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切换语言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

【番外-春夏秋冬】

当远在北极圈的苏纪时得知妹妹怀孕时, 她的锤子差点砸在脚面上。

真是奇怪,明明苏纪时才是先谈恋爱的那个人,可是结婚、怀孕, 苏堇青都走在了她前面。

这对双胞胎里,姐姐风风火火说一不二,然而在感情大事上, 反而是妹妹想得更清楚、做得更多。

苏纪时八卦问:“现在能看出来是几个孩子吗?”

有科学研究表明, 母亲如果是双胞胎的话,孩子是双胞胎的可能性就要大得多。

果不其然, 苏堇青笑答:“刚去医院查了孕囊, 两个。”

两个孕囊, 即说明苏堇青肚子里的, 是异卵双胞胎!异卵双胞胎,有可能是性别相同、也可能性别

不同, 不过两个孩子的长相是注定不一样了。

“太好了!”苏纪时有些可惜, 若是妹妹能生一对同卵双胞胎——就像她们姐妹俩一样——那该有

多好啊。但转念一想, 异卵也有异卵的好处, 一对龙凤胎肯定很有趣。

哪想到又过了一阵子,苏堇青的电话第二次打了过来。

只不过这次,她的声音里满是带着甜蜜的烦恼。

“姐……”她声音轻得像树梢上的小鸟, “我今天又去做了一遍B超, 医生说,其中一个孕囊自我复

制了一遍……”

苏纪时有些没听懂:“什么意思?”

“意思是——”苏堇青不知是该开心还是该犯愁,“——我怀的是三胞胎!一对同卵, 一个异

卵!”

天!

医生表示,怀这种同异卵三胞胎对母体负担太重,如果苏堇青愿意的话,可以做减胎手术,也就是

说拿掉其中一个宝宝。

苏堇青哪里舍得,坚持把三个宝宝都留住。

她养得起,又喜欢孩子,肚里的三颗小豆芽是她与林岩爱情的结晶,一个都不能少。

只不过,怀宝宝太辛苦了,而且还天降三个,苏堇青孕早期反应格外严重,腹部膨胀成一轮满月,

全凭她咬牙坚持,才跑完了这场人生马拉松。

……

孩子比预计出来的要早,苏纪时的飞机刚一落地北领地,就接到妹夫的电话,告诉她妹妹已经安然

从产房出来。剖腹产很顺利,不过三个孩子因为早产体重太轻,要先在保温箱里待一段时间。

穆休伦在机场外等她,见她一脸坐立难安的模样,默默伸出手,把她冰冷的五指攥入了掌心。

两人赶到医院,先去看了妹妹。

只见苏堇青沉沉睡在病床上,短短的头发铺散在枕头上,林岩坐在床旁,小心拿棉签沾水涂在她唇

上。

怀胎八月,又经历过剖腹产这种大手术,苏堇青的脸色很疲惫。这一刻的她,根本不像是曾经在娱

乐圈里引得万人追逐的女神“苏瑾”,而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妈妈。

林岩放下水杯,轻轻地拨开她的碎发,在她额头落下一吻,然后顺着她挺翘的鼻梁下滑,最终把这

个吻落在了她的唇角。

隔窗望着这一幕,苏纪时想,妹妹果然没有嫁错人啊。

探望完妹妹,他和穆休伦又去保温箱那里去看宝宝。

早产儿专用病房禁止家属进出,不过有一整面墙改造成了玻璃,孩子的亲人可以隔着玻璃探望。

保温箱里最引人注意的,就是刚刚睡进来的三胞胎了。

护士告诉他们,先出来的是两个双胞胎哥哥,第三个宝宝则是小妹妹。两个小哥哥都很健壮,粗胳

臂粗腿,在保温箱里踹来踢去,活力十足;小妹妹体弱,委委屈屈地含着奶嘴,哭声也像小猫一样。

苏纪时感叹道:“以后两个哥哥,一定要好好保护妹妹。”

林岩说:“那当然,两个混小子如果敢欺负她,我一定狠狠揍他们屁股!”

好在,三个孩子发育良好,器官健全,在保温箱里一天一个样,半个月的功夫,三个小宝宝就接连

出院了。

这是苏堇青第一次拥抱自己的孩子,亲亲这个、吻吻哪个,根本舍不得松手。

苏纪时一双眼睛好奇地打量着妹妹,在这一瞬间,她觉得妹妹突然就从她印象里那个爱哭鼻子的小

女孩,变成一个了不起的母亲了。

她孕育了三个小生命,将来也将送这三个孩子走上不同的人生。

穆休伦问:“给孩子取好名字了吗?”

林岩点头:“已经想好了。三个孩子分别叫林漫冬、林灿秋、苏芷夏,小名就是冬冬、秋秋、夏

夏。”

苏纪时好奇:“为什么不从“春”开始命名?”

苏堇青笑意盈盈地抬起头,一双美目在姐姐和姐夫之间流转:“因为,我要把春天留给你们啊。”

……

仿佛只眨了几下眼睛,三个襁褓里的小豆丁,就长高了、长壮了,长成了三个调皮捣蛋的小东西。

这三个小家伙,有时候淘气的像恶魔,有时候又贴心的像天使。

苏堇青偶尔会打电话给姐姐,向她抱怨养育孩子的种种困难之处。

比如某天,两个哥哥叫妹妹去爬树,结果妹妹从树上摔下来,扭伤了脚。

比如某天,两个哥哥带妹妹去逗邻居家的大狗,结果三个孩子被狗撵得嗷嗷叫。

比如某天,两个哥哥骗妹妹寿司芥末是抹茶酱,结果妹妹吃了一大口,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比如……比如……再比如……

苏纪时听明白了:“原来你说的‘困难’,就是那两个浑小子本身啊!”

苏堇青头痛不已:“本来还以为两个哥哥能照顾妹妹,结果两个哥哥才是最爱欺负妹妹的人!”

苏纪时说:“揍他们!”

“揍过了。”苏堇青说,“记吃不记打。”

苏纪时说:“那就饿他们!”

“饿过了。”苏堇青说,“结果他们跑去镇上快餐店,摆出一脸可爱无辜的模样,骗了披萨、汉

堡、奶酪薯条,还有两杯可乐。”

苏纪时也没办法了,她实在没和这种幼年体灵长类生物打过交道。

她唏嘘道:“看了你的‘惨状’,我顿时觉得,还是工作更可爱一些。我那些组员,虽然有时候白

痴得像幼儿园刚毕业,但他们不会因为我不给他们吃冰激凌,就委屈得哭一整天。”

哪想苏堇青顺着她的话说下去:“姐姐你是事业型女强人,不愿意生孩子可以不生。但是……婚,

可以先结一个吧?”

她试探道:“你看,你和穆总也交往了这么多年了,也是时候给穆总一个名分了。”

苏纪时听懂了,笑骂:“原来你是来当说客了。”

她和穆休伦稳定交往多年,两人工作都很忙,虽然聚少离多,但感情一直很好。只要一有假期,两

人立即飞到一起,度过甜蜜的假期。

苏堇青一直觉得,姐姐和姐夫如此恩爱,肯定好事相近。哪想到,她等啊等,等到自己怀孕了,生

宝宝了,宝宝会走路了,宝宝会闯祸了……还没等到姐姐结婚。

是穆休伦不求婚吗?

正相反,穆休伦暗示、明示过多次,可都被苏纪时轻描淡写的绕过了话题。

几次之后,穆休伦便知道她无意步入婚姻殿堂,就不再提了。

苏堇青实在搞不懂姐姐是怎么想的。

她问:“你和穆总只差那一本结婚证了。他的保险受益人是你,你的保险受益人是他,他投资你的

研究,你用研究成果支持他的公司,你俩名下还有共同的财产……那为什么,你就不愿领证呢?”

苏纪时狡猾反问:“是啊,既然领证之后和现在毫无区别,那我为什么非要领证呢?”

苏堇青:“……”

苏堇青被她绕了进去,说不过她,只得无奈挂了电话。

……

不久,苏堇青接到一个好消息。

她离开娱乐圈后,除了操持小家以外,一直没有放下保护湿地的工作。

她依旧在卡卡杜国家公园服务,只不过现在成为了正式签约员工。闲暇之余,她开始自学摄影,在

她的相机里,湿地呈现出不同风貌。既有宽阔长河映衬晚霞,也有细雨丛丛搅乱落叶……湿地里栖息

着数千种生物,黑颈鹳,咸水鳄,水牛,水鸟……

苏堇青把她的这些作品整理投稿,她具有天生的艺术天赋,很快就在自然摄影界崭露头角。

去年,她获得了世界知名的国家地理杂志社举办的摄影比赛一等奖,立即有出版社找上门来,要为

她出版影集、还想为她做巡回摄影展。

为了更好的宣传湿地、保护湿地,募集资金,苏堇青同意了。

三个孩子年纪还小,苏堇青和林岩商量了一下,两人决定把孩子带出去见见世面。可问题在于,巡

回摄影展有一站在中国,苏堇青虽然离开了娱乐圈,但仍然对国内娱乐圈的八卦力颇为忌惮,她不敢

贸然把三个孩子暴露在媒体和粉丝面前。

苏堇青先给方解打了个电话。

几年过去,方解已经荣升为经纪公司的艺人总监,小霞也从助理走向执行经纪。方解把之前在《毕

业大戏》里默默无闻的双胞胎弟弟石星签到了公司,分给小霞带,不过石星无意拍电视剧和电影,一

直在专注出演舞台话剧;倒是他的哥哥石阳进了某家大公司,混得风生水起,在最新的“娱乐圈小

生”盘点里,他的名气都可以和秦丘打擂台了。只不过,石阳在经纪公司的授意下做了几次微调整

容,现在两兄弟面貌差别愈发明显了。

电话接通后,苏堇青开门见山地把事情告诉方解,问他:“如果我带着三个孩子回国,会有什么后

果吗?”

“别!祖宗,可别!!”方解赶忙制止她,“‘苏瑾’虽然离开了娱乐圈,但是娱乐圈内一直不缺

少你们的传说!你要是带着孩子回来了,肯定第二天酒店门口就被人围着出不去了!”

既然方解都这么说,苏堇青只能熄了心思。

思来想去,三个孩子若是托给别人,她不放心,即担心保姆不能照顾好他们,也担心他们年纪太小

会认生。

她只能把求助电话打给了姐姐。

苏纪时听了,先问:“若是不听话,我能教训他们吗?”

“当然可以。”

“那好,赶快把他们送过来,我迫不及待要见到三个小家伙了!”

……

刚巧,这段时间苏纪时的研究告一段落,得了宝贵的一周假期。而穆休伦也完成了新一轮的扩张任

务,得到了喘息的时间。

按照以往,他们将飞去穆休伦名下的私人小岛,在沙滩上晒太阳、享受慵懒假期。

不过现在多了三个孩子,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

三个孩子今年五岁,正是对一切有着充足好奇心的年龄。

刚一见到苏纪时,三个人就好奇地围上去,这个拉着她的手,那个挽着她的胳臂,围着她不停转圈

圈,想看看她究竟和妈妈有什么不同。

“你……你真的不是妈咪吗?”年纪最小的妹妹细声细气地问。

她长得最像苏堇青,乖顺的娃娃头,根本看不出来她会胆大包天地跟着两个哥哥调皮捣蛋。

苏纪时弯下腰,点了点她鼻子:“夏夏,我是纪时姨姨啊,你们三岁生日时,咱们见过面的。而且

我上个月还和你们视频过呢。”

性子最古灵精怪的冬冬说:“我们可是小孩子!小孩子怎么会记得三岁以前的事情呢!”

他说得理直气壮,实在让人无从反驳。

秋秋看向一旁英俊高大的男人,眼珠一转,说:“我知道你!你是纪时姨姨的男朋友对不对!我妈

妈总是提起你!”

穆休伦十分好奇,便问:“你妈妈怎么说我的?”

秋秋答:“我妈妈说……见到你之后不能叫姨丈,要叫叔叔,因为叫你姨丈的话,会触及到你的伤

心事的!”

苏纪时:“……”

穆休伦:“……”

真是鬼灵精。

穆休伦小声对苏纪时说:“你看,现在连小孩子都知道,无所不能的穆老板直到现在,都没名没分

的跟着你。”

苏纪时:“……”

穆休伦:“我名誉受损了,你有没有想好晚上怎么补偿我?”

苏纪时捂住他的嘴,面红耳赤地警告他:“闭嘴,当着孩子的面你瞎说什么?”

穆休伦拉下她的手,挑眉:“你在想什么?我是说晚上咱们可以去海洋馆吃龙虾大餐。人均是贵了

些,可苏老师研究经费这么足,不会请不起吧?”

苏纪时:“……”

她还没说完,三个耳尖的孩子已经蹦起来,欢呼着要去海洋馆玩了。

……

两个成年人带三个五岁小毛头,能有多累?

——苏纪时表示,累,很累,超级累!!!

真是不明白这三个鬼家伙怎么有这么多精力,上天入地无所不能,一个不留神,就从餐桌上翻到了

椅子下面!而原因,不过是餐厅地板上画着各种各样的海洋生物,三个小家伙头碰头,正在比赛谁认

识的海洋生物最多。

吃一顿饭,苏纪时就从桌子底下把孩子抱出来七八次!

儿童餐的餐盘是卡通螃蟹形状,既然是卡通螃蟹,自然有一定的夸张成分在。

夏夏问:“这是什么螃蟹啊,为什么钳子一只大一只小?”

秋秋答:“你真笨,它一定是残疾螃蟹,一只钳子坏掉了,才会一只大一只小。”

冬冬打了秋秋一下:“你才笨,它一定是天生的!让你看书你不看,很多螃蟹都是这样的!”

秋秋生气:“你才笨,你看它两只爪子颜色都不一样,它一定是残疾螃蟹!”

然后……然后兄弟俩就打起来了!你捶我一下,我踹你一脚。儿童座椅被弄得叮叮咣咣直响。

妹妹夏夏不仅没有劝架,反而拍着小手,进入了看戏模式。

苏纪时:“……”

苏纪时崩溃了,苏纪时受不了了,苏纪时只和他们相处了几个小时,就觉得像是过了几年一样!

天啊,她妹妹平常是怎么管教这三个小家伙的啊!!

倒是穆休伦不慌不忙,用三只剥好的大虾堵住他们的嘴,趁他们安静咀嚼时,同他们耐心讲道理。

“你们三个若是能乖乖吃完碗里的饭,一会儿我带你们去找海洋馆的工作人员,让他为你们仔细讲

解一下,螃蟹的钳子为什么会一只大、一只小好不好?”

三个小家伙眼前一亮,立即安静下来,开始风卷残云的吃饭了!

穆休伦轻而易举地安抚了三个宝宝,转过头,恰好对上苏纪时敬佩的眼神。

苏纪时说:“真没想到,你居然这么会哄小朋友。”

穆休伦笑笑:“我看了不少育儿书。”

苏纪时问:“为了他们吗?”

“不。”穆休伦眼神温柔,“为了你。”

“……”

他知道苏纪时工作太忙,研究重担一直压在身上,即使未来有了孩子,以她的工作狂性格,恐怕也

无暇照看。

他不想像那些豪门夫妻一样,把孩子扔给育儿嫂。故而他闲暇时看了一些育儿书籍,作为提前准

备。

只是没想到,他们俩的孩子迟迟没出现,苏堇青的孩子倒是先到了。

苏纪时看着他,没有说话。

她知道穆休伦等了这么多年,究竟在等什么。可她心中还有那么一点点似有似无的疑虑,正是这一

份她自己也说不清的疑虑,制止她迈出那关键一步。

妹妹结婚了,妹妹生宝宝了。

她不是不羡慕,可在羡慕之外,还有个声音在问她——同样的幸福,我真的可以拥有吗?

她亲眼见证过父母婚姻的破裂。她疑惑不解,妹妹作为那场婚姻的另外一个受害者,她是怎么勇敢

地踏入婚姻殿堂的呢?

她一直很有信心,可以成为一个好老师,好地质学家,好恋人。

可她却没有信心,自己能成为一个好妻子,好母亲。

苏纪时从不做没有胜算的事情。

……

一顿晚餐吃完后,穆休伦信守承诺,带着孩子们去找海洋馆工作人员。当时已经闭馆了,不过在金

钱的力量面前,即使闭馆也能重开。

三个孩子独享海洋馆,又如痴如醉地听了讲解员的讲解。

离开前,工作人员送了他们纪念品绒毛玩具,又对苏纪时、穆休伦说:“你们真是幸福的一家

人。”

苏纪时颇有些尴尬。

倒是穆休伦坦然道:“谢谢。”

之后的几天,孩子们每天都会产生新问题,给这对实习爸妈带去了不少麻烦。

……不对,准确来讲,他们负责给苏纪时添麻烦,而穆休伦则负责解决他们造成的麻烦。

比如有一次,苏纪时给兄弟俩洗完澡,赫然发现,她分不清秋秋和冬冬了!

兄弟俩是同卵双胞胎,不仅长得一模一样,就连神态都一模一样!

苏纪时狐疑地看着两个光屁股小男孩,问:“你们谁是哥哥,谁是弟弟?”

两人抢答:“我是冬冬!”“不,我才是哥哥!”“呸,我才是我才是,我认识五十种恐龙,还能

被一百首古诗!”“我会背元素周期表,还能算一千以内的加减乘除法!”

苏纪时:“……”

她妹妹这是生了俩爱因斯坦吧。

见苏纪时犯难,穆休伦拿着浴巾走过来,淡淡道:“秋秋,洗完澡快点穿衣服,待会夏夏看到,又

要笑话你光屁股了。”

其中一个男孩立即嚷起来:“她她她她敢!”

穆休伦立即捉住他,把他往苏纪时怀里一扔,说:“这是秋秋,快给他穿衣服吧。冬冬我负责。”

苏纪时:“……”

高,实在是高。

……

还有一次,两人带着三个小朋友去逛超市。

在白人为主的地方,一家五口亚洲面孔,再加上夫妻二人相貌俊美、三个小朋友玉雪可爱,自然吸

引了很多人的关注。

有和善的老夫妻向他们打招呼,夸赞小朋友长得机灵漂亮,问两个男孩子是不是双胞胎。

苏纪时解释:“其实他们是三胞胎。”

“啊,祝你们幸福。”

购物时,两个小兄弟在货架前上蹿下跳,这个零食想吃,那个零食想拿。他们一边往购物车里扔,

穆休伦一边往外拿。

只听男人道:“你已经拿过葡萄味的饼干了,为什么还要拿葡萄味的磨牙棒?酸奶保质期没那么

长,咱们喝不完,你们只能拿两桶。冰激凌放回去,家里的还没吃完……”

恍惚间,苏纪时甚至真的要以为,她已经和穆休伦结婚,正在过最普通的家庭生活。

就在这时,腼腆的夏夏拉了拉她的手,小声说:“姨姨,我想吃……”

苏纪时立即回过神,俯下身,问:“你想吃什么?不用害羞,大声和姨姨说。”

“我想吃……”夏夏比划了一下,“我想吃红皮的蒜。”

苏纪时:“……???”

苏纪时又确认了一遍:“你想吃红皮的蒜?”

夏夏点头,扭捏地说:“我在家的时候,爸爸总买来给我吃。”

苏纪时:“……”

天啊,林岩果然是个北方汉子,不仅自己吃饭时要配蒜,居然让这么小的女孩跟着他一起吃蒜!

但苏纪时转念一想,人家的生活习惯没必要纠正,而且毕竟吃生蒜可以杀菌,对健康有益。夏夏吃

蒜,总比有些小朋友挑食好。

于是苏纪时让夏夏在购物车旁边等一会儿,她一个人去了蔬菜区去找蒜,可她找了半天,并没有看

到国内常见的红皮蒜,只能讷讷拿了两颗白蒜回来。

穆休伦:“……”

穆休伦见她手里举着两颗大蒜,狐疑地问:“你买蒜做什么,你不是不爱吃吗?”

苏纪时道:“夏夏想吃。”

穆休伦不可思议地问:“夏夏?”

苏纪时点点头:“对,我刚听到的时候也很不可思议。但是她说自己想吃红皮蒜,说林岩在家时经

常买给她吃。”

穆休伦:“……你把蒜放回去吧,夏夏想吃的不是蒜。”

苏纪时:“啊?那是什么?”

穆休伦:“是山竹。”

苏纪时:“……”

穆休伦:“北领地的达尔文地区,盛产山竹。”

山竹是一种热带水果,外皮是坚硬的红色外壳,里面的果肉就像是蒜瓣一样,一瓣瓣,味道甜美多

汁。

穆休伦笑她傻:“小孩子怎么会闹着要吃蒜呢,孩子都喜欢吃甜甜的东西。”

苏纪时在这三个小鬼头身上接连碰壁,已经抬不起头来了。

……

好在七天时间一晃而过,就在孩子们刚刚适应了美国的生活时,他们就要离开了。

离别前的那天晚上,夏夏没忍住掉了眼泪。

她真是太像堇青了,情绪敏感,是个天生的艺术家。

她一哭,冬冬秋秋两个小哥哥也跟着哭起来,三个小朋友争相掉眼泪,每一滴泪仿佛都掉在了苏纪

时心上。

苏纪时哄了这个、又哄那个,一时情急,居然也红了眼眶。

奇怪呀真奇怪。苏纪时和苏堇青分开、重聚、再分开、再重聚,她都没有掉过一滴眼泪,还有心思

笑话妹妹是小泪罐。可当她面对这三个小家伙的眼泪,她居然舍不得了。

穆休伦走过来,忽然一手抱起夏夏,对双胞胎兄弟抬了抬下巴:“擦擦眼泪,今晚你们三个小家伙

和我们一起睡。”

夏夏&秋秋&冬冬:“!!!”

苏纪时同他们一样惊讶。

三个小朋友有专门的小房间,他们睡在一起,根本不需要家长□□。没想到穆休伦会在今晚主动提

及,让三个小家伙进主卧。

当初布置主卧时,穆休伦并没有选择那种kingsize帷幕大床,他觉得那种床虽然看上去很气派,但

太大了,不能伸手触摸到爱人。

故而他们只选择了一个普通尺寸的双人床,让两人可以相拥而眠。

现在,他们之间多了三个五岁孩子。十分拥挤,但是拥挤之外,还多了一层温馨。

穆休伦把被子为他们盖好,调暗光线,哄他们睡觉。

苏纪时轻声问:“你们今晚想听什么故事?”

结果,众口难调。

夏夏想听冰雪女王艾尔莎,秋秋想听蝙蝠侠大战超人,冬冬想听科学家的传奇故事。

苏纪时:“……”她为难地说,“要不然,我给你们讲一讲地壳运动吧?”

三个孩子:“……”

苏纪时:“或者,鲍文反应?冰碛现象?火山与海啸?”

孩子们哪里会对这个感兴趣,他们闹起来,咕噜咕噜地在床上滚来滚去。

穆休伦把他们安抚好,拍了拍他们身上的被子,提议:“你们想不想听我念诗?”

“什么诗呀?”

“情诗。”

他拿起床头柜上的那本书,把封面给他们看。

这是穆休伦最近的床前读物,是聂鲁达的《二十首情诗和一首绝望的歌》。

小朋友们怔怔看着书皮,忽然同时安静下来,老老实实地躺在他们的怀抱里,睁着明亮的大眼睛,

望着他。

穆休伦翻开第一页。

台灯是温暖的淡黄色,投在他身上,又落在墙上。

男人声音低沉,又温柔。

“你每天都同宇宙之光嬉戏,

你乘着鲜花与流水而至,

你赛过我掌中可爱的小白花。

……

自从我爱上你,你就与众不同。

是谁用烟云般的字体,在南方的群星间写下你的名字?

……

很早以前我就爱上了你那闪烁珍珠光泽的玉体,

甚至我认为你是宇宙的女主人。

……

我要在你身上去做,

春天在樱桃树上做的事情。”

他们年纪还小,尚不能体会聂鲁达情诗里的眷恋爱意。

但苏纪时能听懂。

男人声音富有磁性,他慢慢的翻动书页,一句句读着,当最后一个话音落下时,孩子们已经陷入了

梦乡之中。

他们哭累了,他们在大人的爱与怀抱中睡去,第二天醒来后,他们就要飞回父母的身旁。

穆休伦也很喜欢他们。冬冬、秋秋、夏夏……他会永远记得和这三个小家伙生活在一起时的点点滴

滴。

他合上书,动作轻柔地为他们掖好背角。当他低头时,暖黄色的灯光拢在他的头顶,碎发在额头投

下一片阴影,遮住了他眼中的神色。

但是苏纪时知道,他的表情,一定是极温柔的。

像是有一只无形的手,搅乱了苏纪时的心弦。她忽然觉得口干舌燥,像是有什么话聚在喉咙处,下

一秒就要出口——

——“我们也要个孩子吧。”

男人顿住了动作。

过了数秒,他才抬头看向她。

“纪时,你说什么?”

苏纪时望着男人的双眼,她从那双眼睛里,看到了男人抑制不住的狂喜,以及被那片喜悦包围住的

自己的倒影。

“我说——”她勇敢地伸出手去,与男人十指交扣,说出了这几年来她一直在思考、在犹豫、让

她摇摆不定却每时每刻都萦绕在她心头的事情,“——我们孕育一个‘春天’吧。”

她笑着说出这句话,忽然发现,做出这个决定并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艰难。

“在拉斯维加斯,在北京,在苏拉威西岛,在磁极中心……在任何春天存在的地方,只要和你在一

起,都可以。”

她爱他,正如他爱她一样。

她想同他组建家庭。

组建一个不只有他们两人,还有一个小小的“春天”的家庭。

穆休伦已经等了她很久很久,而现在,她不想再让他等下去了。

“穆休伦,咱们结婚吧。”

“好。”

那就结婚吧。

【全文完】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

用户评论

©Copyright 2010-2021 土豪小说(www.yeziwx.com)
温馨提示:土豪小说所有的内容(文章、图片、评论)等所有内容,全部由网友上传发布并更新,属于网友个人行为,土豪小说只负责内容的审查,无法判定内容是否存在侵权等行为,如有内容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1-2个工作日之内进行处理,敬请谅解。 版权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