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切换语言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

一对老人,一个疯娘,一间破败的瓦房,一个荒凉的小村,撑起了我的整个童年。

听乡亲们说,我是个被抛弃的孩子,是我那疯掉的娘从医院厕所抱回来的。

至于我娘,她也是个被抛弃的人,在怀孕六个月的时候被丈夫踢出了家门,因为世俗观念,不得不去医院拿掉了肚子里的孩子。

或许这就是命,她自己的孩子死在了手术刀下,却在医院厕所发现了我,将我偷偷抱回了她的娘家,然后——她疯了!

村里的人很讨厌她,经常指指点点说她是丧门星,被男人踹了还有脸回来。作为她唯一可以依靠的人,我从来没有帮她说过话,而是渐渐疏远了她,因为我不想像她一样,也被村里人孤立。

村里人聊天的时候,她喜欢站在旁边偏着脑袋静静听着,有时候一站就是一上午,到了饭点,外婆让我去喊她回家吃饭,我会不冷不热到她旁边,扒弄她一下,说:“走,吃饭。”

不像是在跟我的母亲说话,更像是招呼家里喂养的小猫小狗,在我记忆里,我从来没有喊过她一声妈。

她很喜欢我,平日里见了村子里任何一个人都没有表情,唯独见了我才会露出一抹笑容,我喊完了,她会挂着笑容抬起手往我头上摸来,我早就知道了她的套路,早早躲开,不管她跟不跟上来,我自个儿先回屋,因为我下意识不愿意跟她走在一起。跪求百独一下潶*眼*歌

随着年龄的增加,我渐渐长大,她的疯病也越来越严重,有时候会半夜声嘶力竭地嚎哭,有时候会不明原因地逃走,村里人越来越不待见她,我也因此越来越厌恶她。

只是有一点没变,她对我还是很好。吃饭的时候,她会把肥肉咬去,剩下的廋肉放入我碗里;天冷了,她会在早上六七点钟就找好厚衣服,放在我的床头;夜里我要上厕所,她会默默站在门口等着我回来。

只是她做的这些,从来没有打动过我。

直到有天,村里几个小孩突然在我家屋子旁边嚎啕大哭了起来,等我们过去才知道,原来是我那疯娘打了村里的两个孩子。不管农村城市,对自己孩子都看得十分重要,那两孩子的爷爷奶奶当天就带着孩子找到了我外公外婆,指着我母亲对他们说:“你们以后把这疯子看好一点,疯疯癫癫的,以后还指不定做出什么事情呢,背时短命的!”

毕竟是我外公外婆的亲生女儿,别人当着他们的面诅咒他们的女儿,他们也气不过,但是他们发泄的方式让我出乎意料。

外公反手过来扇了我母亲一巴掌,而她却在同时把我护到了身后,因为她以为外公要打的人是我。

我不愿意在别人都仇视她的时候站在她这边,一把推开了她,但是却因为力度过大,将她推倒在了地上,我然后说了句:“我不要你管,疯子!”

外公见我把她推倒,突然跟发了疯似得,双眼充血瞪着我,啪地甩了我嘴巴子,这是外公打得最用力的一次。我当时就被打懵了,外公指着我大吼:“狗日的,她是你妈,没有她你早死在粪坑里了。”

这件事情是没有下文的,因为村里人见我外公气得发抖,我外婆气得落泪,这事儿也就算了,没有继续纠缠。

我被外公打得脸高肿,当天晚上赌气早早上了床,睡到半夜,我感觉到我那疯娘进了我屋子,她到我旁边伸手过来摸我的脸,问我:“还疼不疼?”

她很少说话,一星期有一次算高频率了。

或许是同情她吧,我坐起来摇了摇头:“不疼了。”

她微微笑了笑,如往常一样把挂在腕上的衣服放在了床边,然后说:“以后你要听你外公外婆的话,多帮他们干活,莫调皮,莫让他们太辛苦了。”

从我记事起,这是她说话最正常的一次,我有些恍惚了,呆呆点头。

之后她走出了房间,我听得见声音,她其实没有走,一直站在房门口面,直到我睡着。

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到她,也是我最后一次跟她说话。

第二天早上,她失踪了,再没有半点音讯,就好像突然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般。

直到这个时候我才明白过来,她的突然消失,对我的生活造成了多大的影响,我早就已经习惯了她的呵护,晚上她给我说的那几句话,实际是她在给我告别,只是我对她的关心太少,没有发觉。

我习惯了她抢着给我添饭,我习惯了她给我择瘦肉,我也习惯了她给我加衣服,更习惯了她看见我时的那抹微笑。

我在期待和等待着跟她的再次见面,心里甚至暗暗发誓,如果她回来了的话,我一定不会对她说半点不尊重的话,也不会像阿猫阿狗一样使唤她。只是,没有机会了。

那是2011年2月,我早起准备过年要用的鞭炮,打开房门看见的却是一口大红棺材。

棺材里装着的是已经失踪了四年的母亲,她身着大红袍,眉心、喉咙、心口、四肢被钉上了柳钉,死死钉在了棺材底部。

——我叫陈耀,我是一个没有父亲的孩子,现在,我连母亲也没有了。

喜事变丧事,我伏在棺材上嚎啕大哭:“儿悔不该疏远您的啊,娘!”

外公外婆见了棺材后瘫软在了地上,仰天大骂:“狗日的畜生,为啥要这么折磨我闺女。”

没人知道是谁把棺材抬到我家门口的,也没人知道我娘是怎么死的。

人死总要下葬,他们请来端公帮忙挑选下葬地点,我跟端公说:“我娘这打扮不适合下葬,先不封棺,我用最快时间准备新寿衣。”

端公摇头跟我说:“这种死法太不正常,人死如灯灭,反正她也没了感觉,就这样吧,拔了柳钉换了衣服,指不定会生出什么事儿来,先就这样别动。”

他们都相信端公说的,一切保持原样,守灵两天,大年初三,村里有力气的人搓好草绳,抬着我娘的大红棺材上山,我和端公在最前面撒纸钱开路,外公外婆在棺材旁边被人搀扶着走路。

关于我母亲的死因,众说纷纭,有说是我母亲在外面疯病犯了,惹了事儿,被人报复,钉死在了棺材里面。

也有说我母亲撞了邪,被当成邪物钉在了棺材里面。

但是不管有多少种说法,都不能否认我母亲是被人害死的,作为儿子的我,悲痛之余就是仇恨,我恨那些把我母亲钉死在棺材里面的人。

当天早上抬着棺材上山,行了一半的路了,抬棺材的几个壮汉突然说抬不动了,把棺材重重放在了地上,这边儿的习俗是棺材没到坟地之前不能接地气,他们马上多来了几个人,肩膀都勒破皮了还是抬不动。

村里有其他人惊慌说:“她死得冤枉,喉咙里提着一口怨气没有咽下去,还不肯上山,这事儿怕是不好弄了,咋个办?!”

帮忙看坟地的那端公最后想了个法子,端公跟我说:“你是她娃,你跟她说道说道,试试看有没有用,棺材横在路上,下了地狱是要进枉死城,投不了胎的。”

我听了马上跪在了她的棺材前,磕了几个响头,然后说了句:“您安心去吧,要是有什么冤屈或者是遗愿,晚上托梦告诉我。”

就这么说了句,棺材竟然真的被抬起来了,棺材也变得比之前更轻,几个人轻轻松松抬上了山。

葬了我娘后一直相安无事,我安静了几天也准备着手去查到底是谁把棺材送到我家门口的,那么大的棺材,即便是晚上,也肯定不会做到毫无痕迹。

我们村子地处大队中央,入村只有三条路,要想调查,肯定要从这里入手。

之后几日,我开始在村子附近开始询问,那天晚上有没有人听见过什么奇怪的声音,范围逐渐扩大,竟然没人听到半点动静,那么大的棺材,像是从天而降落到我家门口的,没留下半点痕迹。

终于,快要出我们乡的时候,打听到了一些消息,有家人告诉我说:“2月3日凌晨一点左右,我家狗跟疯了一样到处乱跑,我以为是土猪过来了,打着手电出门看了下,看见有几十个人抬着轿子往那边儿去了。”

他指的方向,正好是我家那里。

我问了句:“是轿子,不是棺材?”

他摇摇头:“哪有棺材是红色的,轿子才是红的,再说他们抬着东西跑那么快,棺材那么重,不是棺材。”

那肯定就是钉死我娘的红棺材了,终于找到了点蛛丝马迹。

只是,还没等我来得及高兴,村里传来了消息,说我外婆把自己剃成光头,吊死在了院子里的老槐树上。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

用户评论

©Copyright 2010-2021 叶子文学/土豪小说(www.yeziwx.com)
温馨提示:叶子文学/土豪小说所有的内容(文章、图片、评论)等所有内容,全部由网友上传发布并更新,属于网友个人行为,叶子文学/土豪小说只负责内容的审查,无法判定内容是否存在侵权等行为,如有内容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1-2个工作日之内进行处理,敬请谅解。 版权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