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切换语言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

郝彬猫着腰,头盔下的脸涂满了油彩,丛林作战专用的吉利服1从头把他罩到脚,就连手中的88狙击步枪也穿上了跟大自然同一个色系的枪衣。你完全看不出他是黑是白是俊是丑是胖是瘦,只剩下一只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正紧张的搜寻着。

而他的另一只眼睛则一秒也不离地抵着狙击枪的瞄准镜,透过那里,他可以清晰的看见800米处一只蜜蜂轻轻地落在一朵野花上。

林子里除了偶尔清脆的鸟鸣异常的静谧,透着说不出的诡异。

没有发现敌情,郝彬伸出右手比了一个前进的手势,只听悉悉索索一阵轻微的响动,从他的身后突然窜出两个人来。

那两人的装扮跟郝彬无二,他们刚刚就潜伏在树丛中,吉利服把他们跟大自然完美的结合在一起,哪怕是你从他们身上跨过去,你也看不出来那是两个人。

两人赶上郝彬,有着细长丹凤眼的叫宫哲,眼眸异常深邃的家伙叫石岩。

虽然附近没有什么异常,但是三人仍不敢掉以轻心,尽管手中的狙击枪已经举了好几个小时,但是他们谁也不敢把它从眼睛上挪开。

敌人就在附近,说不定就在他们脚下,谁也不敢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他们是特种兵,时刻准备着为祖国为人民献身是他们的使命,而出色的完成每一次作战任务则是他们追求的唯一目标。

石岩显然是三人中的领头羊,不管怎么说一毛三2比一毛二总是多了那么一颗星星,尽管他们三人谁也不服谁。

石岩靠近二人,低声道:“蓝军已经被我们干掉了五个狙击手,我想他们现在肯定不敢轻举妄动,说不定已经埋好了点等着我们,咱们要小心。”

郝彬点点头,还没入夏,汇聚成小溪的汗水却顺着他的脸颊一路流淌下来,滴在花花绿绿的迷彩枪衣上:“岩子,这附近已经被我们扫过了,没发现那些狗东西,你说他们会不会猫进前面的峡谷了?”

“不会!”宫哲打断道:“峡谷宜攻不宜守,他们不会那么蠢,对方还剩下十人,我们只有三个,他们一定会选一个制高点潜伏,好把我们一举歼灭。”

石岩沉吟一下,道:“彬子说的对,与其在峡谷里设伏,还不如在上面把我们干掉,大家谨慎点,敌人那边也有高手,我们只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摸过去,把他们统统消灭。”

三人伸出拳头碰在一起:“干!”声音虽低,却透着勇猛的斗志和必胜的决心,三张看不出真面目的脸上写满了坚毅。

郝彬作为此次行动的观察手,率先摸了出去,三人呈等腰三角形缓缓前移。

他们走的每一步似乎都踩在钢丝上,谨小慎微的就连呼吸似乎都不敢太过粗重。

突然,走在前面的郝彬身体猛地一顿,停止了前进。

“怎么了?踩雷了?”宫哲眼不离枪快速上前低声问道。

郝彬哭丧着脸,没有回应。

宫哲一看他这表情,气得差点掀了头盔:“真让我说准了?操,这些龟孙子。”

石岩也来到郝彬身旁,见两人跟蔫了的茄子般没精打采的,不明所以:“怎么了?”

郝彬沉着脸:“踩雷了!”

石岩赶忙扔掉枪趴下,从裤腿里抽出匕首在郝彬脚下轻轻刨了刨,对郝彬和宫哲道:“是防步兵地雷,已经触发了,有点麻烦。”

郝彬头都大了:“你们快走,不用管我了。”

宫哲放下枪蹲在地上,裂开一口白牙:“岩子只说有点麻烦,又没说没办法,你慌个鸟?”

郝彬心里气自己大意,这会见宫哲不痛不痒的,牛脾气上来了:“你不去警戒跟这凑什么热闹,想咱们仨被一锅端吗?”

宫哲“切”了一声:“你说你又不是刚入伍的新兵蛋子,这点常识都不懂吗,他们既已布了雷,那这方圆两公里内绝对找不到他们的影子,你就歇菜吧!”

石岩干脆摘了头盔,对两人道:“你们两个少说一句不行吗?跳雷非常敏感,稍微一个不注意,咱仨就得报销。”

“那还等什么?你们快走吧!”

石岩抬头白了郝彬一眼:“闭嘴!”

然后埋头用匕首把地雷四周的土跟切肉一般切开,再慢慢的刨到一边,然后对宫哲道:“把你包里的绳子拿出来,我要利用力学原理搞定这颗雷。”

宫哲正准备起身,耳麦里突然传来飞熊特战队队长杨振宇的声音:“石岩,宫哲,郝彬,立刻到东南方三公里处的开阔地集合,收到命令立刻执行,完毕!”

郝彬脾气比较急,立刻抢声道:“队长,咱们正排雷呢,完毕!”

“叫你们集合,还排个屁的雷,赶快执行命令,直升飞机马上就到,完毕!”

“是!”三人齐声应答。

郝彬刚一动,“嘭”,脚下的地雷炸了,三人身上纷纷冒出了红色烟雾。

“靠,便宜蓝军那帮孙子了。”郝彬仍愤愤不平,一边快速脱下吉利服,一边抱怨。

正在往背包里塞吉利服的宫哲伸腿踢了他一脚:“我们都陪你死了你还想咋地?”

郝彬似乎把吉利服当成了他们队长的脸,使劲往包里塞:“队长火急火燎的想干嘛呢?害得我们丛林对抗训练败给了蓝军。”

石岩已经收拾好了,把背包忘肩上一甩:“动作快点,说不定有什么紧急任务。”

“是!”

半个小时后,西南军区飞熊特种大队的指挥部里,旅长贺铭轩大校正严肃的看着眼前三个出类拔萃的下属。

三人一律迷彩衣裤,背手而立,身形挺拔坚毅--这三人分别就是刚从训练场上光荣“牺牲”的石岩,宫哲,郝彬。

贺铭轩分别拍拍三人的肩膀,眼中的欣慰掩盖着丝丝不舍。

“你们三个大学一毕业就参军,一起进的特种大队,也都不过24岁,记得你们刚进来的时候,肩不能抗,手不能,个顶个的阳光男孩,被老兵戏称少爷兵太子兵。看看,不过两年,这肌肉,这身手,在魔鬼训练营没少吃苦吧!”

“为人民服务!”三人异口同声,牛气冲天!

贺铭轩点点头,苍老的脸上布满慈祥的笑容,赞叹道:“好,不愧是我广大人民的好儿郎!”

郝彬见旅长这么和蔼,完全没有平日的威严,就开始放肆了:“旅长,你叫我们来到底啥事啊,我们正排雷呢,你一个命令,我们仨集体阵亡了。”

贺铭轩看看三人,拍了一下手:“好,我就不废话了。石岩,宫哲,郝彬,你们三个是我飞熊特种大队这两年来最杰出的青年军官,是精英中的精英,不管是你们的军事素质还是单兵作战能力在整个军区都是拔尖的,国家培养你们是为了什么?是在人名群众和国家有需要的时候你们能挺身而出,为了捍卫国家和人民的利益去抛头颅洒热血,你们说,我说的对不对?”

“时刻准备着!”三人再次异口同声,铿锵的誓言响彻天际。镜头前移,原来是三个俊秀的好小伙!

石岩,小麦色肤质,深邃的黑瞳仿佛有着吸食人魂魄的魔力,脸型轮廓分明线条刚毅,一看就是铮铮铁汉。

宫哲,肤白,最引人注目的是他那双细长的丹凤眼和性感的薄唇。

郝彬,虽然看起来吊儿郎当,但他确实跟他的名字一样,是一个“好兵”。

贺铭轩的眼眶微微湿润,他轻咳一声:“刑警总队康总现在需要我们的援助,你们中间有两人将要接受这次任务。”说着,贺铭轩从办公桌上拿起一张照片。

那是一个男人,是一个非常英俊的男人。

贺铭轩把照片递给宫哲:“此人叫穆桑,是国际刑警追查的头号大毒枭。他是我国国籍,康总已经追查了多年,派出了大量的侦查员,不管是特警还是武警,最后都无功而返。宫哲,你此次的任务就是渗透进穆桑的贩毒集团当中,配合其余的侦查人员,争取一举消灭穆桑的贩毒组织,擒拿穆桑。”

“是,保证完成任务。”

贺铭轩又拿起另一张照片交给石岩,这还是一个男人,一个。。。。。呃,非常漂亮的男人。

这不是瞎说,石岩觉得,这个男人唯有“漂亮”一词能形容,绝对不是人身攻击,那眉眼,那嘴唇,简直无一不在诠释何为“漂亮”。

“此人代号苍狼,欧洲最庞大的雇佣兵头目。”

见石岩有点怀疑,贺铭轩微微一笑:“怎么?怀疑我们的情报不准确?那你就大错特错了,毫无疑问,这就是苍狼,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实姓名,这张照片康总可是废了老命才得到的。他也是我国国籍,所以,这样的危险人物,我们势必要自己消灭。你的任务就是渗透进他的公司,简单明了就是卧底,明白了吗?”

“保证完成任务!”

贺铭轩又道:“宫哲,你的代号是雪狐,石岩,你的代号是变色龙,他们的相关信息和此次任务需要注意的细节等我已经发到你们的邮箱了,晚上回去好好研究,有不懂的地方就打电话问康总。明天到达指定地点后有人跟你们接头,他们会告诉你们具体部署,你们切记,注意安全!”

“是!”

郝彬瞅瞅贺铭轩,又瞅瞅石岩宫哲,不满了:“旅长,这他们都有任务了,那我呢?我不能白死啊?”这家伙,还纠结“阵亡”的事呢!

贺铭轩笑笑:“咱们旅新选拔了一匹预备学员,你的任务就是去给我狠狠的操练他们,直到选出合格的特种大队队员为止。”

“啥?你让他们去打击罪犯就让我去当教员?我不干!”

贺铭轩一下子沉下脸:“郝彬!”

“到!”

“执行命令!”

“是!”

第二天,兄弟三人带上自己的行装,踏上了属于自己的那条未知的前路。。。。。。

注释:1吉利服特种部队作战时穿的用于伪装的衣服,俗称垃圾装,能够模拟周边环境,从而完美的隐蔽自己。

2一毛三部队军衔的昵称,一杠三星,上尉军衔。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

用户评论

©Copyright 2010-2021 土豪小说(www.yeziwx.com)
温馨提示:土豪小说所有的内容(文章、图片、评论)等所有内容,全部由网友上传发布并更新,属于网友个人行为,土豪小说只负责内容的审查,无法判定内容是否存在侵权等行为,如有内容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1-2个工作日之内进行处理,敬请谅解。 版权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