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妇重生在七零

恶妇重生在七零

作者:狸和鹿

状态:连载中

连载章节:53.新生(八)

更新时间:2023-01-17

剧情简介:

《恶妇重生在七零》是由作者狸和鹿编写的一部小说,目前正在连载当中,主角是,小说的故事主要讲述了
预收已开,收藏一个呗:《逃离病娇男友》
方雯在机缘巧合下,救了路人一命,还刺伤了凶手。
一向高冷的男友突然越来越粘人,一天醒来,她发现自己被囚禁了。
————
农村姑娘李茹看上一个帅知青。
帅知青回城后甩了她。
她彪悍地进城逼婚了!
然后把自己逼成了个怨妇。
重生回来,帅知青又想甩掉她。
她说:好啊!
阅读指南:
1.
女主除重生以外无金手指,普通人逆袭自己。重要剧透:男主也会重生。
2.
作者文盲无常识,半架空勿考据,一切为讲故事服务。
3.
每晚凌晨两点更新,其他时间捉虫/修文。
4.
防盗比例70%,48小时,谢谢订阅支持。
5.
排雷:有人会觉得男渣女贱,不换男主要重生何用。我懂你们想看什么,但很遗憾这个故事无法满足你们的期待。这里无意引起“原谅出轨渣男、吃回头烂草”这种联想,只是试试看两个因为性格而错过的人能不能再过到一起去。总之避雷针给你了,不喜可以江湖再见啦啦啦。

内容导读:

第二天一早起来,雨势依然浩大。

李母在鸡棚里拌饲料喂完鸡,对着这天气直发愁:“看天色阴的哟,这雨不知还要下多久,地里收成肯定受影响。”

李父穿着个白背心蹲在屋檐下拧毛巾擦了一把脸,也皱着眉头道:“要是再继续这么下,拖多几天麦子在地里都该闷出芽了,我看不能等,今天很可能队里还是会组织大家抢收,能抢多少是多少。”

另一边正在喝粥的李正阳听了,发出哀嚎:“啊,不会吧,去年那一趟就把我累惨了,今年还来!”

李军在旁边说:“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不收,那大家今年就要饿肚子了。”

李家人对之前的抢收记忆犹新,都在心里默默祈祷天气能快点放晴。

李正阳对李军悄悄话:“哥,你说我今年能不能不去啊?”

没想李父耳尖听见了,逮着就骂:小兔崽子,抢收是儿戏的事吗,男女老少都要齐齐上阵,你小子别又想偷懒。”

李正阳怨念地对着屋檐不断掉下的雨珠,一脸沮丧。

李军突然想起来又说:“听说昨天连队里安排收割机通宵作业,八位机械手轮流上阵,一晚上没回来。”

李父在墙上挂好毛巾,叹道:“这就是’麦收一晌,龙口夺粮’啊。”

……

龙口夺粮!

听上去多么英伟壮观!

几乎同一时间,这四个字也在知青连里被提了出来。

知青排排长邓如峰在给所有知青开麦收动员大会。

振奋的发言过后,新来的知青们发出兴奋的议论声。他们大部分人是第一次来到农村参加生产活动,有些还从来没见过真正的抢收是什么样。

老知青中却爆发出一片抱怨声,有的垂头丧气有的嗷嗷叫苦,因为他们不少人都已经亲身经历过,知道在雨中收麦子并不是什么好差事。

部分不想干活的新知青也是抱怨的一员,有人提出为什么不能全让收割机去收呢,这么大雨怎么干得了活。

有人七嘴八舌应和。

邓如峰大喊一声:“都给我安静点!你们能到这里来,就要做好吃苦的准备!村民们没义务养着你们光吃饭不干活。嫌苦嫌累的,可以,不要让我看到你伸手领乡亲们送你们的口粮就行!”

这话下来,基本没人敢再抱怨了。

这时却从女知青排里传出一个声音:“排长,我想问问,是不是所有人都要参加抢收?”

邓如峰循声找到问话的人,凝着眉头回答:“原则上,是这样说。”

“那我想问,昨天怎么有些人就可以不下地呢?难道还有人可以享受特殊待遇吗?”

话音落下,虽然没明说是谁,但所有人的眼睛都不由自主地看向了一个人。

苏艺。

一个男知青看不过去,抢着说:“周小莉,你在那影射谁呢?人家苏艺在等录取通知书呢,说不定明天后天就要离开连队了,人家怎么样关你什么事?”

人群中好几个偷偷喜欢苏艺的人小声附和,大多数人没吱声,只是转回头盯着排长看。女知青中很多人目光不善地看着苏艺,看起来也都想要一个说法。

没人试图阻止周小莉,她往前一步走出队列,声音更大更坚定:

“不干活还不让人说了?要走又怎么样,这不是还没走吗。只要一天还在连队里,就一天都还是要参加劳动,排长刚不是说了,谁也不能吃干饭,她一个人不干活,等于我们其他人都得帮她多干一份。再说了,这走不走得了,还另说呢。”

谁想到自己白白替人干了活,肯定都不会乐意。

周小莉这么一说,刚刚用眼神对她表示不满的人立马变少了,一开始想为苏艺出头的那几个青年也气弱了。

更多的人开始向苏艺射去仇视的目光,倒像是都听进去了周小莉说的话。

人群中一个最不显眼的角落里,倒是有个瘦瘦的小姑娘一直没抬头,似乎根本没听到他们在说的话。

沈兆麟刚好也站在边缘位置,只在最开始时抬头看了一眼,却从头到尾都没出声。

他没有第一时间站出去为苏艺出头的做法,倒是让那个角落里的姑娘抬头看了他一眼。

苏艺的脸红了又白,双手垂在身侧,在裙摆的掩盖下不停地捏紧再捏紧,嘴巴抿着,下巴微抬,明明已经气极,面上却逼自己摆出一副含屈受辱却不甚在意、不屑与之争辩的表情。

议论的声音渐渐变得越来越高,人群开始骚动起来,邓如峰为了控制场合再次破声大喊:“干什么呢!告诉你们,这里不是菜市场,不是给你们吵架瞎嚷嚷的地方,这里是讲纪律的!”

他又环视一圈,然后停在一边,恢复了正常的音量继续说:“至于刚才提出的问题,你叫周小莉是吧,你反映的问题我之前不了解,等下我会和女知青排的排长了解情况。

我保证,不是非常特殊的情况,绝不允许任何人搞特殊!现在是非常时期,老天爷在给我们出难题,但一年的辛苦汗水不能就这么白费,这关系到我们大家今年能不能吃饱饭的问题。

我们要发扬不怕苦不怕累的精神,团结起来,争收麦子,多收麦子,跟老天爷夺口粮,绝不给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拖后腿!”

大家的情绪被振奋人心的口号带动了上来,也可能是出于对饿肚子的恐惧,个个手握着镰刀打转,恨不得立马就去下地抢粮。

周小莉虽没一下子达到自己的目的,但看着也算是满意,昂头睨了苏艺一眼就退了回去。

自从知道苏艺可以提前返城之后,她就觉得自己被苏艺算计了。

她之前听苏艺哭诉说李茹那小贱人抢走了她男人,又说了很多李茹又懒又傲又坏的坏话,她深有同感,头脑一热就帮苏艺去找李茹出气了。

结果她周小莉是一点好都没捞着,还反过来被修理了一顿。苏艺还假惺惺地过来安慰她,明里暗里的意思却是怪她太冲动,做事不讲究方法。

当时她还不明白,后来知道苏艺居然早就跟村支书儿子有一腿,还趁机搞到了个工农兵大学的名额,她立马就想通这其中的弯弯绕绕了。

她心想:好你个苏艺,枉我一直当你是好同学好朋友,合着你一直把我当枪使呢!

明里利用她来个借刀杀人,私下又跟人暗度陈仓,再玩个苦肉计就想金蝉脱壳,这三十六计,使得那叫一个溜!

不拔了你的皮,难平我上次当众被打的怨恨!这个仇不报,我周小莉的姓就倒过来写!

……

接下来几天,就是艰苦卓绝的抢收。雨还是下下停停。

李茹因为脚伤没法下地,但她还是会在不下雨的时候,一瘸一拐地跑到麦场边的饲养室,和其他妇女一起做一些力所能及的活儿,比如磨钝了的镰刀、钉紧犁把上松动的铆钉,准备捆麦秸的草绳等等。

有时也会碰上一些运麦秆过来的“熟人”。

比如沈兆麟。他见到她大感意外,凑过来想问她为什么会在这里,又一直往她的脚看,想问她的伤怎么样了。

他正要张嘴,李茹发出“哎呀”一声提醒,原来不知道谁扔了把镰刀在稻草堆里,旁边的马大姐没看见,差点就坐到那上面去了。

那可是把磨尖了头的镰刀。

马大姐惊出一声汗,连忙感谢李茹,偏头一看,见一大小伙子站在旁边欲言又止的样子,也不知道在干啥,她就奇怪地问:“小伙子,你在这傻愣着干啥呀。”

李茹早就走一边去堆放麦秸了,沈兆麟被马大姐突然这么一问,面上就是一窘,也不好再说什么,连忙出去了。马大姐在他背后还念叨了声:“看着人倒是不傻,没见过漂亮姑娘么这是?”

又比如周小莉。

她见到李茹,一副不慌不忙的样子,但也没敢像之前那样嚣张。

负责接收的人有好几个,她还专门走来李茹这边;

一般人都是进来把东西放下就走,她却跟着用手扶着,闷不作声帮李茹把麦秆往里面送了好几步,好像有点讨好李茹的意思。

李茹想不明白,但想想觉得她也没办法把自己怎么样,也就不管她了。

再比如苏艺。

她那模样可就颇有看头了。

只见她一身泥泞,脸也脏脏的,好像整个人掉进泥坑里滚过似的。虽说其他人差不多也都这样,但这种事出现在她身上可就难得一见了。

李茹记得,不管什么场合,她都衣裙飘飘,像是一尘不染的仙子,哪怕在草场上坐一下,都要掏出手绢垫在屁股下面的。

苏艺整个人看起来似乎气得不轻,不知是因为污泥还是她本身脸就气得扭曲,李茹都觉得她有点陌生了。

李茹也没打算乘机奚落她,本还想装作不认识她就算了。

谁知苏艺却想当然地认为,李茹肯定在看她笑话。

她快步走过来,把手里一大捆麦秆用力往李茹腿上一扔,绳子没捆扎实,本就一路上稀稀拉拉地掉,惹人侧目。

这下猛砸下来,李茹闪避不及,脚被砸了个正着,一部分还弹了出来蹭到她的裤子上。

李茹还没说话,一旁的马大姐却看不过去了。

“哎,你这女娃怎么这种做事态度啊?东西好好放下不行啊?怎么还直接往人身上扔呢?我告诉你可不带这么故意害人的!”

苏艺被周小莉那奸诈小人逼着干了几天活,又被很多早就看不惯她的人盯得很紧,歇口气都不可以,本身就已经憋屈到不行。

她心里暗骂那些人就是见风使舵,看着她要脱离苦海了,就敢光明正大对她表达不满了。

她一肚子气想撒,但怎么也没料到会在这蹦出个大妈帮李茹说话,她想:这人谁啊?可真够多管闲事的。

但有那么多人看着,她只好忍住翻白眼的冲动,努力做出有点抱歉的表情,说了句:“抱歉了,我手上太重,一时没抱住。”

她心里气不顺,表情也做得很勉强,看起来就一脸不情不愿。

马大姐可不是好忽悠的老好人,她一双眼睛利着呢!

苏艺这小表情可逃不过她的火眼金睛,她一眼就看出来这女娃并不是诚心道歉,说不定本就是故意伤人的。

李茹正想开口,马大姐却过来把李茹拦在身后。

她瞪着苏艺,准备好好教导教导这个不听教的小姑娘。

就在这时,沈兆麟和其他几个人刚好扛着麦秆捆子走进来,看着屋内这像是对峙的情形,他不由一愣。

全文阅读倒序↓
53.新生(八)
52.新生(七)
51.新生(六)
50.新生(五)
49.新生(四)
48.新生(三)
47.新生(二)
46.新生(一)
45.作死(三十五)
44.作死(三十四)
43.作死(三十三)
42.作死(三十二)
41.(作死三十一)
40.作死(三十)
39.作死(二十九)
38.作死(二十八)
37.作死(二十七)
36.作死(二十六)
35.作死(二十五)
34.作死(二十四)
33.作死(二十三)
32.作死(二十二)
31.作死(二十一)
30.作死(二十)
29.作死(十九)
28.作死(十八)
27.作死(十七)
26.作死(十六)
25.作死(十五)
24.作死(十四)
23.作死(十三)
22.作死(十二)
21.作死(十一)
20.作死(十)
19.作死(九)
18.作死(八)含入v预告
17.作死(七)
16.作死(六)
15.作死(五)
14.作死(四)
13.作死(三)
12.作死(二)
11.作死(一)
10.娶了个泼妇(十)
9.娶了个泼妇(九)
8.娶了个泼妇(八)
7.娶了个泼妇(七)
6.娶了个泼妇(六)
5.娶了个泼妇(五)
4.娶了个泼妇(四)
3.娶了个泼妇(三)
2.娶了个泼妇(二)
1.娶了个泼妇(一)
展开全部
用户评论
其他喜欢看的
顶级弃少
校园春色
鲜妻撩人寒少放肆爱
邪帝缠宠神医九小姐
女总裁的贴身强兵
美女总裁狂保镖
蛊夫
仙魔同修
我的白富美老婆
天才毒妃魔君别乱来
谁把谁当真
战神狂妃凤倾天下
蓝峰狂龙
蜜爱100分首席强势宠
王牌神医狂妻
我的绝色总裁老婆
穿越之沦为肉食
超级至尊兵王
极品飞仙
开天录
薄少求你行行好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修罗刀帝
系统求卸载快穿男神有毒
逆天神医
致命偏宠
医道圣手
我是赘婿
英雄联盟之兼职主播
军婚撩人中校溺宠小小妻

©Copyright 2010-2023 土豪小说(www.yeziwx.com)
温馨提示:土豪小说所有的内容(文章、图片、评论)等所有内容,全部由网友上传发布并更新,属于网友个人行为,土豪小说只负责内容的审查,无法判定内容是否存在侵权等行为,如有内容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及时与我们联系,联系邮箱:mysummarya@gmail.com,我们将在1-2个工作日之内进行处理,敬请谅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