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切换语言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

不侍寝?砍了!

作者:蓝艾草

文案:

某只:"朕 的chuáng,你又不是第一次 睡,还不过来?”

我:“ 陛 下,罪 臣不是你的后- 宫 妃 嫔,没有侍 -寝 的义务!”

……没道理放着大堆 妃 嫔闲置,要我一个待 斩- 囚 犯劳心劳力!

某只:“这样啊——安逸倒是很有气节嘛!”

不轻不重飘过来一句:"既然不想侍- 寝,那就拉出去砍了!”

主角:安逸凤朝闻 ┃ 配角:晏平小huáng ┃ 其它:欢乐小白天 雷 狗 血 二文

他乡遇故知,故知是仇敌

1

事情的起因其实是这样的,我家养的小huáng偷了别人家一只jī腿,结果我被下了大狱。

呃,当然,中间的过程还是颇有几分曲折的。

jī腿的主人不依不饶,要我家小huáng赔他一条自己的腿。

--顺便说明,我家的小huáng不是小huáng狗,是人。

jī腿和人腿,怎可相提并论?

jī腿的主人这不是占我大便宜么?他也太黑了一点!

但显然jī腿的主人认识不到这一点。他正当中年发福,肚大如箩,瞧着足有七八个月,快生的模样。拈着颔下一缕鼠须,摇头晃脑:“穷山恶水出刁民!还是要jiāo到县大老爷那里去审审的好!”

我朝天翻了个白眼,以示不屑!要搁三年以前,老子非上前踹他个肠穿肚烂不可。虽然这厮极力的装斯文,但谁都知道他不过是个地痞,送了亲妹子与县大老爷作妾,这才有了今日的威势。

归根结底,老子可是正宗的京城人氏,他才是这穷山恶水长大的刁民!他全家都是穷山恶水的刁民!

可惜小huáng不争气。被这县大老爷的便宜大舅子驱使了一帮如láng似虎的家丁扑上去,他却抱着头,一幅认命挨打的模样,口里还咬着jī腿不放,呜呜一阵乱叫,听在我耳中,分明是:“小逸……救命!”

我心中顿时生出一阵与此情此景极为不相衬的心酸来。我本应该破口大骂,顺便再上去把小huáng偷jī腿的那只手给剁了,然后再将他狠狠几脚踹翻,打成个猪头,让他连亲娘老子是谁都记不得。

假如放在三年前,对着大陈皇宫一百零八道御膳,还要挑三捡四,矜持的不肯下筷子的小huáng,能够预知今日的落魄,不知会不会珍惜那些过去的好日子?

所以,小huáng其实是小皇,姓秦。

他就像史上那位说出"百姓无栗米充饥,何不食肉糜?"的晋惠帝一样神奇的存在!

我一边心里愤愤不平的诅咒:教你眼皮子浅嘴馋,教你偷东西,教你嫌我做的饭不好吃……报应啊报应!你要早知道现在会沦落到这种日子,当年何用宫女太监磨破了嘴皮子来劝食?一边上前去,一脚一个,将那几个家丁踹翻。

县太爷这便宜大舅子的娘今日过五十寿,这大舅子虽带着妻儿进城好些年,但他老娘却怀揣叶落归根这一纯朴念头,一直不曾挪窝。

大概是县太爷甚宠他那位小妾,出资在这乡间替老太太盖了一疃青砖白瓦的宅子,正好离我与小huáng栖身的土胚房有个十米之遥。

今日风向正好,我方将一盘子炒糊了的青菜端上桌,我们那四壁漏风的房子里便刮进来一股又一股肉味……小huáng于是循着肉味离家出走了。

等我赌气扒了几口半生不熟的米饭,再追出去之时,小huáng已经得手,酿成了如今这番局面。

那县大老爷的大舅子近两年在县城颇有几分头脸,大约是不曾受过这等闲气,见得我利落无比的踹翻了七八个家丁,一张圆胖的脸上顿时气成了猪肝色,瞧着极是喜庆,只是说出口的话却不太友善。

“去将宅子里所有人都叫出来,今日我若不将这两个外乡人给抓进县牢,就将何字倒着写!”

这便宜大舅子姓何。

我正思索着他何字倒过来写应该是个什么字,一边与扑上来的十几个提棍拿刀的家丁赤手相搏。其实这也没什么,想当年我在战场之上面对的可不是这么几个散兵游勇,还不是一把长枪……咳,好汉不提当年勇,扯远了。

其实也怪我,今日出门没看huáng历--穷的连吃饭钱都没有,哪有钱买huáng历--正在我打得兴起之时,耳边传来“咻”的一声,我下意识躲开,循着箭来之声瞧过去,一时神魂俱失,傻立在了当场。

紧接着,只感觉头上一股冲力,发带便掉了下来,一头乱发披散,小huáng凄厉的叫了一声:"小逸……"一股热血便顺着我的额头流了下来,顺便糊住了我这双正恨不得瞎了的狗眼。

朝我she了一箭的那个人,此刻正大步向着我这边而来。宛如多年前曾经让我心动的模样,卓然如玉,翩然而行。

我呆呆立在原地,下意识摸摸自己这张老皮老脸,经过三年田间地头的洗礼,不出我所料的老了许多。

故人相见,果然平添许多尴尬。

我身后那十几个家丁趁此良机,一顿乱棍,顿时将我打倒在地。我摇晃了两下,落在尘埃里,半边脸挨着冰凉的泥地,模样想来十分láng狈,视线里,一双制作极是jīng细的鹿皮靴子缓缓而近。

嗯,搁在三年以前,我脚上也穿着这样一双做工jīng良的靴子,不过如今我脚上穿着的只是一双草鞋,踢起人来也实在不给力。难怪我会落败。

那人到得近前,弯下身来,眸中暗涌瞬间变了几变,却又直身起来,漫不经心道:"武县令,此人乃是上面缉拿的重要钦犯,押回大牢好生看管,别让她死了!”

他身后紧跟着那头发花白,腆着比何大舅肚子还大了一倍有余的武县令,恭恭敬敬的上前来,谄媚道:"是,大人!下官这就命人将他押下去!”

听说现如今大齐国政治清明,海河晏清。他这样老这样胖这样蠢,居然也能当官?我以为,那个人手下应该不会再有这种蠢材做官的!

可见世事难料!

我被两名差役一边挟了一只胳膊,毫不客气的拎了起来,正踉踉跄跄走了两步,小huáng将手里一根啃的极gān净的jī骨头舔了又舔才恋恋不舍的扔掉,扎着两只油腻腻的手飞扑而来,紧揪着我的衣襟,大声吼道:"不许将小逸带走,把她带走了,谁给我弄饭吃?”

……我非常后悔当初在离开大陈宫的时候,拼死拼活将他给带了出来。

我在这边为了一只jī腿跟人打架,他却啃着jī腿观战,连助战的念头都不曾生出来。

他将小huáng细细打量几眼,终于恍然大悟,轻笑出声:"原来是陛下啊!臣等以为你已经葬身于陈王宫那场大火了!”

他笑起来的时候,那双温润的眸子甚是好看,就跟瞧着自己嫡亲的弟弟一般慈爱。

其实也不怪他眼拙。他向来有过目不忘的本领,主要是我这饲养的人不太称职,把好好一个白胖少年养的面huáng饥瘦,闻到肉就双眼发绿,情不能禁。再加上衣衫褴褛,怎么也难以想象这是那曾经高高坐在大陈王宫龙椅之上的少年天子。

小huáng听闻此言,才细细将他打量一番,半晌,惊喜出声:"是丞相家的哥哥!是丞相家的晏平哥哥!”

我愈发羞愧欲死!

他怎么能露出一副他乡遇故知,且这故知必将救他于水火的蠢样呢?

最终的结果就是我跟小huáng都下了大狱.

小小县城,我们俩隔壁的牢房人满为患,独我们两个住着单间,面对面可以看得到对方,虽然牢房一样的臭,但显然这已经算是牢里贵宾级别的待遇了。

小huáng从前对衣食住行份外挑剔,这三年间被我qiáng力改造,已经养成了随遇而安的美德,他又啃了jī腿,大约不太饿,倒头便躺在了牢里那堆gān草之上,不多时就呼噜打得山响,连牢里寻夜食的耗子都被他这呼噜声吓得绕道而行。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

用户评论

©Copyright 2010-2022 土豪小说(www.yeziwx.com)
温馨提示:土豪小说所有的内容(文章、图片、评论)等所有内容,全部由网友上传发布并更新,属于网友个人行为,土豪小说只负责内容的审查,无法判定内容是否存在侵权等行为,如有内容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1-2个工作日之内进行处理,敬请谅解。 版权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