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切换语言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

“太子胜了!太子胜了!”

扑天盖地的欢呼声,随着瑟瑟秋风,吹到洛北城安王府里一个灰扑扑的小院子里。

院子里长满枯草,破落不堪,角落里一只蜘蛛正慢慢吐着丝。

叶渺支开窗户,竖起耳朵仔细聆听。

随即转过头,欢喜道:“宝儿,阿爹赢了!他来接咱们回去了!”

床上躺着一个三岁左右的小男孩,脸上的五官被肥肉挤压,已看不到本来的模样。

他忍着身上的疼痛,露出虚弱的笑容,软软道:“太好了,宝儿又可以见到阿爹了。”

叶渺眼圈泛红,“等阿爹登基做了皇上,定会寻遍天下名医,为宝儿解掉身上之毒!”

“宝儿不疼,阿娘别哭。”

南宫欢,小名宝儿的小男孩,笨拙地伸手,想替叶渺拭去眼角的泪。

“宝儿乖,阿娘先去换身衣裳。”

她的良人,武国太子南宫焱,要来接她了。

她必须用最好的状态来迎接他!

叶渺换了一身大红色的广袖留仙裙。

南宫焱曾说,她穿红色最好看。

自那之后,她所有的衣裳全部换成了红色,直到来洛北安王府做人质前。

这条留仙裙,是今年年初她来洛北时穿来的。

裙裾翩翩,轻盈飘逸,鲜艳的红衬得叶渺白皙的面上,染上几抹彩霞般的红晕。

她在床前转着圈,欣喜问道:“宝儿,阿娘美…”

话还没说完,外面便传来细细麻麻的脚步声,一声尖利地高喝也穿透进来,“太子驾到!”

叶渺一喜,跪在地上,“恭迎太子殿下!”

“奉太子令,叶家勾结安王,意图谋反,即日起,满门抄斩!”

血色从叶渺的脸上迅速褪去,“不可能!我爹不可能勾结安王!太子殿下...”

她抬起头,却见向来深情款款的南宫焱,将头扭向一边,冷漠而绝情。

竟与她印象中,判若两人!

太监尖着嗓子道:“罪人叶渺,叶家其余人等已全部伏诛,你与孽子叶欢,速速就擒!”

孽子?叶欢?

叶渺呆坐地上,“这是什么意思?宝儿是太子殿下的长子...”

南宫焱终于将视线转到她身上,那看脏东西一样的眼神,让叶渺如坠冰窟。

“那晚的男人,不是我!”

“你说什么?!”

四年前她醉酒与南宫焱春风一度,怀了宝儿,自此安心成为南宫焱身边的女人,为他扫平登基路上一切障碍。

可他现在却告诉她,那晚的男人,不是他?!

宝儿不是他的孩子?!

“不!不可能!”叶渺疯狂摇头。

“你自己淫荡,不知与何人苟且生下孽子,却要栽赃在到我头上!”

南宫焱的眼里浮上浓烈的恨意,“要不是看在你和你爹叶大将军还有用,我会咽下这只死猫?”

“这四年来,每次看到你和你的孽子,我就恶心得想吐!”

“现在安王倒了,不日我便登基为帝,终于不用再忍着恶心!”

“我现在就要你和你的孽子死!”

“太子哥哥,别发这么大火嘛。”清脆如黄鹂鸟儿的声音响起,“伤了自己的身体,梨儿会心疼的。”

一名身穿鹅黄宫装的女子,在众人簇拥下,走进屋内。

相貌清丽,端庄秀雅,如出水芙蓉。

叶梨冲着叶渺一笑,娇娇柔柔道:“三姐姐,梨儿特意来送你一程。愿你早日投胎,下辈子不要再做一名淫荡的女子了。”

“梨儿!”南宫焱见到她,连忙迎上去扶住,“有了身子不要到处乱跑!”

叶梨靠在南宫焱怀里,高大的男人搂着娇小的女子,竟然格外相衬。

她乖巧道:“梨儿知道了,梨儿只是想来送三姐姐一程。”

南宫焱厌恶道:“一个贱人,有什么好送的?没的污了你的眼!”

“太子哥哥别这么说,不管怎么说三姐姐也是你我的红娘。”叶梨抚着肚子,羞涩笑道:“若没有三姐姐,我如何能有幸认识太子哥哥,又如何能有幸怀上太子哥哥的孩子?”

南宫焱的孩子?

叶渺呆呆地看着叶梨隆起的腹部,看样子最少六七个月了。

而她离开京城,不过七个月!

也就是说,她的亲堂妹,在她离开京城后,立马迫不及待地爬上了自己堂姐夫的床!

贱人!

叶渺狠毒的眸光射向叶梨,突然纵身一跃,身姿敏捷地抬脚向她的肚子踹去!

南宫焱迅速将叶梨搂住,往身后一带。

然而因为没料到叶渺会突然出手,他动作有些慌乱,叶梨一不小心,跪坐在地上。

“啊!”

叶梨发出一声尖叫,“我的肚子!”

“梨儿,没事吧?快传太医!”南宫焱紧张不已,然后抬头一声怒喝,“将这个贱人抓起来!”

话音一落,南宫焱身边的四大金刚,迅速将叶渺团团围住。

叶渺功夫不弱,但双拳难敌四手,很快被其中一人扭住按在地上,脸朝下。

叶梨揪着南宫焱的袖子,哭得楚楚可怜,“太子哥哥,我们的孩子...呜呜,太子哥哥,你要为我们的孩子报仇!”

南宫焱怒火中烧,抬脚运足内力,狠狠踢向叶渺的胸口。

叶渺喉间一甜,硬生生咽了下去。

“你敢害我孩儿?我要你的孽子偿命!”

他怒气冲冲地走向床边,单手掐着南宫欢的脖子,将他肥胖的身子高高举起。

幼小的南宫欢,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小脸胀得通红,乌溜溜的眼茫然地看着南宫焱,艰难吐出两个字,“咳咳,阿爹...”

听到这个称呼,南宫焱愤怒不已,“不许喊我阿爹,你不是我的儿子!”

他手下力道越发重,南宫欢难受得喘不过气,费力的将头扭向叶渺,“阿娘,宝儿...难受...”

“南宫焱!你放了宝儿!你不许伤他!你放了他!”叶渺撕心裂肺地大吼。

她拼命挣扎,指甲因为用力在地上抓而生生折断,血肉模糊。

“宝儿!!!”

随着喉骨咔嚓一声响,南宫欢头一歪,像个破碎的娃娃一样,被扔到地上。

纯真而不解的双眼瞪得老大,似乎不明白为何慈祥的阿爹会亲手要了他的命!

“不!!!”

随着一声凄厉的尖叫,一口鲜血从叶渺口中喷出。

“南宫焱!我要杀了你!”她双眸血红,如厉鬼般恶狠狠地瞪着南宫焱。

“聒噪!给我拔了她的舌头!”

一把锋利的匕首伸到她嘴里,叶渺一声惨叫,痛得差点昏过去。

“太子殿下,找到安王世子了!”

南宫焱一喜,“挑断她手筋脚筋!跟我走!”

四声闷哼,叶渺手脚染上鲜血,与身上红衣融为一体,诡异阴森。

“来人,送梨妃回去!”

梨妃?叶渺的身体因为疼痛而缩成一团,嘴角却露出一抹冷笑。

她在他身边七年,立下战功无数,生下长子,他却从来没有给她一个名份。

总是推脱说,现在局势未定,等他日后登基了,直接封后就是。

她信了。

可结果,她一离开,他就封了叶梨为妃!

鹅黄色的身影走到叶渺身边蹲下,“三姐姐,很痛是不是?没关系,很快你就可以下去,一家团聚了。”

叶梨笑容满面,神情轻松,哪有刚才以为孩子没了的慌张?

看来刚才不过是演戏,让南宫焱心疼而已!

看着状若厉鬼的叶渺,叶梨啧啧出声,露出可怜的神情。

“三姐姐,姐妹一场,看在你一向待我不薄的份上,我就让你死个明明白白。”

“你大哥是我出谋害死的,你二哥是我出谋让人将他打傻的。”

“你想问为什么?还有为什么,谁叫他们那么优秀!他们不死不废,临安侯和世子的位置,轮得到我爹和我哥吗?”

“四年前那晚的药,是我出谋,让人给你下的!让太子哥哥认下,也是我的主意。”

“啊,对了。”叶梨言笑晏晏,“你儿子身上的毒也是我下的,在你怀孕的时候,下在你的饮食里。”

“啊啊啊!”没了舌头的叶渺只能发出凄厉的啊啊声。

她视若亲妹妹的叶梨,居然是害她沦落至此的凶手!

可笑!

可悲!

可恨!

随即,叶渺突然大笑起来。

那笑声悲凉中含着得意,以至叶梨唇边的笑容渐渐隐去,心生不安。

“你笑什么?”

叶渺笑得眼角的泪都流下来,一双阴冷的眼盯着叶梨。

似乎在说:你高兴得太早了!

叶梨心中更加不安,声音尖锐得变了调,“你笑什么?你究竟在笑什么?”

随即,南宫焱冲进来,一把将地上的叶渺揪起。

面上流露出叶渺从来没见过的恐惧,“你居然在安王府布下了缚龙阵?!”

叶渺收起笑容,冷冷看着他。

“带我们出去!我饶你不死!找人替你医治!”

叶渺花了半年时间布下此阵,目的是为了配合南宫焱,在他攻打洛北城时,里应外合,将安王府的人困死阵中,一网打尽。

谁知讽刺的是,最后困住的人,居然是南宫焱!

“立你为后都可以!”

因为天下能解缚龙阵的人,只有叶渺一人!

南宫焱不甘心最后功亏一篑,许下承诺。

叶渺冷冷笑起来,南宫焱从那笑容里看出讽刺,以及同归于尽的决心。

“贱人!”

他拔出长剑,狠狠刺进叶渺的心脏。

“我就不信,我破不了你的缚龙阵!”

叶渺倒在地上,一身红衣如血,她抽搐了几下,嘴角含笑,缓缓闭上眼...

——

一个月后,安王府里发出的恶臭,惊动了全城百姓。

有好事者想进来瞧一瞧,但奇怪的是,明明门就在那,却无一人能进入。

最后有看出门道的人,一把火,将安王府以及掩藏其中的罪恶,烧得精精光光...

------题外话------

本文全程架空,不参考任何历史依据,所有设定皆是为了本文需要。

文中发生的地点主要在江南,但关于人物之间的称呼、地名等,并未参考实际,皆架空,以及按风雨喜好而来,请勿考据深究。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

用户评论

©Copyright 2010-2021 土豪小说(www.yeziwx.com)
温馨提示:土豪小说所有的内容(文章、图片、评论)等所有内容,全部由网友上传发布并更新,属于网友个人行为,土豪小说只负责内容的审查,无法判定内容是否存在侵权等行为,如有内容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1-2个工作日之内进行处理,敬请谅解。 版权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