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切换语言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

上世纪末。

c城人民医院产科,随着一声婴儿的哭声响起,一个新的小生命诞生了。

在产房外等候多时的人,几乎都屏住呼吸,产房门打开了,主治医生周医生走了出来,沈鸿远第一个冲了过去,拉住周医生不放,急切的寻问产妇的情况,“周医生,怎么样?”只见周医生眉头紧锁,把沈鸿远的手从自己身拉下去,“老沈,你们要有思想准备,孩子没事,大人不好”。

还没等周医生说完,另一个人也冲过来,紧拉住周医生,“老周,什么叫大人不好?你说清楚”,周医生叹了口气,任由那个人拉着他,“冷傲,你不要激动,莲儿怀孩子的时候就有问题,现在能把孩子生下来,已经是不容易的啦,已经跟你们说过了,大人、孩子只能保一个”。

这时,沈鸿远的老婆吴梦婉也过来拉住了周医生,“老周,不是说好的,保大人吗?你怎么搞的?”周医生看吴梦婉眼睛发红,满脸都是焦虑,作为医生他也不希望病人出事,使才出生的孩子失去母亲,但确实有些事情不是他做医生就能做得到的。

“你们听我说,是莲儿要保住孩子的,她亲自签的字,而且……”周医生说到这里没往下说,吴梦婉着急坏了,“而且什么?你快说呀”,周医生看看这几人,又叹了口气,“而且,莲儿没有求生的yùwàng,这就很难办啦”。

沈鸿远、吴梦婉、冷傲愣在原地,不知应该说什么?

一个小男孩子的声音打破了沉默,“周叔叔,我姑姑怎么会不想活了?周叔叔,你一定要救救我姑姑,小表妹不能没有妈妈”,这个小男孩子是沈鸿远与吴梦婉的唯一儿子沈宇沫。

产房门开了,一名护士急急忙忙的走出来,“周医生,产妇沈清莲醒了,要见家属”,周医生看看在产房门口的几人,“你们进去吧,听听莲儿要说什么?记住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能激动”。

沈鸿远、吴梦婉、冷傲刚要进产房,沈宇沫也要跟着进去,沈鸿远看着自己的儿子,眉头轻拧起来,但还是点点头,让沈宇沫跟着进去。

产房内只有沈清莲一人,是专门为她准备的产房,沈清莲看起来很虚弱,脸上没有一点血色,她感觉到了有人进来了,慢慢的睁开了双眼,就是如此的沈清莲也抵挡不住她曾经的芳华。

“哥、嫂子,你们来了,不要怪我,是莲儿不争气,连累了沈家,我要走了,只有我走了,沈家才会得到清净,孩子就拜托了,嫂子”,说到这里,沈清莲双眼紧紧的望着吴梦婉,吴梦婉走到病床前握住小姑子的手,“莲儿,不要胡思乱想,孩子在等着你,我们都在等着你好起来,知道吗?”吴梦婉看到沈清莲摇了摇头。

沈清莲最后把眼睛定在了冷傲身上,“冷傲,傲哥哥,实在对不起,原本说好的,你等我长大了,就娶我,我长大了一定嫁你,我食言了”,沈清莲说到这里,脸上露出了一个笑容,冷傲跪地病床前,紧握着沈清莲的手,“莲儿,你不能放弃,你快好起来,我们领证,一起抚养孩子”,冷傲声音哽咽,沈清莲好像用最后的力气把话交待完,“傲哥哥,你的莲儿已经早死了,她被尘埃迷了眼、蒙了心,下辈子我一定嫁你,我走了,你找一个好姑娘好好过日子,忘了我”,沈清莲说到这里,已经用尽了全部气力,闭上了眼睛。

冷傲再也无法淡定了,“莲儿,我不要下辈子,这辈子我就娶你,我一定握紧你的手,再也不松开”,但是沈清莲似乎已经听不到他的声音。

一旁的小宇沫看着姑姑奄奄一息,赶紧来到病床边,“姑姑,我是大宇,你醒醒,小表妹不能没有妈妈,姑姑,你醒醒,你还没有给小表妹取名字的”,沈清莲模糊听得有一个小男孩子的声音,但她实在是没力气睁开双眼啦,嘴唇动了动,小宇沫赶紧把耳朵靠近姑姑的唇边,就听小宇沫说,“姑姑说,小表妹叫依尘,沈依尘”。

两天后,沈清莲去世。

一个生命陨去了,一个新的生命降临了,缘起缘灰,因果轮回……

**********

十九年后,“莲愿山水”。

时值,三春时节,咋暖还寒,晨曦的小湖面上,烟雾氤氲。

昨夜一阵风絮,不知花落了多少,堤岸上,细柳绿芽,陌上青竹,朝阳透过烟雾,照映出七彩霞光,睡莲静卧在水中,恰似初醒的水殿仙子,清雅出尘。

湖边四周的屋子,环湖而建,湖区是在原生态的基础上修建而成的,湖的水面呈一个正圆形状,湖中水面上修有一条栈道,把湖水分为两部分,这一设计从高处往下看,可以看出这一栈道并不是直线,而是呈弯曲延绵之状,仔细观察,正圆形湖是一个八卦图,栈道刚好把一个圆分为阴阳两个面,在湖中心的栈道上有一个立起来的小莲花台,也就是整个湖区的中心位置。

湖区布局为东西通透,南北是以山而环抱之,湖区以南地势空旷开阔,所以就依此势,背靠南山,前临湖水,依山伴水的建筑起了整个湖区的主建筑群,也叫南山正院,简称南山院。

湖区的北部,地势狭窄,不能大面积建筑,所以依着地势,建筑了一个院子,叫做北山别院。

还有一处建筑是一个圆形建筑,圆形建筑建在湖区的东南方位的一块空地上,外观看似一个温室花房,但走近细观,这个圆形花房是由两部分组成的,外圈与内圈,外圈是温室花房,可以看到些花花草草,还有一些盆栽荷花,内圈至于做什么用途,wàiwéi是无从看到的。

湖区南、北主要由湖中栈道相连接,东南方有一小道也可连通南、北两个建筑群。

此刻,湖区南面主建筑群的一间屋子的小窗,正缓缓打开,这间屋子打开的小窗面朝湖面中心,从窗内往外可以看到整个湖区,也可以看到对面依山而建的别院。

屋内桌案上,摆放着文房四宝,桌案的墙面上挂着一幅装裱素雅的手书《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前落款为“莲舍”,后落款为“依尘”。

此时,屋子内,棋楠袅袅,依尘依在轩窗旁,手拿着一把小折扇,凝望着这景色,若有所思,看了一会儿,嘴角微扬,在砚池中倒了少许墨汁,随手拿起了一支小狼毫笔,在洗墨池中点了点水,轻抹翰墨,在小拆扇提了一段文字,随后盖上了自己的印章,端详了一阵子,颇为满意,用嘴吹了一吹,点了点头,拆起小扇,转身出了房门。

依尘今日穿了一条青色的羊绒随身长裙,披了一条浅驼色羊绒长款披肩,胸前挂着一个手工制作的纯银镀金的嘎乌盒,右手带着一串老红珊瑚手串,左手挽着108颗籽的小凤眼菩提佛珠,小凤眼菩提上亦配有三颗老红珊瑚作为隔珠,佛头下有两个小金莲,这三样东西是依尘的标配,出门在外,从不离身。

依尘走进了餐厅,冷伯,小柯,宇沫也已经到了,到是依尘今日来晚了。

冷伯名冷傲,是沈家的老朋友,说老朋友都不够,是依尘母亲自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不知为何,终身未娶,一直陪伴在沈家,自依尘母亲沈清莲去世后,就一直相伴在依尘身边,照看着依尘的生活,犹如父亲般地照看着依尘。可以说依尘也把冷伯视为父亲看待。

小柯是冷伯的侄女,自小跟着冷伯,与依尘相依相伴。

宇沫是依尘的大表哥,是母亲沈清莲大哥的唯一儿子,沈宇沫比依尘与小柯都大很多,近三十还未成家,他反正也不着急,到是依尘的舅舅舅妈很是着急。

自依尘记事起,大表哥就一直宠着她,虽说不长见面,但宇沫表哥却每到一处都要关注依尘小表妹的动态。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

用户评论

©Copyright 2010-2021 叶子文学/土豪小说(www.yeziwx.com)
温馨提示:叶子文学/土豪小说所有的内容(文章、图片、评论)等所有内容,全部由网友上传发布并更新,属于网友个人行为,叶子文学/土豪小说只负责内容的审查,无法判定内容是否存在侵权等行为,如有内容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1-2个工作日之内进行处理,敬请谅解。 版权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