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师

帝师

作者:来自远方

状态:连载中

连载章节:第172章 番外四

更新时间:2023-01-26

剧情简介:

《帝师》是由作者来自远方编写的一部小说,目前正在连载当中,主角是,小说的故事主要讲述了
教师是份高尚的职业,帝师则是高危职业。尤其当学生是某个爱玩的皇帝,陪读是锦衣卫指挥使,端茶倒水的是东、西两厂厂公,另有内阁三学士、六部尚书轮班旁听,一众御史言官虎视眈眈,随时准备撸袖子“以礼服人”,压力当真是非同一般。站在文华殿的讲台上,杨瓒无语望天,目光明媚而忧伤。苍天在上,真心穿错了,求重穿!淘宝预售:

内容导读:

翌日早朝,牟斌身着御赐麒麟服,头戴忠静冠,持指挥使金牌入宫觐见。

未几,宫内便传出天子震怒,工部、户部、兵部被斥,御史给事中进言,接连被斥退,连内阁三学士都吃了挂落。

弘治帝宽厚仁慈,对万妃余党尚未斩尽杀绝,短短几日,竟在早朝之上连摔数本奏章,发雷霆之怒,不由得令朝中文武心惊。兼有锦衣卫指挥使在侧,金吾卫大汉将军分立殿外,身在朝堂之上,更觉心惊胆寒,头皮发麻。

早朝结束,群臣退出奉天门,心始终提到嗓子眼。

未有资格上朝的京官,或免于上朝的勋贵,得到消息后都是缩起手脚,大气不敢出。

厚道人翻脸,才是真正的令人恐惧。

今上此举,不由得让人想起早年间的英宗。

平日里肆意随行的张氏兄弟,也惴惴的守在府中,不敢进宫打听消息,生怕正好撞上--枪-口。

因着张皇后的关系,皇帝待张氏十分宽容。但上至朝中的大臣,下至内廷中官,看张氏兄弟都不怎么顺眼。

如天子身边的何大伴,就曾手持金瓜追打寿龄侯。虽因后者行为不端,仗着酒醉冒犯天威,一个中官敢直接殴打皇帝的小舅子,也是少有听闻。

现如今,天子发雷霆之怒,满朝文武不知端的,外戚勋贵也不敢轻动,只想等风声过去,再做打算。

不料想,退朝之后,御驾返回乾清宫,中官便急往太医院,更有小黄门驭车出宫,当值的院判,不当值的院使,连同四名御医,都被召至乾清宫。

随后有中官传旨,当日午间罢朝。

弘治帝年少逢难,损了底子,以致久病在身,常年不断药。纵然有太医院绞尽脑汁,捧着脉案助天子调养,仍是沉疴难愈,痼疾难消。

弘治十七年,闻有锦衣卫奉密令出京,寻访“仙家道长”为天子炼药,朝臣都是心中一惊。

以弘治帝的性格,自不会求什么长生不老。

最大的可能,太医院开出的方子不顶用,能治病不能医命,天子只能求助丹药,借此勉强支撑,强打起精神处理朝政。

按照后世的话来讲,道士炼给弘治帝服用的丹药,效果近似于后世的“兴--奋--剂”。于久病在身的天子而言,无异于透支精力,慢性自杀。

然而,太医院束手无策,不求助丹药,实是无法可想。

自去年苦熬至今,经连番震怒,弘治帝的身体终于撑不住了。

乾清宫内,太医院的院使和院判满脸凝重,先后诊脉,商量着开出药方。确认可用,不经内官之手,亲自前往偏殿熬药。

殿外,皇后亲来探病,却被皇帝身边的大伴拦住。

“陛下有恙,不便见娘娘。奴婢奉了旨意,还请娘娘暂且回宫。”

皇后满脸焦急,却知宁瑾敢为此举,定是得了天子的吩咐。夫妻多年,知晓事不可为,只能压下怒火,道:“若天子转好,必要遣人报知本宫。”

“是。”

宁瑾躬身,恭送张皇后。待红裙宫人行远,才转身返回内殿。

室内未点香,只有苦涩的药味飘散。

本该躺在龙床上的天子,此刻却靠坐而起,腿上架着一方矮桌,两个内官伺候笔墨,正快速写着什么。

弘治帝年不及四旬,已是两鬓斑白,骨瘦如柴。眼眶凹陷,眼底青黑,正如久病之人。然脸色却是奇怪的红润,手指也极度的有力。

看着中官碰着的玉盒,宁瑾知晓,天子又服了丹药。

“陛下,万请保重龙体。”

“老伴之心,朕知晓。”弘治帝没有停笔,口中叹息道,“时不待人啊。”

宁瑾眼眶一红,再说不出话来。

“皇后走了?”

“回陛下,娘娘已回坤宁宫。”

“太子呢?”

“奴婢已遣人去了文华殿。太子早读已过,应……”

宁瑾话未说完,殿门外已传来中官禀报声,继而是匆匆的脚步声。

转眼间,一个身着大红盘龙服,头戴翼善冠,腰束玉带,脚蹬皮靴的少年已闯了进来。

“父皇!”

少年脸带焦急,顾不得其他,直冲到弘治帝身前。俊俏的面容与弘治帝早年极为相似,却没有半分苍白羸弱,只有健康丰盈。

少年正是当朝太子,年仅十四岁的朱厚照。

朱厚照行礼,弘治帝轻咳两声,道:“靠近些,朕有话同你说。”

无需天子吩咐,宁瑾等中官迅速退出内殿,关上殿门,立身守在门后。

“父皇身体要紧,有什么话可等以后再说。”

“没有以后了。”弘治帝微微摇头。

“父皇……”

“无碍,朕病了这么多年,早已是看开了。”

弘治帝终生未有嫔妃,只有皇后一妻。幼子早殇,朱厚照是他的长子,也是唯一的儿子。对朱厚照,他既是严父,更是慈父。

“朕写这些,你且牢牢记下。”

纸上所写均是朝臣的名字,有文臣也有武将,部分以墨线勾出,部分却点了红痕。

“以墨勾出者,皆为重臣,可用。以红点出者,殿试之后,将交由刑部大理寺严审。”

不等朱厚照出声,弘治帝重重点着几个名字,道:“记住这几人,不管刑部和大理寺说什么,都不得赦免。朕已交代牟斌,他会做好此事。”

弘治帝的口气,俨然是在交代后事。

朱厚照虽不喜读书,素有顽劣之名,然却天性纯孝,见父亲这般行事,禁不住眼圈发红,泪水滚落。

“父皇!”

“别哭。”

弘治帝轻轻拍着儿子的肩膀,表情有无奈,有不甘,更有痛惜。稚儿尚小,他却已病入膏肓。不求多,哪怕再给他十年,五年!耗尽心血教养,也可放心离去。

现如今……

深深叹息,弘治帝想起-太--祖-高皇帝曾对懿文太子言:杖有刺,吾代尔除之,方可握。

他可以不要英名,狠下心来仿效而行,却是时不待他,再不能为。

“父皇得天庇佑,定会龙体康泰!”

“傻话。”弘治帝笑了,不以尊称,只道,“为父交代这些,你可都记住了?”

“记住了。”

朱厚照抹掉眼泪,仍是眼眶通红。

弘治帝亦是鼻酸。

天命之数不可违,他也只能多撑一天是一天,尽量为儿子铺好路,选好辅佐良臣。至于牟斌所奏之事,当留给太子处置,以威慑群臣。

弘治帝撑着病体,在乾清宫内教导太子。

牟斌返回锦衣卫北镇抚司,先后遣出三队缇骑,两队往北,一队向南。

往北者,目的地是宣府大同。向南者。目的地则是南昌,宁王受封之地。

朝中风起,勤练策论的杨瓒并未来受到影响。仅是由李淳口中听闻,向张府和杨府递送拜帖和文章的贡士都未得一面,方微微皱眉。

“张学士将要致仕,投递名帖之人并不多。杨大学士却是一人不见,难免有些奇怪。”

李淳三人谈论时,杨瓒少有出言。偶尔出声,也多是谈论策论文章,如同闫璟对峙,锋芒大露之举,再未曾出现。

他不提,李淳等人却不会沉默。

他们已同闫璟交恶,自不希望闫璟在殿试中大放异彩,得天子青眼。

见三人确是提心,杨瓒不得不出声安慰。

“三位仁兄担忧之事,九成不会发生。”

“贤弟可有凭论?”

“自然。”

杨瓒放下书卷,开始逐条分析,为何闫璟不会一步登天,中得一甲。

其一,会试的头三名俱有实才,不出意外,至少会占据一甲两个名额。否则,就是对主考官打脸。历来的殿试也证明这点。

其二,闫璟虽名次靠前,但他之前还有谢丕!阁老之子,才学品行皆是上佳,兼相貌堂堂,殿试之时,当为探花的不二人选。

其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因闫桓之故,想压下闫璟的人,不只几个小小的贡士。

杨瓒顿了顿,方道:“素闻杨大学士同闫御史不和,且后者亦同内阁李学士,户部李郎中有几分龃龉。”

客栈乃消息集散之地,他闭门读书,书童杨土却可四下里打听,掌握的信息并不少。

闫璟有真才实学,春闱名列前茅并不奇怪。但到了殿试,情况就完全不同。

谢大学士之子在前,李大学士和李郎中都不得意,兼有杨大学士动动手指,黜落不可能,想要一甲及第亦是万难。

听完杨瓒的分析,李淳程文等如醍醐灌顶,恍然大悟。

“杨贤弟鞭辟入里,所言入木三分,我等佩服。”

杨瓒笑道:“不过一点浅见,敢叫三位仁兄耻笑。”

“哪里!”

“小弟不才,于策论尚有几分疑问,可请兄长指点?”

“自然,贤弟有何不解?”

杨瓒翻开做好的文章,提出行文艰涩之处,李淳程文等会试名次不及他,做策论的本领却是不低。

几人一番讨论,都有所收获,不由得感叹:圣人道“三人行必有吾师”,不愧为至理名言。

京城之内风云际会,暗潮汹涌。

几百里外的保安州涿鹿县则是白幡高挂,愁云惨淡。

杨氏祠堂前,无论男女老幼皆是腰系麻带,头缠白巾。

祠堂内,十六个牌位,十六口棺材,昭示着一场血淋淋的惨事。

杨氏族长伛偻着身子,似瞬间老了十岁。杨氏丁男立在堂内,老者失声痛哭,壮者握拳咬牙,幼者懵懂嚎啕。

哭声迎着北风,扯着白幡,道不出的凄凉。

祠堂外,族内的妇人亦是哭声阵阵,不平、冤屈、怨恨,都凝在哭声中,久久不散。

许久,祠堂门开,族长当先走出,询问一跛着脚、头上亦有伤的族人:“四郎家可安顿好了?”

族人哆嗦着嘴唇,话中带着哽咽。

“四郎的两个兄长都没了,三叔撑着一口气,说……”

“说什么?”

“说让族长放心,他不会死,不能死。就算和天挣命,也要撑到四郎金榜题名,撑到闫家遭报应一日!”

“三弟啊!”

听闻此言,杨氏族长终支撑不住,悲呼一声,老泪纵横。

全文阅读倒序↓
第172章 番外四
第171章 番外三
第170章 番外二
第169章 番外一
第一百六十八章
第一百六十七章
第一百六十六章
第一百六十五章
第一百六十四章
第一百六十三章
第一百六十二章
第一百六十一章
第一百六十章
第一百五十九章
第一百五十八章
第一百五十七章
第一百五十六章
第一百五十五章
第一百五十四章
第一百五十三章
第一百五十二章
第一百五十一章
第一百五十章
第一百四十九章
第一百四十八章
第一百四十七章
第一百四十六章
第一百四十五章
第一百四十四章
第一百四十三章
第一百四十二章
第一百四十一章
第一百四十章
第一百三十九章
第一百三十八章
第一百三十七章
第一百三十六章
第一百三十五章
第一百三十四章
第一百三十三章
第一百三十二章
第一百三十一章
第一百三十章
第一百二十九章
第一百二十八章
第一百二十七章
第一百二十六章
第一百二十五章
第一百二十四章
第一百二十三章
第一百二十二章
第一百二十一章
第一百二十章
第一百一十九章
第一百一十八章
第一百一十七章
第一百一十六章
第一百一十五章
第一百一十四章
第一百一十三章
第一百一十二章
第一百一十一章
第一百一十章
第一百零九章
第一百零八章
第一百零七章
第一百零六章
第一百零五章
第一百零四章
第一百零三章
第一百零二章
第一百零一章
第一百章
第九十九章
第九十八章
第九十七章
第九十六章
第九十五章
第九十四章
第九十三章
第九十二章
第九十一章
第九十章
第八十九章
第八十八章
第八十七章
第八十六章
第八十五章
第八十四章
第八十三章
第八十二章
第八十一章
第八十章
第七十九章
第七十八章
第七十七章
第七十六章
第七十五章
第七十四章
第七十三章
第七十二章
第七十一章
第七十章
第六十九章
第六十八章
第六十七章
第六十六章
第六十五章
第六十四章
第六十三章
第六十二章
第六十一章
第六十章
第五十九章
第五十八章
第五十七章
第五十六章
第五十五章
第五十四章
第五十三章
第五十二章
第五十一章
第五十章
第四十九章
第四十八章
第四十七章
第四十六章
第四十五章
第四十四章
第四十三章
第四十二章
第四十一章
第四十章
第三十九章
第三十八章
第三十七章
第三十六章
第三十五章
第三十四章
第三十三章
第三十二章
第三十一章
第三十章
第二十九章
第二十八章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章
第十九章
第十八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六章
第十五章
第十四章
第十三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一章
第十章
第九章
第八章
第七章
第六章
第五章
第四章
第三章
第二章
第一章
展开全部
用户评论
其他喜欢看的
八零福运娇娇女
皇后是朕的黑月光
娇妾
一品容华
万兽朝凰
祁先生你被拉黑了
霍先生结婚吧
重生五零巧媳妇
农门长姐有空间
你是我的难得情深
盛芳
炮灰她嫁了豪门大佬
联盟之只会躺赢
抗日之烽火系统
倾城天下:王爷胡闹要翻墙
如意剑仙
独宠成婚:三叔你轻点儿
一等狂后:绝色驭兽师
再见王沥川
鬼帝毒妃:逆天废材大姐大
兽帝凰妃:废柴逆天幻术师
锋行三国
无限道武者路
女总裁的上门女婿
隐婚蜜爱:偏执老公宠上瘾
小军妻当自强
重生帝女凰途
全系灵师:魔帝嗜宠兽神妃
邪王独宠:纨绔异能妃
美女姐姐的贴身杀手

©Copyright 2010-2023 土豪小说(www.yeziwx.com)
温馨提示:土豪小说所有的内容(文章、图片、评论)等所有内容,全部由网友上传发布并更新,属于网友个人行为,土豪小说只负责内容的审查,无法判定内容是否存在侵权等行为,如有内容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及时与我们联系,联系邮箱:mysummarya@gmail.com,我们将在1-2个工作日之内进行处理,敬请谅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