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作者:(苏)尼·奥斯特洛夫斯基

状态:连载中

连载章节:第58章

更新时间:2023-01-21

剧情简介:

《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是由作者(苏)尼·奥斯特洛夫斯基编写的一部小说,目前正在连载当中,主角是,小说的故事主要讲述了
小说通过保尔·柯察金的成长道路,告诉人们,一个人只有在革命的艰难困苦中战胜敌人也战胜自己,只有在把自己的追求和祖国、人民的利益联系在一起的时候,才会创造出奇迹,才会成长为钢铁战士。

内容导读:

“节前到我家补考过的,都站起来!”

有些虚胖的瓦西里神父,穿着法衣,在脖子上挂着一个沉甸甸的十字架,瞪着眼睛扫视全班同学。

这时,从板凳上站起四男二女六个学生。神父用两只小眼睛凶凶地看着他们,仿佛要将他们都刺透似的。孩子们一个个都战战兢兢。

“你们给我坐下。”神父朝女生挥了挥手。

她们赶忙坐下,都松了口气。

瓦西里神父用那双小眼睛死盯住四个男生。

“小无赖,自己说谁抽烟了?”

四个男生都压住嗓门回答道:“神父,我们不会抽烟。”神父顿时脸涨得通红。

“ 混蛋,你们都不会抽烟,那是谁往发面里撒了烟末?不会抽烟?那瞧瞧!把口袋都翻过来,喂,快些!没听见我的话?翻过来!”

三个孩子都动手掏出口袋里的东西放在桌子上。神父仔细地查看线缝,寻找细碎的烟丝,但什么都没找到,便逼视第四个男孩。这孩子长着一对黑眼睛,穿着灰衬衣,蓝裤子,两个膝盖上都打着补丁。

“你怎么变成木头人了?站着一动不动?”

这个黑眼睛的男孩强压住心中的仇恨,轻声地答道:“我没口袋!”一边说他一边摸了摸缝死的袋口。

“啊,没口袋!你以为这样我就查不出来是谁搞的恶作剧——糟蹋了发面!你以为这次还可以继续呆在学校里吗?不,小傻瓜,没那么容易了!上次你妈妈要求留下你,这次可别想了。给我滚出去!”他死死地揪住男孩的耳朵,把他推到走廊上,“叭”地一声把门给关上了。

教室里悄然无声,同学们都垂下了脑袋。谁都不知道保尔·柯察金为什么这样被赶走,只有保尔的好友谢廖沙·勃鲁扎克明白。那次他们六个不及格的同学到神父家补考,在厨房里等候神父时,他目睹保尔把一撮烟灰撒进了神父家做复活节蛋糕用的发面里。

被赶出去的保尔,坐在了门口最下面的一级台阶上。他想妈妈在税务官家做厨娘,每天清晨到深夜,对他爱护备至,这下回家怎么向妈妈交待呢。

泪水哽住了保尔的喉咙。

“我该怎么办?都怪这该死的神父……可我何必又去撒烟末呢?谢廖沙怂恿我,他说:‘来吧,咱们给歹毒的家伙撒一撮!’撒啦。谢廖沙一点事儿都没有,我却被开除了!”

保尔与神父早是冤家。有次他和列夫丘柯夫打架,神父不准他回去,说:“饿他一顿。”有个老师怕他在空教室里捣蛋,把他带进高年级教室里。保尔坐到后面的凳子上面。

这个瘦如枯柴的老师,穿着黑上衣,讲解地球与天体。他讲地球已有好几百万年,月亮也差不多。保尔听着吓得张大嘴巴。他觉得这些内容好奇怪,简直想站起来与老师讲:“《圣经》不是这样说的。”但一胆怯没敢说,怕挨骂!

神父的圣经课,保尔都得满分。所有祈祷词,新约和旧约,都记得牢牢的。保尔决定向神父问清楚。所以圣经课刚开始,神父刚坐下,保尔就举起了手。他被允许提问:

“神父,为什么高年级的老师讲地球几百万年前就存在,而《圣经》上却说是五千……”

但他被瓦西里一声尖叫给打断了。“混账,你扯什么?你就是这样学《圣经》的?”保尔还没来得及辩解,已被神父揪住了两 只耳朵,脑袋被撞到墙上。之后,保尔鼻青脸肿,吓得半死,被推到了走廊里。

回到家,他又叫妈妈来学校,求神父准许他回校再念书。从此以后保尔便恨透了神父。确切讲是又怕又恨。他从来难以忍受别人对他的丁点儿侮辱,更忘不了神父残暴的体罚。他把仇恨压在心里并不作响。

后来他又受到了瓦西里神父的歧视和侮辱,每每抓住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就被撵出去,连续几星期站墙角,从此不再被提问。于是在复活节前,他才去补考。正是这次,他才在神父家的厨房里,把烟末撒进了做复活节蛋糕用的面粉里。虽然没有被发现,但神父还是立即便猜准了是谁干的。

下课后,同学们在院子里围住了保尔。他紧皱着眉头,闷声不语。谢廖沙并没走出来。他觉得自己也有错,却帮不上任何忙!

校长叶夫列姆·瓦西里耶维奇从办公室的窗口探出头来。他低沉的嗓门吓得保尔打了个冷战。“让柯察金马上到我这边来。”于是保尔忐忑不安地朝办公室走去。

车站食堂的老板是个已上了年纪的人,苍白的脸,浅色的双目灰暗无光。他瞥了一眼站在旁边的保尔:“他多大了?”

“十二岁。”妈妈回答。

“好吧,留下他。但条件是:每月八卢布,当班的日子有饭,干一天歇一天。但可千万别偷东西啊!”

“哪儿会!哪儿会!他不会偷的,我敢保证。”妈妈慌忙说。

“那今天就开始。”老板回头叮嘱耳旁的一个站柜台的女侍:“齐娜,带这小伙子去洗碗间,让弗罗霞派活儿,让他顶格利什卡。”

女侍正切火腿。她放下刀冲保尔示意,穿过餐厅,走向洗碗间的门。保尔和妈妈都紧跟着。妈妈低声嘱咐:“保夫鲁卡,卖力别丢人!”她用忧虑的眼光送走了儿子,便回去了。

洗碗间很多人正忙着:桌子上是小山似的杯盘刀叉。几个女工不停地擦洗。

还有个红头发的男孩,乱糟糟的头发,在两个大茶炉间忙碌着。他好像比保尔要大。

整个屋子被洗碗碟的木盆里开水冒出的雾气所弥漫。保尔进来连女工的脸都看不清。他傻傻地站着不知该干什么,甚至不知站在哪个地方才好!

齐娜走到一个洗 碗的女工旁扳住她的肩膀:“弗罗霞,新的小伙计,顶格利什卡的。”

齐娜回头指着那叫弗罗霞的女工,告诉保尔:“她是领班,听她的指示。”说完便回小卖部去了。

“知道了。”保尔轻声地答道,呆望着领班,等她派活儿。弗罗霞擦着额头上的汗,上下打量着保尔,估摸着他能干什么样的活儿,接着挽了挽滑下的袖子,用异常悦耳的浑厚嗓音说:

“小兄弟,干点儿杂活儿吧,这口大水锅,清早把水烧开,让里面一直有开水。当然还得劈柴,还有这两个茶炉也得管。太忙时,得擦洗刀叉,倒去脏水。小弟弟,活儿够多了,你会忙得满头大汗的。”她满嘴科斯特罗马方言,“a”发得很重。

保尔听着,又见她长着小翘鼻子,脸红通通的,不知不觉有些高兴起来。

“这大婶看上去挺和气。”他喑暗想,便壮了壮胆子问弗罗霞:“大婶,我现在干什么呢?”

听他这么一叫,洗碗间的女工都哈哈大笑起来,把他的话淹没在笑声中。他愣了。

“哈哈哈 ……弗罗霞有个大侄子……”

弗罗霞自己笑得比谁都厉害。因为屋里都是蒸气,保尔没看清这个18岁女孩儿的脸。

保尔很难为情,便转过脸问那男孩:“我现在该做什么?”男孩只是嘻皮笑脸地回答:“问你大婶吧,她会一五一十地告诉你的。我是临时工。”说完便朝厨房跑去。

这时保尔听到一个上了年纪的女人招呼他:“过来帮忙擦叉子吧。你们都笑什么?这孩子讲什么了?拿着。”她给了保尔一条毛巾,“咬住一头儿,拉紧另一头儿,把叉齿在上面来回蹭,一点脏污也不留。这里对这个最计较,老爷们挑得很细,总是翻来覆去地看,叉子一有丁点儿的脏东西,老板娘肯定会立刻把你这个倒霉蛋赶走。”

“什么老板娘?”保尔摸不着头脑,“老板不是个男人吗?”女工们又笑了起来。

“孩子,咱们的老板只是摆设。他是窝囊废,一切由老板娘作主。她现在不在,过些日子便会见到她了。”

洗碗间的门开了,三个伙计,每人捧着一大堆脏兮兮的杯盘刀叉走了进来。

一个方脸宽肩、有些斜眼的说:

“加紧些干,十二点的那趟车就要进站了,你们还在这儿发呆。”他看见保尔,问:

“你是谁?”

“新来的。”弗罗霞回答。

“喂,听着,新来的!”他用粗壮的手使劲按住保尔的肩,把他推到大茶炉前,“这两个炉子你给看好,瞧瞧,已灭了一个,那个也快没火星了。今天算了,再这样就会吃耳光子了,明白吗?”

保尔就此开始了劳动的一生。第一天上工,还从没这么卖力地干过。他知道这不比家里,家里可以不听妈妈的话,这儿要是不听,说不定会给耳光的。

保尔脱下一只靴子套在炉筒上,火星从大肚子茶炉下迸出来,这茶炉能盛四桶水。他提起脏桶,倒进外面的水坑里,接着往锅底下添柴,又把湿毛巾放在烧开的茶炉上烘干。总之干了所有的活儿,没停一刻。深夜才拖着乏极了的身子走进厨房。上了年纪的女工阿妮西娅望着他掩上的门,说:“唉,干活儿像发疯,这孩子挺特别,一定是家里揭不开锅了!”

“对,很懂事,”弗罗霞说,“干活不用假。”

“过几天累坏了,就不会这么干了,”卢莎不以为然,“一开始都这样……”

整整一夜,保尔干得精疲力尽。早晨七点,一个胖圆脸,流里流气的男孩来接班,保尔便将两只烧开的茶炉交给他。

男孩见什么都已弄妥,茶炉烧开了,便两手一插,从咬紧的牙缝里往外挤唾沫,狠天狠地似的白了保尔一眼说:

“喂,傻瓜,明天早晨准六点接班。”

“六点? ”保尔问,“七点吧?”

“人家七点是人家,你六点,别啰嗦,再说我立刻叫你脑袋上长包!你小子不开窍,才来就不老实听话。”

交了班的女工兴致勃勃地听两个孩子拌嘴。那男孩的无赖与挑衅很是激怒了保尔。他朝男孩逼近一步,恨不得揍他,但怕被开除,就忍住了。虎着脸说:

“你别吼,别吓唬我,小心自讨苦吃。明天我七点来,要打我不会怕你。想试吗?我奉陪!”对方朝开水锅退了一步,瞧着狠狠的保尔,没料到碰上这样一个硬钉子,倒有些茫然失措。

“好,走着瞧!”他有些含含糊糊。

头一天平安无事。保尔走在回家的路上,感觉用劳动可挣得工钱,自己已成人了。现在他工作了,谁也不能再说他吃闲饭了。

早晨的太阳正从锯木厂房后冉冉升起。很快,保尔的家便显现出来,近在咫尺,就在列辛斯基家后面。

“妈妈大概刚刚起床,我就工作结束了。”保尔加快了步子,一边想一边吹着口哨。“不让我上学也好,反正那混蛋的神父不是好东西,真想啐他一口。”想着想着,他已到了家门口,走进篱笆门,又想:“对,还有那个黄毛小子,一定狠狠地揍他一顿。”

母亲已在院里忙着生炊,看到儿子回来忙问:“怎么样?”

“挺好,挺顺利。”保尔回答。

母亲想要提醒他什么,可他已明白了。透过窗户,他看见 阿尔焦姆哥哥宽大的后背。

“怎么,阿尔焦姆回来了?”他心里很不平静。

“昨天回来的,留家里不走了,就在机车库上班。”保尔犹豫着推开了房门。

魁梧雄壮的阿尔焦姆坐在桌边,背向保尔。他扭头看着弟弟,浓眉下的眼睛里射出两道 严厉的目光。

“哦,会撒烟末的英雄回来了?你可真行啊!”

“他全知道了。”保尔心想。“要挨骂了,或许更糟。”保尔怕阿尔焦姆。

但看起来,阿尔焦姆并不想动手。他坐在凳子上,胳膊肘抵住桌子,望着保尔,说不清那是嘲弄还是鄙视。

“看来你已大学毕业,满腹知识,现在倒起泔水了?”

保尔只低头盯着一块地板,专注地研究着一颗露出的钉子头。可阿尔焦姆从桌边站起来进了厨房。

“看样子不会挨揍了。”保尔略微轻松了一下。

喝茶时,阿尔焦姆心平气和地问清了保尔在学校里所发生的一切。

“你这样乱闹,长大怎么行啊 ?”母亲忧心忡忡,“看他怎么办?他到底像谁啊?上帝,真让我费尽了心血!”母亲唠叨个不停。

阿尔焦姆推开空杯子,对保尔说:

全文阅读倒序↓
第58章
第57章
第56章
第55章
第54章
第53章
第52章
第51章
第50章
第49章
第48章
第47章
第46章
第45章
第44章
第43章
第42章
第41章
第40章
第39章
第38章
第37章
第36章
第35章
第34章
第33章
第32章
第31章
第30章
第29章
第28章
第27章
第26章
第25章
第24章
第23章
第22章
第21章
第20章
第19章
第18章
第17章
第16章
第15章
第14章
第13章
第12章
第11章
第10章
第9章
第8章
第7章
第6章
第5章
第4章
第3章
第2章
第1章
展开全部
用户评论
其他喜欢看的
娇妻有毒:陆少,宠上瘾
弃妃翻身:皇上,娘娘又有喜了!
总统蜜蜜宠:影后,狠不乖!
绝世剑帝
强婚挚爱,湛少霸宠嫩妻
一切从天行九歌开始崛起
天下为聘:重生娇妻入怀来
神医世子妃
逆天狂妃:邪帝,用力宠
太古战尊
帝武丹尊
丹尊邪神
绝代仁医
绝世特战在都市
神品近卫
陆少的替嫁新娘
天庭地府红包群
亿万爹地放肆宠
绝品都市仙尊
相爱于微时
龙魂战神
金牌婚宠:老婆买一送二
爱有余毒,唯情可解
重生都市修真
入骨暖婚,霸道总裁放肆爱
超级农场系统
我的甜甜圈先生
画爱为牢:总裁请走开
总统大人,请爱我
闪婚总裁契约妻

©Copyright 2010-2023 土豪小说(www.yeziwx.com)
温馨提示:土豪小说所有的内容(文章、图片、评论)等所有内容,全部由网友上传发布并更新,属于网友个人行为,土豪小说只负责内容的审查,无法判定内容是否存在侵权等行为,如有内容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及时与我们联系,联系邮箱:mysummarya@gmail.com,我们将在1-2个工作日之内进行处理,敬请谅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