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切换语言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

相恋十年的前男友结婚了,新娘却不是我。

这样一想……

我他妈的真是太快乐了。

她终于要过上左手小狼狗右手小奶狗身后跟着条秃头小野狗的幸福生活了!

嗯,不用怀疑,这个“狗”就是正常普通的狗,跟狗男人完全不沾边儿。

狗男人哪有阿猫阿狗来得可爱机灵?

像她这位前男友,出生含着金汤匙,时间一到,拍拍屁股出国留学,摇身一变为超级海龟,芳心纵火,组成了很多亿少女的梦。

没多久,很多亿少女的梦碎了,因为她这位从高中起就一直占据着正宫名分的女朋友出场了!

说是正宫,其实混得比前男友身边的十八线小野鸡女炮友都不如。

明明碗里放着一个门当户对、清纯貌美、温柔体贴的女朋友,这狗男人就是忍不住偷腥,东啃一把草,西啃一扎花,娱乐传媒的少东家三天两头地上绯闻热搜,捎带着正牌女朋友的般弱也被网友三天两头骂得狗血淋头。

骂什么呢?

骂她不争气啊。

你说你一个白富美,要爹有爹,要妈有妈,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拉得了一手小提琴,干啥不好非要给渣男当折翼天使啊?

是啊,般弱也想不明白。

原主这么好的条件,这么好的配置,干啥啥不行,非要追在渣男的屁股后头痴情不悔芳心任践?多养十条八条哈士奇给渣男拆拆家闹得鸡犬不宁让他精神分裂半身不遂不好吗?

不,他不配,她的阿奇流淌着西伯利亚雪橇犬的古老而高贵的血统,天生下凡藐视人类,不能浪费在狗男人的身上!

心中咆哮万千,般弱依然淡定地勾了一下耳边的发丝,温柔细致得不得了。

毕竟她现在干得可是只喝露水长大的仙女人设,干不好,那小气的男人是要扣工资的,虽然她也没多少工资可扣,但蚊子腿的肉也是肉呐,她不嫌弃。

昏暗的电影院正播放着一部丧尸末日片,看着男主角把人脑嚼碎,般弱狠狠啜了一管子的芋泥跟珍珠。

心中暗想,要是狗男人也这么利落狗带就好了。

等电影看完,般弱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唇。

她越过一群打扮得时尚靓丽的大学生们,去了一趟厕所,洗手补妆。

出来之后,般弱的余光随意一瞥,与人群中的一个身材高挑、皮肤白净的男孩子对上了眼,旁边的男生好像是推着他的肩膀在起哄,后者害羞地背过身,给她一个十分秀气的后脑勺看。

要不是顾及她的仙女形象,般弱很想吹个哨,就流氓调戏良家妇女的那种。

“叮铃铃——”

手机铃声响了。

般弱划开屏幕一看,哟,狗男人的号码,在她静音的时间打了五六通。

她出去看电影之前,发了一张奶茶跟电影票的照片到朋友圈。

与她相熟的朋友们觉得她受的刺激很大,不然柔柔弱弱一到打雷就缩在被窝里不敢动弹的小仙女能去看这种心肝胆颤的恐怖片?

那不是要了小仙女半条仙命嘛!

他们心酸不已,一边不敢揭她的伤疤,哄着小仙女看电影挡着眼睛,一边则是建了个群,名叫“顾渣男你千刀万剐不得好死”,把正主拉进来,兄弟姐们集中炮火,轮番上阵鞭尸,把顾宴鞭得自家妈都不认识了。

鞭完之后,大家又开始苦口婆心讲道理,开弓没有回头箭,让顾宴不要因为一时的脾气就冲动结婚,再冷静想想。

那十八线糊穿地心小野鸡跟陈家从小捧在手心里娇宠的小仙女能比的吗?

按照那个狗男人的脾气,越是按着他的头喝水,他越是能一驴蹄把人的头盖骨给掀了。

般弱要的就是这种反效果。

她捡了十年的垃圾,总算修得功德圆满,就地飞升,现在就该退位让贤,该让真爱垃圾的人来接班了!

爱谁谁,爱咋咋。

反正原主的心愿是让她来体面分手的,又不让她回收垃圾的。

“请问,是陈般弱小姐吗?”

手机那头传来一个性感妖娆的女声。

“您哪位?”

般弱的目光扫了一眼对面的小哥。

脸白,肩宽,腰细,长腿,不错,她喜欢。

“我是阿宴的未婚妻。”

那语气是掩饰不住的得意,“最近我们筹备婚礼,忙得跟陀螺一样,发喜帖发到手软,整得头昏眼花,不好意思,把你给落下了。你是阿宴的前女友,不管怎样,起码相识十年,来喝个喜酒也是应当——”

般弱微笑。

“小野鸡,给我发喜帖,你家垃圾知道吗?”

般弱扶着额头,一副弱柳扶风楚楚可怜的标准绿茶姿态。

“不就是被垃圾偷了一回腥,肚子揣了一块肉,很了不起?还以为自己能逼宫上位?你信不信,我只要一个电话打回去,服个软,你梦寐以求的名流婚礼立马泡汤。”

她跟前男友为什么分手呢?

因为她这一次是正儿八经的捉奸在床,狗男人彻底地恼羞成怒了啊。

对面沉默了一下,突然声嘶力竭感人肺腑地说,“陈小姐,求求你,放我一条生路,我是真的爱上了阿宴,而且,我为阿宴流产了那么多次,医生都说了,这是我最后一个孩子,求你,求你高抬贵手,成全我一个做妈妈的心愿……”

说到最后,泣不成声。

般弱啧了一下,这是开了录音了吧?

小野鸡还真爱给自己加戏。

好在,她也点亮了满级绿茶技能。

加戏谁不会?

般弱立刻调动每一个细胞每一根毛发为自己的演技颁奖。

浑身颤抖,泪眼婆娑,简直不能更柔弱了。

她无比软弱地哽咽,“李小姐,你放心,爱情是伟大的,虽然你背着我去国际演出的时候爬上了阿宴的床,做了我和阿宴的小三,但是,孩子是无辜的,我一定成全你做妈妈的心愿。婚礼、婚礼我会出席的。”

啪的一声,干脆利落地挂断,不给对方任何可乘之机。

“那个……擦擦吧。”

一只骨节修长的手掌伸出,竟是那脸庞清秀的男孩子走到她面前,递给了她一张无香纸巾。

“谢谢。”

绿茶仙女今日下凡流泪。

追问之下,男孩子才知道她与恋爱十年的男朋友由于小三而分手了,那小三竟还打电话过来示威,把人给生生气哭了。

小奶狗原本就是对女神一见钟情,想要鼓起勇气上前搭讪,结果女神恋情破碎,不正是趁虚而入的天赐良机吗?

小奶狗默默谴责了一下自己的龌龊心理,手不见得半分软,很快就要到了女神的手机号码。

靠着强大的厚脸皮,家里有矿的富二代小奶狗光速搬入了女神的公寓,三番两次偶遇,不到一周的时间,他登门入室,可以亲手帮女神打包丢掉狗男人留下的东西了。

小心思蠢蠢欲动,富二代小奶狗把般弱的房间收拾得异常干净。

他第一次趴人床底,任何男性的物件通通扫进垃圾桶,连带一些昂贵不菲的纪念物,他哄着人,捐给了慈善机构,然后又若无其事地添上自己的东西。

而趁着婚礼前一天晚上,富二代小奶狗又发挥了自己聪明的脑袋瓜,觉得她的赴宴需要一个男伴,来了一番有理有据的毛遂自荐。

所以,第二天的婚礼晚宴,般弱挽着她新出炉的年下小男友去搞事了。

众人惊了。

新郎官顾宴上一秒言笑晏晏招待宾客,下一秒摔了酒杯,眼睛血红,当场发疯。

他攥着般弱的胳膊,陷出深红的指印,几乎是从牙齿缝里挤出的字眼,“陈般弱,你什么意思?故意找个狗男人来气我?啊?你他妈给老子长能耐了?”

护花使者不满地皱眉,“你放手,你弄疼她了。”

顾宴不怒反笑,“弟弟你喝奶了吗?大人的事,别乱插嘴。”

“阿宴,你别闹了,他不小了。”

她的眼波温柔地流转,声色俱软。

小奶狗俊脸微红。

这话,听起来很微妙啊。

可是他一看,女神一脸的认真坚定,又好像是他想多了。

“介绍一下,张嘉元,我男朋友,也是我未来的丈夫。”般弱从失魂落魄的男人怀里挣脱开来,与小男友十指相扣。

甜蜜的一幕刺激到了顾宴,他咬着舌尖,弥漫出铁锈般的血腥味。

她是认真的?

从他认识她那一天起,她就是个认真自律的姑娘,从不泡吧,从不飙车,从不讲脏话,乖女孩的身旁永远环绕着鲜花与掌声,不像他,浪荡轻浮,终日调情。

顾宴也想不通,这么一个小仙女,为什么会看上他?

没人知道,傲慢风流的顾家大少在患得患失的感情里懦弱自卑,他一次次踩着她的底线,夜不归宿,喝酒飙车,努力证明他就是个烂人,不配得到仙女的垂怜。

然而真正到了这一天,仙女要放弃他了,顾宴难受得一塌糊涂。

他甚至是有些惊慌地抓住了般弱的手腕,“你是在骗我的对不对?”

般弱维持了无懈可击的笑容。

顾宴拉着她欲要逃离婚宴,般弱制止了他。

一如既往的纵容。

“好啦,阿宴,别闹了,你是二十五岁,又不是十五岁,要像个大人,别动不动就发脾气,宾客都来了,你是想让顾家的脸面都被踩在地上吗?伯父伯母心脏不好,你不要再气他们了。”

她见他领结歪了,伸手整了整。

“从今以后,你就要学着当一个好丈夫了,少喝点酒,你胃病还没好,要按时吃药。还记得我教给你的几样小菜吗?偶尔可以下厨给家人尝尝看,很可惜呢,我还以为我是第一个尝到的。”

此时,新娘提着婚纱赶来,听见她的后半段,冷笑,“我跟阿宴的婚姻生活就不用你这个前女友插手了。”

看,送命的来了。

“你闭嘴!”

顾宴怒吼。

般弱并不生气,双手捧着他的脸,迫使他转过头来。

她注视着男人发红的眼眶,用那双澄澈不染纤尘的眼眸,软软地说,“很抱歉啦,我爱了你十年,也累了,该退场了,以后注定要缺席你的生日,你的情人节,你的结婚纪念日。不过,还是要祝你一声,结婚快乐。”

她的呢喃轻不可闻。

“也祝我们,分手快乐。”

分手之后,她会成为这个狗男人的心头红痣,骨中血刺,让他在无法与之共度的时间里,永生难安。

顾宴终于相信,那个爱他十年的好姑娘,是真的要离开他了。

“不……我不结婚了,我要跟你求婚。般弱,你别这样看我,认真的,这次我是认真的,我不再乱搞了。你信我,我、我以后都听你的话。”

他单膝跪在地上,仰着头,哀求她,“再给我一次机会,行吗?”

般弱垂头俯视着他,温柔怜悯地开口。

“不行啊,阿宴。”

“你真的……太脏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

用户评论

©Copyright 2010-2021 土豪小说(www.yeziwx.com)
温馨提示:土豪小说所有的内容(文章、图片、评论)等所有内容,全部由网友上传发布并更新,属于网友个人行为,土豪小说只负责内容的审查,无法判定内容是否存在侵权等行为,如有内容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1-2个工作日之内进行处理,敬请谅解。 版权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