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切换语言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

结果陈翰正更生气了,瞪着眼直接让她滚。

书念被他吼懵了, 反应过来后,立刻明白他生气的点。她的表情变得有些古怪, 但还是没再说什么, 乖乖哦了一声, 回到位置上。

陈翰正这条路行不通,书念也不知道问谁了。

也不是她跟其他人关系不好, 而是陈翰正的交际广, 连十延高中的大哥哥大姐姐们都认识。书念觉得陈翰正应该会知道是谁。

可现在陈翰正摆明是认定了十延初中最好看的男生是他, 说一句实话反驳都会生气。

书念不想撒谎,那就得找别的方法。她忧愁地叹了口气。

同桌何晓颖注意到她的表情,好奇地问:“你怎么了呀。”

书念没瞒着,诚实道:“想找个人。”

然后道个歉。

“谁啊,我们学校的吗?”

“嗯。”书念不觉得何晓颖会知道, 但她问起来了,自己好像也没什么不能说的理由, “初中的,不知道是哪个年级, 长得很漂亮的一个男生。”

“啊——”

只有“初中”“漂亮”“男生”三个标签。

像是大海捞针一样, 本来应该是有不少答案的。但何晓颖却只想起了一个人, 迟疑地问:“五班的谢如鹤吗?”

“谢如鹤?”书念眨了眨眼, 倒是没想过她能说出一个人名, “你认识吗?”

“认得啊。上周万琼不是还给他递了情书,你不知道吗?”何晓颖压低声音,神神秘秘地说,“而且我们班有很多女生喜欢他。我都听到好几次了,交换秘密都说的喜欢谢如鹤。”

书念皱眉:“真的吗?她们现在才多大。”

“……”何晓颖及时收回话题,“你要找这个人做什么?如果是谢如鹤的话,你还是别去找了。他是坏学生,总逃课。而且很阴沉,看起来就吓人。”

听到“逃课”两个字的时候,书念的眉头皱得更紧,但一听到之后的“阴沉”,她便豁然开朗了起来:“那应该是他。”

“不是吧,真是他?”何晓颖被她这话吓到,“你没事找一个坏学生干什么?”

书念垂下眼,细细密密的睫毛遮盖住情绪。她用指尖揪了揪衣角的小细线,似是惭愧,声音很低,含糊不清:“我做错了事情。”

何晓颖没听清:“什么啊。”

恰好上课铃响了起来。

书念松了口气,坐直了起来。她没再重复,抬起眼,躲开了何晓颖的目光。

“上课了。”

-

这事情拖得越久,书念就越发觉得愧疚和心虚。总是会想起这件事情,心情也总是闷闷的。她觉得自己就像是突然间长大了好多岁。

变得像大人一样有很多心事了。

做事也不能坦坦荡荡,对着何晓颖还有隐瞒。

书念想变回以前的模样。

下了课,她立刻出了教室,上到三楼,到五班的教室门口。她在外面站了一会儿,不敢贸贸然地进别人的班里。

怕还没见到谢如鹤就上课了,书念只好喊住此时出来的一个女生。

“同学,你能帮我喊一下你们班的谢如鹤吗?”

女生看向她,似乎遇多了这种事情,神情了然:“我可不敢喊,你要找他自己进去吧。就最里面那组的最后一排。”

书念应了声好,有点局促地从后门进去。

有大半的学生都在里面。

初中的学业并不紧迫,所以下课期间,很少有学生在学习。大多数人都聚在一块聊天,好几个人的身子都是向后转的。

注意到书念陌生的面容,都露出好奇的表情。正对着讲台坐着的学生也随之回了头,看向她,莫名有种在看好戏的感觉。

书念收回视线,没再往别处看。

五班的教室分成四组,每组五排,一排两人。但只有最里边的那组的最后一排只有一张桌子,此时有个少年正趴着那睡觉。

少年穿着外套,只能看到他裸露在外的脖颈以及修长的手指。只有他那一侧的窗帘被拉上,但斜对角还是有星星点点的阳光打在他的身上。

灰尘在空中飞扬,他的头发上有浅浅的光。

书念犹豫着,走过去站在他的旁边。

少年一动不动,不喊他似乎根本就不会醒。书念也不好意思喊他,就一直站在原地,视线定定地放在他的身上。

热切的,期待的,犹如带了温度的。

仿佛想要让他感受到自己炽热的眼神,然后醒来。

倒是有个男生看不下去了。

大概是因为想看的热闹因为其中一个的不知情,完全没有出现的机会。男生主动喊了起来:“喂!谢如鹤!有人找你!”

他依然没有任何动静。

过了半分钟左右,眼前的少年才懒洋洋地抬起头。

最先露出来的那双桃花眼,清澈分明,似醉非笑,莫名有种深情的错觉。五官曲线利落冷然,天生带了点戾气。薄唇拉直,没有什么情感外露。

书念松了口气。

找对人了。

下一刻。

谢如鹤侧头,朝身侧的书念望去。

两人视线相对。

时间像是定格住。

书念紧张地抓住校服下摆,不好意思直接在这里跟他道歉。她纠结着怎么开口。

谢如鹤上下扫了她一眼。

一秒,两秒。

书念咽了咽口水,正想把他叫出外面说话的时候。

谢如鹤垂下眼,重新趴到了桌子上。他的动作很自然,像是这个姿势睡得不舒服,起来换个姿势重睡。

完全忽视了她的存在。

“……”

-

因为这事,书念得到了五班围观群众的嘲笑声。

书念的脾气好,没有因为这个恼怒,但通过谢如鹤的态度,她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在她看来,尽管谢如鹤不会说话,但通过前两次的交往,书念觉得他还是一个挺有礼貌的人。但这次,他居然恼火到连修养都抛弃。

看来自己做的确实有些过分了。

为了道歉,书念每节课间都往三楼跑,但没有一次能找到合适的机会。

谢如鹤要么一整个课间都趴在位置上睡觉,要么就一个课间都消失不见,直到打了上课铃才回来。也不知道去哪里了。

有一次,书念一到三楼,就看到他从厕所的方向回来。

这好不容易的机会,书念是真的想好好珍惜的。她连忙跑了过去,小喘着气在他旁边说话:“谢如鹤,我有话跟你说。”

已经快到五班的门口了。

书念很担心他会直接进教室,但又不敢跟他有身体上的接触,唯恐又被他狠狠甩开。她提高音量,着急起来,声音依旧软软的。

“我是来跟你道歉的!”

话刚落下,他的脚步停了下来。

谢如鹤侧过头看她。他的眸色很深,鸦羽般的睫毛衬得那双眼越发深邃。皮肤薄如纸,隐隐能看清底下的血丝。看起来让人觉得病态,嘴唇颜色却艳。

他安安静静地站在原地,像是软化了态度。

书念终于有了种苦尽甘来的感觉。神情随之放松了不少,她舔了舔唇,认真说:“就是,上次我——”

书念连主题都还没切入,开场白都还没说完。

下一秒,谢如鹤轻扯嘴角,大步走进了教室里。

书念:“……”

-

这是书念这辈子见过的,最喜怒不定的人。

她自认没见过世面,但也不是没有见过性情古怪的人。

比如那个开了家早餐店,却永远起不来做早餐的叔叔;比如便利店阿姨的儿子,明明是个大男人,却成天穿着女装,让她喊他姐姐;再比如学校的保安叔叔,喜欢在放学期间拿着喇叭在学校门口唱歌。

但书念也都只是觉得好笑好玩。

谢如鹤的举动却让她觉得有些生气,但因为理亏,她又不得不继续低头。

这是书念活了十三年以来,觉得最憋屈的一次。

就这么拉锯了两三天的时间。

到后来,书念也不再每节课间都过去了。有空的时候,想起来的时候,她才会跑到三楼去找谢如鹤。

最近这一次。

书念一到五班门口,就看到有好几个男生围着谢如鹤,领头的男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说完之后,一群人哄然大笑。

谢如鹤什么都没说,转头往另一个方向走。

看到这个画面,书念的脑海里莫名脑补出一个剧情——他们在嘲笑谢如鹤不会说话,在戳他的伤疤,甚至还想在上边撒盐。

即使这段时间,因为谢如鹤的态度,书念是不太开心的。

她抿了抿唇,还是追了上去。

“谢如鹤。”书念走在他的旁边,小声问,“他们是不是在嘲笑你啊?”

谢如鹤没吭声,垂着眼眸。

书念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他,按照脑海里的印象,她磕磕绊绊地说:“你有没有注意到,刚刚那个男生有酒窝。”

“……”

“你知道吗?酒窝是由于面颊部肌肉缺陷而导致的。”书念仰着头,巴掌大的脸白皙干净,“所以那个人是一个有缺陷的人。”

“……”

书念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反正就是,就是,你也可以嘲笑回去……”

闻言,谢如鹤忽然看向她。刘海垂至眉毛,瞳色沉沉,眼睛下方一层青灰色。平时没有任何情绪的脸,在此刻带了几分若有所思。

他盯着书念颊边的酒窝。

良久,谢如鹤头一回对她开了口。少年的声音清润,情绪淡淡。

在那一刻,书念甚至还有种自己幻听了的感觉。

“你也有。”他轻声说。

她这一串话像绕口令一样。

谢如鹤没听清,只听到她说的最后五个字。等她消停了,他才掀起眼睑,平静地问:“骂完了?”

书念一愣,立刻反驳:“我哪有骂你。”

闻言,谢如鹤的神态漫不经心:“那就没有吧。”

“……”

这种态度无疑是火上浇油。

书念眼睛圆而大,天生有些下垂,此时看起来莫名可怜兮兮。她深吸了口气,绷着脸说:“刚刚我帮你说话,你还反过来说我也有缺陷。”

谢如鹤的嘴唇动了动,还没说出什么。

书念又紧接着说:“就是因为我那天冤枉了你,你才这样的吗?”

“……”

“那对不起嘛!”她的语气很凶,却像是只小奶猫在用毫无指甲的爪子抓人,“我不是一直想来跟你道歉吗,你又不听。”

“我没时间。”

“你骗人。”书念毫不客气地拆穿他,“你就是想跟我计较。可我年纪还那么小,我考虑不周全明明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而且我知错就改,明明是高尚的品德。”

“……”

“我借了你雨伞,我做了好事情。因为这个,我还被我妈妈骂了,你还对我这种态度。你太,太不要……”书念骂不出来,只好改口,“你太过分了!”

两次被“过分”的谢如鹤觉得好笑:“你是来道歉的?”

“是。”书念立刻憋住火,声音闷了下来,不忘自己的来意,虽然觉得憋屈。她深吸了口气,半晌后才道:“对不起,那天是我太主观了,我说了不对的话,我冤枉了你。”

谢如鹤轻轻嗯了一声。

书念说:“你应了,就是接受了我的道歉吧。”

但他没再有反应。

书念也不想再跟他说话,抿着唇往楼梯的方向走。

“那再见。”

-

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书念没再见过谢如鹤。他在三楼,她在二楼,如果不是刻意去找,也不会那么巧的碰到。

书念渐渐把这个小插曲,以及这个人物抛却脑后。

转眼间,半个学期过去,迎来了期中考试。成绩出来后,学校安排了一次家长会。

再之后,学校发生了一件事情。

一件大事情。

距离家长会过去仅仅两天。

十延初中二年级五班的陈香在放学后一直没回家,家长在当天晚上十点给班主任打了电话。班主任立刻联络了跟陈香关系好的一个女生,却得知她放学之后就被父亲接走了,并没有像往常一样跟陈香一起回家。

陈香家长立刻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到派出所报案。

小镇的设施落后,大多数区域都没有安摄像头。警方调查了两天,依然找不到陈香的踪迹,只知道她最后出现的地方是在学校附近的一家便利店。

这个消息,书念还是从陈翰正的口中得知的。

午饭时间,教室里没有空调,老旧的风扇转起来没有半点效果。书念便跟一群关系还不错的同学到楼梯口吃午饭。

这儿通风,比闷躁的教室好得多。

五六个人叽叽喳喳地说着话。

书念秉着食不言的原则,一直没开口,但倒是认认真真地在听他们说话。

过了好一会儿,陈翰正突然压低声音,很神秘地说:“喂,你们听说没有?五班的陈香失踪两天了。”

听到这话,其他人顿时噤了声。

没多久,一个男生笑嘻嘻地说:“是不是离家出走啊?住朋友家去了吧。”

“都报警查了,肯定不是。”

其中一个女生开了口,像是不太敢信,声音磕磕绊绊的:“怎、怎么会失踪啊?”

“陈香……”何晓颖想起来了,“是不是升国旗的时候校长提到的那个女生?”

“对啊。”

他们都不是五班的学生,会对陈香有印象,还是因为上周的事情。

前两周陈香去市里参加了青少年小提琴比赛,拿了一等奖。因此周一升旗仪式的时候,校长在台上反反复复的夸了她好几遍。

刚过去没多久的事情,都记得还算清楚。

“反正还没找着。”陈翰正突然看向书念,“还有。你们知不知道,这次家长会,谢如鹤的爸爸也来了。”

很久没听到过这个名字了。

书念的神情还发着愣,像是在思考是谁。

另一个男生对他这突如其来的话感到莫名其妙:“家长会不就是家长来的吗?谢如鹤的爸爸来了有什么奇怪的。”

“我家就在谢如鹤家附近。”陈翰正的眼里闪过一丝嫌恶,“他爸爸是个酒鬼,总是打他和他妈妈。”

闻言,书念停下筷子,看向陈翰正。

“我也是听五班的朋友说的。那天谢如鹤的爸爸来了,陈香是班干部,给家长倒水的时候,不小心把水撒到谢如鹤的爸爸身上了。”

“然后他打陈香了?”

“那倒没有。”陈翰正说,“但你们不觉得有点巧吗?早不失踪晚不失踪,偏偏陈香把水撒到谢如鹤他爸爸身上之后,陈香就失踪了。”

这话一落,书念立刻明白了陈翰正想表达的意思。

其他人也瞬间考虑到那个可能性,都被吓到了:“不会吧……”

尽管书念对谢如鹤没有任何好感,但她还是觉得陈翰正说的这种话很不对劲:“陈翰正,这种事情很严重。还没得到证实,你不要乱说。”

陈翰正本来就因为书念之前有段时间总去找谢如鹤的事情格外不爽。

要是是以前,陈翰正现在肯定就闭嘴了。但此时听到她的话,他莫名更加火大:“你总帮着谢如鹤干什么?你喜欢他啊?”

书念不知道为什么能得出这样的结论。

她好脾气地解释:“我没有帮谢如鹤,也不是在帮他爸爸说话。我只是觉得,不能贸贸然地下结论。这个罪名很重,没有人背得起。”

“书念,总那么多道理你说给谁听啊。烦不烦。”陈翰正的表情很冷,完全听不进她的话,“还有,你还真是眼瞎。我可提前告诉你了,家暴是会遗传的。”

“……”

其余的几个同学像是被戳到了笑点,轰然笑了起来。

书念捏紧手中的筷子,垂眼把饭盒盖上。她站起身,抱着饭盒往楼下走,安安静静地,一声也不吭。

后面还有人在喊她:“书念你干嘛去啊!这就生气啦?”

书念没搭理,脚步都没停一下。

他们原本坐的位置在二楼靠下的那排楼梯,再往下走一节,就到一楼。

书念打算随便找个地方解决午饭。她往周围看了看,想着要不要干脆回教室的时候,突然注意到,一楼楼梯下方的三角空间处,走出了个人。

书念看了过去,愣住。

比起两个月前,少年额前的头发又长了一些,瞳仁漆黑平静,身上的暗色浓郁。明明穿着干净的校服,明明站在亮光之下,却像是活在黑暗里。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

用户评论

©Copyright 2010-2021 叶子文学/土豪小说(www.yeziwx.com)
温馨提示:叶子文学/土豪小说所有的内容(文章、图片、评论)等所有内容,全部由网友上传发布并更新,属于网友个人行为,叶子文学/土豪小说只负责内容的审查,无法判定内容是否存在侵权等行为,如有内容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1-2个工作日之内进行处理,敬请谅解。 版权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