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切换语言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

毛球一听西门南山跑得这么快,明明不在仙舟之上不可能直接跳出仙舟跑进虚空,却偏偏连楚昂都找不着,一时间整只兽更是阴沉无比。

这还是它头一回吃如此大的亏,大到差点儿把依依都搭了进去,当然若依依搭了进去,自己也跑不了。

不过,它到底没有将这口怒气牵连到楚昂身上,今日依依遭此一难,倒是令毛球一瞬之间成熟了不少。

只不过,打开大阵将楚昂放了进来后,毛球依然还是面无表情地盯着楚昂警告道:“就算你是好心,但若反倒好心帮了倒忙,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这一刻,小小只的毛球浑身散发出的王者之气竟是半丝都没不显得违和,反倒让楚昂更加印证了之前的猜测。

“好。”

楚昂脾气向来不错,也知道毛球这是忠心护主更是没什么不悦。

不过他倒还真是挺羡慕张依依的,毕竟不是谁都有那个机缘能够得如此特殊之灵宠。

再次细细探查过张依依的情况之后,楚昂也没有多做无用之事,直接抬手朝着张依依输入自己的仙力,给张依依补充足够多所需的同时,更是替其梳理筋脉、清理体内存留下来的毒素与暗伤。

在此过程中,他发现张依依哪怕处于这样的情况却依然保持着本能的警惕与防备,哪怕最终顺利接受了仙力的洗涤,却也随时做好了反击的准备。

楚昂也不在意张依依的防备,一个人的本能恰好最能说明本质,这姑娘若非如此,今日恐怕早就逃不过一劫早早被西门南山给算计完。

而于修士来说,生存能力永远是最大最强的资本,这一点,他们楚家那些于仙界土生土长的子弟,便远远比不过。

差不多一柱香之后,楚昂这才收了手,张依依的情况基本稳定了下来,身上死气已然退散干净,体内的毒素与暗伤也基本清除完毕,剩下的只需她自己花些时间慢慢调养即可。

“多谢前辈相助!”

睁开眼后,张依依郑重起身行礼,朝着楚昂道谢。

要不是楚昂以自身仙力助她,万星盘还不知道得需要多久才能顺利吞噬掉那玩意,而她体内的毒素与暗伤更是不可能这么快直接恢复。

“本就是我的疏忽,才让你险入如此险境。”

楚昂微微摇了摇头:“西门南山这会儿已经躲了起来,仙舟之上环境有些复杂,太多地方也不能够随意查找,他有心躲藏,怕是一时半会不会再次显露踪迹。”

“晚辈知道,不论如何,总之还是得多谢前辈。”

张依依自然明白楚昂的言下之意,一个金仙有心避开藏起来,这里也不是楚家人的地盘,楚昂也的确不能大张旗鼓的做什么。

再者,这到底是她自己的仇,本也就得由她自己来报。

这次的确吃了个大亏,但她不是那种不知轻重之人,在自己没有足够实力与把握弄死西门南山之前,暂时她也不会贸然奋进。

“之前攻击我的,应该是西门南山用他自己神魂、血肉养出来的虫,这会儿虫子已经彻底死了,想来西门南山受到的反噬必定极大。”

很快,张依依简单将自己之前遇袭说了一下:“这两年多,我一直提防西门南山会如何出奇不意,并且推演过无数的可能以备应对之策,总算运气不错死里逃生。不过,我有些怀疑,那只虫子很有可能是西门南山的本命虫,或者本命虫之一。”

话到这便结束,没有再继续下去,也算是点而而止。

而楚昂听完之后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倒也没有再问其他,只让张依依这些天先好好养伤,往后像今日这般被人钻空子的疏漏他不会令其再次发生。

送走楚昂之后,毛球径直朝着张依依说道:“不用楚家人,往后这间屋子里也绝不会再发生之前的意外。”

它已经将大阵重新加固调整,这一回任是西门南山再多心思再多算计,也别想无声无息直接破阵得手。

甚至于但凡西门南山那个不要脸的还有胆子再闯一回,它会让臭不要脸的知道什么叫做有来无回!

“我知道了,谢谢毛球,毛球辛苦了。”

看着屋子里还没有收拾的现状,张依依知道自己这回逃过一劫亦是少不得毛球的配合。

之前她刚刚清醒时忙着跟楚昂道谢说话,却并未忽略掉毛球看到她总算醒来时这才松了口气却依然内疚的眼神。

她知道毛球想什么,总觉得它一力炼制出来并且保证绝不会问题的复合大阵却并没有达到所说的成效,还差点让她造成无法挽回结果,所以毛球总觉得对不住她。

可事实上,一个金仙处心积虑地算计之下,便是再厉害的大阵也不可能完全铁板一块,这不能说明毛球无能。

相反,这两年多间西门南山也正是因为毛球这处大阵的阻挡才整整消停了这般之久,能够拖住西门南山长达两年半,毛球的阵法造诣已经是相当恐怖惊人。

“等我彻底恢复之后,到时咱们再找机会一起寻西门南山报仇便是!急什么,该死的总是得死,暂且让他多蹦达几天也无妨。”

张依依没有刻意安慰毛球,说那些不关你的事,无需要自责内疚之类的话。

相反,她更想借今日之事用事实告诉毛球,生死面前一切都是小事,她活下来了没有被西门南山得逞,那么便是吃了再大的亏,将来寻机会找回场子报仇便是。

果然,听到这话,毛球反倒是不再胡思乱想,只用力地点了下头满脸深沉地开始策划起屠杀西门南山的三百六十五法来。

接下来,张依依日日打座养伤,她心里其实也憋着一股子气,可到底明白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的道理。

这是她头一回吃如此大亏,差点连人带命都被西门南山给拿捏住,但凡差那么一点儿运气,只怕就真应了西门南山那一句永远生不如死。

如果那虫子当真是西门南山的本命虫,那么随着在那虫子被万星盘彻底斩断与西门南山之间联系时,西门南山一准会因此而受牵连,估计受伤不会太轻。

不然的话也不至于跑得那般之快,在楚昂反应过来后去找他时便已经躲藏了起来再不透露出半丝气息。

而等万星盘吞噬掉那只虫子将其彻底灭之后,若为本命虫,西门南山自然将会伤上加伤,受到的反噬将会相当之重。

这也意味着,在很长一段时日内,都将会是西门南山最为虚弱之期。

之前她特意将这推测告辞楚昂,倒不是想借楚昂之手趁着西门南山如今正处最为虚弱之其将人给揪出来永绝后患,而是更清楚对手的现状之下,防备起来也能更加方便省事。

当然,若楚昂因为这个推断自行生出了旁的心思,想要趁机对西门南山做点儿什么,那她当然也乐见其成。

反正她从来不是那等迂腐之辈,从来不觉得报仇非得自己亲自动手了结才行。

十天过后,她的修为基本上已经恢复,但到底还是没那么快彻底完好如初。

而接下来便是天天这般打座调息也无用,有些东西除了外力之外,到底还是需要相应的时间慢慢滋养回来。

楚辞也已经从他叔叔那儿知道了张依依险些出事,过了几天在张依依没什么大碍后这才过来探望。

她还拿了好些名贵的疗伤丹药与滋养的天材地宝送给张依依,张依依不收还不干,非得叫人收下这才放心了一些。

“别客气,这里最好的几样都是我叔叔让我带给你的,他说那天走得匆忙忘了,知道我肯定会来看你,便顺便让我一并带来的。”

楚辞说道:“你放心,这本就是他应该补偿给你的,之前杜家托到他那儿请他关照你,可是没少付出代价,如今你还差点遇害受了这么重的伤,可不就是他的失职。”

“哪有这样算的,这可怪不得前辈,更何况最后若不是前辈及时赶来,我现在还不知道成什么样子。”

张依依失笑,楚辞这性子倒真是什么都敢说,竟是这般说自己嫡亲叔叔。

不过,人家便是心里真这么想,这般不在意的说着自己的叔叔,但她这个外人可不能这般跟着一起想,否则的话那就真是不知好歹了。

更何况,她要真附和了,想必楚辞反应过来头一个不乐意的也会是楚辞自己。

人都是这般,越是在意的人,自己怎么说都行,但旁人说上一句,那性质却是完全不同。

“不论怎么说,反正这些东西你都收着,都是对你有好处的,慢慢用便是,再如何也不能让身体留下任何隐患。”

楚辞见张依依这般说,脸上笑容更胜了:“还有,叔叔让我转告你,他已经查到了一些事,你之前的推断是正确的。前几天偷袭你的虫子叫己魂虫,正是西门南山的本命虫。叔叔说,西门南山修的便是驭兽之道,却是没想到他竟然真敢用自己神魂血内炼制本命魂虫,你能从那己魂虫手里逃过一劫,当真是莫大的本事与运气。”

“还有,这回西门南山应该伤得极重,甚至很有可能出现临时跌境这样的情况,所以短时间之内西门南山只会想方设法地避开仙舟上所有人注意,尽快养好伤重新将临时跌境升回,很长时间之下大约是很难发现其踪迹。”

楚辞继续说道:“当然,我叔叔也说了,西门南山应该不止一条本命魂虫,那种虫子养起来极其费时费力,但一般也不会只养一条。西门南山失了一条全命虫的情况下,想要完全恢复至少得一两年。所以叔叔说若是这一两年内若是一直无法找出对方下落,那么在仙舟到达北部大仙域前的半年至一年间,你就得格外小心谨慎,到时最好与我一并呆在叔叔那里。”

张依依自然明白楚辞最后这话的意思。

看来楚昂是真的动了心思,想趁着西门南山很可能临时跌境之际,将其找出来控制住。

虽然不太清楚楚昂最终到底想对西门南山做什么,或者说想从西门南山那儿得到些什么,但总归这都是于她相当有利的。

而一旦让西门南山顺利恢复,那么最后半年左右在仙舟的时间也必定将成为西门南山最为疯狂的报复之日。

相对而言,到那时她跟着楚辞一起时刻晃荡在楚昂眼皮子底下照看着,安全之上才将会是最好的保障。

这么好的安排,也当然没有不应之理,再次谢过这对叔侄俩,心中也更加踏实了起来。

又过了半个月,楚辞知道张依依并未闭关后,便过来敲了门,问她要不她一起去商街茶馆坐坐。

不得不说,那处茶馆里不但仙茶上乘,环境极佳,更为主要的是那说书人所讲的北部大仙域的种种人或事相当精彩有趣。

对于他们这种从未去过的人来说,多听听这些的确是极好的一种常识消息普及渠道。

上次楚辞根本就没有听够,如今依依身体也恢复得差不多了,西门南山地个大麻烦大危险暂时也不可能出来捣乱,怎么看怎么都是她们出门转转的最好时候。

见状,张依依也没有拒绝。

她也在这间屋子里呆了整整两年半多,身体恢复得差不多出去透透气也好。

再说,说书人讲的那些北部大仙域的人与事,她也挺有兴趣,算是提前恶补一下那边的一些常识认知都好。

两人当下便出发,毛球这回却是没兴趣一路在外头晃,直接进了随身空间也不必张依依操心。

而跟在她们身后的楚家护卫也由原来的两人增加到了三人,楚昂倒并不因为西门南山如今的蛰伏而放松安全上的防护。

进了茶馆,找了最好的位子坐下,两人叫了仙茶边喝边兴致勃勃地听了起来。

而没过多久,突然一个熟悉的名字从说书人嘴里蹦了出来,瞬间便击中了张依依的心神。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

用户评论
我勒个去

我勒个去 2020-04-28

超级好看,这本书很贴近现实,女主虽然冷漠,但也有底线,而不是无理脑残圣母文,超喜欢这一款的,而且女主的挂开的也不多


©Copyright 2010-2021 土豪小说(www.yeziwx.com)
温馨提示:土豪小说所有的内容(文章、图片、评论)等所有内容,全部由网友上传发布并更新,属于网友个人行为,土豪小说只负责内容的审查,无法判定内容是否存在侵权等行为,如有内容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1-2个工作日之内进行处理,敬请谅解。 版权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