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切换语言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

我是一家小学的老师,最近发现我好像怀孕了。

是大姨妈快一个半月没来的时候我在卫生间偷摸的测的,测了好几次,都是显示两道杠。

我男朋友在外地上班,都两三个月没见了,孩子肯定不是他的。

该怎么办啊,我都快疯了。

说来不怕大家笑话,我是93年的,和我男朋友是大学的时候同班同学。

他对我挺好的,我期间也想过把身子给他。

他却说爱我,不是要占有我,他要把我的第一次留到结婚的时候。

当时我心里就挺感动的,觉得遇见了个好男人。

可没想到这才刚刚毕业一年,我居然怀了别人的孩子。

这事我不敢告诉他,也不敢去医院,

只在吃饭的时候给我闺蜜说了。

我闺蜜叫李雪,她听了我的话骂我说让我只图着舒服,当时不做好安全措施,这才后悔了吧。

现在最好的方法就是把孩子打掉,越快越好,要不肚子凸起来后,我哭都没地方哭。

还说让孩子的爸爸带我去,让他负责。

可问题的关键是,

在这段时间我根本没有和哪个男的发生过关系,从哪找孩子他爸爸去!

这怀孕都弄的我莫名其妙的。

我闺蜜不信,以为我在逗她。

我说我哪还有心思和她开玩笑,我真的没和别人做过,我都快要急死了!

我闺蜜也认真了起来,让我好好想想,

比如是不是我睡着,或者喝醉了的情况下被哪个家伙占了便宜?

睡着可以直接pass了,我是睡的很沉,但真要是做那事,我能感觉不到嘛。

喝醉倒是真有一次。

那还是我们初中同学聚会,那天开心就多喝了点,到半夜十二点多了,醉醺醺的我怕回家挨骂,就和几个女生一起去班长家住了一晚。

可是我们班长人蛮不错的,第二天睡醒我衣服也好好的,没什么异常。

我闺蜜鄙视的看着我,说我居然还会相信那些只会用下半身臭男人。

她已经有八成肯定,我肚子里的孩子就是我们班长那个畜生干的,

说不定那天的同学聚会,我们喝多都是我们班长提前预谋的,啧啧,一大堆喝醉了的女生,就一个男的,那场面都不敢想。

听她越说越离谱,我心里也有些害怕了。

我慌忙的给那天一起去的女同学打电话,想问问她们是不是和我一样。

说来也怪,那天同学聚会之前,我们班的同学群活跃度很高,但是聚会之后就再也没有人在那说过话。

就好像是他们都离奇消失了一样。

电话打了好几个都没打通,最后一个终于通了,她的话却让我一愣。

她说那天同学聚会大家晚上**点就散场了,根本没有玩到十一二点,更别说去班长家了,

她问我怎么了,

莫非是晚上偷偷和班长约会,跑班长家去睡了?

她的调侃让我老脸一红,鄙视了她两句,就挂了电话。

我坐在那里想着我同学刚才的话,难道真的是我记错了?

可是我明明记得很清楚,我们一行人是坐着班长的车去的他家,路我都还记得。

我以前从来没去过班长家,喝多那是第一次,我的大脑总不该虚构出来一条路吧!

寻思了一会儿,决定明天去班长家那

看一下。

如果他家不在那,那就证明我真的记错了,反之,那就真可能是他做的。

这事关系到我的清白,我不得不搞清楚。

第二天一放学,我就凭着印象朝着他家赶去。

班长家离我们学校不远,这一路上我越走越觉得熟悉。

到他家楼下,看着二楼那黑漆漆的窗户时,我就几乎已经确定,我肯定来过这里了。

不过我站在楼道,没有立刻进去。

说实话我心里挺犹豫的。

我们班长叫王羽,挺帅的,二十三四岁,人长得高高酷酷的,有点像吴彦祖。

他当初上学时篮球打的特别好,几乎是我们班所有小女生的梦中情人。

也包括我在内。

曾经暗恋的对象,如果那天真的喝醉对我做了那事,如果是你,你能狠下心来去告他,让他坐牢?

就在我为难的时候,突然背后有人拍了我一下,吓我一跳。

我转过身一看,王羽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我身后,问我在他家门口站着干嘛,怎么不进去。

我张张嘴,没有说出话来。

我脸皮比较薄,总不能直接问他,是不是那天晚上我喝醉对我做那事了吧。

看我不说话,王羽笑着说我还是和以前一样害羞,

说完他打开门,说让我进去坐吧,有啥事慢慢说。

我的脚步没动,

有些不想进去。

我还在怀疑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他的呢,万一这是真的,我现在进他家这不是自投罗网么。

王羽笑了一下:你这是怎么了,还真打算一直站在门口啊,老同学来了连个门都不进。

他说着自己走了进去,站在门口对我做出邀请的姿势。

我朝着屋里看了一眼,他家屋子里可能窗帘没拉开,这大白天的还黑乎乎的,家里摆设什么的都看不清,只能看到王羽一个人站在门口。

也是这时我才发现,王羽的脸白的可怕,就好像是得了大病一样。

他又一次对我发出了邀请:快进来吧,想什么呢。

看着眼前的王羽,我的脑袋一恍惚,他这么帅,应该不是那种龌龊的人吧!

脚步不由自主的迈了出去,心里却隐隐有一种不安的念头,就好像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一样。

就在我要踏进他家的时候,

突然身后一个人用力的拉住了我,拽的我胳膊生疼。

我一下清醒了过来,

转头一看,是一个大概三十岁左右的大叔。

他没有意识到抓疼我了,反而亲密的抱住我的手:表妹啊,你什么时候来的啊,干站在这里干嘛,我妈把饭都做好了,就等你吃呢。

说完他看都不看王羽那边一眼,

不由分说的把我拉到王羽家对门,把门“咣”的一声关住了。

“大叔,您这是干嘛。”我有些生气的看着他。

眼前这个男人一脸睡眼朦胧的样子,头发胡子也都乱七八糟的不知道多久没收拾过了。

只是短短几秒钟,我就敢肯定,面前的这个男人,我见都没见过,更别说是我的表哥了。

而且这个屋子不大,唯一的一个卧室门还开着,根本就没有他所说的什么他妈做好了饭。

我立刻警觉了起来,我怀疑这个大叔是个变态。

我的手放到门把手上,就想跑出去。

&nbs

p;我还没来得及动,就感觉大叔抓着我的手松开了,看都不看我一眼:如果你还想出去陪那个鬼的话,那我不拦你。

我一愣,没听懂他在说什么。

大叔也不解释,只是默默的从桌子上的一堆报纸里,翻了半天,拿出来一张塞给我,然后自顾的坐到沙发上,“你自己看吧。”

我打开报纸,看了一下日期。

这是两个月前的,我心里有些疑惑,他给我看这个干嘛。

但是很快的我的目光就扫到了下面的一条报道:本市一ktv昨晚八点发生火灾,里面的人无一生还,希望各位市民能够做好防火措施,防止悲剧的再次发生……

下面还配了一张图,是那家ktv没着火之前的照片。

起初我还觉得这家ktv怎么看上去这么眼熟,我以前是不是去过。

就在几秒后,看清图上ktv名字的时候,我的脸刷的一下就白了,冷汗从我的后背流了下来。

金辉煌。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家ktv,是我们当初同学包场,聚会的地方!

报道的日期,我也想了起来,

七月十一号,也正好是我们聚会的后一天。

大叔的声传了过来:这件事弄的挺大,据说上头还有领导被撤职,

后来被极力压了下来,只有我们市的街坊邻居知道。

对面男人就是那个时候出事的,我亲眼看着他下的葬。

我不知道你们是什么关系,但我敢肯定,刚刚只要你踏入他的门,

那你这辈子就别想出来了。

不可能,我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不过很快的,我突然想到一件事,

班级群在聚会后貌似真的就再也没有人说过话,是因为他们都死了么?

汗水顺着我的额头密密麻麻的渗了出来。

我不知道是怎么离开那个大叔家的。

我只知道我整个脑袋里一片昏沉,按照这个大叔所说的,我们班的人都已经死了。

除了我,不知道什么原因活下来。

鬼是不会数数的,之前两个月我能安然无事,是我们班里的那些同学以为我也死了,但是我自己送上门去提醒他们我还活着。

班级本来就是一个群体,他们不会容许少了我,肯定会拉我过去陪葬的,

至于我能不能活下去,

就得看我的命硬不硬了。

下午到了我的课,

我心神不宁的还在想那事,根本没办法静下心来,

讲了几句,都讲错了,没办法只好宣布自习。

我是带小学一年级,平时他们都很乖的,可那天我却发现不少人都偷偷的看着我,准确点说是看着我的旁边。

我心里一阵发毛,又不敢问,怕吓着他们,只得强行伪装镇定。

好不容易坚持到快下课的时候,前排的一个小男孩突然举起手来。

我还以为他要问我问题,强行掩饰住自己内心的恐慌,对他挤出一个微笑说:怎么了?

他站了起来,手里拿着一个小纸条交给我,“老师,刚刚你旁边的叔叔临走前让我给你的。”

我心里一惊,我旁边的叔叔,

难道是王羽来找我了?

我感觉牙齿有些打颤,打开纸条,上面只写着几个字,

“虞柔,我会来找你的。”

虞柔,是我的名字。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

用户评论

©Copyright 2010-2022 土豪小说(www.yeziwx.com)
温馨提示:土豪小说所有的内容(文章、图片、评论)等所有内容,全部由网友上传发布并更新,属于网友个人行为,土豪小说只负责内容的审查,无法判定内容是否存在侵权等行为,如有内容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1-2个工作日之内进行处理,敬请谅解。 版权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