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切换语言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

早春二月,魏国都城平城,还笼罩在一片清冷之中。

地上残雪未融,太皇太后居住的奉仪殿外,小太监正把粗盐细细铺洒在地面上。殿内小佛堂里,两个十来岁的少女,穿着一模一样的嫩黄宫装,正跪坐在珠帘外,听着佛堂里的动静。

檀木桌上的铜镜里,映出两张发饰相同、五官却毫无相似之处的脸。

左手边的少女,脸如满月,眉眼间透出北方少女的爽利,那是太尉冯熙的嫡出长女冯清,生母是当今皇帝的姑姑博陵长公主,从小受尽万千娇宠。

在她对面右手边的少女,身形纤细,乍一看倒更像南方女子。垂下的额发,遮住了大半眉眼,只露出尖尖的下颔,肤色莹白。

“喂,冯妙,时间差不多,该去摘花了。”冯清向她一撇嘴,发号施令似的,带着趾高气昂的神气。冯妙比她还大几个月,生母是出身卑微的歌姬,冯清从不把她放在眼里,更别说叫她一声“姐姐”。

冯妙看一眼铜镜边的滴漏,再有半柱香时间,太皇太后就会从佛堂里出来。每天这个时候,她和冯清就要轮流去园子摘回新鲜的花枝,用来在佛前供奉。

“昨天就是我去,前天也是我,今天该轮到你了。”冯妙低垂着眼帘,盯着地上的青砖地面,她不想跟这个被惯坏了的大小姐多起争执,惊扰了太皇太后。

“你……”冯清杏眼圆瞪,正要发火,想起太皇太后就在帘子里面,重新压低了声音,“我衣衫单薄,出去会冻坏的,这个月都是你去。”明明两人穿着一模一样的衣裳,她却说得理直气壮,把眉一扬:“只要你肯替我去,我那些首饰里,随便你挑。”

冯妙心里暗暗发笑,脸上神情却淡淡的,轻轻叹口气,顺着她的话说下去:“那好,我要你那件飞鸾衔珠步摇。”她低垂着头,微不可见地露出一丝狡黠笑意:“现在就要。”

果然,一听见这名字,冯清原本得意洋洋的脸,浮上一层怒气。那件飞鸾衔珠步摇,是博陵长公主及笄时的礼物,请了无数能工巧匠才制成的,光是镶嵌在飞鸾口中的那颗硕大东珠,就已经价值连城。冯清偶然看见,喜欢得不得了,磨了好几天,才从博陵长公主手里要了来。带进宫后越发舍不得离身,天天放在怀里,生怕被人粗手粗脚弄坏了。

有心要反悔,偏偏冯清又一向自视甚高,不想在这个姐姐面前丢了面子,只能咬着牙一狠心,伸手进怀里,掏出一个锦囊,丢在冯妙面前。

冯妙捡起锦囊,心里赞一声,果然是贵重的物件,连包裹这件东西的锦囊,都是上好的蜀绣。手指拨开锦囊一角,里面就是那件飞鸾衔珠步摇,东珠在微弱的灯光下,发着莹润的光,东珠表面微微带着一层浅浅的金粉色,比纯白的东珠更加难得,价钱自然也更高。

冯清从鼻子里冷哼一声:“守财奴!要那么多值钱的东西,带进棺材里去呀?”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

用户评论

©Copyright 2010-2022 土豪小说(www.yeziwx.com)
温馨提示:土豪小说所有的内容(文章、图片、评论)等所有内容,全部由网友上传发布并更新,属于网友个人行为,土豪小说只负责内容的审查,无法判定内容是否存在侵权等行为,如有内容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1-2个工作日之内进行处理,敬请谅解。 版权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