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切换语言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

欧阳笑着点点头,轻轻地道了一句,“谢谢靳总。”

想当初欧阳来A市,帮助苏慕尼祸害靳屿漠,都是因为他一时之间的怨念,他想见李怡一面。

如今和李怡朝夕相处那么久一段时间,欧阳也明白了,是自己执念太深,他该放过自己,也放过李怡。

有些事早已变了,就算回去,也不是从前的样子。

翌日,靳屿漠的血检报告出来了,指标显示一切正常,他体内的毒素已经排干净了,只要再好好地修养一段时间,就能康复。

周曼纯和靳北森都心情大好,没有什么事比小漠身体健康更重要了。

靳北森部署了一个周全的计划,把靳屿漠送去了靳家老宅,近段时间交给靳嘉禾和史慧茜看养孩子,而他们的任务,就是把苏慕尼和钟馨蕊这两个狠毒的女人收拾一顿。

两日后,靳屿漠去世的消息在媒体界公开,整个A市都传的沸沸扬扬的。

但是靳家的保密工作做的很好,靳屿漠的葬礼一律不请外人,只有最亲近的一些家属前去吊唁。

苏慕尼躺在院子里的躺椅上晒太阳,午后的阳光折射在她的脸上,像是渡上了一层金光。

她看着手机里关于靳屿漠去世的新闻,嘴角的笑容忽然无限倍的放大了。

“死的好,死的好,熬了这么久,还是死了,哈哈哈……”院子里传来苏慕尼诡异的笑声,即使是在阳光下,也显得丧心病狂。

正当这时,钟馨蕊的电话打来了。

钟馨蕊也刚看到新闻,没想到靳屿漠的去世会那么意外,但是靳家的保密工作做得很好,靳屿漠具体去世的时间,还没有透露过。

“慕尼,听说靳屿漠去世了,真的假的?”钟馨蕊语气平静的问道,却带着质疑的表情。

“我怎么知道?不过新闻爆出来的,应该是真的吧,靳北森不会傻到用这种事骗人。”苏慕尼洋洋得意的说道,嘴角的弧度上扬着,她自以为很了解靳北森。

“也是,这种事怎么能胡说八道呢?”钟馨蕊咬了咬唇,觉得苏慕尼的话很有道理。

“熬了这么久,总算是死了,看样子,这个欧阳还配合的挺好的,呵呵……”苏慕尼嘲讽的笑了笑,脸上的表情难以掩饰她内心的喜悦。

“早就该死了,小蕊,这下我们的机会来了,你准备好了吗?”苏慕尼眯了眯眸子,一脸狠毒的表情说道。

钟馨蕊点点头,不以为然,“是你的机会来了,不是我的机会来了。”

“一样的,我们慢慢来,总会得到想要的东西。”

钟馨蕊顿了顿,轻笑着开口说道:“靳屿漠的葬礼我们去吗?”

“当然得去啊,这么重要的场合,怎么能错过呢?”

“可是……我们进得去吗?”

“不去试试怎么知道呢?”苏慕尼讪笑着,眼眸变得复杂了几分。

苏慕尼打听了一下,得知靳屿漠的葬礼在A市最好的一个灵堂举办,她精心的打扮了一番,匆匆赶往地点。

靳北森和靳嘉禾,叶俊文,靳姝雯一行人都在,唯独周曼纯和史慧茜没有出现。

理由是这两个女人伤心过度,哭到晕厥,在家休息。

灵堂的门口有层层保安把关,外面围满了一群娱记,却一个都进不去。

苏慕尼和钟馨蕊盛装出席,两人不约而同的穿了一袭黑色的毛呢大衣,看上去十分有气场,和今天的场合也很贴切。

保安看了苏慕尼和钟馨蕊一眼,立马拉着脸把她们拦住了。

“保安大哥,我是小漠的干妈,让我进去看他最后一面吧。”苏慕尼假惺惺的哭着,眼角还带着几滴泪水,是她硬挤出来的。

“没有邀请函,谁都不能进去。”保安大哥冷冷的说道。

靳北森这时候刚好出来了,他早就预料到苏慕尼会来凑这个热闹,就让人在门口盯着,她一出现立马来通知他。

果不出所然,苏慕尼不死心的来了。

靳北森心想着,来得好,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北森,北森,让我进去吧。”苏慕尼看见了靳北森,立即嚷嚷了起来。

靳北森一脸沧桑的站在冷风中,脸色看上去很是憔悴,下巴上的胡渣也没有剃干净,但是那张俊颜,一如既往的帅气。

靳北森朝着苏慕尼的方向走了过去,眯着冷眸说道:“进来吧,最后一面。”

苏慕尼抿了抿唇,心里头正在得意的笑着。

走进灵堂里,看着靳屿漠的照片摆在那里,苏慕尼心里一片凉嗖嗖的,就像是冷风灌进了她的身体里。

但是她毫无忏悔之意,反正毒药又不是她研发的,欧阳才是罪魁祸首。

苏慕尼心里刚想到欧阳,欧阳就出现了……

苏慕尼吓了一跳,只见欧阳手里拿着两杯白开水,朝着她们缓缓走来。

钟馨蕊也有些害怕,不知道欧阳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靳北森原谅欧阳了?

“苏小姐,喝杯热水吧,外面冷。”欧阳端着两杯热腾腾的白开水,嘴角洋溢着意味不明的笑。

苏慕尼眉心微蹙,刚想问些什么,但是欧阳朝着她使了个眼色,示意她现在不要说话。

钟馨蕊和苏慕尼各自接过欧阳手中递过来的白开水,微抿了一口,根本就没有想到欧阳递过来的白开水里下了剧毒。

这一次,欧阳调和的细菌可比上次给靳北森服用的更加毒,是上次的三倍剂量,人一旦服用以后,不出一个星期,就会七孔流血而死。

“什么都别问,等会儿告诉你。”欧阳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心里却想着,苏慕尼啊苏慕尼,可真是个傻女人。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自己前来送死,怪不了她。

“北森,周曼纯人呢?”苏慕尼端着那杯白开水,又抿了一口问道。

靳北森面色从容的盯着苏慕尼,冷笑着说:“和我闹离婚呢。”

“啊?她怎么会想离婚啊?”

“这不是正好遂了你的心愿吗?”靳北森淡淡的吐出一句话,脸色冷的像是冰一样。

苏慕尼一脸无辜的耸了耸肩,旁敲侧击的问道:“那你打算和她离婚吗?”

靳北森沉默了下,缓缓开口道:“离……如果她在我身边不快乐,我就放她走,这段时间,我也累了。”

“北森,我……”苏慕尼一时之间居然说不出话来,总觉得短短几日没见,靳北森像变了个人一样。

“别说了,我累了,你看完小漠最后一面就走吧。”靳北森懒得和苏慕尼继续说话,他想,这是他最后一次和苏慕尼说话了,已经仁至义尽。

这女人做了太多的坏事,死有余辜!

靳屿漠的葬礼结束以后,欧阳买了机票离开了A市,并且永远都不会再回来。

一个星期以后。

一条爆炸性的新闻在A市炸开,苏慕尼和钟馨蕊在家中双双死亡,并且死相很惨,七孔流血,据说很恐怖。

俞健不甘心,请了法医验尸,但是无果,法医检查不出其中的问题,无奈的摇了摇头。

苏清晏自身难保,因为偷税漏税的问题,被关进了监狱。

苏氏银行的所有财产都被法庭冻结,三个月后,苏清晏的案子开庭,他被判了十年的有期徒刑。

苏清晏因为女儿去世,伤心过度,将自己所有的财产捐献给了慈善机构,也算是替苏慕尼赎罪了,希望她在来生好好做人。

而钟家的情况也没好到哪里去,钟父听到钟馨蕊去世的消息,一时之间激动的从床上摔了下来,脑死亡中风,钟母一夜之间如同老了十岁,在一个雪夜发生了车祸,全身多处骨折。

看着原本在A市风光无限的两户大家庭一夜之间没落,靳北森的心里也算是平衡了一些。

来年新年。

大街上张灯结彩的,到处都挂着红灯笼,过年的氛围很浓烈。

靳北森在A市开展了一个烟花大会,投资了巨资。

“爸爸妈妈,你们要去哪里?”靳屿漠穿着一身红色的羽绒服,忽然从门后面溜了出来问道。

“啊……爸爸要带妈妈去看烟花。”靳北森笑了笑说,一脸宠溺的表情看着自己的儿子。

“爸爸妈妈坏坏,小漠也要去。”靳屿漠立马不乐意了,傲娇的嘟着自己的小嘴,双手叉腰,一副凶巴巴的样子说道。

“小漠乖,小漠在家和爷爷奶奶一起陪妹妹玩,小孩子不能看烟花的。”靳北森精致的唇角浮现一抹好看的笑意,眼神却朝着某个方向望去。

只见史慧茜穿着一身雍容华贵的羊绒大衣站在壁炉旁,手里还抱着一个一岁大的女婴,笑的不亦乐乎。

靳屿漠是个妹控,一听到七七哭了,立马屁颠屁颠的跑了过去。

周曼纯和靳北森双双松了口气,趁着靳屿漠不注意,离开了别墅。

涌江旁,一艘豪华的游轮已经在等着他们了。

“靳总,你们迟到了,罚款,罚款啊!”虞琛笑着说道,手里还搂着千茉莉。

虞琛和千茉莉自然而然的成为了一对,千茉莉两个月前,给虞琛生了个大胖小子,虞琛开心的不得了,这是千茉莉出完月子后第一次出来玩。

“行了啊,你们可别得了便宜还卖乖,赶紧上船吧。”靳北森笑了笑道,一脸得意的搂着自己的老婆上游轮。

游轮上,虞深,郁伊娜,叶俊文,靳姝雯都已经到了,靳北森为了让他们这群好朋友开心一下,特地包了一艘豪华游轮,新年看完烟花大会,就去三亚旅行。

“雯雯,你最爱的香槟。”周曼纯拿着一杯香槟笑着走到靳姝雯面前说道。

叶俊文优雅的站了出来替靳姝雯挡酒,摇摇头道:“嫂子,她现在不能喝酒,我喝吧。”

“莫非是有了?”周曼纯立马反应过来,一脸惊喜的说道。

靳姝雯害羞的点点头,“恩,有了,我妈不让我说,非要我等到三个月才能告诉你们。”

“怎么和我妈一个德行?”虞深撇撇嘴说道。

“啊?娜娜,你也有了?”周曼纯一脸懵,看着游轮上的两位孕妇,和靳北森大眼瞪着小眼。

“恩,我也有了,还不到三个月呢,婆婆不让说。”郁伊娜含羞的笑了笑,仍旧是一副少女的羞涩样。

随着新年的钟声敲响,烟花也在墨蓝色的天空中绽放,璀璨的光芒坠落下来,掉入江中,像是星星一般。

周曼纯感觉仿佛身临星海,她一直都很喜欢星星,今天,靳北森圆了她的一场梦。

“北森。”周曼纯靠在靳北森的怀里,轻轻地叫着他的名字。

“怎么了?烟花不好看吗?”

“没有,很好看,你也很好看。”周曼纯眯着眸子,眸光比星火更璀璨。

……

有人说过,很晚遇见你,余生尽是你。全书完。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

用户评论

©Copyright 2010-2021 叶子文学/土豪小说(www.yeziwx.com)
温馨提示:叶子文学/土豪小说所有的内容(文章、图片、评论)等所有内容,全部由网友上传发布并更新,属于网友个人行为,叶子文学/土豪小说只负责内容的审查,无法判定内容是否存在侵权等行为,如有内容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1-2个工作日之内进行处理,敬请谅解。 版权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