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切换语言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

三个月之后,乐正弘把家里的事情都交给关馨和桂冰,并且让戴安南坐镇,自己则带着关涛去了国外,名义上是出去考察项目,实际上是因为戴悠然临盆在即,跑去献殷勤去了,毕竟,在众多女人中,戴悠然不仅漂亮而且年龄也最小,要不是讨厌戴凝的话,他可能会对戴悠然更加宠爱。

当然,除了陪戴悠然生孩子,他也要跟已经去照顾女儿的戴凝和妹妹乐正璇谈谈,向他们通报国内发生的事情,警告她们一年之内不允许回国。

其实,乐正璇和戴凝虽然身在国外,可也知道乐正弘目前已经彻底摆脱蓝裳组织建立了自己的帝国,实际上蓝裳组织已经被他折腾的名存实亡了,除了周钰掌控的慈善基金之外,连活动经费都没人出了。

而周钰似乎也已经默认了儿子的破坏行为,并且第一个承认了儿子在家族中的统治地位,所以,乐正弘现在说的话就是圣旨,即便乐正璇也也不敢违抗。

令人遗憾的是,戴悠然忽然难产,在保母亲还是要孩子的选择上,乐正弘果断地选择了前者,反正他也不缺孩子。

只是戴悠然受到的打击太大了,整天哭哭啼啼的,乐正弘只得多陪了她几天,并且把这次难产归罪于段碧书和戴凝作孽太多。

而戴凝当然不服气,硬说这是一次医疗事故,要求美国医院做出赔偿,乐正弘只好留下她们在美国打官司,自己带着开过洋荤的关涛低调地回国了。

虽然只分开了一个月左右,可乐正弘一回家就发现了母亲的变化,首先,母亲的衣服好像比以前多了,并且款式都很时尚。

其次,母亲的梳妆台上居然摆着各种各样的化妆品,以前可只有简单的一两种,并且,他觉得母亲好像焕发了第二次青春,不仅变得年轻了,而且还魅力四射。

有一次他甚至听见母亲在厨房里一边做饭一边哼着小曲,这在以前可是绝无仅有的事情,难道家里有什么喜事要发生吗?

没过多久,乐正弘就在家里嗅到了男人的气息,因为这个家里除了他一个男人之外几乎没有其他男人来过,就像是一头用尿液画过地盘的野兽嗅到了外来者的入侵。

不过,周钰这一次好像根本没有打算瞒着儿子,她不仅承认家里有男人来过,而且还跟这个男人在家里睡过。

更让乐正弘吃惊的是周钰居然公开宣布,她要跟这个男人结婚,从此以后再也不管家里的是是非非了,而是要追求自己晚年的幸福生活。

至此,乐正弘的恋母情结彻底被摧毁了,他不得不痛苦地承认母亲已经被一个男人睡过了,并且只能接受这个事实,只是,他似乎已经猜到这个男人的身份了。

“这个男人是周书记还是李长年?你们可能早就勾搭上了吧?”乐正弘带着一股酸意说道。

周钰一脸得意地说道:“我就知道你会这么想,告诉你吧,我和李长年和周书记毫无关系,说实话,我还看不上他们呢?”

“哦?你的眼光挺高嘛,你说,究竟是何方神圣?”乐正弘怏怏地问道。

周钰怜悯地摸摸儿子的脑袋,说道:“首先我要澄清一件事,我上次跟你说过,祁学东强奸过我,现在我要告诉你,这只不过是一个谎言。”

乐正弘吃惊道:“谎言?你为什么要编造这个谎言?”

周钰盯着儿子说道:“因为我不想当你眼里的圣母,我想用这个谎言摧毁自己在你眼里圣母的形象,你也不想想,如果我当年被祁学东强奸的话,早就自暴自弃了。”

乐正弘一阵愕然,不过,他倒没兴趣纠缠母亲是不是曾经被祁学东强奸过,反正母亲已经被一个男人睡过了,圣母的形象早就被摧毁了,他甚至怀疑这个男人恐怕早就存在,并不是突然从石头缝里面蹦出来的。

“你给我找的这个后爹究竟是何方神圣?”乐正弘有点急迫地说道。

周钰没有回答,而是拿来一张照片递给乐正弘,笑道:“帮我参谋参谋,看看跟你老娘般配不般配?”

乐正弘哆嗦着手接过了照片,就像是接过了一个烫手的山芋,不过,他马上就被照片上的男人吸引住了。

这是一个挺英俊的男人,年龄应该在五十岁和六十岁之间,但一点都不显老,尤其是那双眼睛深邃而又凌厉,即便隔着照片似乎都能够看透人的灵魂,撇开这一切,单凭外貌就已经跟母亲很般配了。

不过,好像为了不让母亲过于得意,乐正弘把照片扔在茶几上,哼哼道:“都已经生米做成熟饭了,还让我参谋个屁啊。”

嘴里这么说,可心里面却似乎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因为这个男人并不是他猜想的李长年或者周书记,而是一个陌生的男人,这让他有种眼不见为净的感觉。

周钰瞪了乐正弘一眼,随即一脸神秘地笑道:“我就告诉你吧,他是一个大特务。”

“大特务?”乐正弘疑惑道,他还以为母亲是在开玩笑。

周钰点点头说道:“记得那年我去了一趟美国吧,当时赵双泉想让我劝说孙斌的老婆齐凤回国自首,可我人生地不熟到哪里去找齐凤啊。

后来就是这个男人找到了齐凤,并且陪我去见她,现在明白了吧,这个男人是情报机构派去美国工作的人。”

乐正弘吃惊道:“靠,还真是个特务啊,你们就这么认识了?”

周钰晕着脸点点头,瞥了一眼儿子,好像要让他彻底死心似的,羞羞答答地承认道:“我记得那天见过齐风之后,他请我去了一家酒吧,我们在那里喝酒聊天,不知为什么,在异国他乡好像真的很孤独,哎呀,反正,最后我们一起回了宾馆。”

乐正弘惊讶的牙齿差点掉下来,失声道:“你就这样跟一个陌生男人睡了?”

周钰红着脸点点头,辩解道:“可我从来没有觉得他陌生,反倒觉得他就是我前世的情人。”

乐正弘坐在那里怔怔地说不出话,最后酸溜溜地问道:“这些年你们一直暗中勾搭吗?”

周钰在儿子脑袋上打了一巴掌,白了他一眼,嗔道:“什么叫暗中勾搭?他又不是有妇之夫。”

顿了一下,扳着指头认真都算了一下,说道:“我回国之后,他总共来过江州市六趟,也就是说我们只见过六次面。

不过,他早就向我求婚了,我也答应他了,去年,他被调回国内工作,并且特意通过组织安排来到了江州市。”

乐正弘哼了一声,问道:“他不当特务了?”

周钰笑道:“严格说来属于国家安全机构的工作人员,他现在是江州市一个办公室的主任。”

乐正弘撇撇嘴说道:“原来只是一个小主任,我还以为多大的官呢,还不如周书记和李长年呢。”

周钰嗔道:“你懂个屁,他这个办公室可是直属北京那边管,就算是省长也管不了他。”

乐正弘对国家特务机构不了解,也没兴趣多打听,怏怏问道:“他叫什么名字?”

周钰害羞地说道:“以前他告诉我的是假名字,他的真名叫杨应昌。”

乐正弘摸出一支烟点上,盯着母亲说道:“我不管他是干什么的,我只问你,他跟我们的事情有没有牵扯,你是不是告诉过他有关蓝裳组织的事情?”

周钰摇摇头,说道:“我当然没有跟他提过这种事,他只知道我在一家慈善机构工作,你放心吧,我是不会嫁给一个跟我们的事情有任何牵扯的男人。”

乐正弘闷头抽了几口烟,然后盯着母亲说道:“妈,都说恋爱中的女人智商几乎为零,我看你现在差不多就是这种情况,既然你准备跟他结婚,我觉得你有必要首先辞去蓝裳基金会主席的职务。”

周钰盯着儿子问道:“怎么?这就是你对我的惩罚吗?那我愉快地接受了,说实话,我就是等你回国以后就辞去所有职务呢,反正今后我是不想再管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了。”

乐正弘一阵愕然,随即点点头说道:“那就让安南接替你的位置吧。”

周钰盯着儿子问道:“你好像不太高兴?”

乐正弘嘟囔道:“我为什么不高兴?记住,只要你幸福我就高兴,我只不过是担心你被什么男人骗了。”

周钰盯着儿子注视了一会儿,然后拥抱了他,并且把脑袋趴在他的肩膀上哭了,一边哭一边哽咽道:“正弘,你不知道,妈这辈子也太不容易了。”

乐正弘 一只手拍着母亲的肩膀安慰道:“妈,过去的都过去了,你的好日子才开始呢,哭什么,到时候我会给你们举行一个盛大的婚礼,还要送你一件大礼呢。”

三个月后,周钰跟杨应昌结婚了,不过,婚礼还是比较低调,并没有大操大办,但来参加婚礼的可都是有头有脸的人,不仅市委周书记来了,连省里面的大员都来了。

而周钰也兑现了诺言,婚后再也不过问家族事务,整天跟一帮上层女人打牌喝茶,哪里还有功夫管南安县那些可怜的农村妇女,真可谓是养尊处优,而周钰的退出,让蓝裳组织成了一个有名无实的组织。

一年后的一个大雨天,乐正弘接到了戴刚的一个紧急电话,马上带着关涛赶到了位于南安县步行街的老宅子里,只见院子里站着四五个男人,戴刚走过来凑到乐正弘的耳边小声道:“终于不辱使命,找到她了。”

乐正弘激动道:“在哪里找到的?”

戴刚小声道:“谁能想到她会躲在这么偏远的一个小村子里,不过,她带着一个一岁左右的小女孩,还有一个老尼姑。”

乐正弘摆摆手,打发走了戴刚,然后关上老宅子的大门,慢慢走进了屋子,刚进门就听见一个女人在轻轻地唱歌,好像是一首摇篮曲,但那声音是再熟悉不过了。

乐正弘浑身微微颤抖,挪动着脚步走到了卧室的门口,只见关璐抱着一个已经入睡的孩子坐在床上,嘴里哼着小曲。

身边站着一个老尼姑,乐正弘不认识这个尼姑,不过,他知道,这个老尼姑应该是关璐在这个世界上最信任的人。

乐正弘伸手在门上轻轻敲了一下,关璐一抬头就看见了他,两个人互相凝视了一会儿,关璐站起身来把怀里的孩子交给了尼姑,尼姑什么话都没说就抱着孩子出去了。

乐正弘走了进去,伸手关上了房门,就像一个晚上走进卧室的丈夫一样,什么话都没说就把自己脱的一丝不挂,然后盯着低垂着脑袋不敢看他的女人说道:“要么做我的女人,要么你的孩子将失去母亲。”

关璐抬起头来瞥了乐正弘一眼,一张脸涨的通红,不过,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哆哆嗦嗦地脱光了自己的衣服,然后慢慢靠近乐正弘,就像过去曾经做过的那样,双手搂住男人的脖子,然后双腿无限雌伏地盘了上去。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

用户评论

©Copyright 2010-2021 叶子文学/土豪小说(www.yeziwx.com)
温馨提示:叶子文学/土豪小说所有的内容(文章、图片、评论)等所有内容,全部由网友上传发布并更新,属于网友个人行为,叶子文学/土豪小说只负责内容的审查,无法判定内容是否存在侵权等行为,如有内容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1-2个工作日之内进行处理,敬请谅解。 版权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