁,摇摇晃晃站起来。门外,一抹红色的身影飘过。

必然是美女,面孔漂亮,身材魔鬼。有一个空姐促狭地挤挤眼,印公子的熟人通常都长这样。没头没脑的,众人笑得恨不得把天花板给掀了。

何熠风嫌吵,想去外面让耳根清静些。

外面也好不到哪里去,时间快过十点,人越来越多。楼梯口,撒哈拉沙漠风光的下面,站着一个女子。手里握着手机,侧脸望着窗外,她穿一条浅灰的羊绒束腰裙,领口偏低,令她颈部的肌肤有如杏仁豆腐一般的滑润,配上一根极细的白金项链,无比动人。这样的装束,是那种刻意的随便。神情却是不自觉的落寞,眼睛望出去,似乎也没有什么视线。

走得这样近了,她竟没有察觉。何熠风不得不出声,请她让一下。

她一怔,转过脸来,“哦,是你!”长长的睫毛在眼角处投下剪影,鼻子尖尖翘翘。

何熠风皱了下眉,她认识他?多看了一眼,猜测是刚刚包间中对面坐着的空姐里的某一个。“你好!”他疏离地点了下头,越过她,拾级向下。

身后,她低声笑了笑,“我估计你是不记得我了。”

何熠风站住,回过头,飞快地翻阅记忆,这张脸,他绝对没有一点印象。“我不是滨江人。”他委婉告诉她,她认错人了。

她身子往后靠上墙,像是在欣赏他的疑惑,“记得宁城十中么,隔壁是面湖,湖岸边都是高大的水杉树,那些一本正经的水杉树,一年四季都一个样。”语气里已经有了一丝奚落。

他也没在宁城读中学,何熠风不喜欢猜谜的游戏。

“你不会连阮画尘也忘了吧!”嘲讽之意很明显。

不会,两个小时前他们刚刚分开。何熠风反应很快,思维立刻跟上她的情节。

“我记得没错的话,你好像是阮画尘的老公。”

全文阅读倒序↓
第58章 番外(5)
第57章 番外(4)
第56章 番外(3)
第55章 番外(2)
第54章 番外(1)
第53章 会唱歌的鸢尾花(6)
第52章 会唱歌的鸢尾花(5)
第51章 会唱歌的鸢尾花(4)
第50章 会唱歌的鸢尾花(3)
第49章 会唱歌的鸢尾花(2)
第48章 会唱歌的鸢尾花(1)
第47章 一起(5)
第46章 一起(4)
第45章 一起(3)
第44章 一起(2)
第43章 一起(1)
第42章 秘密(5)
第41章 秘密(4)
第40章 秘密(3)
第39章 秘密(2)
第38章 秘密(1)
第37章 雨(5)
第36章 雨(4)
第35章 雨(3)
第34章 雨(2)
第33章 雨(1)
第32章 沉溺(6)
第31章 沉溺(5)
第30章 沉溺(4)
第29章 沉溺(3)
第28章 沉溺(2)
第27章 沉溺(1)
第26章 断章(4)
第25章 断章(3)
第24章 断章(2)
第23章 断章(1)
第22章 此心(7)
第21章 此心(6)
第20章 此心(5)
第19章 此心(4)
第18章 此心(3)
第17章 此心(2)
第16章 此心(1)
第15章 风过之后(4)
第14章 风过之后(3)
第13章 风过之后(2)
第12章 风过之后(1)
第11章 冬眠(4)
第10章 冬眠(3)
第9章 冬眠(2)
第8章 冬眠(1)
第7章 行走的风景(4)
第6章 行走的风景(3)
第5章 行走的风景(2)
第4章 行走的风景(1)
第3章 远和近(3)
第2章 远和近(2)
第1章 远和近(1)
展开全部
用户评论
其他喜欢看的
豪门贵妻
毒情王妃
男神365式蜜爱
转身说爱你
皇叔的心尖宠
嫁给霸道帅总裁
绑走神秘男神
总裁爹地惹不起
宠妻入骨
风尘情劫
情深深几许
调教野性老婆
妈咪要追夫
总裁轻点宠
独家专宠
锦绣毒妃
总裁的心尖蜜妻
皇叔大人劫个色
溺宠小萌妻
名门秘闻多
爱情有晴天
七次总裁,爱上我!
国医狂妃
隐婚有悔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帝少的小萌妻
我的最佳爱人
医心如蜜
带上萌宝来追妻
鬼夫我们不约

©Copyright 2010-2023 土豪小说(www.yeziwx.com)
温馨提示:土豪小说所有的内容(文章、图片、评论)等所有内容,全部由网友上传发布并更新,属于网友个人行为,土豪小说只负责内容的审查,无法判定内容是否存在侵权等行为,如有内容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及时与我们联系,联系邮箱:mysummarya@gmail.com,我们将在1-2个工作日之内进行处理,敬请谅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