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切换语言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

兜兜转转,命运弄人,我怎么也没想到,晚心嫁给了我的哥哥,当杜默生遇到劫难时,她来找我,求我伸出援手,我无情的拒绝了,看着她离去时绝望的背影,我的心像是被千刀万剐,第一次痛的那么彻底,我在黑暗中坐了一夜,无数次的质问自己,我不愿和杜家有关系,到底是因为我恨他们当年抛弃我?还是因为我怕将来无法面对我曾经深爱的女人?

承认你爱的女人做你的嫂子,那是一种常人无法理解的痛苦,更是一种心灰意冷的绝望,天亮时,我做出了一个决定,拯救杜默生,不为别的,就为了晚心,就当是我有生之年,最后一次为她付出。

也许亲情是任何一种感情都无法取代的,和杜默生运筹莫展的三年里,我渐渐接受了这位哥哥,三年时间,改变了很多,我把对晚心那份感情深深的埋藏进了心底,认祖归宗,脱离帮派,共同经营杜家产业,杜腾宇看似已经正常的人生,却也有别人无法理解的苦衷。

那就是,爱情在我心里,依然是存活的,尽管我多么希望,它可以死去。

为此,我深深的自责,晚心已经是我嫂子,而且她的孩子都已经四五岁,我怎么可以还对她旧情未了,在矛盾与痛苦中挣扎的我,面对外界一切关于感情问题的抗议,几乎全都是无视的态度。

我想,如果没有那一天,也许我永远会活在回忆中无法自拨。

那是一个寒冷的冬天,我开着车四处晃悠,看到一处卖烤白薯的地摊,我下了车,视线渐渐的模糊了,一步步往前走,走到地摊前,轻声说:“给我两个白薯。”

“对不起啊,今天已经卖光了,还剩最后一个,这个姑娘已经要了。”

她指了指我右侧一个清秀的女孩。

我黯然的点头:“没关系。”

失魂落魄的回到车旁,刚拉开车门准备坐进去,蓦然身后传来轻柔的声音:“这个给你吧。”

我疑惑的回头,原来是刚才那个买最后一个白薯的女孩,我感激的笑笑:“不用了,我其实并不是很想吃。”

“拿着吧,我看的出来,它对你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

女孩不由分说的把热乎乎的白薯放到我手中,我征了征,刚想说谢谢,一阵大雨毫无预兆的倾斜直下,她慌得拨腿就跑,身影很快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我开着车继续四处晃荡,在前方公交站旁,看到了刚才那个女孩站在公交牌下躲雨,于是我把车开过去,冲她招招手:“上来,我送你。”

她犹豫了一下,果断的上了我的车。

“你要去哪?”

“翔丰苑。”

“是回家吗?”

“恩……”

她似乎很害羞,安静的像一团空气,看不见触不到,视线撇到刚才她给我的白薯,我随手拿起递给她:“趁热吃了吧。”

“不用,我已经给你了。”

“给我也是浪费,我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把它扔了。”

她听我这么一说,一把接过去:“那我还是把它吃了吧,最起码,我的肚子会感激我。”

我笑了笑:“你很可爱。”

“可爱是可怜没人爱的缩减词,你似乎和我一样。”

她看似无意的一句话,却令我颇为震惊,我佯装随意的问:“你怎么知道我你一样?”

“想买白薯却不想吃,明显是因为怀旧嘛,能让一个男人为之怀旧的,除了爱情,还能有什么?”

我诧异的打量她,不过是一个二十四五岁的女孩,为什么可以有如此犀利的分析?

“小小年纪别胡乱猜测,不是那么回事。”

“呵呵,你也不比我大多少呀,以为装深沉,你就真的老练了?”

我再次诧异的睨向她:“看不出你外表挺文静,嘴巴倒是牙尖嘴利的。”

她挑挑眉:“你以为每个人都和你一样,随随便便就被别人看了个彻底吗?”

不知为何,这个女孩给我一种很熟悉的感觉,她就像是十年前的晚心,明明长得楚楚可怜,说出来的话却跟把刀似的,让你防不胜防……

“哦,你的意思,你已经把我看的很彻底了?”

“差不多。”

“说说看。”

她咬了一口白薯,细细咀嚼片刻,说:“你一定喜欢过一个女人,而且喜欢了很久,可是后来,这个女人却没有和你在一起,你三更半夜不睡觉出来晃悠,是因为那个女人并没有走远,她一直在你的视线里,可你却无法爱她,所以你心里感到烦闷。”

她发表完毕,晃了晃手中的白薯,实时补充一句:“那个女人,也喜欢吃这个对吗?”

我的眼中已经不是诧异两个字可以形容,简直就是震惊,我觉得这个女孩若不是认识我,就一定是神算子出身,不然怎么会猜的那么准。

“别用这种眼神看我,我不认识你,我就是凭直觉猜出来的,管你信不信。”

她继续吃白薯,我们不再说话,车子到达目的地后,她下了车,趴在车窗边跟我道别:“谢谢你送我回家,我没什么好报答你的,就送你一句金玉良言吧:对自己好一点,因为没人会把你当全世界,过去再美好,人终究要活在将来。”

我征征的听着她把话说完,陷入了沉思中,直到她离开后重新又返回来:“对了,我忘记自我介绍了,我叫程七七,是程七七哦,不是《武林外史》里的朱七七,记住啦,拜拜!”

我扑哧一笑,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这么有趣的人。

当天夜里,我脑中反复回想着程七七的那句金玉良言,奇迹般的,之后我再见到晚心,竟然心情异常的平静,脑子里想到的不再是我曾经爱过她,而是一句,过去再美好,人终究要活在将来这句话。

我很感激那个寒冷冬天里遇到的那个名叫程七七的女孩,有好几次想过去找她,却终究没付诸于行动,其实找她,也只是想跟她说一声谢谢,但转念一想,人生若只如初见,始终是最美好的境地。

若是有缘,总有一天,还会再遇见……

盛夏来临,杜天佑缠着我带他去钓鱼,到了海边,我望着波光粼粼的海面,轻声说:“佑佑,叔叔以前教你的诗还记得吗?背一遍来听听。”

“好的。”

他站起身:“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

没有爱情会在原地等待,没有爱情会一成不变,从此以后,我的心会如同此时的大海,平静安详,不再怀念过去,而是勇敢的,迎接未来……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

用户评论

©Copyright 2010-2021 叶子文学/土豪小说(www.yeziwx.com)
温馨提示:叶子文学/土豪小说所有的内容(文章、图片、评论)等所有内容,全部由网友上传发布并更新,属于网友个人行为,叶子文学/土豪小说只负责内容的审查,无法判定内容是否存在侵权等行为,如有内容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1-2个工作日之内进行处理,敬请谅解。 版权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