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切换语言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

半晌, 霍姝开口道:“聂公子, 来云州城的路上, 我也算是帮了你们,你就行行好,当那时候没见过我吧。”

霍姝打算对他晓之以理,动之以情, 不管如何, 总不能让他将当时的事情透露出去。

“为何?”聂屹问。

“要是让家中长辈知道我女扮男装,还拎着鞭子去抽人,会对我很失望的。我答应家中的长辈, 要做一个贤良淑德的好姑娘, 改过自新,重新做人……咳,总之, 我不能让她失望。”霍姝老实地说道。

这理由实在是……让人想笑,可看她认真的模样, 又觉得实在不过, 不忍拂了她的意思。

聂屹微微笑了下,说道:“好吧,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姑娘,不知姑娘芳名。”

“我姓霍,家中排行七, 名字不能说, 请聂公子见谅。”她终于露齿而笑, 笑得分外明丽可爱。

姑娘家的闺名除了亲人外,不能轻易对外男道来。

“霍七姑娘。”

聂屹从容叫了一声,模样颇为体谅的样子,这让霍姝瞬间对他好感激增,觉得这位聂公子不仅长得好、家势好、脾气好,简直就是闺中女子梦想中的良人,如果他能像虞家的爷们一样,不纳妾没有通房,那更好了。

霍姝心里想着,对人表示好感的表现,就是给他递了一块云片糕,自己也咬了一口,然后不知道怎么地,就说到了吃的上来了,“我记得云州城里有一家点心铺子里的糕点非常好吃,比这些放了一天的好吃多了,点心铺旁还有一家卖馄饨的,汤头特别地道,馄饨馅大皮薄,各种馅都有,也很好吃,附近还有一家卖早点的,那儿的油条非常棒……”

因今天要宴客,所以府里的点心都是前一天采购好的,因天气也不热,放上几天也不会坏,可到底不如新做出来的好吃。

霍七姑娘嗜好美食,好不好吃,她都吃得出来。

小姑娘的声音清脆悦耳,像风铃一般,纵使喋喋不休,依然好听极了。

聂屹捏着一块云片糕,他的口味极挑,并不喜欢吃这些放久了的糕点,可在小姑娘递过来时,就忍不住慢慢地吃下,光是听她说话,就能让他有一个好心情。

霍姝,素素……

心里默念着这个久远的记忆中浮现的名字,他的眸色渐渐地变得黯沉。

艾草端着沏好的果茶过来,当看到假山亭子里不仅有她家小姐,还多了个男人时,差点吓得手中的茶壶都掉了,等看清楚了在坐的少年是谁时,艾草顿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她自然不担心自家小姐吃亏的,毕竟以她的武力,可不是一般的闺阁姑娘,能让她吃亏的人极少。她比较担心的是,自家小姐万一又被美色所惑,做出不好的事情来,那就不好了。

谁让这位聂公子长得实在是……太好看了,很容易让人冲动地犯罪的那种。

而且,这位聂公子在这里,那小姐女扮男装顶替十三少爷身份的事情岂不是暴露了?艾草有点担心起来,要是老夫人知道,小姐又要被罚了。

“艾草,过来给聂公子倒茶。”霍姝见丫鬟过来,忙说道。

艾草应了一声,低眉顺目地过来给两位倒茶,然后就听着她家姑娘素手捧着粉瓷茶盏,声音清脆地继续说着吃的东西,顿时无言以对。

对着这么一个俊美如画的公子,小姐和他聊的竟然不是琴棋书画这些雅物,而是食物,难道聂公子长得让她很有食欲?

艾草突然觉得,自己有点不太懂自家小姐的思考方式。

等霍姝将她对云州城所知的美食都说了一遍后,就听到对面的美公子道:“霍姑娘这次在云州待多久?”

“待姑母生辰过了,过个几日就回虞州城了。”然后很自然地回问了一句,“聂公子呢?”

聂屹垂眸道:“还有些私事,会在云州城多盘桓些时日,不过在下对霍姑娘先前说的美食颇为喜欢,会去尝一尝。”

霍姝一听,如同找到了知音,击掌笑道:“那聂公子可要仔细尝尝,若是你发现还有什么好吃的,也可以告诉我一声……哎呀,还是算了。”想到自己现在的身份,不能和外男交往过密,霍姝闭上嘴,当自己没说。

聂屹微微一笑,“霍姑娘放心,如果发现好吃的,自然会推荐给霍姑娘的。”

霍姝笑了笑,并未将这话放在心上。

聂屹坐了会儿,很快就告辞离开了。

虽然云州城民风开放,可该守的礼还是要守的,若是被人看到,虽也不会说什么,但若是有心人拿来说事,倒也不好。

直到他离开,艾草悬着的心终于落回肚子里,转头看她家小姐笑眯眯的样子,一副吃到了什么美食的小模样,忍不住道:“小姐,您以后莫要再做那种事情了,您瞧,这次就漏馅了吧,刚才那位聂公子怎么说?”

霍姝喜滋滋地道:“他说就当这次是第一次见我,真是个好人。”

艾草没她乐观,虽不啻于将全天下的人都想得太坏,可也没随便将一个见过几次面的陌生人当成好人,就算那人长得像个谪仙也一样,应该抱有谨慎的心态。

当下她说道:“如此甚好,只希望小姐您记住这次教训,聂公子是个一诺千金的君子。”

“他长得这般好看,虽然气势强了一些,却是个心肠好的,你莫乱操心。”霍姝说。

艾草差点想以下犯上瞪她一眼,她这般操心是为谁啊?

“对了,那位聂公子到底是什么身份,小姐知道了么?”艾草想起就问。

“不知道呢。”

艾草简直不可思议,“刚才你们聊了那么久,没互道家门?”看她一脸无辜地摇头,一副“这很重要吗?”的表情,艾草忍不住扶额,难不成刚才他俩都聊吃的去了,实在让她想捂脸。

等霍姝吃完了攒盒里的点心时,就见葛琦垂头丧气地过来了,对霍姝道:“刚才我过去时,那位京城来的聂公子已经不在了,听那些人在那里吟诗作词的,好生没趣。”

所以还不如过来找霍姝一起玩呢。

amp;n

她果然像外祖母说的那样,是个有福运之人。

另一边,聂屹离开假山的亭子不久,就见赵云卿寻过来了。

“世谨,你方才去哪里了?”赵元卿好奇地问。

世谨是聂屹的字,据闻是当今皇帝亲自所取,意义不凡。

聂屹缓步前行,并未搭理他。

赵元卿暗暗摸摸鼻子,虽然心里好奇得要命,但不敢探究,省得自己死得不明不白的。

这位主秘密来到云州城时,他原是不知道的,哪里想到他突然让人给自己递信息,让他帮忙弄张知府夫人寿宴的请函,今儿还一副贵公子模样过来,简直是来抢他风头的。

他一出现,所有姑娘的目光就会落到他身上,反而将他这个貌比宋玉的美男子给无视了。

“老夫人,姝小姐来了。”

听到丫鬟的禀报声,虞老夫人脸上终于有了几分笑影儿,周身那压抑的气势瞬间荡然无存,也让葛家的管事婆子不由得松了口气,然后下意识地看向门口进来的少女。

当看清楚进来的少女时,管事嬷嬷着实愣了下,回过神后,赶紧起来行了个福礼。

霍姝给长辈请安后,这才看向那管事嬷嬷,笑问道:“你是三姑母家的管事?”

管事嬷嬷被她的笑容闪得眼睛都花了下,忙道:“是的,奴婢夫家姓李,是夫人的陪房。我们夫人一直惦记着七姑娘,恰逢这次我们夫人过寿,就想请七姑娘过去热闹热闹,便使了奴婢过来给七姑娘请安。”

霍姝在霍家的姑娘中行七,对外一律称七姑娘。

霍姝听罢便笑道:“是这样啊,我长这么大,还没见过三姑母呢。”

李嬷嬷跟着笑了下,忍不住又看向这位在虞家长大的霍家七小姐,想起自家夫人透露的话,据闻这位姑娘是个命硬的,一出生就克母,后克父,刑克六亲,在霍家没个人喜欢。却没想到,这位七姑娘会长得如此明丽貌美,这等颜色,极是难见,恐怕霍家没一个姑娘能及得上。

叙了会儿话,虞老夫人让下人带李嬷嬷去歇息,搂着外孙女道:“素素想去云州城么?”

这次霍萍直接派人来请娘家侄女过去贺寿,按理来说长辈有请,霍姝作为晚辈是应该去的。只是这霍家十几年来对这女儿不闻不问,虞老夫人心里也有怨气,对霍家的人越发不待见,霍萍特地让人来请,虞老夫人虽不愿意放外孙女去,可也不愿意拘着她。

她的素素,就应该做她想做的事情,快乐无忧,一辈子快快活活。

心里这般想,虞老夫人面上却没透露分毫,含笑看着外孙女。

霍姝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骨碌碌地转了下,非常老实地说:“想的。”

虞老夫人忍不住笑起来,刮了刮外孙女的鼻子,好笑地道:“你还惦记着云州城?也不怕又在云州城里被拍花子拐了。”

外孙女回答得痛快,虞老夫人并无不悦,更不会以为外孙女是惦记霍家才想去云州城。

“不怕,我力气大,没人打得过我。”霍七姑娘得意地说,一个得意妄形,不小心撸起袖子,露出一截白藕似的莹白手腕子。

这种不符合礼仪嬷嬷所教规矩的事情虞老夫人并未生气,将她的衣袖拉下,摸了摸外孙女漂亮的小脸蛋,看着这张连春光都为之失色的明媚笑脸,想到早逝的女儿,不由得有些伤感。

霍姝一看就知道外祖母又想起她娘亲了,忙道:“外祖母,既然姑母派人来请我过去,怎么着我这晚辈的也得走一趟,回来时我给你带云州城的特产,听说云州城有一家豆腐脑做得特别地好吃,还有手抓羊蹄、卤牛肉干……可惜路程太远,不然就可以让外祖母你尝尝了,在那里吃才好吃。”

“什么听说?听谁说?”虞老夫人含笑问道。

霍姝有些吱唔,自然不能说自己的消息来源,便投进虞老夫人怀里痴缠,直到虞老夫人大呼吃不消,才嘿嘿笑着跑去找她大舅母了。

虞大夫人正在看账本,见到霍姝过来并不惊讶。

今儿云州城的葛家来人她自然是知道的,葛夫人是霍家的姑奶奶,过几日便是她的寿辰,便知道葛家来人为何了。只是她不太明白,霍家这十几年对霍姝不闻不问的,权当没有这个孩子,这会儿,霍家姑奶奶怎么会突然想起娘家侄女?

“大舅母,我和外祖母说好了,明天去云州城给三姑母祝寿,等我回来时,我给您带礼物。”

小姑娘的声音清亮中带着几分撒娇,模样儿又讨喜,虞大夫人连生了四个儿子,膝下只有一个女儿,女儿前几年就出嫁了,对女孩子十分喜爱,看到娇娇软软的小姑娘,心下得不行,忍不住搂到怀里揉了揉,笑道:“你外祖母可答应了?”

“自是答应了。”霍姝笑呵呵地说。

虞大夫人面上含笑,心里却有些惊讶。

盖因当年霍姝她娘难产而亡,导致虞家和霍家交恶,若不是因为霍姝,虞家早就和霍家断了往来。对霍家人,婆婆从来都是不喜的,缘何今日却让霍姝去云州?莫不是……

虞大夫人心思电转,再看面前亭亭玉立的小姑娘,突然明白婆婆的意思了。

得知霍姝明日要去云州城,虞佳、虞倩心里十分羡慕。

虞佳今年九月份就要及笄,虞府已经给她相看人家,自然不好到处走动,倒是虞倩,正是贪玩的时候,恨不得表姐也带她去云州城玩。

“我不是去玩的,是去给姑母祝寿。”霍姝理直气壮地拒绝了跟屁虫表妹。

虞倩才不信她的话,这位表姐最会玩了,加上祖母疼她,私底下只要能兜得住,都不怎么拘着她,让她羡慕得紧。

翌日一早,霍姝告别虞府众人,坐上虞家备好的马车往云州城而去。

平南城临近大夏边境最北之地,冬季漫长,纵使现下已经回春,早晨的气温仍是倒春寒一般冰冷。随行的丫鬟艾草将准备好的掐丝珐琅手炉塞给自家姑娘取暖,又打开暗格,将温着的加杏仁煮的羊奶子倒

霍姝喝了半碗羊奶子,又吃了点羊肉薄饼,便兴致勃勃地推开车窗,掀着藏青色的细布帘子往外瞅。

艾草见早上的春风冷冰冰地拂面,忍不住劝道:“姑娘,外面风大,还是关了窗吧。”

“没事,你姑娘我身体健康,不怕这点冷风。”霍姝不以为意。

艾草知道她的脾气,没让她腻味之前,是不会消停的,便由着她了。

看了一会儿后,霍姝终于消停了,拿出一副准备好的叶子牌,和丫鬟一起打牌消磨时间。

一天时间就这么在车上消磨而过。

临近傍晚时分,霍姝窝在马车里无聊得有些昏昏欲睡,突然耳朵动了动,一扫昏昏欲睡的状态,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迸射出晶亮的眸光,红润的小嘴儿勾起,整个人精神得不行。

艾草一看到她这模样,就直觉不好。

果然,不多时马车就停下来了,然后听到随行的一名随行的虞家军的家将禀报道:“姑娘,前面有情况。”

霍姝抚着腰间的一条玄色鞭子,平静的声音透着几分兴奋,“什么情况?”

“前方出现了一群流寇。”家将警惕地说。

“你去看看情况,小心点,别受伤了。”霍姝吩咐道。

家将应了一声,悄然上前去探查,余者皆留在原地保护主子。

如今虽然是太平盛世,可这边境一带因草原狄族的威胁,并不太平,常有狄蛮子南下劫掠,百姓苦不堪言,加之贼匪横行,流民四起,虽有边境巡逻卫兵,可仍是不能保证路上太平,时常能听说一些路上发生的惨事。

不过众人却不担心,连胆子不算大的艾草也是一脸平静,毕竟这次出行,有虞家军随行,哪里需要怕那些贼匪流寇,这也是虞老夫人放心地让霍姝去云州城的原因。

很快那位探查的家将打探回来了,说道:“姑娘,那些流寇的身手不简单,想来不是普通的流冠,被流寇抢劫的是一支北上的商队。”

“那还等什么,去捉了他们。”霍姝道。

领头的家将只好无奈地点了几人过去帮忙,其余的人留在原地保护主子。

霍姝听着外面时不时传来的惨叫声,终究忍不住,将暗格里的一套男装拿出来换上,打扮成一个少年模样,拎起那条玄色鞭子,在丫鬟的惊叫声中,便窜出马车,翻身上了一匹马,挥着鞭子朝不远处的战场而去,一鞭子便勒住一个正在杀人的流寇,将他掀飞出去。

众人惊呆了,一群奉命保护表小姐的虞家军默默不语。

艾草探头一看,忍不住捂脸。

她就知道,自家姑娘没有长辈在身边管束,哪里能乖乖坐在马车里受人保护?

只能怪虞家的教育太成功了,几位虞家的老爷和少爷们压根儿就不将姑娘当闺阁女子来教养……

远处的人其实已经看到这支车队,一看便知是哪家的女眷出行,从随行的护卫阵容可知,车内的主人身份定然不凡,指不定是哪户权贵家的女眷。

可他们哪里想到,护卫来帮忙不算,还来了个金尊玉贵的小公子,一见面就用鞭子将人掀翻了,力大无穷,一鞭子就扫飞一人。

被流寇抢劫的商队感激涕零,忙呼喊着救命。

霍姝连续掀翻了几个流冠,左右看了下,发现那边还有一辆被流寇攻击的马车,车旁只有一名护卫护着,忙驱马上前,一鞭子将那些流寇掀飞。

此时那辆马车的车帘半掀,可以看到里面坐了一个人,在这种危机紧张的时刻,那人依然稳稳地坐在那儿,仿佛丝毫不受外面的情况影响。

霍姝忍不住马车里看了一眼,当看清楚车内的人时,心跳漏了一拍。

只看一眼,就教人震住了,大气也不敢喘一个。

这时,又听到不远处的梨树林里响起一阵脚步声,紧接着就见几个侍卫打扮的人从梨树林中跑过来,待看到现场的情况,也愣了下。

不过他们很快就回过神了,大步走过来,朝树下的少年行礼,接着去将地上那一伤一死的灰衣僧人提了起来,押到一旁。

这场景,自然又吓到了这群闺阁姑娘们,连那些婆子也抖抖缩缩的,大气也不敢喘一下,就生怕这些不知道什么身份的人突然出手,她们一群女眷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世谨,情况如何了?”一道清朗的声音响起。

众女转头看去,待看到气喘吁吁地跑过来的人时,赵云萱突然叫了一声:“三哥!”

赵云卿看清楚现场的那几个姑娘,也愣住了,疑惑道:“你们怎么在这里?”

说着,目光一转,瞥见那几个侍卫押着的两个僧人,一个头破血流,一个心脏被箭贯穿,一死一伤,嘴角微微一抽,最后目光落到站在远处,将手中弓弦丢给侍从的人,突然觉得喉咙有些干涩。

赵云萱暗暗吞咽了口唾沫,讷讷地解释道:“我们来这里看梨花。”说着,眼角的余光忍不住朝站在那边梨树下的少年瞄去。

看到兄长出现,而且还貌似很熟悉地和上次在葛家见过的那位聂公子说话,便明白刚才那两个僧人的身份肯定有问题,不然兄长不会出现在这里。

和赵云萱一样想明白的还有陈丹华、葛玲等人,她们终于镇定下来,恢复大家闺秀应有的模样,纷纷上前和赵云卿见礼,然后有些犹豫地看着不远处的少年,不知道该不该过去见个礼。

既然那两个灰衣僧人有问题,那位聂公子射杀他们,也算是事出有因,倒没有觉得他残忍。就是他现在身上的气势太足了,纵使俊美如厮,站在那梨树下,美丽得像一副画,仍是有点儿不敢靠近。

霍姝也趁人不注意时,暗暗放下手中的凶器,站在人群中,一副乖巧无辜的模样。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发现那树下的少年好像多看了她几眼,让她有些不好意思。

先前听到动静时,她以为这里藏了什么歹人,想也不想地扔了个琉璃盏过去,哪知道真的跑出了两个灰衣僧人。接着那两个灰衣僧人的举动,也表明他们来者不善,甚至可能并不是这白龙寺的僧人

这会儿,看到这仗势,如何不明白,只怕事情没那么简单。

果然,就见赵云卿走向那位聂公子,小声地和他说了什么,然后就见那位聂公子拿出手帕慢条斯理地擦干净手,转身离开了。

那几个侍卫也押着两个僧人,跟在他身后离开。

众女看着他消失在漫天梨花中的背影,直到再也看不见,心中突然生出一种怅然若失。

他来得突然,走得也突然,除了地上还残留着的血滴,没有留下什么痕迹,让一群已经识得情愁滋味的小姑娘们暗暗失望。

“好了,你们也回去吧。”赵云卿走过来,对几个姑娘说:“这山里混进了流匪,现下并不安全,你们回寺里去,不要乱跑。”

“流匪?”

在场的姑娘和丫鬟婆子都忍不住暗暗抽口气。

云州城地处北地,民风剽悍,听说外面的贼匪也多,都是一些杀人如麻的亡命之徒,没想到竟然有流匪混进城里,如何不教她们心惊肉跳。

葛琦好奇地问:“赵家哥哥,刚才那两个僧人是流匪乔装打扮的?怎么会有流匪混进城来?”

赵云卿点头道:“确实是流匪,世谨先前发现那两个僧人是假冒的,正想捉他们,没想到被他们逃到这边来了。幸好他来得及时,不然你们可就惨了。”嘴里恐吓着几个姑娘,他的面上却是一副笑诞不拘的模样,尽显风流。

几个姑娘果然被他吓住了,再也没有了赏花的心情,让丫鬟收拾好东西,在赵云卿派来的家丁护送下回白龙寺。

回到白龙寺,霍萍和赵夫人、陈夫人去听白龙寺的住持讲经,并不在禅房里。

姑娘们只好在禅房喝茶压压惊,顺便小声地讨论着刚才的事情,以及那位聂公子是什么身份。

“聂公子当时来得真是及时。”陈丹华拍着胸口,一脸庆幸地说,“要不是聂公子,我们可能就要遭殃了。”

赵云萱和葛玲虽然没有开口,不过都赞成这话。

葛琦红着脸道:“聂公子的箭术真好,那一箭过去,那假僧人就毙命了。”

听到她的叙述,赵云萱和葛玲三女的脸色又是一白,想到了那被一箭贯心的假僧人,背脊发寒。毕竟这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看到死亡,现在想想,仍是后怕不已,但因为多了那位聂公子在,这种后怕又被一种莫名的悸动和绮思所代替。

“刚才听我三哥叫他的名字,似乎是世谨?”从自己嘴里说出个男人的名字,赵云萱俏脸不由臊得慌。

陈丹华也红了脸,细声细气地道:“我也是听到赵家哥哥这么叫的。”

“聂世谨?名字不错。”葛玲淡淡地道。

原本一场惊吓,因为多了个谈资,使得这些少女很快就镇定下来,恢复如常,直到几位夫人听经回来时,她们已经和平时差不多了,面上并没有多少惊惶之色。

不过遇到这种事情,想要瞒住长辈是不可能的,很快几位夫人便知道了她们在白龙寺后山遇到的事情,三位夫人又惊又怒,忙着人出去打听这事情,边搂着自家的孩子安慰。

霍萍搂着两个女儿安慰了几句,询问可有受伤,就见小女儿笑得没心没肺的:“娘,我们没事啦,当时有人救了我们,就是那个长得非常好看的聂公子。”

霍萍神色微顿,心里对这位聂公子的身份又怀疑起来。

见两个女儿没有受伤,也没有受到惊吓,霍萍终于松了口气,抬头就见坐在不远处的侄女慢吞吞地喝茶,顿时有些尴尬,忙道:“姝儿没事吧?”

霍姝抬脸朝她一笑,“没事,我挺好的。”说着,便站起身来,“姑母,我先去更衣。”

霍萍脸上的笑容差点维持不住,柔声道:“去吧,现在这寺里出了这种事情,小心一些。”

霍姝答应一声,便带着丫鬟去隔壁的净房更衣如厕。

艾草端来水给霍姝洗手,说道:“姑娘,刚才那两个僧人看起来并不像是流匪,奴婢觉得赵公子许是说谎了。”

霍姝仔细地擦着手,随口道:“管他们是什么,那两个假僧人一见我们几个女的,就要上来要捉人当人质,肯定是坏人,聂公子杀得不错。”

竟然对老弱妇孺出手,一定不是好人。

“可聂公子看着一副世家公子的模样,一出手就是杀招……”艾草有些犹豫。

“他杀的是坏人,没什么。”

艾草:“……”小姐你这样随便判断一个人的好坏真的可以么?

霍姝洗净手后,用帕子擦干手,整理了下仪容,方和丫鬟出了净房。

出了净房,霍姝没有急着回禅室,而是挑了个方向,领着丫鬟地白龙寺里随便地走。

艾草跟在她身边,忍不住往她家小姐的背影瞄去,总觉得小姐现在应该心里难受的。

她家小姐出生时就没了娘,自幼在虞家长大,虽然虞老夫人疼她,虞家上下也喜欢她,从未亏待过她,可这些仍是没办法改变小姐自幼没娘亲疼的事实,每次在街上看到别人家的母亲牵着孩子,她就会站在那儿看好久,可见她心里并非不难过的。

先前葛夫人心疼地搂着两个女儿,一片慈母心肠,小姐看了一定联想到自己没有娘疼,心里该有多难受啊?

艾草正为她家小姐心疼得厉害时,突然她家小姐步子一停,她没防备,一头撞了过去,撞得她家小姐也跟着朝前踉跄了一步,幸好有一双手及时伸出来扶住她。

“没事吧?”

如山涧的清泉般好听的男声问道。

月冷星寒,旷野的风从无边无际的草原吹来,黑暗中不时响起狼嚎之声。

篝火在黑暗中的树林幽幽亮着,偶尔燃烧的柴火响起噼啪的爆裂声显得四野越发幽静,橘红色的火光跳动的少年俊美的脸上,那双凤目幽静无波。

突然,黑暗中响起了一道轻微的振翅声,很快便有随从走过来,对坐在篝火前的少年禀报道:“世子,有消息来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

用户评论

©Copyright 2010-2021 土豪小说(www.yeziwx.com)
温馨提示:土豪小说所有的内容(文章、图片、评论)等所有内容,全部由网友上传发布并更新,属于网友个人行为,土豪小说只负责内容的审查,无法判定内容是否存在侵权等行为,如有内容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1-2个工作日之内进行处理,敬请谅解。 版权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