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切换语言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

第四卷:逐鹿,军阀时代 第四十一章:死,甚好

夜间山南军总算没有不惜代价的抢攻,只是在肃清外围,偶尔有零星的杀声。按照谢瞳的意思,处理完张归霸兄弟的符道昭未敢有丝毫懈怠,带着手下巡逻了半夜,在天刚亮的时候赶回了梁王府。

比起山南军用如此快的速度攻破开封外围,符道昭更没办法的是相信眼前的事实。

梁王的卫兵正在杀人,而且杀的都是自己人。王府里哭喊声一片,女人的尖叫已经刺痛耳膜。卫兵们一个个神情麻木,拖猪狗一样将人拖到府外,然后一刀。梁王府人口众多,虽然看起来杀的都是些奴婢下人,但一时间也是杀之不尽,原本骄横的义儿护卫们自然也不会细致到补上两刀,因此有很多将死未死的躯体蠕动翻滚,饶是符道昭见多识广,也是呆瓜一样站了片刻才反应过来。

“刚刚抓住下人里隐藏的山南探子,还有些个想逃命的也被抓了。”一个小校可能是有些疲惫,喘了口气方才对符道昭解释道:“大帅有令,下人全不可靠,尽数处死。”

“大帅何在?”有人和符道昭同时开口。符道昭回头一看,却是神情憔悴,几天内仿佛老了十岁的谢瞳。

和符道昭不同,谢瞳虽然也是乱世为人,但如此情状的屠杀平民他却是第一次见到,脸色青白,声音在喉底下压着,显然是在控制不断上涌的呕意。

“大人,大帅正在后院休息。”那小校虽然职位不高。但却也是朱温亲信,说道:“已吩咐我等不得打扰。”

“有紧急军情。”谢瞳尽量用短句:“赶紧通报!”

小校却是纹丝不动,重复了一句:“大帅有吩咐,不得打扰。”

见谢瞳有些怒气上涌,符道昭连忙问到:“大人,是何军情?可是河东突袭李贼?”

这显然是一种幻想。

“山南军又获补充,怕是叛贼齐至了……”谢瞳犹豫了一下。还是叹声说出来了。

此时,朱温无心视事。战又不战,走又不走,倒也无所谓军心动摇了。局势已经无可挽回,以李严之势,城破只是早晚——有了原河南叛军和各地杂兵送死在前,他更是连损失大不起来。

“既然如此,谢大人就不用进去了。”小校在符道昭发问之时眼中燃起地一点光亮迅速熄灭:“大帅有令。若无反常,不必禀报。”

谢瞳呆了呆,“嘿”了一声,一跺脚,转身离去,竟是头也不回。

“这个,周校尉。”符道昭有些气闷,低声问道:“大帅真在休息?”

周校尉神色一黯。见左近无人,同样低声答道:“嗯,侍寝的有十多位……”

符道昭吃了一惊,再问道:“夫人何在?”

周校尉却是不答,无奈地笑笑。

“嘿。”符道昭拍了拍了衣甲的尘土,也转身去了。

“夫人……”随着门外急切的叫声。屋内人一阵纷乱,找衣服拼命往身上套的有,缩到墙角的也有。

门呀地一声被推开,一众衣衫不整,形近赤luo的女子纷纷跪在两边,头也不敢抬。

“全部填到井里去。”张夫人对身后人吩咐一声。

后面地太监、卫士们却是不敢应声,也不敢进屋,而一众女子刚反应过来,想要告饶的时候,朱温地声音响了:“填了吧。”

卫士们连忙近来。低着头。也不管女子哭叫,直接拽了出去。

这时。朱温张开的两腿间还趴着一个赤luo的妖娆女子正在吞吐,听到身后的哭叫,她瞬间顿住,全身发抖,显然是怕得厉害。朱温伸手抓住那云鬓散乱的头只是往下一压,那女子喉间发出古怪的声响,似是干呕又似啜泣。

“你果真是个屠狗辈!”朱温做这些时候,张夫人一直盯着,半晌才咬牙道:“做不得大事业。”

朱温叹息一声:“我原本只是想着出人头地,不被周家主人瞧不起,这才投了黄王,想有朝一日被朝廷招安做个守捉,图个平安富贵罢了……”

“可这时势一变……”朱温轻吁一声,将那女子推开:“就是我如愿到娶你,也是没面皮做一个守捉使的。”

“可惜。”朱温道:“命里却有这么多克星!有如此多地中山狼在身侧!死便死了,自是我本事不够……”

张夫人神情也黯淡下来,说道:“你……”

朱温笑了笑,手一招:“甲胄来!让李严小儿看看屠狗辈杀人!”

甲胄一着身,朱温立即大步出门,错过张夫人时也是目不斜视。只是他这一夜耗下来,下盘虚浮,竟一下被门槛绊倒,张夫人肩膀动了动,却没有挪动脚步。

“滚!”朱温大喝一声,推开来搀扶的卫士,自己站了起来,继续向前。

走出十丈,方才回头道:“临了还被绊倒……将这门槛锯了!”

后面的卫士正待动手,却听远处轰然一声响,众人脸色大变,朱温也停下了脚步,脸上无悲无喜。

“降的是寇彦卿?”朱温问赶过报信的小校,语气仿佛在买瓜菜。

小校对朱温的态度甚是诧异,但还是迅速反应了过来,急速说道:“是,寇贼反了,符将军正在阻敌,并请大帅立即赴庞将军处,敌西南有薄弱,或可突围!”

“符道昭在哪里?”朱温并不接话,语气平淡:“去他那里!”

众人一滞,还来不及劝解,杀声忽然间就在近处响起。

“得反贼朱温首级者,赏万金!”

“捉朱温!”

“…………”

远远的,朱温已经看到了要捉拿他的人。全是朱友宁地部属。

朱温刷地一声抽刀,大笑:“屠狗辈能值万金,甚好!”

“甚好!”

张夫人站在门口,看不清楚神色。

申时,李严与山南军中军进入开封。先期的攻城部队将领和河南降将、降官于城门迎接。此时,开封的上空还有硝烟和喊杀声。

和山南军将领不同,所以河南降将降官一见李严旗帜出现,纷纷跪倒在地,乱糟糟一片。

“几位将军请起。”李严下马,对单膝跪在前排的几个将领温声说道:“朱逆已亡,河南士卒受其蒙蔽者,正需几位宣讲大义,平复动乱。”

寇彦卿、朱友宁、张归厚兄弟等纷纷道谢,但脸上神色却是各有不同。寇有些惭愧,朱面露轻松,张氏兄弟则有痛快之色。李严对此并没有注意,而他身后的刘鄩等人却是将诸将反应一一收在眼底,面色精彩。

“谢瞳、庞师古、符道昭等人何在?”听了几个的自我介绍,李严问道。他显然不愿意放走一个河南干将。

先行进城,又特地跑到城外再跟来地康勤立即凑上来,一脸殷勤地说道:“这几个顽冥不灵,均已授首,尤其可恨的是谢瞳,在寇将军反正之时便逃回住处阖家自残了。”

康勤一出头,无论山南河南,抑或是他镇将佐均露出厌恶之色。

值此乱世,投降求生本也无可非议,但能无耻到康某的境界却也着实难得,河南降将更是非常清楚正是此人在城破之后杀戮最多,动辄灭门,可恶至极。

刘鄩毫不给脸面地吐了口唾沫。可惜这一幕落在康某人眼里,却是不能改变他半分神色。

随着李严的进城,开封的抵抗已经逐渐平息。朱温已死,主将多有投降者,除了部分朱温义儿军感觉左右是死,搏杀了一番以外,大部分的河南士卒最终还是放弃了抵抗,将自己的生命扔给敌人处置。

朱温死了。

望着捧上来的人头,李严终于确认了这一点,但此刻心里却是空白一片。朱温之死,在他看来已经不再重要,这个匹夫虽然在记忆里如何如何,但是在如今却是一直没有形成在中原的强势,再加上与四周抗衡的表现地确一般,也难怪众叛亲离……死了也便死了吧。

只是,这头颅地神情为何如此诡异?

笑得这般猥琐……

“此獠为谁所诛?”李严心里不舒服,有点堵。

在屋内的河南众将都不敢看那头颅,听到发问,朱友宁只得向前迈了一步,躬身道:“是卑职属下。”

“嗯?”李严望向朱友宁。

“是……自刎而亡。”朱友宁咽了好几口唾沫,干涩地答道。

“葬了吧。”李严最终放弃了拿这个首级献俘地打算,那样虽然排场,但已经没有必要。

说了这句,屋内沉默下来。李严被那头颅堵了一记,正要总结河南战役之时,刘鄩却在他耳边说了几句。

“嗯?”李严忽地站了起来。

山南消息,皇帝驾崩。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

用户评论

©Copyright 2010-2022 土豪小说(www.yeziwx.com)
温馨提示:土豪小说所有的内容(文章、图片、评论)等所有内容,全部由网友上传发布并更新,属于网友个人行为,土豪小说只负责内容的审查,无法判定内容是否存在侵权等行为,如有内容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1-2个工作日之内进行处理,敬请谅解。 版权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