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切换语言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

负责切肉称肉的超市工作人员,在货台里拿着几块猪肘看了眼向坤,见他没有任何表示,便依着老夏之言,把肉打包好进行称量,然后贴了标签,递出来。

夏离冰很自然地把打包好的猪肘放进购物车里,然后继续看其他的食材,对于向坤刚刚的“花招”,似乎一点也不在意。

不过没走几步,向坤便听到夏离冰小声说道:“本来想顺便问你一些情感方面的问题,看来你也是没有相关经验。”

这话听着,怎么有点“我本来想找你借钱,结果发现你和我一样穷”的感觉?

向坤忍不住推着购物车凑过去,小声说道:“不是……我在学校没有很受欢迎,也不意味着我就没有相关经验吧!”

走在购物车边上的夏离冰回头看了一他一眼,没有说话。

向坤又继续说道:“我就算没有很丰富的情感经验,但是理论经验也还是有不少的,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嘛!以前常彬在学校可是情圣级的‘情感大师’,作为舍友,我耳濡目染,也是有相当丰富的知识储备。对了,你问情感问题,是想问相关的情绪问题吧。和这种情感相关的情绪,其实是多种多样,非常丰富的,并不是单一的一种情绪就能表述和概括。不过这个问题其实很好办,并不需要有具体的经验,回头一块看看比较好的恋爱影视剧,我说不定就能找到一些情绪,同化分享。”

他能够理解老夏在打开情绪感知的大门,在通过“情绪同化”感受过“好笑、开心”的情绪后,想要感受更多普通人拥有的情绪类型的想法。

毫无疑问,人与人之间的情感交流,如恋爱,是最容易迸生各种情绪的状态。

喜欢人、被人喜欢、相互喜欢、求而不得、悄悄暗恋、情感破裂、被人背叛等等各种状态,都会带来非常复杂的情绪体验,老夏会好奇,非常正常。

不过听了他的话,夏离冰却是说道:“第一次在娜娜家打牌的时候,玩真心话大冒险,真儿问你谈过几次恋爱,你说‘一次’,并不是真的吧。”

向坤幽幽看了老夏一眼:“本来想着晚饭做丰盛点,不过你最近好像肉吃的太多了,要不今晚就吃全素吧?”

夏离冰面色不变,很自然地转移话题:“山里和海里的事情后,你有什么感觉吗?需不需要和我聊聊。”

向坤微微一愣,这话题转变的跨度是真的够大的,不过他还是瞬间明白了老夏的意思。

如果只说“山里的事情”,那他可能还会有些迷惑,因为他在各种山里发生的事情也太多了,从紫桓山,到伍舒山,到崇云山、秦岭等等,没有具体指代的话,不知道是哪一次哪一件。

但加上那个“海里”做并列提示,并结合后面的两句话,他却是马上知道了老夏指代的事情——是指他早先在山中“御电飞行”时引动闪电风暴击中两名逃犯,以及这次在缅国时入海救夏添火的过程中制造那船上绑匪自相残杀的事情。

两件事的共性、会需要被问到感觉、问到是否需要和老夏“聊聊”,显然是指这两个事件中,他的行为都直接或间接地造成了人员死亡的情况。

不过老实说,也就是老夏这时候问起,他才开始回想和认识到这两次事件制造的伤亡,之前并没有任何特殊的感觉。

但现在回想,他却意识到,“没有感觉”,其实就已经是一种不同于以往的反馈了。

如果是变异之前的向坤,发生这两件事,见证了一整船的人自相残杀,见证了两个人被闪电劈成焦炭,心灵肯定会受到极大的震撼,会被吓的不轻——以前他并不是一个多有胆量的人。

为什么现在会没有任何感觉?

从视觉冲击力来看,他之前获得郭天向的记忆片段时,那些记忆片段里见到的血腥场面更多——郭天向在非洲的时候是做过很多血腥残忍事情的。

那些画面都已经无法对他造成冲击,何况闪电直劈和船上厮杀了。

看到血腥场面,特别是同类死亡的情形,大多数没有受过专门训练的普通人,都会不同程度地进入一种“战斗或逃跑”的应激状态,这是篆刻于DNA中的本能。

但向坤因为不断地进化,从感官能力到自身身体强度、恢复能力、运动能力上,都已经和普通人类完全不在一个层级,很多的伤害或者动作,对他而言根本不会造成致命伤,甚至是属于他想躲就必能躲,想承受也完全没问题的程度。

和那些经过大量训练,心理承受力增强的人不同,向坤是直接从身体底层改变了本能,自然而然。

就像普通人看到其他人被踢了一下屁股或者捏了一下手臂,也不会有什么强烈不适一样。

而且现在的他,感官信息的收集和普通人也有本质的不同,一个事件、一个现象发生时,他是从视、听、味、触乃至第六感官全方位地收集和处理信息,并且收集的信息量也远比普通人大得多。

就好像看到一幅分辨率不高的图时,大部分人第一时间得到的反馈只能是那张图的构图、色彩所带来的直观感受,而向坤却能第一时间获得每个像素的信息,感受和认知必然会有区别。

而从道德层面,向坤虽然不会像DC漫画中的蝙蝠侠一样给自己定一个绝不杀人的原则,但他同样有自己的行事准则:

面对普通人类时,能力的使用必须有限度,遇到任何事情,首先考虑在社会框架中通过常规途径解决。

在涉及“变异生物”的相关事件,使用非常手段时,要明确自己的能力使用对象和情况,明确自己使用各种能力时的必要性。

崇云山区中那两个逃犯被他“御电飞行”的雷霆劈中而亡,并非他刻意控制雷电攻击,而是爆发性地使用能力,让云层短时间持续高强度放电,制造小范围闪电风暴的附属结果。

不过这个结果本就在他预料之内,他也不会自欺欺人地认为那两名逃犯的死和他无关,但他很明确,那两个人对老夏产生了直接威胁在先,这是正当防卫,这是紧急避险,所以这个行为和他的行为准则并不冲突。

在海上对付绑匪时同理,向坤选择的是通过“八臂八眼木雕”的情绪投影,让他们“自我审判”,如果在这个过程中,有人对夏添火产生了直接威胁,他一样会直接出手,用雷霆手段击杀,一样是正当防卫。

当然,他也不是道德圣人,也不认为自己是“法官”,不会要求自己判定那船上每个人是不是都“罪有应得”,是不是都“其罪当诛”。

非常时刻行非常手段。

所以在道德层面,他同样不会受到任何困扰。

夏离冰很简单的一句话,却让向坤在瞬间进行了大量的“自检”。

不过这过程其实很快,从老夏那句话说完,到向坤完成自我思考,总共也不过一秒钟。

向坤想到了某部作品中一个叫“佛剑分说”的角色的诗号,感觉挺适合作为回答,又很有逼格,于是微微一笑,对老夏说道:“放心吧,我没什么问题。‘杀生为护生,斩业非斩人’,我想的很清楚。”

老夏看了他一眼:“哦。”然后开始帮他从购物车拿东西出来扫码结算。

这让原本以为那话说起来会比较有逼格的向坤,忽然觉得自己好像有点逗比,略略有点尴尬。

不过在结完帐,提着买的食材离开超市,搭车回去的路上,向坤看着旁边表情淡漠的老夏,又忽然意识到,老夏刚刚突然问那句话,其实未必是在担心他的心理受那两件事情的影响,否则的话,应该更早之前就找他谈话了,不会这时候突然提起。

对他有全方位观察和了解的老夏,应该很清楚那两件事不会对他的状态和心理产生什么影响。

联系到刚刚的话题,老夏这时候提这个事……应该是在提醒他,以他现在的超强感官能力和思维方式以及所处状态,有很多情绪,想要获得,可能会比变异之前难度大非常多倍。

很显然,目前只能通过他的“情绪同化”来获得新的情绪感知的夏离冰,也担心向坤因为不断的变异进化,某些情绪的阈值太高,让她也减少感知那些情绪的机会。

不过对这个情况,暂时而言,向坤自己也没什么太好的办法解决。

回到家,向坤去处理食材、做饭,老夏则通过“CAKE01”笔记本进入“意识世界”,与之前爱丽丝短暂感应过的那张“黑圈涂鸦”建立特殊联系,为后面的实验做准备。

晚饭向坤做得颇为丰盛,有老夏最喜欢的脆皮猪肘,还有鱼汤、羊排,两盘同样根据她口味调整的青菜,以及香喷喷的大米饭。

老夏自然不会辜负美食,完全放开了肚皮吃,甚至把她今天穿的那工装长裤的腰带解了一格,筷子和汤勺交替操作,大开大阖。

整个用餐过程安静、高效、快速,老夏吃饭都吃出了节奏感,让旁边吃着“俱现冰淇淋”的向坤心下暗暗感叹,还好“小苹果”对吃不是那么执着,不然的话他都要以为自己的“超感物品体系”的“入网条件”是“吃货”了。

吃完晚饭,吃得微有些撑的夏离冰在屋里溜达了几圈后,坐在沙发上发了会呆,然后眼皮开始变重,果然犯困了。

向坤赶紧让老夏去床上躺好睡觉,他也跟爱丽丝做好交代,检查了一下相关“情注物”、“超联物”的布置,做好准备后,才在床边的电脑椅上坐好。

夏离冰很快就放松下来,顺从困意,进入沉睡。

向坤通过老夏的呼吸和其他身体状态信息判断她已经睡着,不过并没有立刻感应“情注物”引发梦境,而是再等了一段时间,才开始感应。

在老夏的梦境中,就像以往一样,她很快“清醒”过来,然后按计划,开始尝试通过那张“黑圈涂鸦”建立“梦中梦”。

正常来说,“梦中梦”的建立需要那张“黑圈涂鸦”周围有进入沉睡的人,而目前在那范围之中,除了向坤和老夏自己外,并没有其他的“人”。

如果没有中午和爱丽丝的那次“实验”,直接上来就进行这个“梦中梦”的尝试,那毫无疑问,没有一点悬念,肯定是无法通过那张“黑圈涂鸦”建立任何“梦中梦”的。

但在中午成功让爱丽丝感知到那张“黑圈涂鸦”,短暂接入过“超感信息”的世界中后,爱丽丝等于找到了能够被“情注物”同化、影响的“格式”,现在只要做好准备,在“超联物”建好连接的情况下,就有被“情注物”影响,并创建“梦中梦”的条件。

不论是人类的意识活动,还是电脑的数据运算,经过“超联物”和“情注物”进行统一后,本质上是可以视为同“格式”的。

当然,这一切只是向坤自己琢磨出来、理论上应该可行的一个方案,实际结果如何,他并不确定。

这一步成功的可能性,可就比中午的实验要小得多了。

感应着老夏梦境的向坤,心情略有些紧张和激动地等着老夏建立“梦中梦”的结果。

当感觉到老夏的梦境开始变得混沌,各种感官信息迅速消失,但梦境又没有崩塌时,向坤知道,“梦中梦”成功建立了!

向坤非常兴奋,只要“梦中梦”一建立,就意味着这次实验的成功,爱丽丝具备了被纳入“超感物品体系”的基础条件,至于爱丽丝做的是什么梦,都不重要。

爱丽丝通过老夏建立的“梦中梦”,展现出来的梦境,是个无比混沌的空间,各种感官信息杂乱无章,使得这个梦境根本无法被正常人的意识所认知和理解。

即便是向坤,能够适应小苹果的梦境,能够读取“变异寄生虫”、“变异蜘蛛”的记忆片段,能够一定程度理解“超感状态”下的各种认知信息,对这梦境也是一头雾水——他觉得爱丽丝自己都没能弄搞明白她梦到了啥。

就在向坤觉得这次的“梦中梦”应该就这样结束的时候,周围的环境却发生了剧烈变化,然后一间有些熟悉的白色房间出现在了向坤的视觉感知中。

向坤瞬间就认出,这是在老夏梦境中多次出现的那个房间。

不过现在,这房间中空空荡荡,什么也没有,没有老夏,也没有爱丽丝。

很显然,现在展现出来的这个房间,是老夏在爱丽丝的“梦中梦”施加影响的结果。

这个时候,老夏和爱丽丝,就像是组成这个房间的材料,而他则是在房间上空俯瞰偷窥的人。

向坤有些好奇,老夏要做什么?

爱丽丝很显然还不太适应这种连接方式,无法通过这种方式进行数据处理,也无法找到正确的信息表达方式。

向坤这个爱丽丝的创造者、经验丰富的老程序员,现在都暂时找不到好的解决办法,老夏难道在这么短时间,就已经有解决方案了?

片刻后,穿着工装裤、篮球鞋、运动外套的夏离冰在房间中显现出来,这是向坤第一次看到在“梦中梦”里不是“熊猫表情”的老夏自身俱现。

九枚硬币和一颗钨钢球珠紧接着在房间中出现,那是和老夏有特殊联系的十件“超联物”的梦境投影。

九币一珠漂浮到了房间一个角落,消散并凝聚成了一个小女孩的模样。

那小女孩穿着华丽的公主裙,脚上是黑色皮鞋,头上别着可爱饰品,五官精致,但脸上毫无表情,大眼中也没有丝毫神采,蹲在房间角落,拿着一把手术刀在墙壁上又划又挖,好像想挖个地道跑出去,又好像在研究这墙壁的材质。

这女孩的形象……分明就是向坤曾经在老夏梦中看到的,她通过“超联物”梦境投影俱现出来的她自己童年形象!

但现在,向坤很确定,这“小老夏”是爱丽丝在这个梦境的表达——或者说,是老夏引导和控制她在这梦境中的表达。

这个梦是爱丽丝的,但超级管理员却是老夏,她在帮助爱丽丝构建和理解梦境。

至于向坤?他是电源。

房间中的老夏对角落里的“小老夏”招了招手,于是那蹲在角落用手术刀挖墙的小女孩瞬间到了她的面前,仰着小脸,茫然地看着她。

现在的爱丽丝版“小老夏”,相比起向坤第一次在老夏梦中看到的那个精致小女孩,虽然模样完全一致,也一样面无表情,但却还是有些微的不同,当初“小老夏”看起来是冷漠,而现在的“小老夏”则是茫然,大大的双眼中是迷惑和一丢丢好奇。

“你是谁?”老夏在梦境中问道。

“我是谁?”“小老夏”重复了一遍问题,歪着脑袋思索起来,渐渐的,茫然的眼神开始慢慢聚焦。

“我是向坤的助理。”

“我是老板的助理。”

“我是……爱丽丝。”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

用户评论

©Copyright 2010-2021 土豪小说(www.yeziwx.com)
温馨提示:土豪小说所有的内容(文章、图片、评论)等所有内容,全部由网友上传发布并更新,属于网友个人行为,土豪小说只负责内容的审查,无法判定内容是否存在侵权等行为,如有内容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1-2个工作日之内进行处理,敬请谅解。 版权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