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切换语言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

“救命啊!救……咳……”

浓烈的烟雾汹涌进屋子,就算努力屏息,喉咙里也呛得厉害,宁池鱼咳嗽不止,抬头看见窗外站着的人,连忙扯着嗓门喊:“云烟,我在这里!”

平时一向颇为照顾她的云烟,此刻就在离她十步之遥的窗外,眼神冷漠,语气冰凉:“抱歉郡主,卑职也只是奉命行事。”

奉什么命,行什么事?池鱼有点懵了,脑子很缓慢地想着这句话的意思,直到着火的房梁“轰”地一声砸落下来,她才猛地一凛。

奉命行事,就是要她死?

错愕地睁大眼,池鱼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不可能!王爷不可能要杀我!你放我出去,我要见他!”

云烟没有任何反应,负手站在远处,身影被火光渐渐掩盖。外头人不少,可没有人救火,相反,倒是有人在泼油,火势伴随着滋啦啦的声音越来越大。

屋子里空气稀薄得令人窒息,池鱼惊慌之中,还听见两声猫叫。

“喵!喵!”

倒吸一口凉气,她低头,就见自己养的两只猫蹭在她腿边发抖,身上的毛都焦黄卷曲,显然是被火燎到了。

“落白!流花!”池鱼红了眼:“你俩蠢吗?快跑啊!会被烧死的!”

一白一花的两只小猫使劲蹭着她,“喵喵喵”地叫着,声音凄厉,却是都没肯从窗口跳出去。流花的尾巴上的毛被烧焦了一块儿,落白身上的毛也卷曲发黄,看起来可怜极了。

心口疼得厉害,池鱼咬牙,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企图在这房间里找寻一丝生机。

门口已经被堵死,想出去是不可能了,身子被捆着,行动不是很方便,她只能脚尖蹭地借力,左肩在地上磨,一点点地往窗户的方向靠。

好不容易离得近了,燃着火的纱帘突然就从房梁上掉了下来,烧着了她的衣裳,池鱼急忙往地上滚动,两只猫咪也凄厉地叫起来。

“别怕别怕!”勉强将身上的火压灭,池鱼装作没闻见自己的肉焦味,小声安抚两只小东西:“我送你们出去。”

话刚落音,窗口上挂着的姻缘符也着了火落下来。刚刚才熄灭的火苗重新烧上了她的身子,惊得池鱼连忙几个翻滚,却差点滚到那头烧上来的火里。

“喵!”落白和流花都惨叫不止,池鱼看了看自己身上烧得欢的姻缘符,绝望之中骂出了声:“劳什子的月老,扯的什么鬼姻缘!不帮我就罢,还要来烧我!心被天狗吃了吧!”

肌肤已经感受到了炙热,呼吸也渐渐困难,池鱼有些心疼地看着墙角里发抖的猫咪,不甘心地躺在地上睁大了眼。

要……死了吗?

火烧上了房梁,一片红光。池鱼恍惚地看着,感觉那片火好像突然光芒大盛。

是快死了的幻觉吗?池鱼茫然地看着,就见光里好像出现了个人。

长长的白发足足有三丈,飘在身后,像一条白龙。大红的袍子绣着精细的云纹,铺天盖地从天上罩下来,如巨大的屏障,映得那眉眼美得惊心动魄。从天而降带下来的风,将她周围的浓烟都吹散了。

原来人死之前可以看见神仙啊?池鱼苦笑,心想临死能看见这么美的神仙,也算不亏了。

然而下一瞬,自个儿就被他捞了起来,一阵天旋地转,四周的灼热尽消。

外头的空气清新无比,池鱼无意识地喘息着,眼前一片空白,嗡鸣之声不绝于耳,过了许久才缓过神来,渐渐看见了东西。

一袭暗红的锦绣袍就在她眼前,池鱼眨眨眼,低头一看,却发现这袍子没有方才看见的那么宽大,尺寸很平常。再抬头,面前的人一头白发及腰,随意束在身后,也没有三丈长。

刚刚,是她眼花了?

摇了摇头,池鱼很是感激地看向这人:“多谢恩公!”

恩公的脸色看起来不太好,语气也不是很耐烦,顺手扔给她落白和流花,冷声道:“不必谢了。”

惊喜地接住两只猫咪,看了看它们没有大碍,池鱼眼泪都下来了,一把就抱在了怀里:“太好了!”

“不过……”高兴之后,池鱼有点不解地看了一眼远处还在烧着的遗珠阁:“恩公是怎么救我出来的?那么大的火。”

“想见沈弃淮?”这人好像没耐心回答她,只冷冷地问了一句。

头皮一麻,池鱼赔着笑点头,她现在最想见的就是沈弃淮,想问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那就别问了,跟我来。”挥袖就走,这位恩人看起来好像心情不太好,池鱼也不敢多问,连忙跟上他,从王府无人的小路,绕去沈弃淮的悲悯阁。

悲悯阁的一切她都万分熟悉,每次来这里,越过那三开的门扇,都能瞧见沈弃淮孤独的背影。

然而这次不同,悲悯阁院门紧闭,里头的沈弃淮,也并不孤独。

“不要……”余幼微衣裳都散了,却还半推着沈弃淮,眉目间满是春意:“你是池鱼的未来夫君,我们怎能……”

沈弃淮将她抵在院子的石桌上,一双眼似笑非笑:“我心属你,还管别人做什么?”

“那也不能在这里……”余幼微脸红得紧,拦不住他作怪的手,莺啼不止:“王爷好坏……啊……府上是不是走水了?”

“走水的是遗珠阁。”沈弃淮轻笑:“烧不到咱们这里来。等这火灭了,你就是我未来的王妃。”

余幼微心里大喜,面儿上露出担忧来:“池鱼就算有错,也不至于……”

“不至于?”沈弃淮嗤笑一声:“她上次重伤于你,你都忘记了?”

“那也只是吃醋罢了。”余幼微咬唇,楚楚可怜地看着他:“她也只是太爱您,不想您与我来往。”

“本王与谁来往,轮得到她来做主?”沈弃淮轻哼,张嘴就咬上她的脖子:“本王就是喜欢你,你说什么都没用。宁池鱼一死,本王立马迎你过门。”

“这……嗯……啊……别人会说闲话的,池鱼也跟了您十年了。”

“与我何干?”沈弃淮深深地看着她:“谁挡我与你在一起,我便杀谁。”

这般情话,谁人不心动?余幼微总算是满意了,任由他的手伸进自己的衣裳,不再抵抗。两人缠作一团,就在这光天化日之下,化为一体。兴致高处,沈弃淮一声声叫着余幼微的名字,缠绵得很。

院墙外,池鱼面无表情地听着,心里的凉意蔓延到周身,冻得指尖生疼。努力想呼吸,却怎么也吸不进空气。伸手捂住耳朵,那一声声缠绵悱恻的情话却还是钻进她的脑袋,疼得她忍不住低吼出声:“啊……”

“你冷静点!”

谁在说话,她听不见,心里的凉意散开了,又有无数的怒火冲上来,激得她双眼血红,起身就想翻墙。

“站住!”白发扯住她的胳膊,低斥:“你想干什么?”

“我想干什么?”池鱼回头,一双眼满是恨意:“我要杀了他们!”

她是真的想不到,一个时辰前还特意来与她共进晚膳的人,现在竟然会躲在这里与她所谓的手帕交欢好!那她算什么?十年来的杀人工具?任他玩弄的傻子?

是她傻啊,到死都不愿意相信他会舍得杀自己,而他呢?压根没有把她看在眼里!烧死她,就为了迎娶余幼微,那这十年来做什么一直骗她呢?早说明白不好吗?!

“冷静点吧。”白发淡淡地道:“就算你冲进去,也打不过沈弃淮。”

瞳孔不甘心地缩紧,池鱼瞪大眼看着他,伸手指着院子的方向:“那我就要这么眼睁睁地任由他们苟且?就活该被烧死在遗珠阁?”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

用户评论

©Copyright 2010-2021 土豪小说(www.yeziwx.com)
温馨提示:土豪小说所有的内容(文章、图片、评论)等所有内容,全部由网友上传发布并更新,属于网友个人行为,土豪小说只负责内容的审查,无法判定内容是否存在侵权等行为,如有内容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1-2个工作日之内进行处理,敬请谅解。 版权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