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切换语言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

王英打开信笺,小声的读着。

“尊敬的王总:

您好。我是怀着复杂的心情给您写这封信的。

也许是虚荣心,也许是权力欲,还是什么别的?让我走到了今天,我无法用语言来表达此刻的后悔心情。

今天中午的一幕,让我的心灵受到了震撼,我仿佛是从迷离中惊醒,我被您和尚总的肝胆心肠所震撼。当您用身体挡住在我面前的时候,我觉得您是一座山,而我,是一杯尘土。在正义与邪恶之间,您和尚总是毫不犹豫的,甚至是不惜自己的生命,维护着正义!而我呢,却不自觉地站在了邪恶的一边。

面对你们的行为,我唯有痛苦流涕。

我悔悟着自己的心灵,拷问着自己的灵魂,我在干什么?我都干了些什么?

想来想去,我只能尽我所能,来补救一下我自己的灵魂。

梁胜的那一万元股,我退给他,把那十五万元给他,我不能再要这十五万了。再就是,如果公安上问起来,我会为他辩解的。

我知道,明天公司要通关,今天刚还了银行贷款,公司里正是缺钱的时候。所以,我把这三百万先借给公司里用,等有钱的时候再说。这存单的密码是六个0。

张平凡那里,我会如实公正的向公安部门反映情况的。我不能再为罪恶作掩护了。

我没有其他的更好的办法来赎救我的心灵。只能用以上的办法,尽我所能吧。

另外,在感情方面,我也欠了债,这份债,我早晚是要还的,我知道躲也躲不过的。

等伤好了以后,我会离开海城市,我无颜再见海城市的父老乡亲。

另外,我再次声明,当年的照片事件,绝对与我无关!我以我的人格担保!请相信我!

最后,再一次的向您,向尚总,向所有与我曾经工作过的兄弟姐妹们道一声:对不起。衷心的祝愿海城油品公司健康发展,也祝东方集团发展壮大。

此致

敬礼

谢罪之人:张少海

二oo六年二月九日”

屋里的空气有点凝固。

王英疑惑的问:“感情欠债,什么意思啊?”

尚东想了想,说:“这感情欠债,也许,他是说欠了家庭感情的债,欠了领导、朋友感情的债,欠了企业感情的债,他这个感情啊,既有广义上的也有狭义上的含义,总之,我们每一个人做每一件事情,都要为之负责任,否则,就是欠债,欠债总是要还的。”

王英:“你说的对,不过,我感觉他这里面海留着一个悬念。”

尚东:“生活中,不可能没有悬念,就让他留着这个悬念吧。这个悬念,以后也许会解开,也许,永远成为一个悬念,悬念不可能全部都能解除了的。”

王英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她把存单交给苗剑,说:“你就去办吧。”

尚东:“等等,那三百万送给他吧,你们通关的资金我给解决。”

王英感激地说:“谢谢尚总。”

苗剑接过存单,刚要走,又转过身来,对两位老总说”:我还听说了一件事,听说张平凡吐血住院了,现在正在抢救当中.”

王英和尚东都大吃一惊,同声问:”有生命危险吗?”

苗剑摇了摇头,说:”具体情况还不清楚.”

王英:”那我们过去看看?”

&nb

sp;尚东想了想,说:”还是让苗剑先过去看看是个什么情况再说吧.我们这时候过去,不合适.”王英赞同的点了点头

.苗剑领命而去.

苗剑走后,王英对尚东说:”张平凡怎么会这样?不至于吧?”

尚东:”这就是他的性格,性格决定命运,一点也不错.他是在恨老天既生东,何生凡,我真的为他可惜.”

王英说:”是啊,没必要的,成败是很正常的事,这一点,他和你可真是不能相提并论啊.”

尚东摇了摇头,不置可否.

这时候,王英用手指着窗外,说:“你看,有一条大船正在向这边靠港,那应该是到我这儿卸油的轮船.”

尚东摇了摇头,说:“真令人难以置信啊,这一切,都是因为钱啊,看来,在财权面前,在利益面前,人的本性就会暴露无遗啊。正所谓古人所说的,熙熙往往皆为利也.”

王英笑了笑,说:“对,你说的对,好了,咱不说他们了,这一段时间,因为我这边的事情,让你操心不少,集团没受啥影响吧?”

尚东:“哪儿啊,人家少海还不是因为你为他挡住那刀而感动的吗?这主要是你的做法,震动了他。”

王英笑了笑,说:“是有这么回事。他卖了股,拿了钱,他老婆让他交出来,他不交,两人当场就闹翻了,这事已闹的满城风雨了,左邻右舍都知道了,听说他老婆要向法院起诉。”

王英:“嗯,他明天中午到,到时,你来陪陪他,我们一起跟他谈谈合作的事情。”

尚东:“好,让我们携手共进,争取和他合作成功。”

王英:“会的,我们一定会成功的。”

远处的海城港,被金色的阳光照耀着,船舶来来往往的穿梭着,海水泛着浪花,一列挂满油罐的列车缓缓的驶离港口.

尚东:“城门失火,殃及鱼池,最起码在一些人的思想上引起了波动,不过,说实在的,通过你们油品公司发生的股权争斗,这也给我提了个醒。这件事,说明了,在企业经营管理过程中,任何风险,任何危机都有可能发生。我们得建立一套防范危机的管理体制,以应对可能发生的各种危机。”

王英:“是啊,富贵与权利,让人不可思议。也就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尚东:"如此,人也太可悲了."

“这次多亏了你啊。”王英感慨的说,她是指少海的悔悟.

尚东:”这事啊,看来只有少海知道了,他不是说了吗?要对公安如实的说吗?这个迷语不久就会解开的.”

尚东问王英:“我听说杨立和他老婆为了钱的事情打起来了,真有这事?”

于日照.

尚东顺着王英的手向外望,只见有一条巨轮正在海的深处向港口驶来。

王英又好象是想起了什么,问:“尚总,你说,当年那个乱发照片陷害我们两人的人会是谁呢?看来不会是张少海了.

王英问:"你说,张平凡到底犯了啥事?怎么公安上来回找他?”

尚东:“好啊,这可是个好兆头。我们刚刚把危机化解了,这油轮就来了,这可是好事连连呀.可是,忘了,是不是你北京的朋友胡老板也来了?”

赵石.二零零八年三月.

王英点点头,说:“对!”

尚东笑了笑,说“管他是谁,反正这个人是不敢站出来的,话又说回来了,这事都已经过去好几年了,不知道张少海为啥又提起这事?算了算了,不提了,是谁已经无关紧吧.”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

用户评论

©Copyright 2010-2022 土豪小说(www.yeziwx.com)
温馨提示:土豪小说所有的内容(文章、图片、评论)等所有内容,全部由网友上传发布并更新,属于网友个人行为,土豪小说只负责内容的审查,无法判定内容是否存在侵权等行为,如有内容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1-2个工作日之内进行处理,敬请谅解。 版权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