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切换语言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

长公主出嫁,南诏国国都陵安城,提早一个月挂满了象征喜庆的红灯笼。

自公主府到大将军府,沿路的树上挂满了红绸。

红艳似火的红绸,使得已入了秋的陵安城,隐约多了几分春的况味。

大婚当日,穆瑶早上起来,看到满屋子的嫁妆和挂在架子上的喜服,鼻头瞬间发酸。

梳洗干净,她撇下宫女,一个人上了观云阁五楼。

这公主府是父皇赐给她的,府中有整个陵安城最高的一座楼,取名观云阁。

父皇曾说,若是她想要星星,也会想法子摘给她。

可他最终还是为了皇弟,让她出使北梁,让她去试探北梁的皇帝赵珩。

穆瑶扯了下唇角,挤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摸出藏在身上的短剑。

这短剑是赵稹给她的,让她留着防身。

她很快就要用到了。

就在今夜。

穆瑶拔出短剑,泛着银光的剑刃吹发可断。她比划了一阵,拔出又插回去,反复演练数次收好藏进腕上的剑套内。

观云阁下,皇弟派来的禁卫里三层外三层,牢牢把守。

四周还埋伏十来个顶尖高手,防止她逃婚自杀。

今日一早,从公主府到大将军府的路上,也铺上了红色的毯子,送来的聘礼摆满了公主府前院。

穆瑶坐下来,取出贴身的一枚乌黑玉佩,葱白的手指摩挲着玉佩温润的边沿,唇边弯起浅笑,脸颊却滚下两行清泪,打湿了手中的玉佩。

他没有来。

从北梁回到陵安已有三日,赵稹他没有来。

今日,她便要嫁给那又老又丑,家中小妾成群的大将军。便是再见,她也没法再喊他皇子哥哥,没法再问他:你可愿娶我。

她是南诏长公主,是父皇和皇弟手中的棋子,她连喜欢一个人的自由都没有。

“殿下,吉时快到了,你还没梳妆换衣。”宫女上前拿了帕子给她擦泪,“若陛下知晓你这般胡闹,又要发脾气。”

穆瑶回神,收了玉佩看向远处。

昨日还只是从公主府到大将军府这条路上的树挂了红绸,这会城中其他街道,也陆续挂上。

真是可笑……十里红妆娶她的人,不是赵稹。

穆瑶闭了闭眼,压下心底的愤恨,淡淡出声,“你下去吧,我再待一会就去梳妆换衣,来得及。”

这公主府,自她头年出使北梁回来,便成了囚禁她的牢笼。

成了婚,不过是从这座牢笼换到另外一座。

“殿下。”宫女抬头看她,“大将军已经五十有三,这些年他伤病不断,已经没几年好活,咱放宽心些,说不定一两年就好过了。”

便是守寡,她也还是南诏的长公主,是大将军明媒正娶的夫人,无人敢对她不敬。

总好过另外几个未有婚配的公主,不知会嫁给谁好些。

宫女说完等了一阵,见她没什么反应,摇摇头行礼退下。

穆瑶听着脚步声走远,又拿出玉佩,出神看向远处。

她如何不知,嫁过去对自己来说才是最好的选择?

大将军手中握着南诏大半的兵力,家中除了四房小妾,还有三个已成年的儿子,各个都在军中独当一面。

此人野心勃勃,父皇驾崩之初,他便联合朝中大臣极力阻挠皇弟登基。

彼时,她被皇弟幽禁在这公主府内,便是看不到有多凶险,也知皇弟登基不易。

只是他不该……不该如此对她。

他们是一母同胞的亲姐弟,自小感情就比其他的兄弟姐妹要亲厚。为了能顺利登基,皇弟最终还是将她这姐姐献祭出去,送给那又老又丑的将军。

穆瑶闭上眼,想到第一次出使北梁,她入宫见赵稹的情形,胸口又酸得疼起来,痴痴看着手中的玉佩。

当日,他赠自己玉佩和短剑时曾说,等他来南诏,十里红妆迎她过门。

她等了一年,等来皇弟赐婚的圣旨,赵稹没来。

穆瑶捏紧了玉佩,告诉自己不能任性。

她今日必须出嫁,便是死也只能死在大将军府。身为公主,就得为南诏的将来出力,她没有第二条路可走。

从楼上下去,穆瑶眼中沉静如海,看不出喜怒。

候在她闺房里的宫女见她从楼上下来,旋即各司其职,开始给她梳妆打扮。

光洁铜镜映出穆瑶鲜妍姣好的面容,大红嫁衣的金丝凤凰刺绣,振翅欲飞。

穆瑶垂下眼帘,将翻涌喉头的苦涩咽回去,努力挤出笑脸。

她是南诏最受宠的长公主,便是嫁给个行将就木的老头,她也还是公主。

若那老头不识趣,她便找机会杀了他,保住自己的清白。

穆瑶这般想着,笼在袖袍里的手攥紧了拳头,暗暗给自己鼓劲。

她自小顽皮,算是在马背上长大的,那将军如今就是个废人,不怕。

赵稹给的短剑异常锋利,她一定可以保住自己的。

*

大将军府是陵安城最气派的一座宅邸,便是赫赫有名的定国公府,也只有大将军府一半大。

从将军府门前铺起的红毯,沿着大街,一直铺到公主府门外。

陵安城一夜之间,大街小巷都摆满了象征喜庆的红菊花,树上挂满了红绸。

迎亲的马车以鲜花装扮,华盖上镶嵌着高洁的珍珠,四周的珠帘也以珍珠和黄金为主,华美无比。

赵稹坐在轮椅上,听府中管事的汇报迎亲的各项安排,苍老的眉眼微阖,像是睡着了一般。

“只等吉时到了,将军便可上车前往公主府,将公主接回府中。”管事的合上手中的册子,偷偷看他。

将军此番给足了新帝面子,娶个续弦的夫人,却备了十里红妆,给出的聘礼足够填补南诏去年因为遭受蝗灾造成的损失。

新帝若还处处针对,那公主在府中的日子怕是不好过。

“嗯。”赵稹像是睡醒了过来,应了声,抬起带着手套的手摆了摆,示意他下去。

管事的带着册子退下,站在一旁的婢女上前添了杯茶,安静回到角落里。

赵稹端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琥珀色的眼底透出些许锋锐。

穆瑶这会怕是恨死了他这糟老头子。

想到很快就能见她,掩在易容下的俊雅面容然悄然舒展了几分。她那般骄傲,今夜洞房怕是会用自己送她的短剑行刺。

赵稹唇角勾了下,抬手摇动轮椅出去。

自十二岁失语,他便与大哥商量好,他练武大哥读书,等三弟登上帝位便一起协助他治理北梁。

他们虽不是一母所生,却是从小一块长大的兄弟。

母妃被逼死后,他们兄弟二人被父皇幽禁到常玉宫,只给他们派了一个宫女一个太监伺候。

每月只给一次肉,日子过得连狗都不如。

是三弟帮忙教训照顾他们的宫女太监,给他们每日送肉送药,给他们送过冬的炭和御寒的衣物。

这么多年,一直是三弟在照料他与大哥,也是三弟一直在为他们遮风挡雨,避免他们被人暗杀。

他与大哥都很清楚,若是要帮三弟的忙,应该用怎样的方式。

三弟登基后,他与大哥也终于可以走出常玉宫。

而三弟,也已强大到不需要他们帮忙。相反,只要他与大哥在汴京,便会有朝臣想要拉拢,想要借着他们的手去伤害三弟。

他与大哥商量好了之后,等三弟从南境回去,便假死出宫。

大哥去北境,他则一路南下进南诏找穆瑶。

四年前,南诏如今的建成帝还是储君时,以使臣身份前往北梁汴京,穆瑶随行。

宫宴那日,他像往常那般待在自己的院子里看书,穆瑶迷了路,误打误撞闯进他的地盘。

那是他中毒失语后,除了三弟和大哥之外,第一个闯进他世界的陌生人。

少女穿着一身粉色的宫装,头上却束着男儿发鬓,俏丽鲜妍,如三月里院中盛开的桃花,毫无预兆地落进他心底。

她不请自来,将他的院子里外看了一圈,尔后开始发号施令——她饿了。

理所当然的语气,却又透着几分心虚。

在异国参加宫宴迷路,总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

他从她的口音和举止上分辨出她不是北梁人士,这才吩咐身边的小太监去院里的小厨房,给她做吃的。

大概是自己没让她觉着害怕,她在树上闹了一阵,意外掉下来。

他接住她,软绵绵的一团,身上散发出来的香气清雅迷人,像是有毒一般侵入他的肺腑。

自他失语,他的小院里别说有外人进去,连飞进去的鸟儿都是常客。

她如天外来客,搅乱了他的心湖。

她说她不喜欢宫宴,也不喜欢三弟。

那个时间,三弟身边危机四伏,东宫的宫女太监死了无数,整个北梁皇宫都在传,三弟喜欢杀人。

她自然不喜。

其实那一次,南诏与北梁也有意要和亲。

然而大哥不良于行,他无法出声,三弟嗜杀。剩下的都只是几岁的皇弟,她便是要和亲,也只能选他们兄弟三人当中的一个。

四年前的南诏朝局没现如今这么乱,南诏皇帝也不是非要和亲不可。

故而她并不清楚,陪着弟弟出使北梁,实则是给自己挑选和亲的夫婿。他是通过她的话,以及使臣来使的目的,分析出来的。

一整天,她都待在他的院里,叽叽喳喳说身边的事,说将来出嫁要看到满城的花。

娶她的人,必须备上十里红妆,否则不嫁。

她走后,他等着三弟一来便跟三弟要人教他易容。

三弟什么都没问,当晚便带了人送到他住的院子里。

他每日勤学苦练,按时吃药施针,暗暗等着三弟登基,等着可以出宫的那一日。

等了三年,却听到她要嫁给三弟的消息。

他不敢去问,不敢在三弟面前提起此事。从南诏使臣入城,他便日日等在常玉宫门外,希望能看到她的身影。

想告诉她,他失语的毛病治好了,只是嗓音不好听。

想跟她说,和亲可以选他。

她像是易碎的梦,被他妥帖的藏在心底,藏了整整三年。

一直到她准备回南诏,他终于等到她。

她很开心,说和亲的事没谈好,她还是不喜欢三弟。还说,三弟看上的女子漂亮又聪明,人还特别好。

他当时好似做梦一般,将自己亲手打造的短剑赠与她,给她自己的玉佩,让她等着,他会到南诏娶她。

如今,他做到了。

只不过,用的是别人的身份。

初到南诏,他用易容术混进皇宫,得知大将军为难南诏皇帝,得知皇帝有意要将她许配给那老头。

当夜他便潜入将军府,代替将军身边的参将,暗中揣摩大将军的一举一动,摸清将军府中的各种关系。

半年时间,他学起大将军已是十足像,便是他的儿子和小妾都未能认出来。

杀大将军的机会也终于让他等到。

数月前,大将军应召入宫。建成帝跟他说婚礼已经在筹备,等长公主穆瑶出使北梁回来,便举行大婚。

大将军得意之极,回到府中便叫来小妾同他寻欢作乐。

趁着大将军醉酒,他杀了大将军自己扮做他的模样,等穆瑶出使北梁回来。

前几日,她终于从北梁回来,婚事未改。

过了今夜,她便会成为自己夫人。

赵稹微眯着眼,看向公主府的方向,吉时要到了。

“将军。”管事的从偏院过来,露出一脸为难的表情,“几位夫人又来闹了。”

与公主的婚期公布后,将军便与几房夫人和离并将人都赶了出去。

给的银子不少了,也不知她们还想要什么。

将军娶的可是南诏的长公主,是皇帝的亲姐姐,她们不配跟公主平起平坐。

“赶走,谁敢坏事便打杀了丢出去。”赵稹开口,嗓音粗哑干涩,“小事都处理不好,将军府你也别待了。”

管事的脊背凉了下,低下头后退两步,叫来府中的护院吩咐一番,挤出笑容回到赵稹身边,“可以上车了。”

赵稹略略颔首。

大将军早年受过重伤,上年纪后腿脚不利索,军中的要务几乎都交给儿子打理。但兵权还在自己手中,性子极为暴戾,打杀人常有发生。

“大将军上车。”管事的沉声下令。

在一旁待命的几个轿夫围过来,将轮椅和赵稹都抬上马车。

在陵安城,人人都知道大将军为了保护南诏,落下一身伤病。

便是大婚迎娶年轻的长公主,也无法策马迎亲。

马车转头,将军府迎亲的队伍出发。

赵稹低头检查手套,又拿出一支小小的铜镜,检查自己的易容。

未免被人看到他的脖子和手,他杀了大将军后便假装生病,必须捂住脖子和手,否则病症会加重。

“长公主太惨了,花一般的年纪,竟然嫁给个老头子将军。”

“大将军也年轻过的,他为了保护南诏才落下伤病,长公主嫁给他没什么不妥

“那你为何不将自己的闺女嫁给大将军?”

“就是,一个浑身伤病的老头子,长公主太惨了。”

……

车外的交谈声传入耳内,赵稹抬了下眼皮,收起铜镜闭目养神。

等婚后他陪穆瑶入宫试探建成帝,他若连穆瑶也要杀,这天下从此尊穆瑶为帝。

若穆瑶不愿意,他便在南诏称帝,让三弟少些顾虑。

迎亲的队伍一路向前,很快到了公主府门外。

马车停下,参将和副将策马过来,恭敬禀报,“将军,到公主府了。”

“嗯。”赵稹应了声,等着管事的撩开帘子,这才抬眼看去。

穆瑶还没出门,公主府外的灯笼上,贴着大大的金色喜字。

那是他亲手写了,让人裁出来弄好了给换上的。

整个婚礼的筹备,除了建成帝给的嫁妆,剩下的都是他一手安排的。

“公主还没出府,要再等等。”管事的有些紧张,低着头不敢看他。

吉时马上就要过了,新娘子还没出门。便是长公主,也太儿戏了些,能嫁给将军总比去和亲好。

便是不去和亲,嫁给朝中重臣的子嗣,也没几个能做到将军这份上。

今日大婚的排场,可是给足了皇家颜面。

“不急。”赵稹回他一句,抬手遮住嘴轻轻咳了几声。

管事的缩了下肩膀,低着头往后退开。

将军咳嗽的毛病由来已久,每次咳嗽若有人盯着看,火气来了不管什么人都要杀。

他在将军身边多年,好几次差点被杀,都是因为他咳嗽时没及时走远。

眼前的身影远去,赵稹又咳了一阵,这才缓缓止住。

过了大概一炷香的工夫,围观的百姓发出欢呼声,人人伸长脖子看向公主府大门。

赵稹撩了下眼皮,轻轻收拢拳头,漫不经心的看过去。

穆瑶穿着大红的公主嫁衣,左手搭在喜婆的手,不疾不徐踏过他铺的红毯,走出公主府。

礼乐起,鞭炮点燃。

青色烟雾升腾起来,她像是从云端下来,一点一点朝他靠近。

一如当年,她误闯常玉宫,自树上掉落。

赵稹眼底漫起温柔的笑意,只一瞬便收敛起来,徒留一双浑浊阴狠的眼眸给围观的百姓。

“公主上车。”喜婆喊了声,宫女先上马车,撩开珍珠黄金打造的帘子。

穆瑶提前裙摆,踩着黄金打造的凳子,坐上马车。

赵稹这边的轿夫将他抬下马车,百姓倏然失声,四周毫无预兆的安静下来。

只剩下喧闹的礼乐和鞭炮声。

他漠然看了眼惊呆了的百姓,摇动轮椅过去,拿起拐杖敲了敲穆瑶的马车,掉头回去。

轿夫将他抬上车,百姓像是回了魂,又开始议论起来。

“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长公主可是南诏最漂亮的女子,太可惜了。”

“别多嘴,长公主愿意嫁,这些事岂是我们小老百姓能碎嘴的。”

“我实话实说……”

马车缓缓移动,四周的议论声却越来越大。

穆瑶垂眸,将左手的袖子推上去,露出戴在手腕上的剑套,心跳越来越快。

她若是今夜就杀了大将军,将军府中必定会大乱。

皇弟没有与她商量刺杀大将军一事,但他的人,一定会在四周监视着大将军府,自己不能出一丁点的疏漏,免得小命都保不住。

被皇弟幽禁后,她身边的人都被皇弟调走,便是从小照顾她的嬷嬷也未能留下。

她杀了大将军后想逃走,都有困难。

穆瑶轻轻叹了口气,难受闭上眼。

出门前,她给苏绾写了封信,藏在嬷嬷的枕头下。

她顺利过门,皇弟便会让嬷嬷回公主府。嬷嬷看到信,又听到她不在了或者出事的消息,会帮她将信发去北梁。

无论如何,她都想跟赵稹说一声。

这辈子有缘无分,希望下辈子能早些遇到他。希望她不再是公主,他也不再是异国皇子。

胡思乱想的工夫,马车停到将军府门外。

“公主下车。”喜婆又喊了声。

坐在车外的宫女站起来,撩开马车华贵的帘子,示意她下车。

穆瑶从车上下去,迟疑将手放入喜婆的掌心。

停在前面的马车有人下来,穆瑶忍着恶心的感觉看了眼,旋即挪开眼,假装自己没有偷看。

这大将军极为好色。

头年她没出使北梁时,中元节宫中设宴,他带着三个儿子一起入宫参加。大庭广众下,他一直直勾勾地看着她,举止下流无耻。

她当众给了他一个耳光,提前离席。

他的年纪比已故的父皇还要大上几岁,真真恶心。

“新娘子要过火盆了,小心些。”喜婆提醒一句,牵着她的手往前走。

穆瑶缓了缓呼吸,提起裙摆跨过去。

赵稹摇动轮椅走在前面,身子歪在轮椅里,像是没法坐直一样,花白的头发映着身上大红的喜服,看着有些滑稽。

进入花厅,喜婆将红绸交给赵稹,安静退到一旁。

礼部派来的司礼侍郎,清了清嗓子开始宣读两人的婚书。

念完,他收起婚书朗声道:“一拜天地。”

穆瑶弯腰下去,看到搭在轮椅上,隔着衣衫都能看出变形的两条腿,下意识攥紧了红绸。

赵稹略略倾身,眸中的阴狠在外人看不到的地方散去,笑意一闪而逝。

小姑娘当真气坏了。

“二拜高堂。”司礼侍郎再次出声。

穆瑶手上的力道加重,素白的小手手背上,露出清晰的骨节血管。

“夫妻对拜。”司礼侍郎又喊了一声,等着他二人行礼结束,旋即松了口气,“送入洞房。”

喜婆再次上前搀扶穆瑶,跟着将军府的婆子出了花厅去婚房。

赵稹摇着轮椅,不紧不慢跟在后边,苍老的面容看不出喜怒。

没人敢闹大将军的洞房,倒不是怕他惩罚,而是怕——万一闹得太过,就这么死了可不好。

将军府还没分家,府中大小事和军中的事物,都要经过大将军。

喜婆将穆瑶送进婚房,见新郎官也跟进来,讪讪笑了下,赶紧退出去。

陪嫁的宫女看到赵稹的那个模样,想留下又怕被杀头,想走又觉得对不起穆瑶,犹豫不动。

“滚。”赵稹沉声呵斥。

两个宫女不敢继续留下,红着眼福了福身,慌忙往外跑。

房门关上,脚步声渐渐远去。

赵稹摇动轮椅上前,拿起桌上的白玉如意,抬起穆瑶的红盖头,继续用大将军的声音说,“夫人。”

穆瑶一个激灵,身上爬满了鸡皮疙瘩,抬起头,面若寒霜。

赵稹歪在轮椅里没有继续上前,琥珀色的眼中浮起暖色。

她真的气坏了。

“不准靠近本宫,否则本宫杀了你!”穆瑶瞪着他,双手也不闲着,三下两下将头上的凤冠取下来,随手丢进床里。

赵稹随意一瞥,看到她袖中剑套,禁不住摇头。

他若是不来,真让那大将军娶了她,怕是她都活不过今夜。

大将军与皇帝在博弈,她是双方都想利用的一枚棋子,行错一步便是万劫不复。

他花了半年的时间,才摸清将军府和朝中大臣的关系。

建成帝尚未及冠,行事毫无章法又胆小如鼠,觉得所有的朝臣都会夺他的帝位。

还没登基,他便安排人暗地里诛杀大臣,派人在军中作乱。大将军看出他的无能,早已虎视眈眈,一心想自己称帝。

为此,大将军私下没少笼络朝中大臣。

建成帝为了牵制他,派出不少散兵骚扰北梁南境。

三弟头年去南境就因为这事。

那些朝臣也都有各自的心思,大将军的几个儿子并无治理国家的能力,便是让他成了事,他们也会趁势杀了大将军,扶持自己中意的人。

穆瑶下嫁,若今夜她刺杀大将军,她死了建成帝会立即攻打将军府。

若是大将军死了,城里城外的官兵会立即跟宫中的禁卫联手,攻入皇城,诛杀建成帝。

穆瑶不能死,大将军也不能死。

虽然他早死了。

赵稹转动轮椅上前,在距离她两三步的位置停下,淡淡出声,“夫人还需要什么,吩咐下人便成,今夜为夫身体不适,洞房他日再补。”

他尚未培植起自己的亲信,今夜无论如何都不能出差池,平安过了今夜,日后的事情就好办了。

“滚。”穆瑶扯下袖子盖住自己手腕上的剑套。

他怎会放过羞辱自己的机会?

堂堂长公主,便是给过他一耳光又如何,最后还不是得跪下来,嫁给他为妻。

莫非,他方才瞧见剑套了……穆瑶心中惊疑不定,乌黑发亮的眼转来转去,后背冷汗淋漓。

她跟大将军不熟,但也知晓他杀人不眨眼,将军府中一月没抬出死尸,都是罕有的。

“夫人的火气还是收一收的好。”赵稹藏起眼中的柔情,用大将军的声音警告她一句,摇动轮椅转头。

穆瑶手指动了动,想要拔出短剑杀过去,又恐自己不是他的对手。

犹豫的功夫,轮椅发出吱呀的声音,朝着门的方向速度奇快地滑动过去。

穆瑶被他震住,里衣转瞬被冷汗打湿。

好险。

臭老头子果真武功高强。

赵稹出了新房,若无其事关上门,漠然吩咐等在外边的婢女和嬷嬷,“照顾好夫人。”

“是。”等在院子里的人齐齐应声。

赵稹摇动轮椅出回廊,伸手推开书房门进去。

“将军。”管事的跟进来,嗓音低低的汇报,“陛下的人马果然来了。”

“嗯。”赵稹应声,绕到书桌后拿起本兵书翻开。

建成帝的人肯定会来,这个没用的帝王除了牺牲穆瑶,什么事也没干成。

“三位公子求见。”管事的往边上让了下,方便他看到门外的人。

赵稹抬了下眼皮略略颔首,“让他们进来。”

“父亲,那皇帝竟在将军府办喜事时派重兵包围,简直是不把我们父子放在眼里!”大将军的长子愤恨出声,“只要父亲一声令下,我这便出去杀了那些禁卫,攻入皇城取皇帝的狗命。”

“放肆!”赵稹抬头看他,“如今还不是跟他翻脸的好时机,没事都退下去。”

穆瑶是长公主,便是嫁了将军府也是天子娇女,也是南诏的公主。

建成帝派出重兵包围将军府,无非是以为穆瑶已经死在府中,或者把他杀死在府中。

诛杀公主等同谋逆。

建成帝算好了时间来的,只要不闯进来,喜欢围着便围着吧。

“是。”大将军的长子憋红了脸,咬着牙心不甘情不愿的退出去。

另外两个看出他动了火气,也跟着退出去。

赵稹丢开手中的兵书,一掌拍到桌上,“传令下去,若有人敢私自行动,格杀勿论。”

管事的眼睁睁看着那桌子留下一枚掌印,本能地擦了把额头上的汗,缩着脑袋后退两步,转身出了书房顺手带上门。

赵稹拿起桌上的兵书,继续看。

穆瑶嫁入大将军府第三日,夫妇俩一道入宫面圣。

赵稹坐在轮椅里,拿着本兵书看得极为认真。

穆瑶坐在他身侧,留意到他带着手套,皱了皱眉,扭脸看向一旁。

听说这臭老头子几个月得了奇怪的病,手上不能有丁点的伤口,只要有伤口便流血不止。

房间的百姓都在传,他怕是活了不多久。

早死早好。

这几日她就住在婚房里,他门都不进一下,别说碰她了。

算是好事,就是可惜自己机会杀他。

马车进入皇城,又往前走了一段路缓缓停下。穆瑶从车上跳下去,看都不看他一眼径自迈开脚步,进入皇弟的寝宫。

赵稹轻轻摇头,等着轿夫将自己抬下去,摇动轮椅跟上去。

建成帝在院子里驯兽,不知从何处抓来的的狐狸,有着一身雪白的皮毛。

他拿着根鞭子,用力鞭打那可怜的狐狸。

赵稹眼中略有不悦,到了跟前才漠然行礼,“老臣见过陛下。”

“姐夫来了。”年轻的建成帝回过头,眼底杀意几乎要藏不住,皮笑肉不笑,“阿姐的气色看着不错。”

“公主金娇玉贵,老臣自当娇养。”赵稹将他眼中的杀意看尽,搭在轮椅扶手上手动了下,攥紧了拳头复又放开。

他是真的想要杀了穆瑶。进宫这一路的埋伏被自己清理了,他心有不甘这才拿狐狸警告自己。

穆瑶回宫,并不是他愿意看到的。

这南诏的天下,不如送给穆瑶。

“阿姐确实娇贵,姐夫知晓便好。”建成帝丢掉手中的鞭子,看向穆瑶,“阿姐,这狐狸不听话就得抽它,死了就换一只。”

他的人守了三日的将军府,她竟然没有杀了这老匹夫,也没死!

穆瑶眼中闪过一丝不悦,但未有发作,“你若是很忙,我们便先回去。”

她这弟弟自从父皇驾崩,便像换个人,整个人阴沉得可怕。

“你们回去吧。”建成帝走到侍卫身边,拔出侍卫的佩剑对着笼子里的狐狸,阴恻恻出声,“朕还要训这畜生。”

赵稹神色自若,佯装自己未有听出他话中的警告,摇动轮椅转头出去。

穆瑶看了眼弟弟,无奈跟上。

弟弟在警告这臭老头,简直幼稚又可笑。他登基后便滥杀朝臣,胡乱调派军中将领,胡乱下令,若非如此南诏朝局根本不会动荡。

父皇在位期间给他做好了安排,他偏要自己乱来。

逼着十三去和亲,强迫她嫁给大将军,下一回,看他还能使出什么手段。

北梁越来越强,短短一年的时间,改变随处可见。

反倒是南诏,险些因为蝗灾而四分五裂。

若非驻守各处的藩王都受过父皇恩惠,他早被人从帝位上给拽下来了。

穆瑶走得飞快,看不到未来的无力感沉沉压下来,胸口闷得几乎要喘不上气来。

上车离宫,穆瑶的眼神黯淡下去,呆呆看着窗外。

她的家没了,她的国也在分裂边沿摇摇欲坠,她却无能为力。

赵稹也不说话,一路无言。

回到将军府,赵稹确定建成帝的人撤走,径自跟着穆瑶回了新房。

穆瑶不搭理他,进门就失魂落魄地坐下。

赵稹关了门靠近过去,摘下手套握住她的手将她带到自己腿上,在她出声前捂住她的嘴,用自己的声音在她耳边说,“是我。”

赵稹?!穆瑶睁大了眼,眼泪泉涌一般滚下来,又惊又喜。

她的皇子哥哥没有说谎,他真的来了。

“听我说。”赵稹再次出声,低哑的声线轻的只能两个人能听清,“守住秘密,私下联络朝中的忠臣,兵权在我手中,等我处理那了三个小子,你登基为帝。”

他们的父皇也子嗣众多,皇后却只生了他们姐弟二人。

皇后在元成帝驾崩后便带发修行,不管朝中事物。但皇后的娘家人如今还在朝中担任要职,建成帝不成器,他们也要扶持下去。

若穆瑶出面,他们为了巩固权势,也会扶持穆瑶而不是元城皇帝的其他子嗣。

如此才能利益最大化。

“嗯。”穆瑶用力点了下头,转身抱着他,泪如雨下。

只要他一直陪着自己,她做什么都行。

“别哭。”赵稹取出帕子给她擦泪,“隔墙有耳,你该痛骂一顿才是。”

穆瑶吸吸鼻子,当真骂起来,“放开你的手,本宫也是你能染指的吗!”

“夫人莫不是忘了,你我如今是夫妻。”赵稹变换嗓音回她一句,立即在她耳边轻声说,“你先去见你外祖,稍后你我二人再一道去。”

先让皇后的娘家人,看出兵权在她这边,再慢慢展露治国的才能。等建成帝把朝中所有的大臣得罪干净,他的帝位也坐到头了。

“那你今夜要陪我。”穆瑶伏在他肩头,看到他连耳朵都做了易容,又想笑又委屈。

他那般好看,竟然扮做老头子。

大婚当日还差点被她给杀了。

“日后夜夜都陪着你。”赵稹抬手轻拍她的后背,“接着骂。”

大将军的三个儿子都有野心,日日盼着他死。

这院里光是暗桩就安排了好几个。

穆瑶身边原来应该也有能人,被建成帝幽禁了一年,她身边的人也被处理干净了。

“放开我,你这登徒子臭老头!”穆瑶骂完,抬脚将一旁凳子踢过去。

凳子倒地,发出巨大的动静。

“放肆!嫁入将军府你便是将军的人。”赵稹配合她吼了一句,继续说,“我走后,你要哭得很大声,不准任何人进来,闹到明日你便去找你外祖,透露他想杀你之事。”

穆瑶一一记下。

赵稹的手落到她头上,动作很轻地揉了下,“我夜里再来。”

“不准说谎。”穆瑶拿起他的手,跟他勾手指,“说好了的。”

赵稹应声,松开环在她腰上的手,仔细戴上手套。

穆瑶站起来,又踹了下地上的凳子,开始砸东西。

赵稹放下心,摇动轮椅一副气坏了模样开门出去。

这么一闹,将军府上下都知道穆瑶看不上大将军。到了夜里赵稹再去,所有人都跟看戏一般,守着那边的动静。

赵稹进门没多久,穆瑶就开始砸东西,持续了好一会才停下来。

两人争吵的声音很大,过了会便听到穆瑶的哭声。

院里的下人露出了然又同情的表情,各自散去。

赵稹拿着梳子,像那年在常玉宫初见她一般,细细给她梳头。

穆瑶看向铜镜,镜中的青年身姿挺拔,面若冠玉,卓尔不群。

梳好头,她脸上露出个笑容来,起身抱住赵稹,深深埋头到他胸前,低声唤他,“皇子哥哥。”

“该睡了。”赵稹抱起她,大步走向他们的婚床。

这辈子,他都是她的皇子哥哥。 /

盛元五年,穆瑶称帝,夫君与她一同临朝议政,膝下育有一子一女。

又过二年,南诏与北梁合并,以陵安府自治。

百姓间到处流传,昔年驸马诛杀大将军,十里红妆迎娶女帝的传奇。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

用户评论

©Copyright 2010-2021 叶子文学/土豪小说(www.yeziwx.com)
温馨提示:叶子文学/土豪小说所有的内容(文章、图片、评论)等所有内容,全部由网友上传发布并更新,属于网友个人行为,叶子文学/土豪小说只负责内容的审查,无法判定内容是否存在侵权等行为,如有内容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1-2个工作日之内进行处理,敬请谅解。 版权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