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切换语言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

一年后。

今年的京城格外的热闹,春天本事万物复苏的季节,城里城外处处都体现出生机勃勃。

容云初掌权一年,效果很是不错,百姓安居乐业,经济也蒸蒸日上。

青青前世见识广,很是有建设意义的提出了稻田养鱼的计划,又亲自带头种莲藕、卖藕粉。顺便还尝试了改良水稻,虽然成果不佳,但是也比原先大楚的品种好上了太多了。

这不,一年时间到了,青青提出的建设性建议全都一一实现,大楚人提起沈青青这个名字,那都是赞不绝口。

而在过了一个丰收年后,容家也迎来了最喜庆的事情,沈素娟要出嫁了。

容家张灯结彩,处处喜气洋洋。

“都说女大不中留,娟儿,你才刚及笄不久,不用这么着急出嫁的。”沈素娟的院子里,青青拉着沈素娟的手,依依不舍的说道。

沈素娟今年已经十六岁了,是个大姑娘,容貌已经长开,是个极美的女子,此时的她穿着大红色的喜服,坐在闺阁里,面如桃花,更是让人眼前一亮。

“姐姐。”沈素娟有些羞涩的喊了一声。

青青摆摆手:“撒娇也不顶用,你与楚二少爷也才订亲半年,这就成亲了,实在是太快了,不如再留个两三年,再试试看楚二少爷的真心如何?”

她娇养的妹子啊,从今天开始就要变成别人家的媳妇了,青青心里怎么会舒服?

没有提着刀去找楚丘天麻烦已经很是克制了。

沈素娟眨眨眼,不敢再多说什么,生怕自家姐姐真的一言不合就当众悔婚。

青青这话也只是说说罢了,楚丘天对沈素娟如何,青青心里都有数,她也知道,楚丘天对沈素娟是真心疼爱,否则也不会应允了这门亲事。

只是心里还是不得劲,各种不得劲,不找楚丘天麻烦青青心里的那口气就没法出。

看着沈素娟那娇艳的面容,青青的思绪回到了一年前,那场惊天地的雨中跪求。

她知道楚丘天对自家妹子有意思,但是也没有想到他能做到这个份上。

当众跪下求原谅,不惧各种风言风语,跪在风雨中,冬天的雨,那么冷,他跪在雨中,可想而之有多受罪。

到后面他晕倒,青青也知道他那是设套给沈素娟,可是看着沈素娟不顾风雨的跑出去,最后衣不解带的在楚家照顾了楚丘天半个月,她就知道,自家的妹子留不住了,迟早都要入了楚家的大门。

在来年的五月份,两家交换了庚帖,定下了这门亲事。

到现在沈素娟要出嫁了。

这些年的一幕幕从眼前飞快的掠过,青青很是感慨,从她第一次醒来,从她与沈素娟的相依为命开始,两人经历了各种各样的事情,最终两人也都寻得了各自的良缘,人生也算是圆满了。

青青从回忆中抽离,拿出自己早已经备好的木盒子:“娟儿,咱们没有娘亲没有兄弟送你出门,但是你记住,你还有姐姐,在楚家要是有什么不顺心的事情,有人欺负你,你都不要怕,姐姐会护着你。”

“还有,这里面是我给你准备的银票,你留在自己身边备用,咱们沈家的姑娘,可不能给人轻看了。”

“姐姐,我不能收,你已经给我太多东西了,那些店铺还有宅院已经够多了,你再贴补我,怕是被人知道了,会说闲话。”沈素娟说着就把木盒子往青青身边塞,说什么都不接受。

从她来了京城以后,各种的冷言冷语沈素娟听的不少,很多人都想通过她跟容家扯上关系,所以对她各种献殷勤,但是大多数人都是当面一套背后一套。

基本上那些名门望族都看不上她的出身,一个村姑也就是仗着自己的姐姐嫁得好,这才得以在京城里立足。

虽说有些经商的天赋和手段,但是对于那些名门望族而言,这样的女子是上不了台面的,别说是为妻了,就是为奴为婢也都不够格。

可偏偏这个女子有一个好姐夫靠着,他们想要讨好容家,不得已只能走她这条路,他们既想娶她,但是又怕被人耻笑,毕竟她出身太卑微了,怕她上不了台面,也怕她没有体面的嫁妆。

只是让人没有想到的是,沈素娟的嫁妆及其丰厚,此时的院子里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嫁妆,大到家具器皿,小到各色各样的小工具应有尽有,她的嫁妆不仅有青青为她准备的,还有容猎户送的一份,甚至连容云兰都赏赐了一份公主规格的嫁妆给她。

容云兰是看在容云初和青青的面子上,对沈素娟这个小姑娘很是有好感,这才给了一份如此大的体面。

除了这些随身的物品,还有数不尽的良田铺子,陪嫁丫鬟也有足足八个。

这让前来观礼的那些名门夫人心里很不是滋味。

她们心里能好受那就怪了,自己百般嫌弃的女子,又想娶了又害怕娶了以后连累自己家族被人耻笑,可现在看来,容家是确确实实把沈素娟捧在了心上,不仅备了丰厚的嫁妆,连同楚家送来的聘礼也都送了一半回去。

不由得让人有些眼红,要不是怕嫁妆超出规格太多,怕是容家会把所有的聘礼都塞回去了。

院子里摆满了一台台的嫁妆,加起来,足足有一百二十八抬,每一台里面都塞得满满当当。

他们要是知道这些都只是明面上的,沈素娟压箱底的银两足足有十万两的话,怕是都会惊呆了。

置办这些嫁妆青青花费了不少的心思和时间,银两也花了不少,当然了,这些银两都是青青自己赚的,没有动用容家一分一毫,只是没想到容猎户也会送一份嫁妆给沈素娟,还有容云兰的赏赐,这才让沈素娟的嫁妆超出了规格。

本来按照青青的准备,差不多六十八台也就够了,现在居然变成了一百二十八抬,不过这样也好,能给沈素娟撑撑腰。

“怕人说闲话?娟儿,咱们过好自己的日子就不怕人说闲话,咱们活着是为自己而活,可不是为了别人和面子而活,还有啊,这些压箱底的银票可不是我暗中倒贴给你的,是容大哥给你的,你是我们的妹妹,给你是应该的,再说了,爹娘没了,我这个当姐姐的,自该处处为你筹备。”

青青拉着沈素娟的手,又说了一些新婚夜该注意的事项,比如洞房什么的,说的沈素娟面红耳赤。

青青前世可是学习过了生理卫生这方面的知识,除了告诉她这些外,也教导了她不少平日里要注意的地方,沈素娟脸红红的听着,却也把青青的叮嘱一字一句都记在了心里。

说完了这些,青青还怕沈素娟不得要领,给了她一本精美的册子,上面自然是画着妖精打架的画面,交代完了所有的事情,青青这才飘飘然的离开。

等到青青一走,沈素娟好奇的打开了册子,看到上面的图画后,脸更红了,最后只能红着脸把册子锁在了一个箱子里。

外面很是热闹,到了吉时后,更是锣鼓喧天,沈素娟没有兄弟送出嫁,只有青青这个姐姐,所以背她出门的人变成了容云初,这几年下来,容云初和沈素娟的关系也极好,所以背她出门这种事儿,沈素娟和青青还有楚丘天也都没有意见。

沈素娟先是到了大厅,磕了头,这才让容云初背她出门。

沈素娟不重,很轻,容云初一步一步往外走,沈素娟伏在容云初的耳边,轻声道:“姐夫,谢谢你。”

她没法想象,当年若是没有容家出手相助,她们姐妹今日是何种境地,也没法想象,当年她们姐妹被卖,要是没有容云初派了玄希几人相帮,现在是不是她们姐妹早已经不在了。

“客气,娟儿,容家永远都是你的家,是你的后盾,是你最结实的依靠,以后有事记得回家吱一声。”容云初清淡的表示道。

声音虽低,但是这一字一句却让沈素娟泪如雨下。

这些话,姐姐也跟她说过,但是那时候她没有什么感触,毕竟容家当家作主的是姐夫,姐夫虽然宠姐姐,任何事情都让姐姐做主,但是沈素娟心里还是会有些担心,可是现在容云初对她说出了这一番话,这让她心里很是感动。

“我记住了,谢谢姐夫。”

到了门口,楚丘天已经站在门口了,接过了容云初背上的人儿时,容云初突然出手,一拳打在了楚丘天的胸膛上:“对她好点,否则......”

后面的威胁没有说,但是在场的人心里都明白,沈素娟可算是容家一手娇养大的,容云初会这么说,也不过分。

“我楚丘天此生只此一妻,如有违背,人神共弃!”楚丘天肃然道。

等沈素娟上了花轿,离开之后,现场还有些世家姑娘回不过神来。

有一个跟纪如萱关系挺好的女子忍不住低声道:“我看那摄政王和沈素娟之间有猫腻,不然他怎么会在这种日子为她出头。”

“人家是一家人,能有什么猫腻。”后面一个姑娘忍不住讽刺道:“你以为谁家姐妹都跟你家姐妹一样,喜欢姐妹共侍一夫?”

“也是啊,我看也就只有你们家有这样的传统,说实在话,相公纳妾什么的,我也不会反对,但是如果纳的是自己的姐妹,还真是够恶心了。”其余的女子纷纷开口道。

这些都是京城权贵之家的嫡女庶女,自然从小就看多了各种各样的事情,对于姐妹共侍一夫什么的,很多人都看不过眼,刚刚好先开口的女子她的母亲就是人尽皆知的典范。

当年趁着自己姐姐怀了身孕,便爬上了姐夫的床榻,从而促成了一桩姐妹共侍一夫的美谈,可是这些事情在别人眼中,那就是个笑话了。

沈素娟出嫁了,容家摆好了酒席,喜欢在容家吃喝的就在容家吃喝,有些想要去楚家闹洞房的也都纷纷跑了去。

青青招待女宾,小阳阳跟在容云初和容猎户身边,跑来跑去,整个人很是兴奋。

热热闹闹了一整天,等到夕阳下山之后,才送走了全部的宾客。

青青瘫坐在椅子里,揉着酸疼的脸颊:“好累啊,比咱们成亲的时候都累。”

容云初心疼得不行,站在青青身后,力道适中的给她按摩肩膀:“累了就好好休息,咱们家也没什么重大的事情了,找个时间,咱们一家三口去踏青如何?”

“免了吧,这周围咱们都走遍了,没什么好玩的地方了,还不如在家里呆着。”青青舒服的哼唧了两声:“力道大些。”

容云初轻笑:“我在咱们虎丘的庄子里种了十里桃林,你可想要去看看?如今桃花开的正艳,我想阳阳应该挺喜欢那里的。”

“那个温泉庄子?”青青惊喜的转过头:“桃树开花,最少都需要三年的成长时间,你这是三年前种下的?”

“准确来说,应该是咱们回京以后就有这个准备,只是想要找一处合适的地方有些困难,我也是找了很久,才决定在那里种植,喜欢吗?等蔡雅松的婚礼过后,咱们一家三口就去住几日如何?”

“喜欢,只要是你准备的,我都喜欢。”青青笑靥如花。

蔡雅松的婚礼是沈素娟回门之后的第三天,所以等他婚礼过后,容云初抽出时间时,已经离提议的时候过去了十天了。

青青准备好了踏青的一应物件,安安得知后,也出了宫,说是要一起去玩玩,青青很是爽快的答应了。

虎丘的庄子离京城差不多四十公里,等到了虎丘之后,青青从马车上下来时,面色有些苍白,一副精神不振的模样。

倒是小阳阳和安安,像是两只放出笼子的鸟儿,一出马车就尽情的撒野。

容云初心疼的不行,上前一把把青青抱在了怀中,诚恳的道歉:“我忘了,你不能长时间坐马车,早知道咱们就不来了。”

“我没事,你看看漫山遍野的桃花,心情也好了很多,这里风景秀丽,是个赏景的好地方。”青青拍了拍容云初的脸颊,示意他不用担心。

在京城里出门时常需要坐马车,其实这么多年之后,她晕车的可能性已经很低了。

夫妻两人走在布满桃树的阶梯上,青青看容云初不太高兴的模样,终于忍不住抓住他的手放在了自己的小腹上:“容大哥,笑一个,我们家很快就要添丁加口了,你不高兴吗?”

容云初一愣,没回过神来,青青附耳道:“等到了春年,咱们家就要添一个小宝贝了,容大哥你又要当父亲了,高不高兴?”

“你是说.......”容云初不敢置信的看着青青扁平的小腹。

“我怀孕了。”

正在此时不远处传来了小阳阳和安安的欢声笑语,青青看着有些傻呆呆的容云初,笑的很是开怀。

她想,一年后,他们还要来此踏青,到时候,他们一家四口站在桃树下,定是一副极美的画面。

------题外话------

推荐下锦瑟的新书:《猎户家的小悍妻》

穿越成被父丢弃的小可怜肿么破?顾南乔表示有仇报仇,有恩报恩!

原身因不愿嫁给继兄,被爱子心切的后娘暴打一顿,奄奄一息,怕惹上人命官司,亲爹用破草席一卷,把她丢弃到深山。

好在山里猎户把她捡了去。

救命之恩无以为报,顾南乔看着猎户哥哥彪悍的体格,再看看自己瘦弱的小身板,咬咬牙,挺挺胸,爬上了猎户哥哥的床榻。

墨玉珩随手捡了个小丫头回来,当女儿养,谁知养着养着,他发现,他拿小丫头当女儿,小丫头却时刻想着怎么睡了他。

【本文一对一、温馨日常种田宠文,这是一个女主想套路男主,最后反被套路的故事。】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

用户评论

©Copyright 2010-2021 土豪小说(www.yeziwx.com)
温馨提示:土豪小说所有的内容(文章、图片、评论)等所有内容,全部由网友上传发布并更新,属于网友个人行为,土豪小说只负责内容的审查,无法判定内容是否存在侵权等行为,如有内容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1-2个工作日之内进行处理,敬请谅解。 版权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