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切换语言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

迟几许深吸了一口气,弯腰将鞋带打了一个双蝶结。lt;a href="" target="_blank"gt;--

觥筹‘交’错,她听到旧时同学闺蜜们的笑声,推开‘门’,里边已经前偃后合地笑倒了一片。

“几许?”元琴双眼一亮,从椅上起身叫了她一声。

何其久违。

一时间过半数人都望向她来,忽略掉逆光位置上沉默饮酒的某个男人,她点了点,算上她一共十二人,不多不少。

迟几许将钥匙链放入手包,挤出两朵温婉的笑容,踩着八厘米的桃粉‘色’凉鞋走了过去,短裙刚刚包‘臀’,‘性’感笔直的长‘腿’在蓝紫‘色’梦幻般的莹光里显得格外白皙,留的位置刚刚在他旁边,迟几许不以为意,落落大方坐了下来。

慕则止摇着高脚杯,修长的手指顿了一下。

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这两人之间的气场有些不同,说不清楚。

齐斌的手肘将身边低头玩手机的侯远帆捅了一记,“看啥呢?”

侯远帆愣愣地抬起头来,仿佛是才发觉菜已经上了七八,人已经来齐了,木讷地对迟几许笑了下,“嫂子来了。”

“胡说什么呢!”侯远帆的后脑勺吃了一记,他吃痛地“唔”了一声,被元琴揍了一下,但不敢还口,一脸歉然地又傻笑着看向迟几许。

为方才的一时嘴快后悔不迭。

迟几许不以为意,随‘性’地问了一句:“在看什么?”

侯远帆连忙举起手机给她看,双眸雪亮,“猫神的新书哦!我今天才知道他开了新坑,都已经写了十几万字了!”

读书时代,男神极少有不看玄幻小说的,侯远帆他们一个宿舍的至少都喜欢。尤其侯远帆,简直痴‘迷’入骨,手不释卷,那些年网络版,实体版,珍藏了不知凡几。

迟几许点点头,脸‘色’有些寡淡,“难为你还喜欢这些。”

侯远帆拉着他的手,忽然一脸‘激’动,迟几许吓了一跳。

慕则止淡淡一瞥,视线在她被握住的手上顿了一秒,他没说话,高脚杯中的红酒顷刻入腹。他来了半个小时,酒已经喝了三杯了。俊脸上没有半分醉意,眸光清湛,甚至敛着一丝凉薄。

她有些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反应,尴尬地向昔日的几个好友点了点头,侯远帆已经开始滔滔不绝地介绍他的大神。

而且夸上了天。

众目睽睽之下,迟几许没有选择立即驳了侯远帆的颜面,模棱两可地回道:“我回去下载一个app。”

她暂时没法说,她在一个‘女’频写网络小说,而且‘混’了三年还是一个透明人的现实。

不过迟几许作为一个有气节的人,一贯不巴结什么大神。

侯远帆却没有立即放开她,“要不现在就下载一个吧。”

她更窘了,如果不是顾念着校友的这一层关系,简直要炸锅,“我没流量。”

“我给你开热点。”

“……”

在推荐大神的道路上,侯远帆一直走得兢兢业业,迟几许迟疑间将手机递给他,他一边下载一边说道:“我猜你们‘女’生也应该会喜欢的,猫神的书从来不开后宫,男主角都是苏炸天还专情的角‘色’,前两年那部《封魂宝鉴》不是播得火热吗,我听到好多人喊宋楚之‘老公’。”

最后一句是玩笑话,然而迟几许惊讶了,“原来是他写的?”

不得不说,还真是像侯远帆说的那样,年轻‘混’账的时候,都喜欢逮着高颜值的男人叫老公,徐承寒饰演的宋楚之,镌刻成每个少‘女’心中对另一半幻想的模样,迟几许也干过收藏他海报叫他“老公”的事,她以为喜欢的是徐承寒,但对方后来演了一个渣男之后,她就再也没有爱过了。

角‘色’,宋楚之,原来才是最重要的。

在场的几个‘女’‘性’也大多只看过剧没听说过小说,这个时候突然对侯远帆痴‘迷’网络小说多了一些宽容和理解。

主角元琴招待她用餐,“别光顾着说,我们今天点了好多你喜欢的。”

“你还记得?”迟几许的视线从被侯远帆握着的手机上收了几秒。

元琴微笑着将一叠银牙蛤蜊转到她面前,“慕则止记得。”

哪壶不开提哪壶。

被点名道姓的男人只是陌生而坦然地对迟几许颔首,‘精’致的下颚线透着疏离,那如淬冰火的眸,仿佛抹开了他曾追求她的事实,当然还有更讽刺的。

迟几许扭过头,侯远帆已经下载好了,她看了看,书架里已经多了十几本书,作者是同一个名字。

她哭笑不得,“爱眼瘸的猫?”这是什么笔名。

不过这和“糖加三勺”、“偷腥的老狐狸”还真是一个风格的。大概男频近年来流行这种?

她没做他想,侯远帆指了指最上边的那本,这是最新更新的一篇长篇连载文,《半城祭》。很冷‘色’调的名字。

“悲剧?”

“猫神不写悲剧。”

这一点和迟几许倒是相似。她只是觉得现实惨烈得‘逼’得人躲到二次元了,笔端流淌出来的世界一定要和谐美满,才足够治愈。

而不是致郁。

她效率很高,等菜上全的过程里,对面的几个昔日室友聊得火热,她则埋头看起了书,这场聚会对于她而言有点尴尬,元琴站了一会儿,迟几许才想起来,随意瞟了眼桌前的银牙蛤蜊,然后淡定自若地推给慕则止:“你点的你自己吃。”

他敛了敛‘唇’,不着痕迹道:“迟小姐好记‘性’。”声线低‘迷’而‘诱’‘惑’。

是他自作多情塞给她的,她根本就不爱吃,一直以来都是他的独角戏罢了。

迟小姐。迟几许眼光微凉。

迟几许不想理会他,也不知道他是‘抽’了什么风,明知道会尴尬还硬要往聚会上凑,她真想膈应死他。

菜陆陆续续被布上了桌,一伙人风风火火地吃起来,都是老同学,虽然这些年都成熟事故了不少,但相处起来比起现在的同事要自然放松太多,迟几许看到几样慕则止点的菜,刻意避开不夹。

当年慕则止追过她的事,在场的人都知道,她一点也不想让别人误会她现在已经是他囊中之物了。

虽然很显然慕则止也没有揭人疮疤的想法。

酒过三巡,迟几许的手指摁着手机,不知不觉已经看了五章,才恍然惊醒,觉得开篇这个格局气魄,已经不是一般虾米能望其项背的了,作为一只默默无闻的透明写手,迟几许真想点赞。

她忍不住笑着拍了拍侯远帆的右肩,“不行了太好看了,我得给他留个言。”

写上到此一游,五体投地。

侯远帆一脸得意,比自己得了夸奖还要骄傲。

迟几许飞快地摁着手机给自己注册一个读者账号,身边的慕则止忽然抓着手机淡然起身,“我接个电话。”

身边空旷下来,迟几许没有留意,看到手机界面一个猩红‘色’的“申请成功”提示框,飞快地滑入留言区,发了一行文字:感谢猫神‘精’彩绝伦的文章,票票送上。

发完这句话,迟几许去投票,然而更窘迫地发现,新手账号里没有免费票,只有要‘花’钱的——

‘肉’疼地咬了咬‘唇’,她‘花’了五块大洋用第三方支付平台解决了眼前的窘迫。

直到五分钟之后,一千xx币打赏回来,一行回复。

爱眼瘸的猫:@许许如生,破费了。

都还回来了,还有富余的,竟然还这么客气。迟几许怔怔地看向身边的侯远帆,他正尝着一块黑椒里脊,感慨道:“大神原来都是这样平易近人的啊。”

对方摇头,“猫神基本不‘露’面的,网上连一张真人图都没有,读者的回复基本不看,只挑合眼缘的,而且回复从来不超过三个字。”

@许许如生,破费了。这算几个字来着?

迟几许握着手机,目光渐渐放远,‘门’应着思绪被一只手推开,慕则止映着灯影,白皙如画的一张俊脸,扯下几缕幽蓝的浮光,室内仿佛有细小的尘埃在脉脉地聚散、离合。

她发现,这个人,越是远距离地看,越是显得没那么讨厌了。

他的气质偏清冷,以一个合适的正距离看来是这样,不过负距离看来……只能算是衣冠禽兽。

慕则止仿佛没看到迟几许的凝视,他潇洒从容地回座,大家伙儿回复了高.‘潮’,柳婷婷突然提议说要玩真心话大冒险。

被几个人嗤笑多少年还玩这么low的游戏,元琴替她打个圆场:“大学时代都过去了太久了啊。”

那些年,相聚的时光总是匆匆,是指尖拘不住的一捧细沙,一泉流水。

突然有人沉默了,跟着齐斌建议道:“再玩一次?”他下意识将下巴往慕则止点了点。

慕则止没有所谓,眉眼没有一丝‘波’澜。

后来也不知道怎么愉快地达成了共识。

迟几许想退场,结果被元琴揪到,宽慰她说:“我等下不让他们玩竞技‘性’的牌类游戏,只比运气,放心。”

迟几许也想放心,虽然后来发现是她们都想多了。

第一局只有迟几许和慕则止‘抽’到王。按照规定,在十三张牌中‘抽’中大小王的,要被红心a的持有者施以惩罚。

迟几许扯着眉头看着他,满脸写着不甘愿。对人群里喊了一声,“谁的红心a,快说。”

另一个当事人还优雅地叠着双‘腿’,对方才那一杯红酒还意犹未尽,清俊的眸澹澹如水,闲适地半靠着檀木‘色’真皮沙发,台前不疾不徐放着一首抒情歌。他好像正凝神听着,不知道这边发生了什么。

齐斌一脸坏笑,“请男主角躺在沙发上,‘女’主角跨在男主角腰上,做十个深蹲。”

迟几许:“……”妈的早知道不来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

用户评论

©Copyright 2010-2021 叶子文学/土豪小说(www.yeziwx.com)
温馨提示:叶子文学/土豪小说所有的内容(文章、图片、评论)等所有内容,全部由网友上传发布并更新,属于网友个人行为,叶子文学/土豪小说只负责内容的审查,无法判定内容是否存在侵权等行为,如有内容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1-2个工作日之内进行处理,敬请谅解。 版权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