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切换语言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

事实证明,如卢潜这般文人,根本抵御不住桃李满天下,顺便将自己的思想传播的更广的诱惑,原本还准备拿捏一二的他在张忘祭出了这一大杀器之后,当即便沦陷了。

屁颠屁颠的喊上自己老妻收拾了一下自己本就不多的细软,心甘情愿的被张忘拐走了。

对于张忘而言,这一次能够把卢潜忽悠上自己的小船也算是不虚此行,若说史书记载无误的话,这位老兄虽然想法有些理想化,然而在处理政务,特别是安抚占领区百姓的情绪方面还是有着独到之处的。

而张忘也没有食言,卢潜去了乳泉山后,在山下已经修建的差不多的书院也在张忘的特殊关照下,以最快的速度办了起来,第一期学员便收了数百学子。

毕竟在这个年代,能够成为文化人的诱惑那可是比现代强上无数倍,哪怕是一个粗通文字的半吊子文人,凭借着在乡里写写书信、桃符、记个账什么的也比普通人要过的好。

更何况张忘的书院不但分文不取,而且还管一顿中午饭。

当然张忘暂时也不是来的人全部收下,这些人大多数还是在自己别院及几个作坊做工的那些军人遗孀的孩子。

另一个来源便是已经认元令仪为主的那些前卫抵抗军的适龄儿童。

若是放开收的话,整个邺城恐怕没有不想送自己的孩子来这免费读书而且吃白食的,如此大的规模,就是以张忘的财力都有些吃不消。

当然这么多的人不可能让卢潜一个人教导,就是把他累死他也教不过来,不过卢潜对担任山长这一件事还是极为上心的,喊了几个自己结实的几个赋闲的老友过来一同任教,再加上张忘招募的几个普通先生,张忘的书院总算是搭起来班底,正是开办起来了。

在书院的命名上,张忘原本计划直接以乳泉山书院为名,不过却遭到了卢潜这个山长的反驳,乳泉山一名实在是有些让人想歪,最后张忘也决定尊老一下,接受了卢潜“普渡书院”的命名。

普渡书院在张忘的坚持下设立圣院、算院、工院、武院四院,每人除了必要的文化课外,可以任意选择一院学习,圣院主要教授儒家经典,算院主要学习数术,工院以学习各类将作为主,武院则是教授武艺谋略。

这让想要让圣人学识普渡众生的卢潜有些微微的失望,然而对于张忘所说的,如此多的人,有些人天生愚钝难以通晓圣人的经文,还不让让他们学个一技之长,好多一个谋生的手段的说法也能理解个一二。

在卢潜看来,张忘将专门教授儒家经典的书院命名为圣院也是尊崇儒家的表现,殊不知在张忘眼中,儒家经典中的治国知法虽然有用,然而其余三院的地位也丝毫不若。

除了卢潜这个山长之外,圣院的院长由卢潜推荐的一名名叫王颖的老夫子担任,据卢潜所说这个王老夫子,在圣人经典的研究上颇有独到之处,然而出身品次不高,一直未能入朝为官。

工院的院长张忘将被自己忽悠着担任了所谓的第十九任巨子的方明拖出来顶上了,武院则是暂时由叱利骚担任院长,至于算院由于缺乏必要的教师人才,院长暂缺,开课时也只能自己先顶上了。

……

卢潜到了乳泉山半月之后,张忘这里确实来了一个稀客,帝师——卢景裕。

卢潜说起来还是卢景裕的族兄,然而两人之前却属于有所竞争的不同房属,卢潜悲剧后投奔卢景裕时,卢景裕简单的见了卢潜一面便随意差人将他安排到了那个破旧的小院中。

别人不知道,他作为高湛曾经额老师,可是知道高家这几个崽的脾气有多么的奇葩,卢潜是得罪了高湛被抄的家,迫于同族的身份自己虽然不能收容他,然而却也准备尽量和他撇清关系。

于是便有了卢潜所住的那个破烂院子,至于那几个去惹事的族中少年,再回去打听清楚了乳泉山为谁所有之后更是不敢将自己去招惹了张忘的事情上禀家族,若是让族主知道自己等人去招惹了张忘这等圣眷正隆的人物,恐怕一人一顿家法是跑不了的了。

所以就导致了,一直到普渡书院开业,邺城中的几个老学究也被卢潜邀请过去之后,卢景裕这才知道,卢潜已经从自己这里离开的事情。

一番查探之下,几个去卢潜那里惹事的后生自然是被卢景裕狠狠的教训了一顿,然后吩咐手下备上了一份厚礼便急急赶去了张忘那里。

卢景裕别看身上有个“帝师”的名号,听上去应该是皇帝的近臣,然而他确实知道自己这个徒弟可不是什么念旧情的主,哪天自己若是招惹到他的话,恐怕一个转身就会剁了自己。

而且张忘杀神的名号,如今在邺城官宦圈里已经慢慢的流传开来,据说这一阵子被杀的数十名名高官都是张忘负责罗织的罪名,实在是自己这等正人君子的死对头。

然而宁可得罪君子,不能得罪小人,得知自己家的后生招惹了张忘之后,卢景裕的血压当时就飚上去了。

若是传言是真,张忘这小子再记点仇,给自己罗织上点罪名,恐怕过几日推出邺城斩首的就是自己卢景裕了,更不用张忘的身边还有一个对自己没什么好感的卢潜了。

来到了乳泉山,虽然坐在客厅之中,手中捧着温热的醴浆,然而卢景裕的心在没见到张忘之前却是一直七上八下的难以安生。

等了约莫半个时辰,张忘终于姗姗来迟来到这里,只不过前来的不知张忘一人,在他的身边便是那个被自己安排去了小破院的族兄卢潜。

“老朽管教不严,近日方知自家小辈惊扰了张常侍,心中万分愧疚,特备薄礼前来,还望张常侍莫要介怀!”一见到张忘,卢景裕也顾不上自己的颜面,当先冲着张忘便行了一礼,直接赔罪。

张忘只是简单的嗯了一声,一旁的卢潜脸皮却是有些挂不住了,自己倒台之后,卢景裕可以说是范阳卢氏的代表了,然而一族的代表竟然如此低声下气,实在是有些有辱门风。

前两日自己刚刚遭难时见到的卢景裕可不是这般神态。

不过由自己这个族弟的态度,久居扬州的卢潜也是见识到了张忘在邺城的权力,这分明就是在讨好张忘。

“本官还不至于为了这点事情和几个后生计较,不过几个族中小辈竟然正大光明的辱骂族中长者如丧家之犬,卢尚书若是不远饶恕他们,作为老尚书的忘年之交,本官也免不得要为卢老尚书讨几分公道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

用户评论

©Copyright 2010-2021 土豪小说(www.yeziwx.com)
温馨提示:土豪小说所有的内容(文章、图片、评论)等所有内容,全部由网友上传发布并更新,属于网友个人行为,土豪小说只负责内容的审查,无法判定内容是否存在侵权等行为,如有内容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1-2个工作日之内进行处理,敬请谅解。 版权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