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切换语言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

张忘一睁眼,一阵剧痛立时从身体的各个角落袭来,仿佛自己被人狠狠地揍了一顿一般,浑身上下无处不疼。

记得昏迷之前,自己正在去相亲的路上,然而就在定好的酒店门口张忘正要抬步走进去,就听见一阵尖锐的汽车轮胎与地面摩擦的声音从自己的身后传来。

张忘下意识的扭头一看,只见一辆乳白色的宝马汽车在马路上飞速的向前冲着,至于这辆宝马具体的型号,出身孤儿院靠自己的打拼刚刚在这个城市有个落脚地的张忘自然是分辨不出。

此时这辆明显因为车速过快已经失控的宝马已经距离张忘只有十余米的距离,在这一距离上张忘甚至能够看得清车内驾驶座上那个一张网红脸的司机脸上的惊恐。

在宝马车的正前方,一个看上去只有四五岁的小女孩却依然在马路的边缘玩耍,丝毫没有注意到危险正在以飞速向着自己冲来。

环顾四周,张忘是距离那个孩子最近的一个人!

没有丝毫犹豫的,张忘将自己手中的一束红玫瑰随手一扔,这是与自己的相亲对象约定好的相识信物。

张忘飞速的冲着那个依然不知道危险临头的孩童奔去,在最后的时刻一个飞身跃起将小女儿推向了一侧。

“彭”的一声犹如耳边炸雷一般的声响灌入了张忘的耳中,山崩一般的剧痛紧随而来,恍惚中张忘似乎看到了地面上一张张惊恐的脸庞和哪一个同样拿着一束红玫瑰的姑娘。

那是自己大学时的女神,毕业于名校历史专业的张忘虽然成绩一向优异,然而因为自己的出身在感情上一向十分谨慎。

所有的课余时间他都需要去打工为自己赚取学费,没有时间也没有资本去许下太重的诺言。

对于自己的感情也只能是深深地埋藏在自己的心里。

这一刻看到那个分明是向着自己扑过来的女孩,张忘心中突然间有一瞬间的遗憾。

紧接着,张忘突然感觉到眼皮沉的厉害,就像是挂上了几个分量比较足的砝码一样,眼前的世界很快陷入了一片的黑暗之中。

……

再次睁眼,眼前依然是浓郁犹如墨汁一般的黑暗,然而疼痛却是从自己的全身传来,昏迷之前明明记得自己被汽车撞到的是脊背,怎么会全身都疼。

就在这时一阵轻柔的喘息声传到了张忘的耳朵里,就像是那种疲惫了到了极点之后发出的声响。

张忘略一感受声响竟然是从自己的前方传来。

一阵清风吹散了遮挡明月的云朵,素白的月光仿若一层层淡漠的白纱洒落在了空旷的街道。

原来此时正是黑夜,先前的黑暗不过是因为密云遮住了月光,此刻云散月明张忘方得以看清眼前的世界。

然而入眼所见,却让张忘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月光下空旷的街道两侧一栋栋的住宅就像是身处古装剧中的一般尽皆古朴端庄。

哪怕是当世最为顶尖的画师恐怕也难以调色这一幕,而自己此刻竟然正被一个人背在身上。

通过她长长的秀发和柔柔的喘息声可以确定背着自己的应该是一个十分单薄的小姑娘。

潜意识的张忘便想要挣扎起来,虽然自己浑身皆痛,也没搞明现在是怎么回事,然而张忘却知道一点自己是一个男人,不能让一个小姑娘这么背着自己。

然而刚一动弹,就感到脑海中犹如针扎一般的剧痛,仿佛有人想要将张忘的脑袋由内而外撑爆一般。

轻哼一声,张忘便继续陷入了昏迷中。

昏迷中,张忘仿佛做了一个长长的梦,梦中他似乎成了另一个叫做张忘的古人,犹如放电影一般看完了这个自己同名同姓的古人“禽兽不如”的一生,一直到在妓院中嫖霸王鸡被妓院所豢养的龟公生生打死。

就在电影的尾声,一声高昂的雄鸡嘶鸣戳破了张忘的美梦,费力的睁开了眼睛四处略一观察,张忘发现自己现在正处在一个十分破旧的木屋之内,屋子里除了自己所躺着的这张床铺便什么都没有了。

看到这里张忘下意识的举起手来看了一下自己的手掌,一只苍白的没有多少血色的手掌便呈现在了张忘的眼前。

前世的自己虽然也是一名大学的高材生,然而不论是刷盘子还是做家教什么工都打的他,一双手掌虽然算不上粗糙但也绝对不会是这样的细皮嫩肉。

在一结合眼前与梦中别无二致的屋子,张忘知道自己恐怕是穿越回古代了。

不过唯一让张忘难以放怀的是,自己前世终究是因为做好事救人而死,你穿越就穿越吧,作为补偿让自己能够附身于一个显贵之家,不说钟鸣鼎食但是来个良田千倾的也就凑合了。

然而这个与自己同名同姓的古人实在是太禽兽不如了。

家中本来也算殷实,然而这个张忘却是一个典型的禽兽败家子,不但不孝父母而且自小便坏的流脓。

今天偷烤了东家的鸡,明天破了西家的窗棂,稍微大一点便开始偷拿自己家的东西典当了钱来玩乐,十四岁的时候便已经是邺城妓院的常客了。

他的父母在前年已经去世,恐怕与他不学无术日日惹二老生气不无关系。

父母去世之后这个张忘更是没有富二代的命得了富二代的病,吃喝嫖赌那是样样俱全,为了能够换来钱财不但将分得的田地全部变卖,而且家中能够卖去换钱都已经卖的差不多了。

若不是张忘还得靠那个背自己回来的那个小丫鬟出去做工养活,恐怕自己这个小丫鬟也早让张忘典卖了。

此时的家中除了这一个空旷旷的宅子,可以说是完完全全家徒四壁啥都没有,因为所有值钱的东西都已经让自己这个前身卖干净了。

而且根据这个前身对于时代不多的记忆,张忘知道此地乃是大齐的都城邺城,天保皇帝于去年殡天,如今坐江山的乃是天保皇帝儿子乾明帝!

若是普通人可能还明白不过来自己如今处于一个什么境地,然而毕业于名牌大学历史专业的张忘却是清楚地知道这两个年号代表的是什么!

自己回到了北齐!

不是唐宋元明的大一统朝代,而是战乱纷纷的南北朝时期。

当今可能许多人因为《陆贞传奇》这一部电视剧的原因对北齐这个时代充满了好感,然而熟知历史的张忘却是有些欲哭无泪。

电视里说的都是骗人的……这完完全全就是一个禽兽王朝啊,整个王朝短短二十多年的历史中充斥的全部都是残暴、荒淫、变态。

而王朝的帝王如高洋、高湛、高纬可以说是一个比一个不正常,高氏家族也被后世称之为“疯子家族”亦或者“人渣家族”。

就比如张忘记忆里刚刚挂掉的文宣帝高洋来说,年轻时还算是励精图治,然而随着年龄的增长,家族骨子里的疯子基因便开始发挥作用了。

嗜杀成性的高洋动不动就杀人,逼得杨愔甚至得随时准备着一批囚犯作为“供御囚”,方便高洋想杀人时方便随时提供。

而且高洋还是裸体主义者的先驱,经常在大冬天脱的光光的在邺城里狂奔,“性致”起来随意冲进一个勋贵家里便肆意奸淫其家妇人。有时候甚至把朝官的女眷召集到宫中,让自己的侍卫们大肆宣淫,如此种种不甚枚举。

后面的皇帝,除了早早就被铲除的高殷和执政短暂的高演外,比之高洋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根据张忘的记忆,想要在这么一个奇葩王朝活的好好的难度实在不亚于前世游戏中的地狱模式。

这个时代,好人没一个长命的啊!

就在张忘陷入沉思之际,只听“吱丫”一声自己屋子里那扇年久失修的木门被缓缓的推了开来。

一个身上穿着洗得发白的麻布衣裙的小姑娘小心翼翼的探进了头来。

女孩看上去不过十四五岁的年纪,脸上虽然削瘦然而可以看得出若是长开绝对是一个美人坯子,一头长长的头发在脑后用一根红色的布条简单的束起。

不过女孩一双大大的眼睛此刻看向张忘的眼神除了喜悦之外却带着一丝惧怕。

看到张忘已经醒来坐在了床沿上,小女孩犹如受惊的小鸟一般低声说道:“少爷您醒了,小鹃这就给您准备吃的。”

说完便消失在了张忘的视线中。

刚刚醒来许多记忆还没有完全消化,张忘细细一回想便明白了小女孩如此神态的原因。

自己的这个丫鬟小鹃是父母之前收养的孤儿,在这战乱的时代这样的无家可归的孩子实在是太多了。

小丫鬟被收养是已经四五岁的年纪了,所以还记得自己姓名——骆鹃。

张忘的父母去世之后,比张望还小上两岁的小丫鬟便肩负起了养活张忘的重任,在张忘把家里能卖的东西全部卖光之后,便是靠小丫鬟给大户人家浆洗衣服赚几个钱养活二人。

而小丫鬟惧怕张忘的原因更是简单,张忘这个禽兽不如的家伙不但心安理得的吃着软饭,而且对小丫鬟不是打就是骂,小丫鬟这是被打怕了!

不多时小丫鬟便端着一个破旧的瓷碗战战兢兢的来到了张忘的面前,张忘一看里面盛的是一碗熬的浓浓的小米粥。

闻到小米粥的香气,张忘也确实感觉到腹中有些饥饿,刚要伸手接过饭碗却感到身上再次传来一阵剧痛,应是扯到昨晚的伤处。

见到张忘的表情,小丫鬟立时用饭勺挖起米粥放到嘴边吹了一下送到了张忘的嘴角。

“少爷,我喂你。”

让这样一个柔弱的小姑娘喂饭张忘虽然有些过意不去,然而他也知道自己如今的情况自己吃饭确实有些困难。

大口大口的吃着香浓的小米粥,不一会一碗小米粥张忘便吃下了大半碗。

就在这时张忘偶然一抬头却看见正一口口喂着自己小丫鬟正巧往口中吞咽了一口口水。

看向米粥的渴望,明亮的眼中显露无疑。

“我饱了,剩下的你吃吧。”张忘冲着小丫鬟说道。

“多吃,才能早日养好身体。”小丫鬟看着张忘有些疑惑的说道:“我刚才在外面已经吃了。”

少爷今天真奇怪,竟然没有骂自己。

不过小丫鬟虽然说是自己已经吃了,然而腹中咕咕作响的声音却是瞒不过张忘的耳朵。

“我吃不下了,你吃!”张忘不由的加重了几分音调命令道。

然而小丫鬟却是看了一眼剩下的小半碗小米粥,而后强迫自己把目光移开说道:“剩下的可以给少爷留着中午吃,我吃麦饭就可以了。”

麦饭可不是如今我们所吃的白面,而是没有去掉麦皮的麦子直接蒸煮出来的饭食,在这个时代可以算作较为低等的饭食,而张忘所吃的小米饭虽然比不上南地的稻米,然而在这地处北方的邺城已经算是不错的饭食。

这一点从二者的价格上也能够看出差距来,一斗粟米足足可以换两斗麦子!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

用户评论

©Copyright 2010-2021 叶子文学/土豪小说(www.yeziwx.com)
温馨提示:叶子文学/土豪小说所有的内容(文章、图片、评论)等所有内容,全部由网友上传发布并更新,属于网友个人行为,叶子文学/土豪小说只负责内容的审查,无法判定内容是否存在侵权等行为,如有内容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1-2个工作日之内进行处理,敬请谅解。 版权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