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切换语言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

本该尘封在历史之中的南齐丞相容琛死而复生,以一己之力,横扫九州大陆。

此人手段狠辣,天纵奇才,所过之处,从无败绩。

攻无不克战无不胜,不过短短半年的时间,便攻陷了南齐,据说,南齐皇帝易东始的头颅,在城门口,挂了足足七日七夜。

伺候,此人如有神助一般,所过之处,皆是寸草不生,反是在战场上与他的军队交过手的,只要不投降者,没有一个是能幸存下来的!

世人传言,曾经随着玄机国被封印了百年之久的阴兵,重现于世!

有阴兵相助,一路如同破竹,没有任何人,有能力阻拦。

不过是三年的时间,九州大陆,四大强国,一一被诛灭,更别说那些独立的小国,纷纷表示投降。

仅用三年的时间,一个一统九州的国度,降临于世。

大和。

分崩离析了整整百年的九州大陆,再次完成了大一统,九州大陆,即便是三岁儿童,都知晓了一个响彻九州的名字。

容琛!

七年后。

皇宫东面城墙,有个矫捷的身形,掠过天空,最后,立在了墙头上。

“呼,今日太尉大人不在,看谁能阻挡我去看娘亲……哎哟喂……”

正打算施展轻功,猛地便撞上了一堵坚硬的人肉墙,紧随着,只听得‘扑通’一声。

便栽倒在了地上,华丽丽地摔了个狗吃屎。

少年挣扎着努力想要爬起来,几道黑影投落下,“皇上,侍卫也揍过了,墙也翻过了,您今日的奏折,还没批完呢。”

奏折……

此时此刻,只要一听到奏折这两个字,少年便有种想吐的赶脚!

“我不批,打死也不批……”

少年的豪云壮志还未来得及说完,便有一道冷冷淡淡的嗓音传了过来:“哦,既然皇上如此英勇,那便打死你好了。”

“嗷呜!太尉大人你终于回来了,我……我真是想死你了呀——”

扑过去,在离那道硕长的身形尚还有半步距离之时,便被一只手,按住了脸蛋,一下推了出去。

“听说,皇上把养心殿看守的侍卫,都给撂倒了?”

走近一步,少年倒退一步,努力保持微笑,“那个……我这是……这是在和他们切磋武艺呢……”

“听说,皇上打算翻墙逃出皇宫?”

少年的笑容一僵,“怎么会呢,我这是……在锻炼身体呢,哦吼吼……”

“但是方才,我怎么听到,皇上说,打死不批奏折?”

少年一下就弹了起来,“错觉错觉,这绝对是太尉大人您的错觉!我最喜欢批奏折了,爱到废寝忘食,爱到痛彻心扉……”

微微一侧,“哦,那便回养心殿吧,看看这几日,废寝忘食的皇上,是否将我布置的任务,都完成了。”

一口老血!

老天啊,现在就赐一道雷,直接劈死他吧!

养心殿。

男人随意地翻阅着堆成了小山的奏折,“废寝忘食,嗯?痛彻心扉,嗯?”

少年‘扑通’一下坐下来,抓住自己的耳朵,“太尉大人我错了,我大错特错,你……你随便打,就是不要打脸……”

一记拳头,就朝着他的脸飞了过来!

我艹,说话不算话啊——

少年猛地跳起来,就扑向了殿门口,“舅舅,太尉大人要打我,呜呜呜……”

几乎是整个人,都挂在了,还未来得及走进养心殿的男人的身上。

没错,此刻这个装模作样哭鼻子的,正是已然十三岁的念念。

而被他抱着的,便是苏执生。

此刻,站在不远处,黑着脸的,不是闻人靳又是哪个?

“容靖念,再不松手,信不信我卸了你的胳膊?!”

容靖念,乃是念念的大名,就在他三年前登基时,所敲定下来的正名。

你叫我松手我就松手,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再者,有舅舅这块贴身保护符在,他傻才会松手呢!

“舅舅,你看你看,我手上的伤,都是被太尉大人给打的……”

脸呢?这货还能不能要点儿脸?这手上背上的伤,分明是他自己从墙上掉下来摔伤的!

一看到念念手上的伤,苏执生立马就变脸了,“别怕,有舅舅在,没人敢欺负我们念念。”

说着,苏执生一记冷眸瞥向了闻人靳。

“执生,不是我,你听我解释……”

叱咤朝堂,让众朝臣只要听到闻人靳这个名字,都会吓得腿软尿裤子的闻人太尉,却是在苏执生的面前,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变,足能让人大跌眼镜!

“舅舅,哥哥这个大笨蛋,就该被太尉大人多打打,说不准脑子就能开窍了呢。”

一道脆生生的嗓音,恰在此时飘了过来。

瞧见站在门口的混世魔王,念念一把便抱住了苏执生的手臂,“笑笑,你再给我背后捅刀子,信不信我把你的小屁屁打开花?”

彼时,站在殿门口,娇小的可人儿,便是已然三岁的笑笑。

手中拿着一根吃了一半的冰糖葫芦,在听到念念的威胁之后,转过身,朝着闻人靳伸出了小手手。

“太尉大人,要抱抱。”

闻人靳走了过去,干脆利落地便将她抱了起来。

笑笑乃是在闻人靳和苏执生的身边长大的,对于这个小娃娃,闻人靳也是难得上心。

“太尉大人,哥哥方才说,你给他布置的任务太轻松了,完全让他没有战斗欲呢。”

闻人靳顺势接下:“嗯,我正打算加点儿分量,看他还有没有力气跑路。”

念念一颗小心肝儿彻底碎了一地。

不怕神一样的太尉,就怕猪一样的妹妹!

“念念,你想出宫?”

将念念手背上的伤口上好了药,苏执生才问道。

念念用力地点了点首,“我想去看娘亲,可是……我还有好多奏折,呜呜,爹爹实在是实力坑娃,抛下这么个大摊子,一股脑儿地扔给了我,我就算是看到天荒地老,也看不完这些奏折啊……”

七年前,容琛一手建立了大和国,而在建国不过四年的时间,他忽然便宣布退位,将皇位传给了年仅十岁的念念。

于是乎,在这七年的时间里,念念备受压迫,无数次地揭竿而起,想要翻身做主人。

却无数次被无情地打压下,只因,容琛找了一个人,一个将他克的死死的人。

闻人靳。

念念的那些小聪明,都被闻人靳无情地戳穿,除了能搬出苏执生暂时压住闻人靳之外,他被无他法。

嘤嘤,闻人靳这个家伙,就是个无情无义无理取闹的魔鬼……

苏执生的动作一滞,转而摸了摸他的脑袋,“也快一个月了,那便今日过去吧。”

念念感动地眼泪汪汪,这个世上,只有他家娘亲和舅舅是最疼他的!

在起身之时,苏执生看向闻人靳,“念念还是个孩子,你别逼得这么紧。”

闻人靳赶忙应道:“执生说什么都对。”

念念哼唧了一声,虚伪!

九都。

一下了马车,便有个人,在接应他们。

“舒音姐姐,抱抱~”

笑笑扑过去,就被站在马车边的舒音给抱了个满怀。

舒音笑吟吟地道:“小小姐又长高了呢。”

笑笑立马扬起小脑袋,“还变漂亮了哦~”

“是是是,小小姐越来越漂亮了。”

笑笑凑过小嘴,“舒音姐姐我告诉你个小秘密哦,今日哥哥爬墙被发现,又被太尉大人打小屁屁了哦。”

前头的念念一个踉跄!

不行,他一定要把这个妹妹给打包贱卖了!

绕过长廊,在一间房前停下,素衣长老便站在门口。

“苏公子,闻人公子。”

苏执生抬了下手,“今日可有动静?”

素衣长老缓缓地摇了摇首,“两位里边请。”

苏执生的眸光微微暗淡下来,收紧了手心。

这都已经十年了,整整十年,自将苏如禾从无渊道救出来,费劲千辛万苦,护住了她一缕心脉以来,十年间,他们想尽了无数的法子,都无法唤醒苏如禾。

这一沉睡,便是整整十年!

而在他们走进去之时,在床边,坐着一袭白袂的男人。

看到他们,只是淡淡道:“来了。”

“爹爹~”

笑笑软蠕蠕地伸出小手,容琛笑了下,将她抱了过去。

捏了捏她的小脸,“又胖了。”

在容琛的怀里扭了扭小屁股,“人家才不是胖,只是虚胖了。”

一句话,便让房内的人,都忍不住笑了出来。

笑笑凑过小脑袋,“爹爹,娘亲睡了好久呀,笨蛋哥哥说,小懒虫才会一直贪睡,娘亲不是小懒虫,怎么还不醒来呢?”

“有你和念念在,她很快便会醒的。”

念念和笑笑陪着苏如禾,容琛便与苏执生走了出去。

“能试的方法都试过了,小禾真的……再也醒不过来了吗?”

容琛垂下眼睑,捏紧了手心,“哪怕是踏遍万水千山,掘地三尺,我也会唤醒她。”

“而且……”

侧过首,“她最在意的人,都陪在她的身边,她一定,舍不得睡太久。”

他一直相信,她只是太累了,所以才会睡着。

只要她睡够了,便一定会醒。

不管这过程,需要一年,两年,甚至是十年,二十年,他都会等下去。

床边,笑笑像变戏法似的拿出了一根糖葫芦。

“娘亲,这是我带给娘亲的哦,很甜很甜的呢,娘亲来吃一口吧?”

“白痴,娘亲在睡觉,怎么能吃东西!”

“哥哥才是大笨蛋,娘亲睡了那么久,一定饿了,说不准吃一口,就马上醒过来了呢?”

“……”

两个小家伙正争执不下之时,忽而,床榻之上的人儿,眼睑微微一动。

骤然间,一道微哑中,含着笑意的嗓音,飘荡了过来:“嗯,睡了这么久,的确是饿了呢。”

“娘……娘亲?!”

房门骤然被推了开。

微风拂面,床榻之上的人儿,对着站在门口的男人,微微一笑。

“容琛,我回来了。”

这辈子,我们,再也不要松手,再也……不会分开。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

用户评论

©Copyright 2010-2021 叶子文学/土豪小说(www.yeziwx.com)
温馨提示:叶子文学/土豪小说所有的内容(文章、图片、评论)等所有内容,全部由网友上传发布并更新,属于网友个人行为,叶子文学/土豪小说只负责内容的审查,无法判定内容是否存在侵权等行为,如有内容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1-2个工作日之内进行处理,敬请谅解。 版权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