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切换语言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

大燕帝都。

门庭光鲜的尚书府红绸满挂,府内小厮丫鬟来来回回,皆满脸急色。

宽阔的大厅内不时传来吼声,“找到没有?”

“回老爷,还没、、、”年逾不惑的管家满头大汗,今日五小姐与那久病缠身快要归天的七王爷成亲。可一大早的嬷嬷来报,五小姐的贴身丫鬟晕倒在荷花池边,而五小姐已经不见了。

这下子可惊了所有人,虽然平日里五小姐不受待见,但今日不同。不管是死是活,得把她送上花轿啊,不然可怎么向皇上交代?

“找到了找到了!老爷,找到五小姐了,在荷花池里找到五小姐了。”一个小厮匆忙跑进大厅,坐在主位上的尚书大人岳志洲便快步的走出去。其余人迅速跟上,浩浩荡荡的朝着花园的荷花池而去。

还未走近,便听到哭声,“小姐,你怎么这么想不开要自尽啊?你死了奴婢怎么办?呜呜呜、、、”

“老爷到!”不知谁喊了一声,围在外围的下人们迅速散开,露出中间的人。

一个一身粉色衣裙不过十三岁的小姑娘正抱着一个一身红嫁衣但满身是水双眼紧闭的女子在哭泣。

“没气了?”岳志洲走到近前,低头看着那脸色青白看起来已经没气的女子面无表情的问道。

“回老爷,已经没气了。”一个同样满身是水的下人回道。

“哼,皇上必定怪罪,这可怎么交代?”岳志洲深吸口气,明显对于女儿死不死没感觉,更愁苦的是该如何交代。

这婚事可是圣上定的,如今人没上花轿就死了,必定有人落井下石。那七王爷也是马上要见棺材的人了,圣上赐婚本是冲喜。这还未冲喜,新娘子就死了,太不吉利了。

“诶,老爷快看,五小姐有呼吸了。”刚刚那个说五小姐没气的人突然叫道。

岳志洲一诧,随即蹲下看向那脸色青白的女儿,果然,眼珠子在动。

“老爷,迎亲的队伍到门口了!”一个下人匆匆跑来,过于着急差点来了个狗吃屎。

岳志洲当机立断,“你们几个嬷嬷,快给小五套上外套,盖上盖头,送进花轿里去。”只要出了这个大门,死了也没他的责任了。只能怨七王爷命硬,克死了新娘子,谁都无话可说。

四五个嬷嬷立即出动,那满眼泪花的粉衣小丫鬟匆忙跟上,暗暗为小姐叫屈,但又无可奈何。

长长的迎亲队伍占了整条街,七王爷身患重疾无法迎亲,所以今日代为迎亲的是与七王爷一母同胞的五王爷丰延绍。

丰延绍斯文俊雅,风度翩翩。出现在尚书府门前便吸引了所有人,岳志洲匆忙迎上,用眼神示意旁边的三个儿子赶紧过来,将丰延绍围在了中间挡住视线。

礼炮响过后,两个力气大的嬷嬷一边一个扶着那此时已经昏迷的新娘子快速的走出府,动作麻利的把人塞进花轿里。与丰延绍攀谈的岳志洲看到后,吊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

吉时已到,丰延绍告辞,带领着迎亲队伍赶回七王府。

目送着队伍离开,整个尚书府都安静了下来,无论如何,今日这一关算是过了。

位于铜雀街的七王府打扫一新,威严的府邸满目红色看起来喜气洋洋。

无论小厮丫鬟护卫皆是一身的红色,但细看就会发现,个个皆脸色沉重。

一百米开外满是围观的百姓,嗡嗡嗡的议论纷纷。

这病王爷也不知能不能洞房,身体虚弱更是走几步路都费劲,那需要力气的活儿估摸着是做不了了。

就是可怜了新娘子,在尚书府是个不受宠的,就算嫁了王爷做了王妃,可这个王爷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撒手归西了,那以后的日子就得守寡了。

蓦地,喜气的乐声传来,议论的百姓们静了下来,看着街头渐行渐近的队伍,所有人的注意力再次投注在那个高头大马上的丰延绍身上。

明明一母同胞,命运却如此不同,引得无数人叹息。

七王府的大门前也走出来一行人,那当先一人身材颀长瘦削,墨发如瀑以一红玉冠束在头顶。明明很是俊逸的五官,可看起来却满是病态。尤其那脸色,苍白中隐隐泛青。再加上一身红色的喜服,衬着那张脸更是没有血色,白的吓人。

花轿在府门前停下,丰延绍大步的走向隐隐要摔倒的七王爷丰延苍。

“七弟,感觉怎样?”看着丰延苍的脸,丰延绍叹口气。

尽管丰延苍满身病色,但那双凤眸却是幽深如海,挺直的鼻梁纤薄无血色的唇,看起来弱不禁风,可某一瞬间却能从那双眼睛里看到一丝锐利。

“没事。”他淡淡的说了一句,但距离他很近的丰延绍却能看到他在用力的呼吸。

“请七王妃下轿吧。”所有人都在看着他们,丰延绍知道丰延苍的身体如何,想要赶紧成礼,再加上府内一群来观礼的朝臣,丰延苍的身体恐怕要坚持不住了。

几个一路跟随花轿的嬷嬷掀起轿帘,“请王妃下轿!”

高喊一声过后,那一身红色坐在轿子里的人毫无反应。所有人都瞧着花轿,四下一片寂静。

“请王妃下轿!”嬷嬷又喊了一嗓子,里面的人还是没反应。远处围观的百姓开始小声的议论纷纷。

嬷嬷瞧了一眼那两位王爷,随后探身去抓新娘子的手。

“哎呀,新娘子晕了!”蓦地嬷嬷一声喊,丰延绍微微蹙眉,却不想一旁的丰延苍猛的倒下,一直站在后面的护卫眼疾手快的扶住坚持不住昏过去的丰延苍。

“王爷又昏迷了,五王爷,这怎么办?”面目严肃的管家熟练的将一粒药塞进昏迷不醒的丰延苍嘴里,随后问道。

远处百姓的议论声已经嗡嗡传开,府内观礼的朝臣听到动静也都朝着府门前奔来了。

丰延绍探了探丰延苍的脉门,随后当机立断挥挥手,“将七弟七王妃送进洞房!”

所有人都训练有素,两个护卫架着昏迷过去的丰延苍先行离开,两个嬷嬷把同样昏迷的新娘子架出来快速的跟上,直奔洞房。

七王爷大婚,新郎新娘双双昏迷被抬入洞房的事以迅疾的速度传遍整个皇都。上至快入棺材的老人,下至黄口小儿,甚至连街边的流浪狗都风闻了这件事。

人们可怜七王爷久被病痛折磨,更可怜那马上要守寡的新娘子,太平盛世,出现了这样的事,就成了大家平日无事时的谈资。

更有甚者开始猜测,待得明日,那七王府大门上的红绸就得变白纱。

人的命天注定,给你荣华富贵,却不一定给你长命百岁,善哉善哉啊!

入夜,七王府内灯火通明。巡视的护卫三不五时的经过畅轻阁,但里面没有一点声音。红烛幽幽,满是喜气的新房除却两道清浅的呼吸声,安静的一根针掉地上都听得到。

宽大的喜床,两个一身红衣的人皆双目紧闭,并肩的躺着,谁也不耽误谁。

女人身形瘦削但凹凸有致,黑色的长发散在床铺上衬托着那张脸更苍白。尽管闭着眼,但能看得出是个美人儿。因着身形与那苍白的肤色,看起来有点楚楚可怜。

蓦地,女人的眉峰动了动,下一刻蹙在一起,嘴边发出一声沙哑的呜咽。

“好疼。”岳楚人费力的睁开眼,入目的光亮过于刺眼,没办法又闭上。

怎么睡了一觉全身都好疼,特别是胸肺那里,针扎一样。

她睡觉之前没做什么啊,只是把两只红蟾蜍放在玻璃箱里,打算今天看看哪只能赢。赢了的她要提取毒液养蛊,然后送给那个死老太婆尝尝鲜。

哦,好疼!

岳楚人抬起没力气的左手,打算拿床头的银针刺自己几下,否则就这个状态怎么行。

抬手朝着左边摸去,结果摸到一个紧绷的带着热度的东西。

“嗯?”这是什么?岳楚人冷静一下脑子,下一刻猛的睁眼,这是个人!

刷的扭头,过于快速脑子里一阵晕,可却没阻碍她的视线,左边躺着一个人!而且他正在看着她!

时间一时静止,岳楚人看着他,他看着岳楚人。她满眼疑惑不解,他满眼沉静如水。

好半晌,岳楚人才发觉这不是梦,眼前这个确实是个人,还是个穿着红衣长头发的男人!

男人?靠!

瞧着他的装扮,这是古装戏?转眼看向四周,这床也够古老的!

随后看到了自己的手臂,嗯?她怎么也穿着广袖的红衣服?

慢慢的摸摸身上,入手的布料和看到的一样,而且很重要的是,这身体骨瘦如柴,都摸到了排骨!

这不是她,她没这么瘦!猛的抬起双手举到眼前,翻过来覆过去的看,纤纤十指瘦的皮包着骨头,青色的血管都露出来了。这像鸡爪子似的手也不是她的!

“我靠!这是做梦吧!”猛的闭上眼睛使劲的眨眨,眼前的一切都没变。

她撑着疼痛的身子坐起来,跳到地上差点摔倒。脚步踉跄的满屋子走着,入眼的一切古色古香,而且照明的居然还是蜡烛。

岳楚人有点慌了,不像绑架,不像做梦,可这儿是哪儿?明明她昨晚是躺在自己柔软的大床上睡觉来着。床头还有声控的台灯,床头柜上还有一个企鹅加湿器,还有她和她的宠物小红蛇的照片,可是一转眼怎么都不见了?

这是哪儿?对了,床上有个人来着!

转身脚步踉跄的奔到床边,眼睛紧紧盯着躺在那里正看着她的人,还未开口,那人却突然拧眉,脸色在瞬间苍白如纸,红色长袍下的身体紧绷,咬牙的声音在这个寂静的房间显得异常响亮。

岳楚人看着他,随后慢慢蹙起眉头,吸了几口气再看看他的脸,这人中毒了!

看着他越来越痛苦的模样,岳楚人不知该不该帮他一把。她不知这人是谁,自己突然变成这样和这人有什么关系。但是不救的话,瞧着这人活不了多久了,而且他还是眼前唯一一个活物,或许,应该帮他一把。

转眼看向四周,也没有个银针什么的。诶,靠着窗子一个古老的梳妆台上放着一排的金钗,用这个也成。

奔过去一把抓了几个随后坐到床边,伸手抓住他紧绷的如同石头的手探了探脉门。眼睛转转,当机立断的俯身快速扯开他的衣服。

丰延苍想要阻止,但疼的他说不出话来,身体更是因为疼痛痉挛不听使唤。

看着她扒开自己的衣服,然后一手拿着尖利的钗子狠狠地扎进自己的胸口。

疼痛袭来,还未说话,这个女人快速的拿着钗子扎在身体各处,疼痛只是一时,下一刻身体猛的放松,哽在喉咙的腥甜涌上来,扭头,一口黑血喷了出来,落在鸳鸯戏水的枕头上泛着刺鼻的气味儿。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

用户评论

©Copyright 2010-2021 叶子文学/土豪小说(www.yeziwx.com)
温馨提示:叶子文学/土豪小说所有的内容(文章、图片、评论)等所有内容,全部由网友上传发布并更新,属于网友个人行为,叶子文学/土豪小说只负责内容的审查,无法判定内容是否存在侵权等行为,如有内容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1-2个工作日之内进行处理,敬请谅解。 版权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