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切换语言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

张馨蓝走了。

笑着走的。

一点儿也不像她的风格。

林泽仍记得初次见她时的场景。被韩小宝调戏得梨花带雨。柔柔弱弱,着实惹人怜惜。

如今,当两人多年不见,当张馨蓝重新站在他面前时。这个柔弱的女警花变了。哪怕前一秒她依旧是林泽认识的张馨蓝。下一秒,她却毅然决然地离开。

她说,不许忘记!

独自坐在床头抽烟,良久后,林泽苦涩地自言自语:“不会的。”

……

接下来的一周,养病在床的林泽接待了生命中一个都不能缺少的女人。

韩小艺、薛白绫、夏书竹、董小婉、大红衣、方素素、神田井子、小公主、黑美人——她们是单个单个来看自己的。

而且每个都是坐下来聊聊天,聊完就离开了。甚至没说一句让他好好休息。

这让林泽觉得很奇怪。甚至是震惊!

这些女人怎么了?不说跟自己缠绵一会,至少也不能这么无情地离开吧?

难道她们就不怕再也见不到自己!

小林哥有种隐居深山报复她们的冲动!

终于,在养病半月后,他可以下床了。

下床的第一件事就是冲出病房,朝客厅走去。

他仅仅看了一眼客厅的画面,就呆住了。

以伊丽莎白和宁姑为首,她们的身边聚集着夏书竹、董小婉、方素素,小公主等人。宁姑讲述的武林高手之间的故事,女人们不会特别喜欢听。但只要牵扯到林天王和林泽,她们便兴致勃勃。而伊丽莎白所讲述的,却是宫闱内的步步惊心。对于这种故事,女人有着天生的兴趣。一个个叽叽喳喳,追问不停。

宁姑口才一般,之前又装了多年的哑巴,在语言技巧上实在不是伊丽莎白的对手。原本一场惊心动魄的故事,在她口中就这么平铺直叙,几句话就给讲完了。不止不会灌水,还不会吊胃口。反观伊丽莎白,她则是能将一件根本不是很出奇的事儿通过语言渲染描绘得一惊一乍,悬疑效果惊人。

林泽走过去,冲众人打招呼,这帮女人却是围着两位长辈听故事,对他爱答不理。这让林泽很受伤,也很自卑。

难道我就这么没有吸引力吗?

摇了摇头。林泽闯入岳群的房间。

甫一进门,便被里面的画面惊呆了!

搞基?

这是林泽脑海中蹦跶出来的唯一词汇。

岳群趴在床上,上半身光秃秃,下身穿一条纯白色睡裤。陈瘸子——坐在床边,揉搓着岳群的后背。

“哎哟——下一点,你把我弄疼了。”

“没错。就是这儿,用力。哦哦——真舒服。”

“喂——”

岳群甫一瞧见林泽夺门而入。忙不迭用枕头捂住自己的胸膛,面红耳赤道:“小师兄,你到底有没有礼貌。不知道要敲门吗?”

“你们——”林泽睁大眼睛,三观尽毁。

“怎么啦?小师兄,你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林泽忙不迭摆手,打断了岳群的解释。说道:“没事。我是一个很开明的人。我会替你们保守秘密的。只是——”林泽瞥一眼阳光明媚的窗外。“这青天白日的。稍微注意下,别扰民。”

说罢。他转身就走。

关门的那一刻,林泽忽地恶毒地说道:“小群群,办事儿的时候体谅下老陈。他是瘸子,有些过分需要平衡的体位,尽量少用。”

……

摇头晃脑上楼。介于岳群房间里发生的事儿。他很礼貌地敲响了林天王的房门。

咚咚。

没人回应。但里面有拍桌子的声音。

咚咚。林泽有些不耐烦地继续敲门。

“敲你大爷啊!”屋子里传来林天王暴跳如雷的骂声。

砰!

林泽怒极。一脚踹开了房门。

他妈的——自家儿子躺了那么久不去多看几次。反倒关在房间里骂娘。太不是东西了!

只是甫一打开门,林泽就煞笔了。

打麻将?

林天王、薛白绫、韩小艺、神田井子。

屋子里烟雾弥漫。不止是林天王抽烟,其余三个女王级的女人也人手叼着一支烟。顿时给林泽一种混乱的假象。

这才多久没见啊。怎么都变成女汉子了?

林泽搓着手走过去,问道:“打牌呢?”

“瞎啊?”

很显然,林天王输急了。满脸暴躁。怒视林泽道:“没事儿赶紧滚出去。别影响大爷回本。”

“——”林泽委屈地看了另外三个女人一眼,均皆无比专注地盯着自己的牌面。哪怕是薛白绫,也无比谨慎。生怕打错漏章。

林泽凑过去,低声问道:“这么较劲干嘛?看你们打的也不大啊。”

“你不懂。”薛白绫轻声道。“输的不是钱,是地位。”

地位?

难道这些女人靠打牌决定家庭地位?

林泽感觉满屋子都是纷飞的节操。气喘吁吁地离开了满屋子烟味的‘麻将房’。

叼着烟下楼。林泽无比哀伤地开了一瓶酒,黯然回房孤芳自赏。

酒喝大半,林泽猛地想到一个问题!

妈的。银女呢!?

刚才出门人太多,林泽一下子有点没回过神。

如今回到房间安静下来。他才发现居然没看到银女!

心念至此,林泽心头猛地抽搐。撞门而出!

“银女呢!?”林泽满面着急地冲众人问道。“谁见过她?”

林泽记得。银女曾对自己说过,这辈子再也不走了,要一直留在自己身边。

可如今,当自己醒来后,却一直没见到银女。

这让林泽心中生出不详的预感。

“她走了。”伊丽莎白轻声道。“知道你没事之后,她就走了。我挽留过她,但她不愿留下。”

“为什么?”林泽焦虑地问道。

“她说家里太吵了,不习惯。”伊丽莎白无奈地说道。

“知道她去哪儿吗?”

“不知道。”

“我去找她!!”

……

神志不清出门。

林泽连车都忘记开。正想拦一辆的士,却发现一辆奥迪A6停在了身边。

当车窗摇开时,林泽微微一愣。按捺心头焦虑,关心道:“你回来了?”

“嗯。”陈玲捋了捋额前的青丝,妩媚道。“要去哪儿?我送你。”

“我也不知道。”林泽摇头道。

“天涯海角都送。”陈玲推开了车门。

林泽上车,点了一支烟狠狠抽了起来。

“找人?”陈玲问道。

“嗯。”林泽重重点头。

“我知道你家里有许多人。”陈玲轻声说道。

“但她不在。”林泽牙关紧咬。

“你想想,她可能去哪儿?”陈玲没多言,只是善意提醒。

林泽茫然不知所措。狠狠揉了揉脸颊。说道:“她永远是一个人。除了我,她不信任任何人。也不喜欢任何人。她一直在行走,连睡觉都不会闭上眼睛。除了我的身边,她不愿在任何地方呆太久。”

陈玲轻声安慰道:“那她曾经跟你提过什么吗?”

“提什么?”林泽微微一愣,使劲儿回想。

可银女对自己说过什么?

她永远都在付出。从不索取,甚至——她从来不主动说她的事儿。只倾听自己的伤心事。

越想,林泽越发不能控制情绪。

她说太吵了。不习惯。

是否是因为——林泽不敢往下想。

陈玲一面开车,一面说道:“其实,她肯定给了你线索。只是你没注意。”

一路上,陈玲只是漫无目的地开车,给林泽足够的思考时间。

给了自己线索,只是自己没注意?

林泽开始努力回想与银女接触的点点滴滴。

可每一次接触,不是银女受伤而来。便是为自己而受伤。

她总是不多说话,只是想躺在自己身边安稳睡觉。

能有什么线索呢?

忽地!

林泽灵光一闪,捕捉到了一点信息!

银女从不在乎林泽身边有什么女人出现或者离开。或者说,她的世界里,从来没有那些人的存在。

可她曾经——询问过大红衣!

“她是你第一个喜欢的女人?”银女如是问。

林泽当时楞了半天,不明白银女为什么会忽然问这种问题。但他依旧诚实地点头。

“最美的画面在哪里?”银女又问。

“长白山。”

长白山!

他曾向银女提到过两人秘密训练的地方,长白山!

他说那里很美。纯洁无暇,满眼皆是雪白。

他说——如果有机会,希望再上去一次!

她去了长白山!?

她去了长白山!!

“送我去机场!”

陈玲重重点头,死踩油门。

抵达机场,林泽猛地推开车门,却又迅速坐了回来。转头,目光凝视着安静且不敢说话的陈玲。

“会打麻将吗?”林泽忽地问道。

“会。”陈玲捋了捋青丝,掩饰着内心的紧张。补充道。“从来没输过。”

“这是钥匙。”林泽从口袋掏出大门钥匙。“家里有牌局。”

陈玲茫然地盯着林泽。似乎听懂了林泽的言下之意。

她颤抖着接过钥匙。瞧见的却是林泽那充满微笑的脸庞。

“开车小心。我先走了。”

……

长白山大雪纷飞。满目美好。

当林泽一路山上时,脑海中却回荡着初次与银女见面至今的画面。

耳中塞着耳机,防止强烈的风声影响判断。

他相信,自己一定能在此处找到银女。否则,他绝不下山。

耳中的音乐不断播放,却始终无法平复他焦虑的心情。直至一首歌的出现。

“你说呢,明知你不在还是会问。

空气,却不能代替你出声。

习惯,像永不愈合的固执伤痕。

一思念就撕裂灵魂。

把相片,让你能保存多洗一本。

毛衣,也为你准备多一层。

但是,你孤单时刻安慰的体温。

怎么为你多留一份。

我不愿让你一个人,一个人在人海浮沉。

我不愿你独自走过,风雨的时分。

我不愿让你一个人,承受这世界的残忍。

我不愿眼泪陪你到永恒…”

林泽双眼发红。躯体一阵发颤。

不是冷的。是心疼。

她怎能没有自己的陪伴?

她又怎能——孤独终老?

林泽仰天怒吼。狂奔至悬崖边——一阵狂奔,林泽余光却猛地扫见远处的悬崖边坐着一个人!

这处险地绝对没有旅客会跑来游玩。

那么——是她么?

林泽轻轻走过去,生怕惊扰了悬崖边的人影。

那道人影坐在悬崖边,一双长腿在空中摇荡着。在那白雪的辉映下,宛若谪落人间的仙女,分外惊艳。

当林泽慢慢走近,视线渐渐清晰时,他瞧见了女孩肩头的一束银发。

是她!

除了银女,谁会是一头银发?

林泽心头无比激荡,脚下却越发谨慎。一面走,一面轻声问道:“是你么?”

声音无比微弱,仿佛要被风声吹散。生怕惊扰这个谪落人间的仙女。

“是我呀。”女孩嘻嘻笑道。

林泽心头大石陡然落下,颤声道:“你——怎么一个人来了这里?”

“因为我知道你会来找我呀。”女孩儿一跃而起,身轻如燕,翩然站在了林泽面前。小手儿放在背后,那完美无缺的脸上绽放出花儿般的笑容。“你爱我吗?”

“爱。”林泽重重点头。

“那你愿意娶我吗?”女孩儿眨巴着那双天真无暇的美眸。

“愿意!”

“我要做新娘啦!”

女孩儿兴奋地跳起来,一下子趴在了林泽身上。

也许是太过激动,又或是心神激荡,林泽双腿一软,与女孩儿双双倒进了积雪之中。溅起绚烂的雪花。

狂风吹拂,却掩盖不了萦绕山棱的银铃般笑声。经久不息。

此声只应天上有。

人间难寻。

【全书完】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

用户评论

©Copyright 2010-2021 叶子文学/土豪小说(www.yeziwx.com)
温馨提示:叶子文学/土豪小说所有的内容(文章、图片、评论)等所有内容,全部由网友上传发布并更新,属于网友个人行为,叶子文学/土豪小说只负责内容的审查,无法判定内容是否存在侵权等行为,如有内容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1-2个工作日之内进行处理,敬请谅解。 版权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