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切换语言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

西越皇宫,当今天下之主,楚西楼站在皇宫最高的塔顶上。

明黄色的袍子在月光之下十分明显,手中拿着一个酒壶,醉醺醺的靠着栏杆坐下。

“当今圣上,却坐在这喝闷酒……”

暗处窜出来一只火红的狐狸,狐尾蓬松摇摆。

楚西楼只看了那只狐狸一眼,轻笑之后便继续喝酒。

“我大老远的从涂山来找你,你就这个态度?”

兰扶桑不爽,直接在楚西楼的面前化作人形,一把夺了他手中的酒壶:“现在,我是该叫你一声‘皇上’……还是景胤徽?”

“都是我,随便你怎么叫!”

楚西楼也不去拿酒,只是目光一直看着一个方向,久久都收不回来。

“不过,你是怎么知道,我就是景胤徽的?”

这件事情,景云和莫离都不曾知晓。远在涂山族的兰扶桑是怎么知道的?

兰扶桑歪着头,豪饮一口:“比较凑巧,我当年刚好去了一趟地府,又凑巧的听见了你和酆都大帝谈话。”

说着,眼神有些打量的看着楚西楼:“你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的身份?”

“是!”

“所以那个时候你舍命救念景,也是因为知道你不会死,对不对?”

兰扶桑继续问着,而楚西楼也没有摆什么皇帝架子,面对兰扶桑类似审问一般的语气,还是一如既往的平淡。

“是!”

楚西楼收回目光,两人坐在栏杆之上,身材修长。

兰扶桑是狐族妖君,本就生的美艳。

可这月光之下,楚西楼的那双眼睛,像是藏着无数的哀愁和水光,只一双眼睛,就比兰扶桑还要夺目。

“可我对莫姑娘和小王爷是认真的!”

楚西楼轻叹一口气:“我从一开始就知道,我是酆都鬼子。只是我娘没有将我好好的生下来,又强行留了我的魂魄下来。”

兰扶桑知道,楚西楼口中的“娘”,指的是大景的李贵妃。

“我懵懂初生之时便只有父亲,投胎历劫身边也是父亲。她是第一个让我感觉到,有母亲的感觉是这样的人。”

楚西楼的语气和当初还是景胤徽的时候差不多,之时比起那个时候要更加沉稳冷淡一些。

好像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什么东西值得他再多投注感情了。

“所以你就一直留下来了。当做不知道自己的身份,谁也不说。”

兰扶桑微微颔首:“我从未想过你会对主人不利。今日过来,也只是恰好路过,见到了你而已。”

“我知道。”

楚西楼抬眸,哀愁和水光收起。眼神中取而代之的是睿智和冷静。

“我是酆都鬼子,就算是在这个凡人的身体里,也不代表我是一个普通人。”

“你是要去看他们吗?”

楚西楼轻叹气。

当年他从婺城出来便遇见了前来找他的鬼差。

原本还想要避开,但经历了这么多,什么红尘滚滚,对他来说都是苍白无力的。

见到酆都大帝的时候,他原以为自己至少会激动一点。

毕竟,那才是他真正的父亲!

兰扶桑不知道楚西楼在想什么。

不管是楚西楼还是景胤徽,他接触的都不算多。

充其量也只是在莫离的关系下简单的认识了。

所以,眼前这个楚西楼他是更加看不懂了。

“真真快临盆了,却闹脾气的想要见主人。长途跋涉我担心真真受不了,就想着来借主人去涂山一叙。”

提起茅真真,兰扶桑的语气里也满是宠溺。

“真好。”

楚西楼从兰扶桑手中拿回了自己的酒壶,喝了一口:“你们都可以去见他们,甚至我的臣民也可以自由的去婺城。兴许能在路上与他们有一面之缘……”

“而我,不能……”

面对兰扶桑,楚西楼从未用过任何属于皇帝的自称。

在他看来,自己还是和原来一样。和兰扶桑一起跟在莫离的身后,为她奔走。

“主人从未说过不愿意见你。”

这一点,兰扶桑也很不解。

他不是大嘴巴的人。

当日在地府听到了那番话,原本是想要告诉莫离的,但转念一想。

若是景胤徽愿意说的话,这件事情由本人自己说最好。

可这一等就是五年,莫离还是一副不知道景胤徽在什么地方的样子。

就连他刻意往西越这边引导,莫离也是浑然不知。

甚至楚西楼这三个字出现在莫离和景云面前的时候,两人都没有什么反应。

说话间,酒壶也空了。

楚西楼干脆将酒壶往塔下一丢,自嘲的笑了一声:“当了皇帝,做什么都可以!但我当了皇帝,却不能再去见他们。”

“为何?”

兰扶桑不解,当了皇帝就不能去见自己当初的朋友,这算什么?

若是真的要隐藏这么一层关系,那楚西楼又为什么直接明示天下,盛京城的燕王府谁都不能碰,里面的人也都要以礼相待。

“既然现在是人,便有人的苦衷。你不是还要去找他们吗?”

楚西楼翻身从栏杆上下来,并不想继续和兰扶桑说话。

今日能够见到故人,已经是他不曾想到的。

虽然不是莫离和景云,但能够从别人的口中听到关于他们的消息,这边足够了。

“今日的事情,还希望你能保密!”

走到回廊转角的位置,楚西楼停顿了片刻。

“好!”

兰扶桑目送着他离开,不见了他的身影,便又化作狐狸的模样,掠过高高的屋檐,赶往婺城的方向。

转角暗处,楚西楼在兰扶桑走后又走了出来。

只是这次他的身后还跟着一抹黑影。

“你当真不后悔?”

黑影的声音,赫然便是此刻应该在地府酆都的酆都大帝。

“有什么后悔的?我若当这个皇帝,至少能护住他们一世无忧。”

西越取代大景,不管是国力还是趋势,这都是必然的。

景云不会再为了大景而置莫离于险境。

但,为了燕王府,不管是景云还是莫离,他们都会从婺城出来。

“当初,他们帮了我那么多忙。有恩必报,不是么?”

楚西楼往前一步,将自己从黑暗中走了出来。

反倒是酆都大帝,还是藏匿在黑暗之中:“你长大了不少。”

从前的酆都鬼子是不会去考虑这么多的。

“我若是真的长大了,我定然能想到两全其美的办法。可我现在不行。”

他会变成楚西楼,那也是借着酆都大帝的帮助。

想要成全景云和莫离的一世无忧,便只有成为权利的最高者,为他们扫开一切障碍。

但这个身份,不能让旁人知晓。

对这个楚西楼夺舍,就算他是快要死的人,也是不公平的。

如此阴暗的行为,怎么能被人知道?

“孩子,不是所有事情都可以两全。这一劫过了,你便能回到酆都。到时,你还是酆都鬼子,主宰整个酆都!”

楚西楼没有回应,就连酆都大帝走了,他也没有半点表示。“这一劫,我受着。你们的下一辈子,再续朋友之情。”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

用户评论

©Copyright 2010-2021 叶子文学/土豪小说(www.yeziwx.com)
温馨提示:叶子文学/土豪小说所有的内容(文章、图片、评论)等所有内容,全部由网友上传发布并更新,属于网友个人行为,叶子文学/土豪小说只负责内容的审查,无法判定内容是否存在侵权等行为,如有内容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1-2个工作日之内进行处理,敬请谅解。 版权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