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切换语言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

初夏,园中花木葱郁,朱墙之内,宫苑幽深。

“给贵人道喜了!”

一道声音打破午后的空寂,守在抱厦里的小宫女往外望去,见一身穿曳撒的太监入了院门。

来人品级不低,且怕是最受东西六宫欢迎的太监了,掌事的宫女明月出来一瞧,立刻回到殿中禀报,“主子,敬事房的赵公公来了。”

窗前正绣花的玲珑闻言愣了愣,这才搁下花撑,去了外间。

才坐好,就见赵公公笑呵呵的迈进了屋。

虽已入宫三年,但细究起来,今日竟是头一回与敬事房的人打交道,玲珑悄悄咳了咳,稍显正式的问道,“赵总管怎么来了?”

赵公公笑吟吟的屈膝行了礼,“给贵人道喜了,方才陛下在乾清宫里发了话,说今晚要移驾漪澜殿,特遣奴才前来通报一声。”

为了尽力将皇帝的意思表达清楚,他又道,“其实自打那日游园过后,陛下就一直记挂着贵人,只因贵人身子多有不便,陛下又政务繁忙,方给耽搁了,今日听闻贵人已经大好,这不,陛下当即就决定今晚移驾过来,还请贵人早做准备啊。”

宫里的太监一向会说话,这话里有几层意思,一下就表达清楚了,所幸入宫三年,玲珑也没白耗,暂且搁下心间杂味,对着来人微微笑笑,“知道了,此番多亏公公照拂,漪澜殿上下一定好好准备着迎驾。”

说着朝明月看了一眼,明月立刻会意,从精美的绣花荷包里抓了一把银饼子递过去,也客气道谢,“有劳公公帮我们主子说话,一点心意,请您喝茶。”

赵公公依然笑呵呵的,略推脱了几句,便伸手接了过来,又道,“贵人太客气了,小的也没帮上什么大忙,说来这都是您的福气到了。贵人守的云开,日后必定前程似锦。”

这话跟抹了蜜似的,玲珑也忍不住一笑,颌首道,“多谢公公吉言。”

赵公公忙说不敢当,眼见美人含笑,心间也是暗自感慨。

她身穿湖绿色的苏缎长裙,上罩四合如意云肩,光洁的云髻之上,斜插一支小巧的云凤纹金簪,装扮并不繁复,却愈加衬出她的美貌,尤其方才一笑,宛若三月桃蕊初绽,令人清丽拂面,沁人心脾。

——难怪后宫佳丽云云,今上那日的“香箭”却射给了她人,实在是远道而来的江南美人,独一份的风韵,与中宫皇后以及雍容的贵妃都截然不同。

这不,一得机会展露,便叫皇帝抛下专宠多年的贵妃,对她心心念念起来。

消息递到,银饼子也拿了,又客气完毕,久留唯恐讨嫌,赵公公很识趣的告了退,离开了这颇为安静的宫苑。

没了外人,明月赶紧请示玲珑,“主子,时间不多了,咱们可都要准备什么啊?”

三年来头一次迎驾,宫人们心里都有些紧张,可叹漪澜殿里也没个有经验的老嬷嬷能指点一下,若是出了差错,坏了主子的好事可怎么好?

毕竟苦熬了三年,这可是主子好不容易才得到的机会啊!

然而相较于明月的紧张,玲珑却似乎有些茫然。

怎么……皇帝果真要过来了吗?

她甫一穿越而来,便是已经在从江南入宫的路上了,原主的身份改变不了,她彼时又懵着,就这么糊里糊涂的当了后宫中的一员。

都知后宫凶险,既然暂时无力改变已经注定的命运,她便打定主意小心行路,力争不做炮灰,哪知眼看时间渐渐过去,她迎来了从没想到的命运。

——入宫三年,冷清三年,她宛如花瓶里的绢花,彻底成了皇家的摆设。

不仅是她,其他妃嫔也是一样的命运,三年来,皇帝除过初一十五去皇后的凤仪宫例行公事的眠上一宿,其他时候便都宿在徐贵妃的朝华宫里,那位徐贵妃堪称专宠。

在徐贵妃的影响下,皇帝发了话,叫她们这些后入宫的嫔妃们连寻常的宫宴也不必出席,大小节庆都在自己宫里乐呵,是以入宫三年来,她们见到皇帝的次数一个巴掌数的过来。

便是在这一个巴掌里头的寥寥几次,也大多是在路上遇见,遥遥的行礼问安罢了,连皇帝眉眼如何,大部分人都说不出来……

不见皇帝的面,似乎就不必担心被炮灰了,但,这空气一般的日子也并不好过。

宫墙高深,这辈子没有再出去的机会,眼看着这余下的几十年,都要在这一方小院里冷清度过的时候,事情却忽然有了转机。

——皇后膝下空空,一直以来并未能诞下皇子皇女,不过巧的是,徐贵妃虽然专宠多年,却也奇迹般的只为皇帝生了三个女儿,并无皇子,于是乎正值盛年的一国之君,现如今居然连个儿子都没有。

近年来徐贵妃凭借圣眷愈加专横,许多事上甚至又有越过皇后之嫌,终于引得皇后下了狠招,联合大臣以皇嗣之名逼迫皇帝,要他临幸其他宫妃。

而膝下无子的皇帝大约也有了危机感,于是狠下心来不理会徐贵妃的哭闹,决定将视线投向其他嫔妃。

皇后眼见皇帝终于肯配合,自然高兴,便于十日前亲自办了一场游园,名为赏莲,实际则是组织这些年受冷落的嫔妃们有机会面见皇帝。

毕竟距离上一回选秀已经过去了三年,皇帝基本已经忘了她们的样貌,此番能亲眼见到人,总比对着敬事房只写名字的绿头牌要直观。

皇帝十分赞赏发妻的贤惠,破天荒的亲赴御花园与众佳丽同乐,而此行果然不负皇后与他自己的所望,很快就寻到了一名心仪的美人,二话不说当即举起香箭,射了过去……

那正是玲珑。

玲珑至今都不能忘,那箭落在身上的感觉。

竹纸做的香箭,落在身上并不疼,然而除过给她衣裙上留下了挥之不去的浓香,还叫她深深的惊讶……

这不是史上有名的“风流箭”么,发明者乃李唐时期有名的昏君,在位两年即被宦官杀死……

身为帝王,当今的皇帝不会不晓得这典故吧,怎么竟会效仿一昏君的做法……

思及往常在宫中听来的闲言碎语,这位皇帝似乎并不算明君,且以这种行乐的方式被选中,令她心内一时五味杂陈,然而来不及多想,已经被众人簇拥着去拜见皇帝。

皇帝对她十分和颜悦色,原本当夜便要侍寝,只是非常不巧的是,她在侍寝前忽然来了月事,这才耽搁了几日。

漪澜殿众人都为她好一番扼腕,生怕这一耽搁,皇帝会将她忘了去找别人,不过好在她“福泽深厚”,原来皇帝一直惦记着她,而且今晚就要来了。

不知为何,玲珑对即将到来的事有一丝莫名的恐惧,今夜,大约再也逃不过了吧……毕竟她虽然月事紊乱,但也不至于昨日才走,今夜又来啊。

那,果真是要侍寝了吗……

思及此,她终于紧张起来,眼见明月还巴巴的等着自己的指示,她勉强维持面上的镇定,咳了咳道,“收整庭院,整理着装……”

然后在皇帝来临之前备水沐浴……生平第一次,她能想到的只有这么多。

明月正待点头,忽见守门的小宫女禀报称,“主子,凤仪宫的尚嬷嬷来了。”

玲珑停住话一愣,尚嬷嬷?

这位尚嬷嬷乃是皇后身边的嬷嬷,她这会儿来,又是做什么的?

人已经到了门外,毕竟是皇后的亲信,不容怠慢,她于是忙道,“快请。”

须臾,就见尚嬷嬷迈进了殿中。

“奴婢给孟贵人请安。”

五十来岁的发老嬷嬷,发间隐约见白丝,一双眼睛却十分明亮。

玲珑颌首问道,“嬷嬷此来,可是皇后娘娘有懿旨?”

尚嬷嬷的微笑十分得体,“奴婢正是奉皇后娘娘懿旨前来,方才听闻贵人的喜事,娘娘十分欣慰,但也知贵人这里是第一次接驾,怕您或有忙不过来的地方,特遣奴婢来服侍。”

玲珑心间一顿,心道这消息倒是走得快,敬事房的人前脚才走,皇后便已经得了消息了?

不过这腹诽只在心里,玲珑面上无异,也笑道,“多谢皇后娘娘体恤,等我得空一定去凤仪宫谢恩才是。”

然话音才落,却忽听门外一声通传,“贵妃娘娘驾到……”

一时间屋里头的人,包括尚嬷嬷在内俱都有些意外,徐贵妃来了?

不会吧,这位连皇后都几乎不放在眼里的主儿,怎么会纡尊降贵的光临这小小的漪澜殿?

人已经临到了门上,一屋子人赶紧出去相迎,玲珑在前向徐贵妃屈膝行礼,“恭迎贵妃娘娘。”

徐贵妃一贯的雍容华丽,随身跟着十余名宮婢,阵仗甚是强大,然令人意外的事,她今日却一改平常的凌人气势,颇为和蔼的同她道,“妹妹快请起,不必如此客气。”

妹妹……

玲珑心间暗顿,她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小贵人,何时也能与徐贵妃姐妹相称了吗?

如此反常,必有异常,玲珑心间警醒,嘴上谨慎答道,“贵妃娘娘真是要折煞嫔妾了,不知娘娘今日驾到,所为何事?”

却见徐贵妃正待开口,瞥见院中某一人,神色微微一顿,意味深长的问道,“这么巧,尚嬷嬷也在此?”

尚嬷嬷立在原处没动,垂首答说,“给贵妃请安,今日孟贵人大喜,皇后娘娘特遣奴婢来伺候贵人接驾。”

徐贵妃听完,只是笑道,“果真还是皇后娘娘想得周全,令本宫自叹弗如啊。”

明显话里有话,但尚嬷嬷一直垂首,不曾多说什么。

徐贵妃便把目光重新投到玲珑身上,笑道,“妹妹入宫三年,而今终于熬出了头,本宫由衷替你开心,今日特来向你道贺,也顺带送上几份薄礼聊表心意。”

话音一落,她身后宫婢们便一字排开,已经将礼物呈了上来。

一对儿透净的天山玉镯儿,一套上好的胭脂妆粉,还有一套雪缎的里衣,泛着润泽的柔光。

前两样倒也算正常,只是这里衣……

玲珑并不觉得,自己已经同徐贵妃亲近到可以送里衣的地步了。

但她只是道,“承蒙娘娘用心,嫔妾十分惶恐……”

徐贵妃极为和蔼的拍了拍她的手,“妹妹何须惶恐?打你进宫我就知道你会有这么一天,今夜一过,你我便是一样的了。”

话似乎并未说完,但看了看如入门神一般杵在那儿的尚嬷嬷,却终是没再多说,只是道,“罢了,时候不早,妹妹赶紧准备着迎驾吧,本宫先回了,改日得了空,妹妹一定去我那儿坐坐才好。”

玲珑赶紧应下。

徐贵妃转身出了院门。

~~

徐贵妃与皇后向来不对付,对尚嬷嬷肯定也颇多忌讳,这般匆匆忙忙的走了,玲珑觉得在情理之中,交代宮婢将礼物收好,便去忙自己的事了。

——其实也没什么好忙,收整宫苑什么的都有宫人们,又有尚嬷嬷在旁指点,也不用她太操心,她需要做的,是赶在皇帝驾临前,沐浴净身便好。

宫妃侍寝本有一套严格流程,因今夜皇帝要来此,不是她前去,便省了许多步骤,但这沐浴净身是一定要的,且一定要洗的干干净净,以免出了什么差池,到时候扫了皇帝的兴致。

没料到皇后想的实在周到,居然命尚嬷嬷专门带了伺候沐浴的宫女,明月等平素近身伺候她的都插不上手,只能捧着衣物在浴间等着,眼看那几位外来的宫女给玲珑沐浴。

这澡洗得可是真仔细啊!坐在浴桶中的玲珑心叹,连脚趾头缝和耳朵眼儿都不放过,不过所幸那些宫女们手法娴熟,并没弄疼她。

只是玲珑眼见她们如此认真,自己却再一次紧张起来。

真的要侍寝了吗?

把身体交给一个堪称陌生的男人,并且还要以此为荣,为以后的终身奋斗目标?

虽然这是她名义上的夫君,当今天子,可是对她而言,还是一个陌生的男人啊……

然而容不得她多想,澡已经洗完了,她被指挥着立了起来,包在宽大的巾布里。

侍浴的宫女们散去,由自己贴身的宮婢们来伺候她接下来的更衣,一个近身的宮婢替她擦着头发,一边问道,“主子,要不要试试徐贵妃今日送来的里衣?奴婢瞧着那料子很好。”

玲珑摇头道,“不必了,我还是穿自己的舒服,那件好好收着吧。”

这宫里套路深,她可不是不懂,小心驶得万年船。

宮婢应是,替她穿上了她自己的衣裳。

梳妆完毕,便等着皇帝驾临了。

似乎还没到时辰,玲珑独坐在殿中等待,不知为何,竟渐渐觉得有些疲累,又觉得等得有些漫长,她忍不住合上眼,睡了一下……

待到外头终于有了动静,太监亮声高喊,“陛下驾到……”的时候,明月慌忙去叫主子出来迎驾,却见主子伏在榻上,睡得很沉。

这样的当口,主子怎么能睡着呢?明月心急,赶紧伸手去推,哪知不过轻轻一碰,她却整个滚了下来。

明月一脸惊骇,这才发现,自己的主子早已经没了呼吸。

她死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

用户评论
赛

2019-09-04

今晚没有了吗?不够啊,还想再来一发才过瘾啊


©Copyright 2010-2021 土豪小说(www.yeziwx.com)
温馨提示:土豪小说所有的内容(文章、图片、评论)等所有内容,全部由网友上传发布并更新,属于网友个人行为,土豪小说只负责内容的审查,无法判定内容是否存在侵权等行为,如有内容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1-2个工作日之内进行处理,敬请谅解。 版权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