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切换语言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

黎语冰上午参加了一个骁龙俱乐部联系的商业活动,是一家冰场的开业剪彩。这货穿一身西装打着领带,人模狗样的。运动员一旦穿上西装,几乎没有难看的,长年累月练得人身上肌肉匀称,肩是肩腿是腿,穿上西装衬衫,衣冠楚楚,又性感又禁欲,荷尔蒙爆炸。

按理说黎语冰再牛逼也只是一个校队球员,这类活动并没有去的必要,但是骁龙俱乐部特别喜欢带着他。小伙子长得周正啊,穿上西装往那一站,别人都打听是哪个明星小鲜肉,俱乐部管理层就觉得,倍儿、有、面、子!

棠雪也去了。她是那个灰头土脸的小助理,负责给黎语冰看东西递水跑腿,看别人光鲜亮丽花团锦簇。寂寞是一个人的,热闹是全世界的。

回去的时候黎语冰打了个车,俩人坐在后座上,棠雪闻到他衣服上淡淡的男士香水味,一股名为羡慕妒忌恨的情绪汩汩地往外冒。

“衣冠禽-兽。”她酸丢丢地说。

黎语冰把西装脱下来,往她脑袋上一盖。

棠雪整个人被捂住了,气呼呼地“喂”了一声,扯着西装往下拉,从里头钻出脑袋,“你找打?”

“帮我拿着。”黎语冰说着,松了松领带。

领带被扯得松松垮垮的,往一旁偏移了一点,衬衫的领口敞开一道v形,露出颈子的根部和一小片锁骨,这使他的气质看起来有一种少见的慵懒。

车窗外有阳光透进来,照在他的半边脸上和衬衫上。衬衫被照得一片白亮,文理轻盈,像白鸽展开的翅膀。

他似乎是不适应被光照,扭脸,面对着棠雪,恰好看到棠雪在看他。

黎语冰挑了一下眉。

“你长得好像一条狗哦。”棠雪说。

黎语冰刚才喝了几口酒,有点累,这会儿也没精力和她斗嘴,闭着眼睛一歪脑袋,睡过去了。

一开始他还是很规矩的,但是睡着之后,晃了几下,脑袋便搭在棠雪肩头。

棠雪嫌弃地推开他,不一会儿他又搭过来。

如是再三,棠雪往他脑袋上扇了一巴掌。

他睡得彻底,无知无觉。

她也就懒得搭理他了。

黎语冰身体均匀地起伏,通过两人身体相接触的部分,传导到她身上。棠雪突然想到,黎语冰粉丝群里有人说起过的,这个家伙每天十一点睡觉六点钟起床,雷打不动,兼顾学业和冰球,偶尔还玩玩乐器,一天天把自己时间安排得满满当当的,累得像条狗一样。

棠雪自己当过体育生,知道他这种变态的自制力是多么的难能可贵。

所以,虽然讨厌他,但对于他的这份品质,她也是服气的。

——

黎语冰回到学校,换下西装去训练,晚上的时候又换下球服去上自习。

上完晚自习,回到寝室换了睡衣。

这一天,一共换下来三双袜子。

棠雪:“……”

黎语冰笑眯眯地把装着三双袜子的手提袋递给她时,她真是用了平生最大的自制力才没有跳起来打爆他的狗头。

“晚安。”黎语冰说。

“黎语冰,从现在开始,为了你的人身安全着想,最好不要和我讲话。”

黎语冰转身往宿舍楼走,背对着她轻轻挥了一下手。

棠雪提着手提袋,心情那个嫌弃啊。其实手提袋里的袜子都装在塑料袋里,根本闻不到什么气味,可她依旧恍惚有一种自己被毒气笼罩的错觉。

突然有点能理解农民伯伯提大粪是一种什么感受了。

黎语冰的宿舍楼和棠雪的宿舍楼隔着大概步行五分钟的路程,途中要经过廖振羽的宿舍楼。路过廖振羽的宿舍楼时,她跟他撞见了。

廖振羽刚刚把自己小绵羊停在宿舍楼下,一扭头看到自己老大,于是一脸惊喜:“老大!”

棠雪一点也不惊喜:“哦。”她心想千万不要问我拿的什么。

廖振羽:“老大你拿的什么?”

“毒气炸-弹。”

“哈?”

棠雪说完就想走,不打算多废话。可是她不经意间往廖振羽身后一看,发现离他不远的地方,站着个保安。

保安这会儿一脸警惕地看着她,右手按在腰间的警棍上,右手在掏对讲机。

棠雪:“……”

“不是,大哥,你听我解释,这不是真的炸-弹,我我我我开玩笑呢……不信你看,”棠雪急忙把手提袋撑开,“你看,这里面都是袜子,袜子!”

保安的表情还是有点惊疑不定,摸着警棍走上前。

手提袋里面是一个黑色的塑料袋,他把塑料袋拿出来,拆开,看到里面真的是袜子。

三双,一双白的一双黑的一双墨绿色。

保安松了口气。

“以后不要乱讲话,我们前不久才进行过反-恐演习。”

“嗯嗯嗯!”棠雪连忙点头。

那保安是晚上例行巡逻的,这会儿教育玩棠雪就摇着头走了。

廖振羽凑到棠雪身边,悄悄说道:“老大你是不是变态啊?专门跑男生宿舍楼偷袜子的那种?”

“你给我闭嘴。”

廖振羽立刻表忠心:“老大你放心,我不会告诉别人的。等我回去把我室友袜子都偷给你。”

棠雪扶了扶额,“你有病吧?”

“只要老大喜欢就好,如果不够,我还可以偷隔壁寝室的。”

“不是……”棠雪感觉还是有必要解释一下,要不然明天会有更多臭袜子投向她的怀抱,消受不起消受不起。她说,“这袜子是黎语冰的。”

廖振羽大眼睛一眯发现事情并不简单,问道:“你为什么偷黎语冰的袜子?你是不是盯上他了?”

“不是偷的,我要给他洗袜子。”

廖振羽的嘴巴突然张成o形,一脸惊诧地看着自家老大。他保持这个造型,久久不能回神,像座雕塑。

棠雪瞪了他一眼:“你至于吗?”

“老大,你跟我说实话,”廖振羽压低声音问,“你是不是有裸-贷视频在黎语冰手上?”

廖振羽嘴贱的后果就是,这一袋袜子最终落在了他手上。

棠雪拍了拍他的肩膀,“明天还在这等我。”她决定了,之后九天黎语冰的袜子都要让廖振羽洗。

廖振羽哭丧着脸说:“明天不行,明晚我有社团活动,不一定几点回来呢。”

“什么社团呀?”

“就是轮滑社,我跟你讲过的。”

棠雪点了点头,是有这么回事。“那你好好玩,玩够了打我电话。”

“老大……”廖振羽还想反抗一下。

“辛苦辛苦,我请你吃饭。”棠雪这就算是单方面决定了。

——

第二天,棠雪以为她要等很久,但是廖振羽早早地给她打了电话。

“老大,我被欺负了!”廖振羽语气超委屈。

曾经你压他一头,再相逢时,他功成名就,你碌碌无为,这种鲜明的落差,就是命运对你的凌-辱。

并且,碌碌无为的你还要给功成名就的他鞍前马后,接受命运的二次凌-辱。

廖振羽用手机登上校冰球队的官网看了看,“老大,我们应该提前做好侦查的,这个黎语冰就在官网的头条上。”

棠雪一手托着脸,一手搅着碗里的蛋花汤,有气无力道:“现在说这个已经没用了。”

夏梦欢看着官网上黎语冰的照片,赞叹道:“这个人长得好帅哦。”

廖振羽严肃地看着她:“妹子,说话注意场合,他现在是我老大的敌人。”

“哦哦,这个黎语冰长得真丑!”夏梦欢从善如流。

正好有人端着餐盘经过他们这桌,听到夏梦欢这句话,那人丢下一句:“眼瞎。”

棠雪轻轻敲了敲桌子,把重点拉回来:“想想办法啊……黎语冰这家伙小心眼,他要报复我。”

廖振羽:“老大不要怕,咱们可是学医的,以后学了药剂学,给他投毒。”

夏梦欢:“学了解剖学,给他放血。”

廖振羽:“学了临床,打断他的腿。”

夏梦欢:“学了外科,给他做阉割。”

廖振羽:“学了内科,忽悠他买保健品。”

夏梦欢:“廖振羽,你这个走向我不知道怎么接了……”

棠雪托着脸,表情麻木:“挺好的。等你们学成归来,我的尸骨已经凉了,清明节的时候给我带点吃的就行,别烧纸,污染环境。还有,我的墓志铭要写:我有两个朋友,一个是智障,另一个也是智障。”

廖振羽抹了把脸,又低头看黎语冰的照片,说:“要不咱们来点简单粗暴的,这人一看就是小白脸,老大,你说我跟他打架有几分胜算?”

棠雪哭笑不得地偏头看他:“大兄dei!你知不知道冰球是什么运动?”

夏梦欢举手:“我知道,冰球是可以打架的运动。”

“不是打架那么简单。冰球比赛中的肢体冲撞很激烈,想要在冰球场上立足,身体素质一定是这个,”棠雪说着,比了个大拇指,“别看他长得一副小白脸的样子,这货不简单,校队专门给他请助理,这是绝对主力才有的待遇。你要是跟他打一架,明年清明节我给你送八宝粥和章鱼小丸子。”

“那怎么办?老大,难道让我眼睁睁看你掉进火坑吗?”

“现在说掉进火坑为时尚早,走一步看一步吧,”棠雪悠悠叹了口气,“我就是有点不甘心。皇帝当得好好的,突然成了太监。”越想越憋屈好么。

……

棠雪第二天的正式入职,是从凌晨六点半的一通电话开始的。

黎语冰低沉的声音带着点凌晨六点半特有的清新和讨打。他说:“我早上七点钟要准时吃早餐。”

“哦,关我什么事?”

“你帮我买早餐。”

“滚蛋。”

“我的助理,”他的声音带了点笑意,更特么的讨打了,“第一天就不听话。”

“黎语冰,你成心的吧?”

“我早上七点钟要吃饭,你帮我买早餐可以节省我至少十五分钟的时间,这就是校队雇佣你的意义。”

棠雪咬着牙说:“黎语冰,我忍你一个月。一个月之后,我让你知道谁是爸爸。”

黎语冰丝毫没有被威胁到,说:“我要吃水煮蛋,牛肉饼,猪肉粉条馅的包子和菠菜虾仁馅的包子,皮蛋瘦肉粥……”

棠雪大怒:“你这是报菜名呢?!”

“还要鲜牛奶,要两份,早点去,晚了就没了。”

“你给老子等着。”

“东操场北出口,等你。”

“……”

棠雪艰难地爬起来,她刚才满脑子混沌也没记住黎语冰的报菜名,就记得最后一个鲜牛奶了,于是去食堂随便买了点。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

用户评论
你的未來女友

你的未來女友 2020-04-15

這小說也太太太太好看了吧


©Copyright 2010-2021 土豪小说(www.yeziwx.com)
温馨提示:土豪小说所有的内容(文章、图片、评论)等所有内容,全部由网友上传发布并更新,属于网友个人行为,土豪小说只负责内容的审查,无法判定内容是否存在侵权等行为,如有内容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1-2个工作日之内进行处理,敬请谅解。 版权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