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切换语言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

第一章

热。

烈火焚身似的热。

陆季迟难耐地扯了扯领口,想要将那勒脖子的领带扯开。

然而没有领带,也没有扣子,手里的布料滑不溜秋的,触感像是绸缎。

……可他明明刚参加完混蛋老爸的葬礼,还没来得及换下身上的西装?

陆季迟脑中有一瞬清明,但很快又迷糊了。身上烧起来了似的难受,尤其某个不可言说的地方,更是蠢蠢欲动,似要炸开。

“参见殿下,”忽然一阵幽香迎面扑来,一个含羞带怯的声音响起,“呀!殿下的脸怎么这么红,可是哪里不舒服?”

殿下?

什么鬼?

陆季迟愣了愣,努力睁开沉重的眼睛,然而眼前只有一片模糊的夜色,偶有几点灯火晃过,似乎也离得很远。

这是哪儿?他不是在开车回家的路上吗?

“殿下?”陌生的女声越来越近,“殿下可是累了?”

不累。

就是快热死了。

正想说能不能帮我买瓶水来,那声音的主人忽然靠过来扶住他,在他耳边吐气如兰道:“殿下若是累了,我扶您去歇息吧?”

歇息?

陆季迟本能地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刚要拒绝,忽然一道疾风袭来,扶着他的女人惊叫一声,软软倒了下去。

“姑娘,好了。”压得极低的声音,听起来似远似近。陆季迟努力睁大眼,却依然什么都没有看清,他拧眉,凭感觉往前踉跄了两步,想说什么,脚下忽然踢到什么东西,整个人不受控制地往前栽去。

“姑娘!”

低低的惊呼声响起,陆季迟却听不清了。他好像撞到了什么东西,冰冰凉凉,香香软软,好舒服……

他忍不住抱紧那“东西”,下巴往“它”身上蹭去。

那“东西”似乎挣扎着推了他两把,但陆季迟这会儿已经彻底迷糊,只剩下本能了。

“流氓!放开我家姑娘!”

头发被人用力地拽了一下,陆季迟吃痛之余稍稍清醒,刚要抬头,便听一个软糯好听的女声淡定地说:“晋王殿下喝多之后不慎落水了,赶紧喊人将他捞上来。”

喝多之后不慎落水?

陆季迟迷糊的脑子里闪过一丝不好的预感,下一刻,怀里的人用力一挣,将他推了出去。他下意识往后退了两步,却不想脚下一空……

噗通。

一声大响之后,冰冷的水花淹没了他。

“哎呀!这里有人落水啦!来人!快来人呐!”

陆季迟:“……”

他想骂人,意识却开始消散,没一会儿,黑暗席卷而来。

***

陆季迟是被舔醒的。

湿漉漉的大舌头,上头长满了倒刺,一下一下,舔得他脸皮都快要掉下来了。

“……蛋……蛋哥饶命。”意识终于从冗长的黑暗里挣脱出来,他费力地抬起沉重的眼皮,恍惚间,对上了一双琥珀色的大眼。

琥珀色?不对,他家二蛋的眼睛明明是绿色的……

陆季迟茫然了片刻,定睛看去。

黄毛黑斑,体格矫健,一双明亮的琥珀色大眼下,满口森森利齿……握草!这哪儿是他家胖成球的猫主子二蛋,丫分明是只成年大花豹啊!

陆季迟瞬间清醒的同时差点吓尿,偏那大花豹见他醒了,竟似乎很高兴,一个劲儿舔他不说,还“喵喵”直叫地挺着大脑袋往他怀里钻。

从前只在动物园里远远围观过这些大家伙的陆季迟:“……”

豹子的叫声居然和猫主子一样萌……不对,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大家伙哪儿来的啊?!

“殿下醒了?”

忽然有陌生的声音从门口传来,陆季迟下意识抬头看去。

三十来岁的男人,高大如熊,肌肉结实,刚毅的脸上盘踞着一条食指粗长的刀疤,狰狞中带着一股“老子很不好惹”的匪气。他穿着一身玄青色云纹圆领袍,墨发束冠,腰佩长剑,竟是一副古人的打扮!

再一看自己身上盖着的绣花锦被,还有这屋里古香古色的摆设……

陆季迟静静地懵逼了一会儿,扭头闭上眼睛。

他一定是在做梦。

“……殿下?”

“喵?”

“殿下怎么了?”

“喵喵?”

然而那一人一豹的声音并没有消失,反而越发清晰了,陆季迟:“……”

用力掐了自己两下后,他睁开眼,对那面目凶狠的男人招招手:“你过来。”

男人有些不解,但还是照做。

陆季迟一把抓住了他粗糙的大手。

男人:“……?!”

好真实的触感……陆季迟木然地扯了一下唇,想说什么,脑中有什么陌生的东西争先恐后地涌了进来。

“……殿下?”想起自家主子平日里视女色为粪土的样子,魏一刀眼角微抽,忍着心底的恶寒开始思索,如果殿下真像外人猜测的那样是个断袖,自己要不要从了他。

陆季迟不知道这哥们凶狠的外表下有颗蠢萌的心,沉默片刻,僵硬地松开了他的手:“那什么……我再睡会,你先出去吧。”

魏一刀如释重负,飞快地缩回手:“殿下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看起来不大对劲啊!

“没,我就是有点困,你去吧。”

见他坚持,魏一刀虽然心中不解,却还是带着大花豹退下了。

陆季迟在床上僵坐了一会儿,瞥见不远处案桌上放着的雕花铜镜,慢慢下了床走过去。

倒映在铜镜里的少年,十七八岁的样子,鼻挺眉浓,五官俊朗,长得非常好看,只是神色倨傲,眼神阴沉,有种“全世界都欠我五百万,我早晚要讨回来”的中二感……

陆季迟嘴角微抽,用力揉了揉脸,才把这叫人蛋疼的表情揉散。

再一看,好多了。只是……

他这是赶上传说中的穿越大潮了?

盯着镜子里那张与自己只有五分相似的脸,陆季迟陷入了沉思。

他记得出事的时候,自己刚参加完混蛋老爸的葬礼,那时天色阴沉,风雨大作,他开着车爬在回家的路上,心情不怎么好,这时一熊孩子突然冲出马路,他急急踩下刹车,被人追尾了。可当时大家车速都不快,按说不会有什么大事才对,怎么一眨眼,他就变成这什么大周朝的晋王殿下了?

扶着椅子慢慢坐下,陆季迟郁闷地翻看起脑子里那份不属于他的记忆。

陆季迟,十八岁,当今天子昭宁帝的异母兄弟,得封晋王,因生母曾对昭宁帝有恩而颇受圣宠,然而……

“不过就是晚生了几年,论出身论能力,他哪点儿比得上我?凭什么这皇位就没有我的份儿了?!你们且看着吧,这偌大的江山,迟早有一天会落入本王的手中!放心,只要你们跟着本王好好干,事成之后,本王定叫你们一个一个的全都加官进爵,封侯拜相!”

脑中浮现自己这张脸的主人拍着胸脯迎风叫嚣的模样,陆季迟:“……”

有病得治啊年轻人!

还没消化完,外头突然传来匆匆的脚步声。

“殿下!您睡着了吗?”

是方才那大兄弟的声音,听起来很兴奋,陆季迟犹豫了一下,回到床上躺好:“进来吧。”

古人迷信,在找到回去的办法之前不能露出破绽,不然怕是药丸。又想到相依为命的亲妈方珍珠女士还在等着自己回去,陆季迟心里发堵,狠狠叹了口气。

“殿下!好消息!咱们的计划马上就要成啦!”门被推开,魏一刀满脸喜色地冲了进来。

陆季迟回神,莫名有种不妙的感觉:“什么计划?”

魏一刀一愣:“就是刘美人那计划啊!殿下忘了?”

刘美人……陆季迟翻了翻原主的记忆,整个人都不好了。

刘美人是原主费了大心思安插进后宫的探子,原主让她找机会接近昭宁帝,给他下点会让人精神错乱的药,好让他失去对朝堂的掌控,自己乘虚而上。刘美人之前一直不得宠,所以这计划一直没能顺利展开,前些天她终于得了昭宁帝的宠幸,这才传出了好消息。

“孙先生让我来告诉殿下,他已经派人去助刘美人一臂之力了,殿下放心,这回咱们肯定能成功!”魏一刀压低声音,面露阴狠之色,“过了今天,宫里那位就会一步一步成为咱们的傀儡,殿下的大业……”

陆季迟木然打断他:“具体什么时候动手?”

“刘美人前些天刚承宠,陛下对她正新鲜,最近都是去她宫里用午膳的,所以我估摸着她应该会在一会儿吃饭的时候……”

魏一刀露出能吓哭小孩儿的狞笑,正要继续展望一下美好的未来,就见陆季迟连滚带爬地蹦了起来:“备车!马上备车!”

这个时候备车做什么?该吃午饭了呀!魏一刀有些发懵,但他向来对陆季迟唯命是从,虽然心中疑惑,却也没有多问,只飞快地叫人备了马车,在陆季迟的吩咐下往皇宫去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

用户评论

©Copyright 2010-2022 土豪小说(www.yeziwx.com)
温馨提示:土豪小说所有的内容(文章、图片、评论)等所有内容,全部由网友上传发布并更新,属于网友个人行为,土豪小说只负责内容的审查,无法判定内容是否存在侵权等行为,如有内容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1-2个工作日之内进行处理,敬请谅解。 版权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