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切换语言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

又是一年春暖花开的时节,辞镜静静坐在她和顾轩辰买下的农场边,悠闲地钓着鱼。不时吃一口旁边洗好的一大堆水果。

“娘亲,我要,我要吃piutao(葡萄)。我要吃。”

“自己拿。”

点了点身边小家伙的脑袋瓜子,辞镜又伸手拿了一个毛桃开始啃了起来。

对于小家伙眼巴巴的眼神。她就当没看到。她可不会惯着这个捣蛋鬼。

“哦。”

顾天天撅着小嘴巴,用肉嘟嘟的小手抓住一颗葡萄,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往嘴里塞。

“唔。娘亲,酸酸。”

被那颗硬硬的青葡萄刺激的口水直流,顾天天乖乖地跑到远处才把葡萄吐掉了。要是吐在娘亲旁边。一定会被娘亲骂的。

“葡萄要吃软了的才行。”

花重月从一边开满桃花的桃花树上跳下来,溅起满眼粉色的花瓣。

抱起长得圆滚滚白嫩嫩的顾天天,花重月微笑着点了点他那弹性十足的小脸。转而抱着他走到辞镜身边。替他挑了几颗熟透的葡萄。仔细地剥开葡萄皮,喂到他嘴里。

“这个好吃吗?”

“嗯。甜甜。”

顾天天水灵灵的眼珠子转了一圈,可爱地凑到花重月旁边狠狠啵了他一口:“花*最好了。”

“你这意思是我这个娘亲不好咯?”

辞镜轻飘飘地白了一眼顾天天。对着笑的邪魅的花重月语重心长道:“你别惯着这小子,你看看他都五岁了,还天天只会撒娇。天天。你爹昨天让你背的书你背会了吗?”

“……还,还差一点点。”

对上辞镜那严厉的眼神,顾天天胆怯地把脑袋缩在花重月怀里,小声道:“花爹爹救我!”

“神仙都救不了你了。”

顾轩辰伸手拎起辞镜手里的竹竿,带起两条活蹦乱跳的金鱼:“你啊,差一点就让鱼儿跑了。”

顾轩辰一边把鱼放进鱼篓,一边微笑着看着辞镜,眼里尽是宠溺。

“那还不是你儿子太听话了。”

辞镜气鼓鼓地说着,看着紧缩在花重月怀里的小胖子,眼底隐约有火焰在烧:“你说,不过是几句诗他都背不会,这是继承了谁?”

“这个我不知道,”顾轩辰温柔地把辞镜揽在怀里,轻轻拍着她的胸口帮她舒气:“不过当初是镜儿一直说想要一个孩子的。”

“……”

一说到这个,辞镜就心梗,她当年真的是太幼稚了。

想想鸳儿的女儿小豆豆多可爱多听话,再看看自家这个,满脑子就只有吃和玩,还有就是撒娇……这哪像个有担当的小男子汉啊?

“我后悔了,当初应该要一个女儿的,男孩子就是麻烦。”

“娘亲,对不起。”

没想到辞镜突然说这么一句话,某个小团子立刻吓得身体一抖,转头不停往辞镜那边扑棱,花重月也很配合地把他往辞镜那边抱了抱,让他能够抓着辞镜的胳膊认错。

看着顾天天那浸满水汽的大眼睛,辞镜微微皱眉,眼看他一闭眼两颗金豆豆就落下了,也有些于心不忍。

“好了,好了,明天乖乖背书,今天就好好玩一天吧。”

辞镜头疼,说到底这孩子变成现在这样一大部分都是自己惯的。

真是自己做的孽流着泪都要承担。

“嘿嘿,娘亲最好了。”

顾天天一抹脸上的眼泪,脸上那点可怜兮兮转眼就被阳光明媚取代。

顾轩辰看着总觉得这小子和辞镜格外像,只可惜他这苦肉计对他不管用,对辞镜倒是灵的很。

“你小子该下来了吧?”

夜弑天突然从花重月身后冒出来,看到这小豆芽菜又腻歪在自己“老婆”怀里,顿时眼睛都看绿了。

这都七年了,自己和花花都没这么亲。

这小子也太招气了。

“不要,”顾天天理直气壮的拒绝,花爹爹身上又香,长得又好看,脾气又好,他最喜欢了:“夜叔叔这么凶,花爹爹不要和他在一起了,等天天长大,天天娶你。”

“噗,好啊!”

无视夜弑天那要吃人的眼神,花重月笑的比那盛开的桃花还有美艳几分,说起来他大概是这些男人里面变化最小的了,和七年前模样几乎没有任何改变。

妖谷的人都是后天的妖孽。

“小子,你看看你这么多年混的多差啊,连个毛没长齐的小鬼头都比不上。”

血舞手里拿着一只糖画,递到顾天天面前,像逗弄一只小猫咪一样,不停在他面前晃来晃去,让他伸手想方设法地去抓。

“阿姨,这个,给我好不好?”

叔叔阿姨这个几个词是顾天天跟辞镜学的,辞镜是因为不知道让顾天天怎么喊血舞比较合适。

反正只要比顾天天大的多的,辞镜一律让他男的喊叔叔,女的喊阿姨,顾轩辰也懒得纠正,因为这母子俩隔天就忘记了。

他们这些人之间也不拘束着这些。

“行,不过你还是喊我姐姐比较合适。”

血舞指了指自己依旧妩媚好看的脸,有些不悦道:“喊阿姨太显老了,知道吗?”

“好,姐姐,糖,天天要。”

“给你,乖。”

“那我怎么办?”崔鸣宇有些无奈地摇头:“天天喊我叔叔,喊你姐姐不合适吧?”

“有什么不合适的,你看着可比我老。”

血舞骄傲地扬起头,这几年她已经基本不在意自己和崔鸣宇之间的年龄问题了,而且前两年他们俩也有了自己的孩子。

她对于现在的人生也没遗憾了。

“好吧,小姑娘。”

崔鸣宇也乐意惯着血舞,他们俩这些年也是到处玩,偶尔还和辞镜夫妇俩约着一起出去。

他这几年越来越有成熟男人的感觉了,倒是血舞越来越年轻了,既有蛊的原因,当然更多是心态的帮助。

他很乐意于看到她无忧无虑的模样。

“你们俩还是这么腻腻歪歪的。”

宁谦煜从河边的竹屋里拿出一个竹子编出来的烤架,还有一堆木柴,精明的狐狸眼从所有人脸上划过,然后这些人不约而同地转移了视线。

“谦煜,你忘了这两个支架了。”

凝追出来,手里还拿着两支三角竹子架,看到顾轩辰他们的时候,脸上露出阳光纯洁的笑容:“都到了啊!”

“嗯,你小子还和这个狐狸在一起啊?真难为你了。”

夜弑天一直看不惯宁谦煜,明明同样是做上面的那个,他怎么就过得那么轻轻松松,还有心情来调侃他们。

“那个,也没有吧,谦煜对我挺好的。”

凝不好意思地说着,脸上飘过两朵红云。

这单纯的模样看得其他人不由的叹息。

这么干净的大男人,可惜了……

“凝叔叔,这里有糖,我们一起次。”

“不了,小主子,你吃吧。”

摆好支架,凝殷勤地从花重月手上接过可爱的顾天天,宠爱地蹭了蹭他肉呼呼的小脸,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

看得宁谦煜脸色一沉。

在对顾天天这小鬼的态度上,他和夜弑天倒是难得的一模一样。

“你们啊!就别一个两个都来抱他了!这么大孩子又不是没长腿。你们走了,没人抱他,他又要闹脾气了。”

辞镜又开始长篇大论,虽然她和顾轩辰从来不在意这小子的态度,但该说的还是得说,这大概是当妈的天性。

“皇婶别气,不然容易长皱纹。”

顾泗和冥月手牵着手从河对岸走过来,两个人手上都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

“皇婶,这是你让我帮你找的药材,还有这些是给天天买的小玩意,这个是给皇叔买的茶叶衣服什么的。”

“……”

顾轩辰额头上划过一排黑线,默默地把东西拎回房间。

自己这个侄子是真的傻,年年都送这些东西来,他以为自己会缺衣服茶叶吗?

可不收又不合适……

“泗叔叔,冥月叔叔,你们来了啊!”

看到顾泗和冥月,顾天天又闲不住了,又想往顾泗的怀里跑,却被冷着脸的冥月直接按着脸推回去了。

他可不会纵容这个小子。

只是他越冷漠无情,顾天天就越喜欢冥月,因为他一直觉得冥月叔叔就像话本里的大英雄一样特别厉害威武。

“那冥月叔叔抱天天行不行?”

“……”

冥月倒是很想说不行,可被顾泗一直盯着,他放弃了。

“就一会儿。”

冥月冷着脸把顾天天抱进怀里,当触摸到他软乎乎肉肉的身体,看到他那像小太阳一样可爱的笑脸时,冥月表情有些裂开了,心里居然觉得有些暖洋洋的。

“嘿嘿,”顾天天得逞地对着辞镜眨了眨眼睛:“娘亲,今天是次sao烤吗?我要次烤大鸡腿。”

“闭嘴,明天跟我继续学发音。”

辞镜捂眼,这孩子都五岁了,怎么说话还这么不清不楚的。

“哈哈哈!一段时间不见,你这小丫头越来越凶了。”

“可不是吗?就像是一个母老虎一样。”

“武叔叔,白叔叔。”

“哎!”

武泽浩把酒放下,抱了抱顾天天,最后被他嫌弃胡子太硬,不得已放开了。

白修洁趁机好好的逗弄了小豆芽菜一番。

几个人就这样在混乱却又热闹的气氛里一起围在烧烤架前烤东西。

夜幕将至,辞镜几人一起在河边放孔明灯,看着其他人柔和的脸庞,辞镜忍不住笑了笑。

真好啊!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

用户评论

©Copyright 2010-2021 叶子文学/土豪小说(www.yeziwx.com)
温馨提示:叶子文学/土豪小说所有的内容(文章、图片、评论)等所有内容,全部由网友上传发布并更新,属于网友个人行为,叶子文学/土豪小说只负责内容的审查,无法判定内容是否存在侵权等行为,如有内容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1-2个工作日之内进行处理,敬请谅解。 版权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