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切换语言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

“别怕,我相信你不会做出这种事情。”

刚走进会议室,王伯轻拍了我的肩膀,笑说。

心中不知不觉多了一份勇气,当所有人对你都心存怀疑时,至少还有一人相信你,多少有些欣慰。

公司股东们依旧存在两个对立面,支持我的,还有支持江梅的。

对于这样的局面,早就已经习惯。

那些站在江梅身边的人,都想赶我走。

“这次何总的言行实在是太严重了,给公司造成了严重的损失,我觉得不仅要撤职,更要收回原有的股份。”

说话者当然是站在江梅那边的,当初江梅在公司时,他一直都在江梅身后做事,自然是江梅的心腹。

有人连声附和。

“你们说何总给公司造成严重损失,你们有证据吗?”王伯开口为我说话。

“怎么没证据,这项目的负责人不就是何总,除了她,还有别的人?”

会议室的气氛一时僵持起来。

正在这时,办公室的门打开,只见江梅从门外走了进来,一脸居高气傲,脸上化着精致的妆容,好像尘封了很久,再次重现江湖。

“江总,你回来了。”

那些从始至终站在江梅身边的人,自看到江梅时,情绪激动的不得了。

在江梅离开公司这段时间,不过是退隐江湖,这些人就充当了江梅的眼线。我知道江梅离开公司不会那么简单。

正如她离开了公司,可是心还是留在公司里的。

“这么重要的场合,我当然要回来了。”

“江总,你不知道你这一走,公司真的乱了套了。”有人阿谀奉承道。

江梅闻言,嘴角往上一勾,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好似这公司少了她不行,她已然成为了一个重要的角色。

“江总不是离开公司,现在公司的事情好像不管江总的事情吧?”有人亦反对。

尽管有支持的声音,但是到底还是薄弱了一些,再加上我确实是这次项目的负责人,事实好像就摆在眼前,真相隐藏在表面背后,需要仔细扒开,才能够看到真相。

确实不明白,一个离开公司的人,此刻还在公司里极具威力,毕竟这在场的很多人当初都是和江梅一起打拼过来的。

而江梅最优秀的一点,就是收拢人心。

“我看何总这段时间和江盈比起来,真的差了一大截。”

“既然这样的话,公司的事情应该全权由江盈打理,毕竟公司还是需要一个真正的掌门人,来掌管这里的一切。”

……

周围的声音越来越嘈杂,一股脑儿全部冲进了我的耳朵里,我只觉一阵烦躁。

“江盈是何董事长的女儿,担任总裁这个位置,再适合不过了。”

江盈从走进来时,一直坐在座位上,微微垂下了目光,紧咬嘴唇,看起来在苦苦挣扎。细看她的脸色,恢复的差不多,要比之前好很多。

“我觉得姐没做错什么,她比我更能胜任这份位置。”

江盈突然开口,清脆的响声回荡在整个会议室,那些人立马惊得目瞪口呆。

不光是在场的人,连我也没有想到江盈在这时会说出这种话,可能是她一时间想清楚了一些事情,不然搁在以前,江盈一定会立马点头,然后还不忘冲着我得意一笑。

江盈张了张嘴,还想继续说些什么,随即江梅一个冷眼扫了过去,目光极其犀利,江盈脑袋耷拉,立马就像泄了气的皮球,又重新低下了头。

不知道是不是劫,反对的声音愈演愈烈,那些反对的声音都在赶着我走,更何况现在江梅就站在这里。

“我看就这样安排了。”

结果似乎很快就要定下来,我见江梅嘴角挂着一丝淡淡的笑意,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似乎等这一天,已经等很久了。

“等一下。”

我突然站起身来,事实上,自己等这一刻好像也等了很久。

那些隐藏在事情背后的真相,总是要有一天曝晒在阳光底下。

我转而看向江梅,直视她那双犀利的目光。她亦然用疑惑的目光看着我,目光微微一紧,面上还要装作不露声色的样子。

“在此之前,我觉得你有必要见一个人。”

江梅眸光一闪,一时没明白过来我说的是什么,略带疑惑地看着我。

我嘴角一勾,突然办公室的门再次打开,一时间,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聚集过去,聚精会神看着门的方向。

只见在顾青州的搀扶下,林伯缓步走了进来。

大家只觉疑惑,在此之前从来没有见过林伯,纷纷嘀咕起来,完全一副不明所以的样子,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可是江梅的反应尤为明显。

她自看到林伯的那一刻起,不露声色早就不复存在,眼中写满了惊讶和不可置信。与此同时,还有一人反应也极具激烈,这人自然是王伯。

只见王伯在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时,快步走到了林伯面前,不可思议地看着他,“真的是你吗?”

两个多年未见的旧友,见一面即是少一面,曾经以为此生再也见不了面,如今再次见面,自然是一番狠狠感慨,注视了很久,似回忆起了那段过往。

寒暄了片刻,林伯终究是把目光缓缓转移到了江梅身上。

时间像是在此刻静止了一番。

林伯看向江梅时,眉头轻微一皱,浑浊的眸子情绪复杂,一时难以猜透,我只觉那些尘封在灰尘中的记忆要在此刻发散出来。

江梅缓缓挪动步伐,沙哑开口,嘴角溢出了一丝苦笑,“你终究还是出现了。”

“这些年你过得怎么样?”林伯略带沧桑的声音响起。

“还能怎样?”江梅冷哼,“你不是离开了吗?现在怎么又回来了?”

周围人都用疑惑的目光看着他们,尤其是江盈,目瞪口呆,知道他们中间一定有什么过节。

只是这渊源太为流长,一时难以说清楚。

“放下吧,把过往的一切都放下吧。”林伯叹了口气。

江梅淡淡一哂,“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我知道你还对过往的一切耿耿于怀,可是那是我们这辈子造的孽,不管何棠他们的事情,你还是放下吧,人迟早都要往前走的。

话落,江梅的脸上自然写满了浓浓的不甘,“放下?你让我放下?你以为放下就这么简单。”

“我只是不想你继续再走弯路。”林伯语重心长。

“这么长时间没见,你来的第一句就是和我说这个?”

空气一滞,江梅的情绪变得尤为的激烈,少了平时那份淡然处之的表情,再也不似往日。

当初遇见林伯,我自然没有想到林伯和江梅之间还会认识,也从来没有想过还会面临这样的局面。

万事皆有因有果。

“你就没有其他要和我说的?”江梅又忍不住问。

会议室安静无比,原先那些股东,现在一个个脸上都写满了疑惑,纳闷不已。

“不要再执迷不悟了。”林伯淡淡开口。

江梅目光一紧,许是没等到自己想要等到的回答,她的眉头紧皱,“林中天!为什么你能这样绝情。”

许是江梅的吼声吓倒了江盈,原本江盈脸上带着一丝疑惑,现在整个脸上的表情都是茫然的,不知道这前因后果,走到了江梅身边,“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林伯看向江盈时,眼中有异样的情绪流过。

“我喜欢的是你,为什么当初我怀上你的孩子,你想到的只是逃避,这一逃避就是几十年,你明明知道我喜欢的不是何正,一纸契约束缚了我本该得到的爱情,你为什么不争取一下。”

一句话,引得众人唏嘘一片。

不光是我,我也万分震惊,没有想到两人之间竟然还有这层关系。

林伯脸上的表情一直紧绷,“因为他是我兄弟,我不想你走上歪路。”

江梅嗤笑了一声,眼角流露出了丝丝悲切。

“放下吧,这一切早就没了任何意义,你不能把我们这辈子的恨意发泄到他们孩子身上,这些和他们是没有任何关系的。”

江梅紧握双拳,一直都在隐忍情绪。

江盈脸上写满了震惊,颤抖着步伐来到江梅面前,“妈,你,你刚刚说什么?”

江梅紧咬嘴唇,有些泛白,许久都没有说话。

“这……”

江盈现在就像一个迷了路的小孩,完全找不到回家的方向,目光不停地在江梅还有林伯身上来回扫荡,张了张嘴,许久都说不出话来,大概现在词穷,不知道说些什么。

“他是你父亲。”沉默了好久,江梅鼓起了好大的勇气,终是艰难说出口,

“什么?”

江盈脸上写满了震惊,难以置信。

“为什么之前不告诉我?”

仔细一想,有些莫名心疼江盈,即使她之前总是喜欢和我作对,让我很是心烦,可是现在这一刻,那些过往好像堵可以抛到脑后,既往不咎。

就在江梅继续和林伯说话时,江盈冷笑,“你们能不能别说了!”

空气一滞。

江梅刚张了张嘴,又闭上了嘴,看向江盈时,情绪莫名复杂。

“我孤身在外那么多年,从来就没有得到关爱,现在才知道我更加悲哀,原来一直生活在谎言中,连自己的父亲是谁都不知道。”

鼻子莫名一酸,每个人都有难言之隐,背后的故事倘若不说出来,不会有人知道,大多数时候,都只有自己一个人默默忍受着。

而那些光鲜亮丽的一面,都是他们故意展现在我们面前的,背后的心酸只有在一个人的时候,才敢卸下伪装。

话落,江盈疯狂朝着门外跑去。

“江盈!”

尽管江梅和林伯在身后大喊,可是江盈却充耳不闻。

江梅最后只得赶了上去。

事情好像终于告了一段落,辗转之余,我也终于再次坐上了原先的位置,那些真相也终于浮出了水面,可是当一个真相浮出水面时,带出了一个更大的秘密。

“林伯,谢谢你今天能来。”

要不是上次找到林伯,和他谈及当初U盘的事情,也不知道还会有这层瓜葛,林伯也不会来到这里,现在的局面也不会如此。

林伯叹了口气,“还是我要谢谢你才对,感谢你的不计较。”

知道林伯想要去找他们,我也没作挽留。

“曾经我以为离开就能够解决一切,可是我完全没有想到我这一走,现在的局面会闹成这样,这一切都要怨我,是我一直想着逃避,而现在既然我选择回来了,总是要做点什么。”

误会解除,心上稍稍有些轻松,但是还是有些惊讶。

当初也曾怀疑过江盈的真实身份,突然告诉我江盈是我的妹妹时,一阵惊讶,可是万万没有想过会是这种场景。

因为缘分,将我们每个人都在无形当中联系到了一起。

“今晚回来吃饭。”

给顾青州发了一条消息,我又开始忙活起来。

等到一下班,我开始往家里飞奔而去。

不见兰姨,只见桌上留有一张纸,纸上写满了字,拿在手上看了看,心像是抽离般的疼痛。

即使宝宝离去的事情已隔很久,可是现在想想,还像是发生在昨天一样。

对于兰姨的突然坦白,我自然是没有半点惊讶,毕竟那晚,江盈已经将全部的事情告诉了我,充满了自责,却又无能为力。

早该发现的,兰姨一直都和江梅认识,当初并不是我的失误,造成宝宝的离去,一切都是江梅的诡计。

拿着那张纸,五味杂陈,一时只觉支撑不住,眼睛酸涩,想要放声大哭,可是喉咙就像是堵住了一番,想要流泪,却无泪可流。

我只得蹲在地上,盯着那张纸盯了好久,蹲得自己双腿发麻,都还未察觉。

心上的罪孽终于减轻了一些。

终会有一天,有人会告诉你,你不是一个罪人,你没有做错。

是啊,我不是一个罪人。

可是即使是这样,我都无法阻挡历史的洪流,再也无法挽回当初的局面。

重新收拾好心情,我站在镜子面前,想让自己开心一些,扬起嘴角,可是眼圈通红,吸了吸鼻子,知道自己不能这样继续下去,待会顾青州就要来了。

精心做了一顿饭,才发现自己好久都没有给顾青州做一顿吃的了。

待顾青州走进来时,桌上已然摆满了丰盛的饭菜,香气四溢。

我仍在厨房忙碌,察觉到身后传来了一阵轻盈的脚步声,太为熟悉,刚想回头,可是还来不及转身时,就感觉自己的腰肢被一双有力的大手缠住了。

鼻尖传入了一阵熟悉的气息,“果然是贤妻良母。”

我脸颊一烫,感觉就像是被火烧了一样,别过脸,“你别在这捣乱了,还有一份汤,就好了。”

桌上摆了蜡烛,还摆了一些红酒。

“今天情人节?”

顾青州扫了一眼桌子,不由打趣道。

我摇了摇头,“你记错了。”

“那你今天怎么弄得这么浪漫?”

我一笑,好笑道:“我闲得慌。”

开了一瓶红酒,和顾青州面对面坐了下来,心里竟然有些紧张。

酒杯碰撞之余,我的手心竟然在出汗,趁着顾青州吃饭的间隙,一只手伸进了衣服口袋,掏了掏里面,更觉紧张。

“怎么了?”顾青州似乎察觉到了我的异常。

“没……”我赶紧摇了摇头。

“你做得很好吃。”顾青州淡笑道。

终于还是鼓起了勇气,我掏出口袋里的东西,将那枚自己精心准备的戒指推到了顾青州面前,弄得顾青州一脸诧异看着我。

“我,我要和你求婚。”

顾青州更加匪夷所思地看着我,目光清浅,犹如一汪清泉。

“我记得以前你也曾经向我求过婚,可是那时候因为种种原因,我拒绝了,我知道你那时候的心情肯定不好受,我不知道我们以后会怎么样,可是兜兜转转已经走到了今天,我不想和你走散,我想和你一直走下去。”

感言肺腑。

怎么有种想哭的感觉呢,不免想要骂自己一声,太过煽情。

“所以,顾青州,你愿意娶我吗?给我一个家吗?”

很想有一个家,有一处温暖的港湾,不想再孤身一人。

很想自己受伤了就大声哭泣喊疼,有不愿意做的事情就回家,有一处可以依靠,而不是总是要自己一个人去面对。

我的双手竟然有些颤抖,这是我鼓起好大的勇气才说出来的话。

可是看见坐在我对面的顾青州久未动静,透过那张面孔,我竟然不知道他此时心里在想什么。

心稍微一颤,有些紧张,呼吸也沉重起来。

突然,顾青州在我面前摇了摇头,站起身来,走了出去。

心往下一沉,好像是拒绝了我。

我不知道那晚是怎么度过的,只觉黑夜无比漫长,我一个人坐在落地窗前,看着漫天黑夜,尽管天上繁星点点,可是我的眼前除了黑暗还是黑暗。

就这样一直坐到了天亮。

他到底还是拒绝了我,可是我实在想不明白他为什么要拒绝我。

不由无奈一笑,当初我拒绝了他,现在他拒绝了我,总算是打平了一次。

纪南来我这时,我只觉还像是在做梦,头发乱糟糟的,黑眼圈也很重,弄得纪南一脸无奈地看着我。

“你快收拾收拾。”

我略微回神,“干嘛?”

“别问那么多,你现在收拾收拾,待会陪我出去。”

以为纪南又要我陪她去逛街,现在实在是没有这个心情,内心充满了疑惑,很想找顾青州当面问问昨晚到底是什么情况。

为什么要拒绝我,难道还是因为宝宝的事情?

以为过去的事情,其实还是没有过去,就像伴随人一生的阴影。

“我不去了,今天没心情,你今天一个人去逛街吧。”

纪南皱眉,“谁说我要去逛街了?”

“就算是别的,我也不想去。”

纪南不依,硬是将我从座位上拽了起来,威胁道:“你今天就算不愿意出去,也必须要出去!”

被纪南弄得没办法,我只得从座位上不情不愿地站起身来。

“你快收拾,换身衣服,你看看你现在这样子,我还以为你刚捡完垃圾回来呢。”

纪南和张远和好了之后,果然是嚣张了不少。

在纪南的催促监视下,我只得换了身衣服,又化了一副精致的妆容。

纪南今天尤为奇怪,对我的打扮尤为挑剔,我刚换了一身衣服,就看见她冲着我摇了摇头,“换一身。”

最后,我稀里糊涂地被纪南带上了车,不明所以。

看着道路两旁飞逝而过的风景,我疑惑地看了看正在开车的纪南,“你要带我去哪?”

纪南微微蹙眉,“你就别废话了,到了你不就知道了。”

我只得将话咽了回去,心想我刚刚只不过才说了一句话,就开始说我了,看来只能选择沉默。

车子停在了一处海边,停了下来。

心中一怔,竟然是海。

想要看海,最重要的是想要和心爱的人一起来看海。

“你怎么带我来这了?”我诧异问。

纪南装作漫不经心地扫了扫四周,始终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倒是提醒我,“到了,下来吧。”

我就这样云里雾里地下车,刚想要转身同纪南说话时,却发现纪南不见了,四处寻找,竟然都没有找到纪南的身影。

真是见鬼了!

四周无人,真不明白纪南为什么会带我来这里,难道是脑子抽筋了?

往前走了走,突然踩到了什么,我低下头,竟然发现了一处路标,方向指的是前方,不免疑惑,但还是往前继续走着。

还没走多久,又看到了下一处路标,指示我要往左走,刚走几步,就看见路边有几大束满天星,我拿了起来,只见上面放了一张卡片。

“你想要天上的星星,我都摘给你。”

心中莫名一暖。

我又继续往前走,等走到一处时,只见旁边多了许多悬挂的照片,仔细一看,照片上的人正好是我和顾青州。

很久以前的,还有现在的记忆都存在这些照片里,看着这些照片,好像把自己和顾青州一起走过的路又重新走了一遍。

顾青州的拍照技术果真学得不错,已然充当了我的摄影师。

等我又走了一段距离,只见一处沙地上放了一张卡片,似乎暗示沙里面放着什么。

想了想,我蹲下身,小心翼翼地将沙扒开,心中充满了好奇,实在是想知道里面到底放了什么,扒了一会,只见里面放着一漂流瓶。

觉得有些熟悉,我仔细将漂流瓶放在手上,看瓶里面放着一张纸,打开瓶盖,拿出那张纸看了看,才发现这是我当初在海边扔进海里的,里面倾诉了我当时的心情还有对顾青州的爱。

真没想到顾青州竟然把他找着了,茫茫大海,能找到这漂流瓶,一定是花费了不少工夫的。

瓶子里已然多了一张纸,我又拿出来一看,是顾青州的笔迹。

“唯爱你。”

很简单,却又很真挚。

每隔一段距离,总是会发现一处惊喜。

突然面前出现了许多气球,浪漫因子正在冒泡,此时,顾青州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缓步朝我走来,风度翩翩。

呼吸一滞,真不敢相信昨晚拒绝我的人,现在竟然以这种方式出现在我面前。

我就这样僵持在原地,始终挪不动步伐,当顾青州走到了我面前时,我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在我的注视下,顾青州站在我面前,止步。

“昨晚不是拒绝我了嘛,现在干嘛要纪南帮忙,把我骗到这里来。”

不得不承认,这个地方我很喜欢。

“昨晚我想了很久,求婚这种事情当然由我来做,怎么能让你主动。”顾青州在我面前缓缓蹲下身,掏出了戒指,“我一直都在想我向你求婚时的画面,该用怎样的场景,可是想来想去,也想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我静静倾听。

顾青州继续说:“可是我唯一明白的是,我必须要拿出自己整整一颗心来,往后余生,我只想和你在一起,也懒得重新去认识别人,你就是我的唯一。”

“所以,嫁给我吧。”

顾青州将那枚戒指举在我面前。眼前的视线渐渐模糊,对视上了顾青州那双灼烫的眸子,甚至有些不敢相信面前发生的一切。

回首过往,万般艰辛,好像每次我和顾青州快要临近幸福时,总会有一双手将我们往外拉,不让我们轻易靠近。

感动得说不出话来。

在顾青州的注视下,我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几乎用光了我所有的力气。

顾青州浅浅一笑,将那枚戒指套在了我的手指上。

竟然有种想哭的感觉。

我久久盯着戴在手上的那枚戒指,太不真实了,等了这么久,我终于有一个家了,有一处温暖的港湾了。

突然,周围传来了一阵惊呼声,着实吓了我一跳,我往旁边看了看,纪南他们不知何时冒了出来,正一脸欢笑地看着我。

我倒显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快,亲一个。”顾雨大声怂恿,“顾老弟,加把劲,别怂。”

圆圆突然蒙住了眼睛,稚嫩的声音响起,“哎呀,少儿不宜。”

过后,她屁颠屁颠地跑到了我身边,“妈妈,你一定要幸福哦。”

鼻子一酸,我轻轻摸了摸圆圆的头发,是的,一定会幸福的,不管以后还会遇到什么事情,我相信一切都会熬过来的。

我相信你爱我如同你相信我爱你

扫了一眼四周,来的人还真多,这些都是顾青州求婚的见证人。

余光瞥见了站在角落的江盈,她看了我好几眼,想要走上前,同我说几句话,可是脸上有些顾虑,只得站在原地。

不由想到了她之前说的那番话,有些心疼。

从小就缺爱的人,看到有爱的场面,有时不是要靠近,而是退缩。不是不想靠近,是害怕那团突然朝自己涌过来的温暖,会一不小心吞没了自己。

从来没有过的画面,所以才会觉得害怕。

我朝她走去,“谢谢你能来。”

她万分惊讶,张了张嘴,“祝你幸福。”顿了顿,“还有之前我做的那些事情,还有我妈的事情,我要和你说声对不起。”

我笑了笑,一切都过去了。

自己现在好像成为了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在大家的注视下,顾青州轻轻抱住了我,轻声在我耳畔说:“你好,顾太太。”

番外:

我叫正正,我今年三岁了。

其实我一点不喜欢自己这个名字,这个名字实在是太土了,其实我想叫迪迦的,可是妈妈告诉我,姐姐叫圆圆,我叫正正,这样才般配。

我心中是一万个不情愿,这名字完全不符合我的气质。

姐姐现在在小学可是风云人物,我经常会看到有小男生送她到家门口,还有好几个男生送她花了。姐姐每次接过花时,都一脸高兴的样子,看来下次我要逗南瓜开心,也要用这个好法子。

有次我看见有人要牵姐姐的手,心想这可不得了,幸亏我脑袋瓜灵光,知道他是想要泡姐姐的妞,知道这不能让他得逞,赶紧将这个消息告诉了爸爸,最后在爸爸的帮助下,当然没有让那人得逞。

可是姐姐却不高兴了,说我多管闲事,气得我好几天都没搭理她,我这不是关心她嘛,竟然说我多管闲事了。

身为迪迦奥特曼的忠实粉丝,拯救地球,拯救身边每一个人,当然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

爸爸看我生气,竟然也笑我。

我都不想说爸爸,他简直就是一个伪君子,不对,就是一个色鬼,总是背着我偷偷亲妈妈,还以为我不知道。

我都看在眼里,却不说破。

妈妈生下我可辛苦了,还说我几乎是拿一条命换过来的,虽然我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我估摸着事情应该挺严重的。

妈妈的肚子上有一道疤,她说我就是从那里出来的。还好,我不是从垃圾堆里面冒出来的。

那是生下我的光荣印记,我想着无论如何我都要亲上一口。可是爸爸不依,说只有他才能亲,这讨厌的爹地,看来下次他和妈妈吵架时,让我传信,我绝对不能答应,做人是要有底线的。

爸爸妈妈有时会吵架,尽说一些我听不懂的话。

有一次爸爸说要修理妈妈一顿,害得我担心了一个晚上,可是第二天醒来,发现什么事情都没有,他们走出房间时,那叫一个容光焕发。

看来我真是一个操心的命。

爸爸对妈妈的爱肯定超过了对我的爱,一定是这样的,一有闲时间,总是要抱着妈妈,害得妈妈都不能好好陪我。

跟爸爸抢,我当然抢不过他。

有一次,妈妈陪在我身边,跟我讲故事,我还没听够,哪知道爸爸突然走了进来,我一看到他的目光紧盯在妈妈身上,便知道大事不好。

可不是,下一秒,在我虎视眈眈下,爸爸依旧抱走了妈妈,还说我现在是一个小大人了,该学会自己一个人睡觉。

我当场气得差点吐血,心想他现在是个老男人了,更要学会自己一个人睡觉。

纪南阿姨每次带着南瓜来我家时,对我尤其热情,冲着我就喊女婿,把我吓得差点都要跳起来了。

妈妈说我要对南瓜好一点,纪南阿姨可是好不容易才怀上南瓜的,还说我订了娃娃亲。

我只得叹了口气,心想我还这么年轻,怎么就订了娃娃亲,我还有大好的前程啊,可是南瓜好像也不错,尤为崇拜我,整天吵着要和我一起去打妖怪。

在南瓜眼里,我应该就是一个英雄。

我现在很幸福,因为我有一个幸福的家,有一个爱我的爸爸妈妈,还有姐姐。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

用户评论

©Copyright 2010-2022 土豪小说(www.yeziwx.com)
温馨提示:土豪小说所有的内容(文章、图片、评论)等所有内容,全部由网友上传发布并更新,属于网友个人行为,土豪小说只负责内容的审查,无法判定内容是否存在侵权等行为,如有内容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1-2个工作日之内进行处理,敬请谅解。 版权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