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切换语言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

阿娇今天投胎了吗

怀愫/文

上课铃声一响, 阿娇就把小毯子铺在课桌上。

数学老师进教室第一眼就看见阿娇把脸在毯子上蹭了蹭,睡下了。

……

阿娇睡着了,也有无数金光点从窗外源源不断的飞进来,融到她身上去。

自从捣毁了女德班, 这些金光就没断过,阿娇每天都晕陶陶, 好像躺在钱堆里。

金光太盛,偶尔有人往阿娇那个角落一瞥, 都会觉得她那个角落的阳光比别的地方都要更亮一点,简直自带柔光。

郑安妮悄悄发消息给阿娇【放学去不去逛街?】

阿娇翻了个身,闭着眼睛开了一包薯片,闭着眼睛往嘴里塞了一口, 闭着眼睛“咔擦”一声。

数学老师正对着黑板写例题, 转身扫视, 大家乖乖坐好, 并纷纷看向靠窗那个角落。

阿娇又嚼了一口, 她已经努力把声音放到最轻了。

数学老师深吸一口气:“有些同学, 睡觉就睡觉,不要吃东西。”

阿娇咂咂嘴,虽然还没吃够, 但决定给数学老师一个面子, 摸出手机, 看见郑安妮发来的消息。

【不去。】

虽然一起历过险, 但大佬还是那个冷酷无情的大佬。

郑安妮不放弃, 虽然大家都扮鬼,但阿娇一定是整个派对最靓的鬼。

【去吧,我们一起买万圣节的服装,大家都要参加派对的,我们还要跟七班的人掰头呢。】郑安妮十分想跟阿娇打扮成一对CP鬼。

阿娇盯着手机,眉毛一扬,她知道万圣节派对是什么意思,就是好好的人不当,偏偏去扮鬼。

扮鬼就扮鬼,竟然还要掰头?

掰头虽然是鬼吓人的初级入门必备手段,但拎着一颗血淋淋的头,这真的不太好看,你们当人的学点什么不好,非要学掰头。

【难看,不去。】

郑安妮咬着嘴唇,这可怎么办?这个派对就是为了阿娇办的。

九班的陆子阳包下了整间酒吧,办这个万圣节派对,据说是要跟陈娇表白,七班的同学只要能把阿娇带去,那天的饮料零统统免单。

还有两天就是万圣节了,女生们的衣服都买好了,这才想起还没人邀请派对主角,郑安妮临危受命。

郑安妮可是已经打了包票的,她知道阿娇有男朋友,以阿娇的武力值,她不答应没人能强迫她。

【去吧,万圣节可好玩了。】

阿娇皱皱鼻子,再好玩能比清明节好玩吗?她提不起劲。

郑安妮只好出动法宝,她把她看中几套性感扮鬼服发给阿娇,不说男人,女人看了也把持不住。

阿娇点开一看,眼睛都瞪大了,买!必须要买!

项云黩下班回来,就听见阿娇在屋里叫他:“项云黩,你快来!”

他两步三步上了楼,推开门声音就卡在了喉咙里,阿娇穿了一件黑色紧身皮短裙,脚上是黑色长靴。

长发微微卷过,波浪一样散在肩头。

一只手拿着玩具枪,另一手叉腰,手腕上还挂着一付手铐:“不许动!”

项云黩一动不动,皮短裙包裹住细腰,裙子堪堪盖到大腿根,长皮靴包住小腿膝盖,露出来的那一截,雪白细腻。

一开门就看见这么刺激的场景,项云黩想动也动不了。

项云黩小心翼翼地深呼吸一下,心情这才平复:“这是干什么?”

阿娇眨眨眼,郑安妮都说了,没人能顶得住这个。

她十分帅气的把枪在手里一转,上前两步,用玩具枪顶住项云黩的胸口:“抓住你啦!”

项云黩又吸一口气,抬起手,缓缓把枪往下按:“不能玩这种东西。”玩具也不行,玩具也不是百分之百安全的。

“我要去参加万圣节派对!”阿娇眼睛发亮的,“怎么样?我好看吗?”

好看是好看,但她这身打扮就已经太不安全了。

阿娇噘起嘴,她本来是想扮演性感警花勾引项云黩的,谁知项云黩完全不为所动。

难道他不喜欢这种的?阿娇瞥瞥项云黩的裤子,他一点反应也没有。

阿娇又急忙忙换了一身海盗女王的,海盗女王也很帅气,踩着高跟鞭,还配一把玩具刀,拿在手里单手挥舞。

“不行。”项云黩面无表情,长裙开着高叉,露出里面的白色包臀裙,一样性感诱人,绝不能让她穿这个出去。

阿娇生气了,她把脸扭过去,偷偷用余光瞥着项云黩。

项云黩看见床上还扔着乱七八糟的包装袋,叹了口气,自己动手想给她挑一件。

黑皮衣猫女?是不露肉了,但曲线毕露,不行。

粉红兔女郎?这个耳朵和这个尾巴,不行。

压在最下面是一身小红帽的衣服,电影里的小红帽就是这么穿的,白色短袖上衣,黑色束腰,红色篷篷裙长到膝盖下。

外面还有一件红斗篷,配一个竹编小篮子。

这一身从头包到脚,斗蓬又可以御寒,项云黩拎起来塞给阿娇:“就穿这一件。”

然后把别的衣服都塞进纸袋,放在自己房间的衣柜中,防止阿娇偷偷穿出去。

阿娇老大不高兴。

项云黩哄她:“那天我要加班,不能陪你,等你玩好了,我去接你。”万圣节这种西洋节,每年都有各种活动,一有活动就意味着他们要加班。

去年他们就抓了几个“活僵尸”,在派对上磕了药,真以为自己是僵尸了,大马路上一跳一跳的,最前面那个还穿着道袍。

今年项云黩更忙,他不仅要加人间的班,还要加阴间的班,通知都发下来了,下面怕鬼们借着西洋鬼节出来吓人,让鬼差严格把关。

阿娇抿着嘴巴点点头。

到了万圣节那天,一大早项云黩就拎着个纸袋出了门,阿娇叼着汤包盯住他看。

项云黩咳嗽了一声:“我先去上班了。”然后把那个纸袋放在汽车后备箱里,就怕这个小捣蛋鬼一时兴起。

阿娇笑嘻嘻把两笼汤包全给吃了,等约定的时间差不多,换上了小红帽的衣服,那个竹篮空着也是空着,干脆拆开零食大礼包,给自己装了满满一篮子的糖果巧克力。

郑安妮穿着海盗装,看见阿娇打扮成小红帽,还拎着一个篮子,里面一篮子零食水果,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来野餐的。

“你这个……也没有鬼元素啊?”

阿娇瞥她一眼,老子就是鬼,要什么鬼元素。

郑安妮一拍脑袋:“有了,我有这个,给你装上。”

吸血鬼小尖牙,里面的糖浆还是草莓味儿的,阿娇伸着舌头舔一舔,十分满意。

陆子阳打扮成吸血鬼伯爵,远远看见小红帽,踢了一脚跟班:“把你那个狼人耳朵给我。”

跟班不大乐意:“我这都是配套好的,没了耳朵我不成哈士奇了。”

“快点!”

跟班一抬头,看见小红帽过来了,要不是陆子阳在场,真想吹声口哨,太正了,怪不得陆子阳要包整间酒吧来表白呢。

陆子阳顶着狼耳朵,站在门边冲阿娇笑。

阿娇从没来过酒吧,挎着她的小篮子东张西望,有人给她拉门,她连看都没看一下,径直走进去了。

同学们一直猜测陈娇家里巨有钱,不光因为她浑身名牌不穿第二次,还因为她这个目中无人的气势,不管谁给她服务,在她看来,都是理所应当。

郑安妮跟陆子阳打了声招呼:“谢谢啊。”

然后紧紧跟在阿娇身后,她看出来,阿娇在家肯定被管得严,没来过这种地方。

阿娇一眼扫到底,觉得没意思,就是奇装民服扮鬼的人扭来扭去,还不如搂着胡瑶在家吃烤肉呢。

“我走了。”阿娇说。

陆子阳急了,还没到他表白的时候呢,他问:“怎么了?什么地方你不喜欢?”

阿娇看他穿着黑色燕尾服,还以为他是服务生,她根本就认不出陆子阳的脸,她说:“我要去吃烤肉。”

陆子阳:……

“有,有烤肉!马上就送到了,不用出去吃。”

既然有烤肉,阿娇就坐下了,她一个人占整块地方,十分霸道,但谁让这个派对就是为她才办的呢。

郑安妮觉得自己还是有必要提醒一下阿娇的,于是对她说:“今天还会评选出最佳着装,选国王王后。”

男的当然是陆子阳,他买单。女的嘛就是阿娇了,她是陆子阳心中女神。

“就是,还要一起上台领奖。”

郑安妮打听了一下,据说一起领奖的时候,就会飘下彩带爱心汽球,然后陆子阳就会表白,说今天的一切都是为了阿娇。

所有人都觉得阿娇肯定会同意。陆子扬是校草,又有钱,又肯对女孩子花心思,哪个女孩被这样对待,会不缴械投降呢。

只有郑安妮一人看破真相,她笃定阿娇是不会答应的。可惜了,也没人来个赌局,她肯定是赢家。

阿娇皱皱眉头,她不想当皇后,什么皇后也不想当。

阿娇想了想恍然大悟:“掰头!”

“对。”郑安妮点头之后又觉得有点不对,可究竟哪里不对,她又说不上来。

烤肉很快就准备好了,陆子阳的爸爸是本城的房地产商,还涉足餐饮业,叫人连桌子带肉送了一桌来。

于是别人在舞池里扭动,阿娇跟郑安妮吃烤肉。

陆子阳也想坐下一起吃,可阿娇一皱眉头,她才不跟不认识的人吃饭呢。

陆子阳顺了她的心意,在旁边又开一桌。

几个跟班看了,都有些气不顺:“陆少,这妞过分了吧,就这么惯着?”

陆子阳就是喜欢阿娇这个脾气,对谁都没好脸,他从小到大,还没遇上过不给他好脸的女人呢。

阿娇吃完肉又无聊了,时不时从小篮子里掏个糖果吃,陆子阳凑上来,计赏似的说:“也给我一个呗。”

阿娇认得这个服务员,他还挺懂事儿的,伸手扔了一个给他。

陆子阳赶紧把糖纸剥了塞进嘴里,这个糖,真甜。他觉得这是阿娇对他也有意思,不如提前选国王皇后,呆会儿带阿娇到别的地方玩玩。

项云黩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开着车去接阿娇,停着等红灯的时候,看见马路边有个穿红裙赤着脚的女人。

夜色一浓,人与鬼的分别便没那么大,但人扮鬼是为了取乐,所以三五成群,而鬼则独来独往。

项云黩争皱眉头,把车开到路程边停下,回头一看,已经有三五个扮成各种鬼怪的年轻男人上前搭讪了。

冬日寒夜,街上除了这些“鬼”,就是真的鬼。

几个男人都喝了酒,凑到红衣女身边,看她赤着脚,衣衫单薄,围着她笑起来:“妹妹,你这下血本了,怎么着?玩真心话大冒险输了吧?跟哥几个吃火锅去,也暖和暖和。”

红衣女缓缓抬起头来,满脸都是血,眼珠子都凸出来了。

“这妆可真够像的,这血闻起来好腥啊。”其中一个伸手去撩红衣女的头发。

红衣女笑了笑,她指着地上鞋子说:“你们谁能穿这鞋?我就跟谁走。”

有两个已经觉得这女孩精神不大正常,可今天出来就是为了“捡尸”的,这个女孩身材不错,卸了妆应该能看。

一个胆大的说:“我穿呀,我穿着它背你走。”

趁着酒劲,玩玩浪漫。

红衣女孩咧开嘴笑了,她连嘴里都抹了血浆,一张嘴吐了一口。

几个人反而兴奋起来,这个肯定能玩得嗨。

那人脱了自己的鞋子,伸脚就往那双皮鞋里套,一只脚已经套进去了,心里还疑惑,这皮鞋看着小,穿着还正合脚,就像为他量身定做的。

正要把另一只脚塞进去,项云黩伸手拦住了他:“别动。”

那人还以为是抢人的,借着酒劲推了项云黩一把,项云黩纹丝不动,骂骂咧咧:“你谁啊,有你什么事儿,咱们认识,玩呢。”

“你玩不起。”鬼差证在他胸口发烫,路遇车祸,惨遭横死的女鬼来找替身了。

女鬼眼看伎俩被识破,伸手就把穿了她一只鞋的男人推到马路中央去,项云黩一只手按在男人肩上,女鬼见推不动,这才看见项云黩脑袋上隐隐显现的鬼差官帽。

转身想逃,已经被拘鬼链套住。

那三四个男人醉熏熏的,还以为这是大冒险的一部分,一点也不知道刚刚一脚都踩进了鬼门关。

以为这女人有伴,又勾肩搭背的去找下一个目标了。

项云黩才刚把女鬼收了,眼前就是一道灰影飞过,他眯眼一看,倒不是恶鬼,而是趁着万圣节出来吓人取乐的鬼。

但这些鬼也要管,玩着玩着就玩过了头,真的把人吓坏,江城又多了一个城市传说。

他追了几步,在一个酒吧门前停住,那个吓人鬼也察觉到有鬼差正在追它,一头扎进了酒吧里。

里面灯光迷离,群魔乱舞,是人是鬼根本就分不清楚。

项云黩穿过人群,灯光晃眼,他还真认不出那个鬼,音乐突然一静,主持人宣布这次万圣节最佳着装比赛开始。

有请想要竞选国王皇后的人上台。

阿娇昏昏欲睡,一听这个睁开眼睛,问郑安妮:“掰头了?”

郑安妮:……

她总觉得这话从阿娇嘴里说出来,有点血淋淋的。

先选国王,陆子阳当然是第一,他站上去就没人跟他争,笑嘻嘻的想把阿娇请上台,他还准备了一顶水晶皇冠,由他亲手给阿娇戴上。

突然有个人跳上了台。

大家都没想到真有人敢跟陆子阳比,都起了想看热闹的心,一声接一声的“Battle”在酒吧里响了起来。

阿娇站到沙发上,瞪大了眼睛盯着舞台,倒要看看他们怎么把头给掰下来,是耍杂技还是魔术。

那个跳上台的人打扮成木乃伊,浑身都缠着绑带,身上一股血腥味。

既然上了台,那就要展示,陆子阳冲着阿娇的方向行了个礼,他是今天晚上的金主,他一动所有人都在鼓掌。

几个跟班还在下面起哄:“陆少!陆少!陆少!”

陆子阳穿着燕尾服转了一圈,对着阿娇的方向:“只当你的大灰狼。”

大家自觉分开,让出一条路来,让阿娇到舞台下方,能把陆子阳看得更清楚一点。

轮到那个人了,因为包着头,谁也不知道这人是谁,要不是遮着脸,谁敢跟陆子阳比,话筒递到他嘴边。

他嘴里“嚯嚯”两声,跟着一下摘掉了自己的头,拿在手里抛来抛去。

这个鬼还以为众人会吓得逃跑,可他一摘头,整个场子瞬间嗨翻天了,都以为这是陆子阳准备的余兴表演。

陆子阳离得最近,亲眼看见那个人连皮带肉把头掰了下来,血顺着人头滴落,舞台的腥气越来越重,他后退几步正要大叫,肩膀被人按住了。

项云黩跳上了台,这里人这么多,怕出乱子,这个鬼还真是胆大,敢到人气这么旺的地方来吓人取乐。

他甩出拘鬼链,锁住了吓人鬼,众人看不见那根链子,只能看见那“人”扭动挣扎,还以为是无实物表演呢。

陆子阳吓得大气都不敢喘,脑中看过的各种一个个往外冒:“你……你……英雄!”

项云黩笑了一下:“散了吧。”

阿娇看见项云黩,一把勾住他的胳膊:“你什么时候来的?”

她披着斗篷,戴了红兜帽,手里还拎着小篮子,眼睛乌晶晶的,整个人往项云黩怀里钻。

项云黩一直在抓鬼,但耳朵也休息,他听见陆子阳要跟阿娇表白的事了,回头看了那个孤零零站在台上的男孩,伸手搂住阿娇,把她带走了。

“玩得高兴吗?”项云黩问。

阿娇想了想,勉强道:“烤肉还是挺好吃的。”就是有点不够吃。

项云黩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么,轻笑一下:“没吃饱?想吃点什么?”

阿娇不好意思在项云黩怀里拱了拱,张开嘴,露出两颗小尖牙:“我想吃你。”

一口咬在项云黩的脖子上,尖牙里流出草莓血浆。

她又伸出舌头舔了舔,咂咂嘴,有点甜。

项云黩颈间一凉,沁凉小舌舔得他青筋一跳。

猛然抽口气,反身把阿娇压在车座上,那火隐隐烧了几天,终于燎着了。

阿娇被项云黩压住,吻得晕头涨脑,心里迷迷糊糊地想,原来项云黩他喜欢小红帽。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

用户评论

©Copyright 2010-2021 土豪小说(www.yeziwx.com)
温馨提示:土豪小说所有的内容(文章、图片、评论)等所有内容,全部由网友上传发布并更新,属于网友个人行为,土豪小说只负责内容的审查,无法判定内容是否存在侵权等行为,如有内容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1-2个工作日之内进行处理,敬请谅解。 版权投诉